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零五章 远古密文

第六百零五章 远古密文

    魏索看着此条手臂看了片刻,伸手一抓,将这条手臂摄到了面前。

    “恩?”

    魏索的眼中顿时又现出了惊疑的神色。

    此条庞大的靛蓝色断臂上,竟然是散发着一股类似檀香般的香气。

    “难道这是神玄境修士,神玄法相的一条断臂?”水灵儿明显也是闻到了这股淡淡的奇异香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神玄法相的断臂?”阴丽花和姬雅等人的目光顿时也是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这种气息倒是和神玄境修士的气息十分相同,但是我也从没有见过神玄境修士,也不知道神玄法相到底是怎么样,这神玄法相的断臂,不会消散么?”魏索看了水灵儿和阴丽花一眼,“你们有见过神玄境修士的神玄法相,对神玄法相有什么了解么?”

    “没有。”阴丽花马上干脆的摇了摇头。

    “我师尊虽然是神玄境修士,但是我们也从未见过他展露过神玄法相,只是这气味和他身上的气味十分相似。”水灵儿看着魏索说道。

    “啪!”

    魏索略微犹豫了一下,试着鼓动了一股真元,在眼前的这条断臂上撞击了一下。

    这条庞大的靛蓝色断臂上马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的破损。此条断臂看上去虽然是已经木化,但是通体却还是如同精金一样,十分的结实。

    “魏索,这上面的这些文字很是奇怪,好像不是符纹法阵。”就在这个时候,韩薇薇却是突然又发出了惊疑的声音。

    “什么文字?”

    魏索一转头,只看到韩薇薇的目光,却是又被那一片足有普通一间房屋屋顶大小的残片上一处吸引住。

    “恩?”

    随即,不仅是魏索,其余的人也马上看到,那处地方,的确是有数十行奇异的文字,组成了一篇方形的铭文一般。

    “这文字,应该是远古宗门的密文!”一看到这数十行如同典籍一般的文字,绿袍老头马上叫了起来,“这的确不是组成法阵的符纹。”

    “什么是远古宗门的密文?你知道这些文字的意思么?”魏索等人的目光马上又聚集在了绿袍老头的身上。

    “没有用,除非是这种远古宗门的传人,或者是得到这远古宗门记载密文的典籍,才能得知这些文字的含义。”绿袍老头摇了摇头,“远古宗门的密文,是一个宗门特有的文字,通常是在远古正常的文字之中,又添加了许多特定的笔画,所以每个文字都看上去极其的繁杂。这种密文本身就是为了防止宗门的一些功法和术法流传出去,一些重要的功法和术法,就都用这种密文记载。只有宗门内一些特定的长老,才知道这些密文的真正含义。而这些长老,很多也都是终身不出宗门一步。”

    听到绿袍老头这么说,魏索等人又马上转眼看着那数十行文字。果然那每一个文字,都是笔画极其的繁琐,每一个文字都有种就像一名修士身上插满了乱箭的感觉。

    “这么说,这篇东西,很可能是远古某个宗门的不传之秘,但是现在却根本没办法知道其中的含义了。”魏索看着这数十行文字,问道。

    绿袍老头看了魏索一眼,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他是根本不用回答了。

    魏索也不多说什么,伸手一动,将这两件古怪惊人的东西又重新收回了纳宝手镯之中。

    这种暂时不可能知道有什么用处的东西,他也是不想浪费什么时间了。

    对于魏索来说,这个纳宝手镯倒是十分有用,一是内里可容纳东西的空间比起纳宝古戒还大出数倍,另外一点是内里还分成了很多格子,这就实在是很符合喜欢将东西分门别类放置的魏索的胃口。到时候身上就可以少带几个纳宝囊了。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这神秘年轻人应该不是天玄大陆的修士,这纳宝手镯拿出来用,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火雀化妖镜先行给你吧。这里面是这火雀化妖镜的御使之法,还有一门暗皇剑气的术法,有了这些,要对付阴寐离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收起了两件古怪惊人的东西之后,魏索却是伸手一点,将红色古镜点到了阴丽花的面前,同时取出了一片记事青符,记录了御使之法和暗皇剑气的术法之后,也递给了阴丽花。

    神秘年轻人的九头太阳金乌,可也是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吸纳了这九头太阳金乌之后,之前魏索御使这火雀化妖镜时已经感觉出来,此件古宝现在的威能已经接近玄级中阶。

    阴寐离只不过是金丹一重的修为,就算拥有些厉害手段,在阴丽花有玄级中阶法宝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是阴丽花的对手的。

    接下来,魏索也没有急着查看噬心虫现在的具体实力,而是先取出了一些妖兽尸身,继续培育噬心虫,随即,他就将其中一具残破得最为厉害的水系天龙骸骨取了出来,直接开始在这龙冢之中修炼了起来。

    ……

    就在魏索在龙冢之中修炼,准备在两日之内将长河滔天卷的威能提升到天级中阶之时,墨玉岭中,一身白色镶金古朴法衣,一尘不染的翩翩公子一般的许千幻,正依旧盘坐在墨绿色的晶柱上。

    他的头顶,依旧悬浮着那个白色的镯子。白色镯子上的灵光,依旧是在镯子的上方,形成一尊男身女相的菩萨般光影,庄严宝相,一条条冰晶般得元气,不停的从这个镯子上散发出来,贯入许千幻的天灵之中。

    一个多时辰过后,一直在闭目修炼的许千幻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是正对着远处的天穹修炼,而此刻天穹和这墨玉岭之间的天空之中,却是有一条明亮的遁光,朝着墨玉岭激射而来。

    看着此道遁光,许千幻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连头顶上方的白色镯子都没有收起,但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在距离墨玉岭约有十余里之遥的时候,这道遁光却是停了下来。

    “祁龙山、青萍求见真武宗许少主。”旋即,这道遁光之中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这道遁光上方的修士,竟然是祁龙山和青萍!

    也就是说,祁龙山和青萍是都在青城墟之中脱险,并未陨落,而且两人还是已经聚在了一起。

    “哦?那祁道友和青道友便到墨玉岭中和我一见吧。”许千幻听到遁光中发出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遁光微微一顿之后,便朝着墨玉岭中飞射了进来。

    片刻之后,遁光直落下来,两名修士落在了许千幻的下首。

    其中一名男修灰袍马脸,相貌普通,正是祁龙山,另外一名女修身穿青色法衣,面目清丽,正是青萍。

    “见过许少主。”在许千幻的下首位置落下之后,祁龙山和青萍又是对着许千幻行了一礼,神色十分恭敬。

    “哦?”但是许千幻却是依旧坐着,只是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不知两位道友赶来见我是为何事?”

    “实不相瞒。我们赶来此处,是想为魏索求情。”祁龙山的目光微微一闪之后,也没有什么废话,沉声说道。

    “为魏索求情?”许千幻脸上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改变,用玩味的眼神看着祁龙山和青萍,“怎么,此人和两位道友有很大关系么?”

    “我们和魏道友的确有些交情,而且魏道友对我有救命之恩。”青萍略微犹豫了一下,道:“所以我们还想请许少主网开一面,放魏道友一马。”

    “若是和我身份相当,对我提及此事,我倒是要斟酌一二。但我若是记得不错的话,两位也只是普通散修。似乎没什么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吧。”许千幻看着祁龙山和青萍,淡然的一笑。

    “在下自然知道此点,所以也不会平白无故来求少主。”祁龙山沉声道:“我们夫妻是想用一件东西来交换魏道友。”

    “哦?”许千幻微微一笑,看着祁龙山和青萍道:“若是此人并不在我手中呢?”

    “他并不在少主手中?”听到许千幻的话,祁龙山和青萍的眼中都是一亮,但祁龙山旋即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在下就用这件东西请求少主接下来不要对付魏道友。”

    “那就要看看两位道友的这件东西,有没有足够的份量了。”许千幻依旧是一副十分淡然的表情,一扫两人。

    “天元圣果。”祁龙山和青萍互望了一眼之后,祁龙山咬了咬牙,吐出了这四个字。

    “天元圣果?”许千幻的眼光闪动了一下,目光第一次正眼停留在两人的身上。

    “不错,我们知道这一株天元圣果的具体所在。”祁龙山看着许千幻沉声道:“只要许少主放过魏道友,我们可以将这一株天元圣果的所在告知许少主。”

    “哦?是么?”许千幻微微一笑,长身而起。

    与此同时,伸手一挥,一圈晶莹至极的寒光,瞬间涌向了祁龙山和青萍。

    “许千幻,你这是要做什么!”

    祁龙山和青萍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但是两人的身外才刚刚闪现出两层光华。一条淡淡的白色身影,突然又出现在了两人身后不远处。

    “啪!”一道白光后发先至,竟然是瞬间就击溃了两人身外的两层光华,“喀!”随即寒光一涌,祁龙山和青萍全部被冰在了一团晶莹的坚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