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零九章 你也是兔子?

第六百零九章 你也是兔子?

    李写意明显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状态,虽然依旧是在空中不停的横移,但是速度和威势,已经不复之前那么恐怖。

    身外灵气凝成的连绵远山,在显现出来的时候,就好像要自己崩塌。

    魏索等人虽然只是各自御使普通的飞遁法宝,但是都跟得上李写意,只是因为李写意的列缺玄月威能太过恐怖,而且谁也不知道这疯了的李写意会不会突然转过来动手,所以魏索等人也是根本不敢靠得太近。

    李写意好像漫无目的,只是随便朝着一处方位前行。

    片刻之后,李写意落入了下方一处乱石山林之中,但只是过了半炷香的时间过后,他却又是御空而起,凌空横渡。

    又只是过了一炷香不到的时间,李写意又是落了下去,又是略微停留了片刻之后,却又和之前一样御空而起,继续凌空横渡。

    “魏索,玄风门那么多金丹大修士,连林太虚亲自出手,都困不住他,而且说不定会有玄风门的人追来,跟着他太危险了,要不我们不要追了。”看着李写意两个起落之后,韩薇薇忍不住很是担心的看着魏索说道。

    “此人的天级顶阶攻击术法列缺玄月,威力极其恐怖,要是能够得到这种术法,就是此刻面对许千幻,也有很大的把握。”但是魏索马上摇了摇头,“他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为了此道术法,值得冒一下险。”

    “阴丽花,要不我们就此别过,你取道天穹之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外的。”旋即,依旧不停紧跟的魏索,对着阴丽花说道。

    “我就算要走,也是帮你将这七叶真人的丹胎炼制成丹煞剑之后再走。”阴丽花看着前方的李写意,平静的说道。

    魏索看了阴丽花一眼,看到阴丽花眼中的神色,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朝着阴丽花点了点头。同时他也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动,却是将方才已经收起的七叶真人的尸身取了出来,同时将食血法刀取了出来。

    “嗤”的一声,魏索却是直接朝着后方的天空之中,激发了食血法刀的威能,一道红光射入后侧上方的云层之中。随即,魏索伸手一点,将食血法刀插入了七叶真人的胸口。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这食血法刀之中原本抽取的是金鹞真人的气血,而七叶真人是金丹两重的修为,比起金鹞真人要高出一重修为,吸纳七叶真人的气血,食血法刀的威能便会比之前要强横不少。

    刚才李写意突然出现,魏索和绿袍老头震惊之下,都是忘记了此点,现在和阴丽花交谈之间,魏索却是又反应过来这点,所幸时间尚短,七叶真人体内的气血并未凝固。

    “魏索,他停下来了。”但就在此时,姬雅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声惊呼。

    前方远处的李写意突然停了下来,朝着魏索和七叶真人的尸身看了起来的样子。

    “该不会是食血法刀的威能触怒了他吧。”韩薇薇有些紧张的说道。

    此刻远远看去,还看不清李写意的面目,只依稀看到李写意身上的衣服似乎十分褴褛,到处都是窟窿,破破烂烂,血迹斑斑。

    但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李写意却是又转过了头去,然后在虚空中又是横渡了几步之后,却是又朝着下方的一处荒凉山岭落了下去。

    落下之后,这名很明显已经彻底疯了的大修士,却是并未像之前两次一样,又很快御空而起,过了两炷香的时间之后,都不掠出来。

    再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轮朝阳从东侧天际喷薄而出,洒出了万道清辉。

    “我去看看,此人太过危险,你们先留在这里,不要跟过来。”看到李写意还不出来,魏索按捺不住,对着身边的姬雅和水灵儿等人说道。

    “魏索,你要小心。”听到魏索这么说,姬雅和韩薇薇等人都是十分担心的神色。

    “这火雀化妖镜先还给你,万一动手,应该也可以抵消此人术法的许多威能。”阴丽花却是伸手一点,将火雀化妖镜先行点到了魏索的手中。

    魏索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直接将火雀化妖镜抓在手中,另外一手也直接抓着食血法刀,朝着李写意落下的方位,飞掠了过去。

    李写意落下的这条山岭,十分的荒凉,长着的都是一两人高的小树木,地面上枯枝落叶遍地。

    掠到此处山岭上方,只是一眼扫过,魏索就是一下子呆住了。

    山岭之中一块大石旁边,李写意正靠着这块大石,面对着升起的朝阳。

    此刻的李写意,竟然是白发苍苍,就连眉毛都已经是变得雪白,面上许多皱纹,看上去已经是个十足十的老人。

    他身上的法衣,已经完全成了一片片牵牵连连的碎片。他的胸口处,竟然是有一个前后通透的伤口,隐约可以看到其中的内腑。他的左肋部位也有两条仿佛是被利器切割过的伤口,连里面的骨头都似乎斩断了。

    在魏索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看着远处那升起的朝阳,口中不知道喃喃的在说着什么,浑浊的眼中挂着两行泪珠。看上去又是可怜,又是重伤得奄奄一息的样子。

    陡然看到飞临上方空中的魏索,这名蜷缩着靠在大石上的疯子大修士,悚然一惊,但是等到看清魏索的样子,这名疯子大修士却是也不爬起来,只是先看着魏索嘟囔道:“好人…。”又看着魏索左手中的食血法刀,嘟囔道:“坏人…。”

    魏索微微的一愣,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自己手中的食血法刀。

    “坏人…。”李写意看到魏索的目光转向手中的黑色食血法刀,马上又更加肯定的点了点头。

    “坏人?你是说我杀死的那名修士么?”魏索的目光闪动了一下,试探性的看着此名彻底疯癫的修士问道。

    “坏人…。”头发已经雪白,看上去十分凄凉的李写意再次点头,手指还掀开了自己手臂上残破的一片衣衫,衣衫的下方,有一条被烧伤般的焦痕。

    “这就是那人击伤你的?”魏索的心中又是一动。

    “坏人…打不过了,我躲起来,坏人还追…。”李写意再次点了点头,怕痛一般,盖上了那片残破的衣角。

    “你就是被他追到这里的?还有没有别的坏人追你?”

    “有没有架着一间空中大殿的法宝的修士追你?”

    魏索此时已经知道七叶真人为什么会在此处出现了,原来这七叶真人肯定是不知道在何处,追查到了李写意的踪迹,一路追击到此,而且这李写意似乎还真已经油尽灯枯,不是七叶真人的对手,之前肯定两人已经交过手,李写意是逃脱了,而七叶真人却是正好在这片区域,遇到了他们,想要乘机杀人越货,结果反而遇到铁板。

    “…..。”

    眼下这李写意是根本疯癫得不认识魏索,而且大概是看到之前魏索用食血法刀刺入七叶真人尸身的缘故,李写意好像对魏索并没有什么敌意,但是魏索接下来连连发问,这名彻底疯癫的大修士,却是并不回答。

    片刻之后,这名疯癫修士,却是蹲了起来,还在旁边扯了一把青草,塞了几根青草在口中,两个手还蜷缩在胸口,样子看上去十分的古怪。

    魏索实在是搞不懂这名疯癫的大修士这是什么意思,看了好大一阵之后,魏索忍不住,朝着下方落了下去,想要落在李写意的附近,再和他说说话看看。

    但是看到魏索落下,这名浑身破烂至极的疯癫修士却是马上又露出了极其警惕的神态,眼中也马上露出了凶光,似乎魏索再要接近,他就要马上动手的样子。

    见状魏索只能停止不动,也不敢走近,只是惊疑的看着这名疯癫大修士。

    这名疯癫大修士突然蹲着往前跳了一步,又扯了几根青草,塞入了嘴中,两只手依旧蜷缩在胸口。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魏索很想弄明白这名疯癫大修士这样的动作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含义,于是他也忍不住学着这名疯癫大修士一样蹲了下来,从旁边扯了两根青草,也塞入了口中。

    看到魏索这样的动作,这名疯癫大修士微微一愣,很是狐疑的看着魏索,又塞了根青草在口中。

    魏索也学着他,再塞了根青草在口中。

    “难道….你….你也是只兔子么?”李写意这名疯癫大修士,看到魏索这样的动作,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有些迟疑的问道。

    “…..!!!”魏索差点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原来这名疯癫大修士如此古怪,是头脑已经混乱到了一定的程度,已经觉得自己是头兔子!而此刻他也是将魏索当成了一头兔子。

    “是啊,怎么,难道你看不出我是一头兔子么?”魏索强忍住吐血的冲动,不动声色的看着此名疯癫大修士道。

    “原来没看出来,现在看出来了,怪不得你帮我杀了那个坏人。”李写意眼中极其警惕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了,很是欣喜的说了这一句,站了起来,反而朝着魏索走了过来。

    兔子也能这么走路么?

    魏索再次无语,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走进的李写意,问道:“我看你伤得挺重的,你怎么样?”

    “我伤得太重了,一点力气都没有,说不定就要死了,不过临死之前,还能遇到一头兔子,真好。”疯癫大修士看着魏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