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十九章 真是禽兽

第六百十九章 真是禽兽

    就在魏索在距离墨玉岭不到一千里,一抓又摄拿住一名真武宗修士时,墨玉岭靠近山巅的地方,盘坐着两名修士。

    其中一名修士盘坐在一根玉柱上,身穿白色镶金法衣,风度翩翩,面容俊美,正是真武宗的少主许千幻。

    另外一名修士盘坐在其下首,坐在一个青玉莲台上面,却是一名身穿赤红色法衣的中年修士。

    这名中年修士面孔狭长,面白无须,身上也是冒出大团大团的灵气,形成了一枚火红色方孔金钱的模样。

    “孟风羽,你们流云宗虽然开出效忠我的条件,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古钺宗的后方的势力,就是玉天宗。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真武宗和玉天宗此类的宗门之间,是有着谁也不说,但谁都清楚的底线的。”许千幻依旧是一副悠闲自得的神色。此刻他和这名名为孟风羽的修士,明显是在商议着什么事情。

    “这我自然清楚。”孟风羽露出了阿谀的神色,笑道:“不过真武宗和玄风门联手,想必玉天宗没办法和真武宗平起平坐,也是指日可待的事,而且许少主已经如此神通,我想这个时候谈这个事,已经不算早了。”

    “哦?看来你的消息倒还算灵通。”许千幻也是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看了一眼孟风羽,很有深意的说道:“据我说知,你和幽冥宫的一些长老,也是有不错的交情的吧?”

    “此事极其古怪。我也是仔细打探过的,但是却根本打探不出任何消息。按照幽冥宫的说法,李写意是偷了列缺残月的典籍,叛出了幽冥宫。但是由我之前所知,幽冥宫存放列缺残月的禁地,只有幽帝手中的某件宗主至宝,才能进入。按我推测,很有可能便是幽帝的幽冥天龙!但即便由于某种原因,李写意有了能够进入禁地的至宝的话,也不可能进入禁地而不被发觉。而且如果李写意一开始叛出幽冥宫,那幽冥宫肯定会全力围杀,不可能没有什么动静的。”孟风羽也是明白许千幻的意思一般,看着许千幻说道。

    “李写意能够进入禁地,那件能够进入幽冥宫禁地的至宝,看来也应该是落在他身上了。”许千幻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脸上却是突然浮现出了一丝鄙夷的神色,“白羽真人,那个鼠辈看来是应该不会来了。要找出此人,却是要费些手脚了。鼠辈就是鼠辈,此种修士,居然还敢叫霸气真人。”

    随着许千幻这句话出口,他前方上空的一团云气之中,却是显露出了一条身影。

    这条身影浑身包裹在白光之中,根本看不清面目,显得十分的神秘。

    此名浑身包裹在白光之中,显得十分神秘的修士,正是真武宗除了许千幻之外的第二号人物,白羽真人。

    但是此名大修士显出身影来之后,却是并没有马上答话,而是朝着墨玉岭后方蛮荒荒原上的天空望了过去。

    “恩?是盘龙真人?”

    许千幻和他下首的孟风羽,马上看到了三足黄玉大鼎激射而来,在天空中划出的黄色流光。

    “盘龙真人回来了,难道他已经抓住那个蝼蚁了?”许千幻的嘴角,顿时现出了一丝得意的讥诮神情。

    “许千幻,给我滚出来!”

    但就在此时,整个墨玉岭周遭的空气好像都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从黄色流光之中,传出了一声气势滔天的长啸声。

    “许千幻,你不是想要见我么?我现在来了,你还不滚出来见我。”

    第一声传来,许千幻等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敢发出如此长啸的人是何方神圣。但是随着这第二声长啸的响起,来人的身份,却是已经十分明显了。

    “魏道友!是魏道友来了!”

    就在许千幻等人不远处的一块平地上,原本都是一脸萎顿,体内的真元都被封印住一般的祁龙山和青萍,也都是目光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脸上现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人是他要对付的那名散修?这名散修居然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这样的叫喊….。”

    盘坐在许千幻下方的孟风羽,其脸上也马上现出惊讶至极的神色,眼神看向许千幻。

    “放肆!”

    许千幻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身上白光一涌,已然直接朝着远处激射而来的黄光掠去。

    “他是动了真怒,这是讨好他的最好时机。”孟风羽眼光一闪,伸手一点,马上祭出一柄赤红色拂尘般的飞遁法宝,跟了上去。

    许千幻的脸色虽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孟风羽已经感觉出来他此刻心中的滔天怒意。

    魏索来的这个时机,实在是太凑巧了。

    许千幻刚刚还在说魏索是个鼠辈,根本不敢赶来,但是一句话才刚刚说完,魏索就已经赶来了。

    对于许千幻这种地位高贵到了极点,高傲到了极点的人物来说,这简直就是当面打了他一巴掌!

    否则以他的个性,就算魏索赶来,肯定也是觉得怎么玩弄魏索都没有问题,肯定是猫捉老鼠一样的心态,就在这里等着魏索送上门来。

    “魏索,许千幻出来了。”

    许千幻一激射而出,魏索和姬雅等人,就全部看到了。

    “那名修士又是谁?”而一眼看到跟随在许千幻身后掠出的孟风羽,姬雅等人便有些担心的发出了一声低呼。

    “只是金丹两重的修为,无妨!”

    但是魏索眼光一闪之下,便马上对着姬雅等人说了这一句,同时伸手连拍,身周顿时一阵光华闪烁。

    “这么多东西!”

    下方被他丢在黄玉大鼎中的两名真武宗修士,顿时眼中又闪现出震惊的神色。

    原来此刻,魏索却是将两尊黑冥骨君和青鸾,以及两人看不见的噬心虫、甚至连法王彩蝶都放了出来。

    虽然信心和气势已经到达了无比的巅峰,但是面对许千幻此种对手,魏索还是没有丝毫的轻敌。

    “唔!”

    随即,魏索伸手一点,两股透明的华光点在黄玉大鼎中两名真武宗修士的喉咙上,两名真武宗修士的喉咙顿时被他这两小股真元封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也有灵气透出,凝成了一朵朵看上去品质很次的微紫色半透明莲瓣的样子。

    “很好,果然是你,想不到你倒是还有些胆量,居然还敢来见我。”

    片刻之间,许千幻御空而来,距离魏索已经不到两千丈。但是此刻他眼中的神色,却是又恢复了先前的那种游山玩水一般的淡雅。

    只是片刻的时间,许千幻就已经消弭了心火,不为外物所动。

    对敌之时,只有不为对方调动情绪,才不会犯下错误,才可以玩弄对方于股掌之间。

    此种心境修为,岂是一般的修士所能比拟的?我的心性修为实在是太好了。

    就连许千幻自己,都已经忍不住有点佩服自己的心境修为了。

    就先看看你这种蝼蚁,有什么手段。

    许千幻的嘴角,又浮现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

    “水灵儿,你终于现身了。”

    此刻水灵儿又是一副男修的打扮,但是他的目光一扫之下,竟然是直接认出了水灵儿出来。

    “水灵儿,你!”

    但就在此时,他刚刚浮现出来的一丝讥讽笑意,却是突然凝固了。他的什么云淡风轻,什么猫捉老鼠,什么翩翩公子,什么脱尘飘逸….全部瞬间消息,他的脸孔,直接就狰狞的扭曲了起来。

    “水灵儿,你这个贱妇!你的元阴,如此亏空!你这个贱妇,你是我的未婚妻,你竟然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

    “许少主,请你自重。我可是他的道侣,我也根本没有答应你什么,我可不是你的什么未婚妻。”听到许千幻这样的咆哮,水灵儿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怒容,冰冷的说道。

    “啊!啊!啊!”

    如果许千幻此时的意识能够一分为二,化成两个小人的话,那其中一个肯定是已经在疯狂得吐血,疯狂的狂骂许千幻,“心境修为,去你的心境修为,你再心境修为啊!操你大爷的心境修为啊!”

    “水灵儿…这个居然是水灵儿易容的…她原本是许千幻的未婚妻,现在她居然是和此人已经合体双修过了…这….。”听到许千幻的咆哮和水灵儿的话,跟在许千幻身后的孟风羽,顿时猛烈的一个哆嗦。

    自己的未婚妻自己还没挨到一点边,连身上的味道都还没闻到,结果就被别人办了,吃干抹净了。孟风羽知道这种事情,换了谁都要受不了。

    “好!很好!”

    许千幻原本飘柔不已,一尘不染的头发都有些凌乱了。他脸上的神情也是怒极反笑了,脸色一片铁青,疯狂的咆哮道:“很好!这些女的看来全部和你有关系了。你竟然敢和我抢女人,我便抢了你所有的女人,我也先不杀你,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让她们一个个在我身下承欢的!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我会在你面前,玩弄她们,玩弄她们身上每一处地方!就在你眼皮底下,那青萍也不是你的朋友么,等下我便连她也不放过,我会让你看看,她们是如何在我身下欲仙欲死的!祁龙山我也不会杀死!而且我除了让他看我玩弄你的这些女人和青萍之外,我还要让他也玩弄你的这些女人,蹂躏她们!你的朋友奸|淫你的女人,到时候你是什么滋味!”

    “你以为就你一堆破烂,就能是我的对手么…。”许千幻接着本来还要继续这么咆哮的。

    “啊~~!”但就在此时,他的咆哮声却是突然中止,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怪叫。

    因为就在此时,一轮灰黑色弯月般的光华突然在他眼前升腾而起,荡漾着毁天灭地的气息,朝着他碾压了过来。

    “禽兽!”

    痴痴傻傻的李写意发出了这道光华的同时,愤愤自语,“一个人居然连兔子都想强暴,真是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