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管教婆娘

第五百九十九章 管教婆娘

    “啊!”

    “啊!”

    五彩玉山上,姬雅和阴丽花的惊呼声又接连响了起来。

    只不过她们并不是魏索用那种方式唤醒的。天欲晶的效力在魏索唤醒韩薇薇的时候,差不多完全消失了。此种特别的效力完全消失之后,魏索在这么多人面前,可是也没有像对付女修和南宫雨晴、韩薇薇一样为所欲为了。

    魏索是帮阴丽花和姬雅披上了法衣之后,才用真元分别化开了两颗可以温养神识的丹药,唤醒了阴丽花和姬雅。

    此时女修还是披着那件黄袍,但是容颜艳丽惊人。

    她和韩薇薇都是低垂着头,没有说话,但是她和韩薇薇的一双玉腿,却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微微轻颤,这使得她和韩薇薇的脸上都有些绯红。

    南宫雨晴似乎没有像女修和韩薇薇一样“体虚”,但是她咬着嘴唇,脸上也是一阵阵的发烫。

    不需要什么解释,光是身上某些地方火辣辣的肿痛,醒过来的姬雅和阴丽花就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是让姬雅和阴丽花怎么都想不明白的是,那名黄袍男修,怎么现在变成了一名倾国倾城的女修。

    “不好!”

    就在这时,原本也有些尴尬的魏索突然之间反应过来什么似的,面色大变,叫了一声。

    “怎么了?”几名女修顿时被魏索的反应吓了一跳。

    “养鬼罐,养鬼罐不见了。”魏索脸色极其难看的四下看着。他的养鬼罐之前都是在胸口放着的,但是现在他却是突然发现养鬼罐不在自己的身上,回想起来他方才穿上法衣的时候,也是根本没有看到养鬼罐。

    “养鬼罐不见了?怎么会的。”韩薇薇和姬雅、南宫雨晴的脸色顿时一白。她们可是十分清楚,这养鬼罐和绿袍老头有什么样的价值的。这个突如其来的惊人变故,让她们一时都忘记了羞涩和尴尬。

    “在纳宝囊里,怎么会在这个纳宝囊里的。”

    只见魏索脸色难看至极的手忙脚乱的一阵摸索,神识连扫之后,面色却是马上一松,有些惊疑的取出了一个纳宝囊,伸手一点,却是从中将黑糊糊的养鬼罐取了出来。

    “魏索!我干你大爷!”魏索才刚刚把这个养鬼罐从纳宝囊里取出来,绿袍老头的身影就马上从养鬼罐上浮现了出来,愤怒至极的点着魏索狂骂道。

    “…..。”魏索和几名女修都怔了怔,不知道绿袍老头怎么会这么暴怒。“怎么了?”魏索怔了怔之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绿袍老头问道。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干你大爷,你中了天欲晶都已经发作了,都已经意识不清了,居然还拼着用妙树碎片的灵气,挤出的那一点真元,把我收入了纳宝囊里,你就算把我放在外面,那天欲晶的元气那么厉害,我也未必敢出来看啊。你都这样了还要把我收入纳宝囊里,你还是人么,还有没有人性的啊。”绿袍老头一看魏索很是无辜的样子,更加的气愤了,气得哇哇大骂。

    “啊?”这下魏索顿时有点傻眼了。

    原来自己竟然是在丧失意识,和韩薇薇她们开始搞路的时候,居然还硬挤了一点真元将养鬼罐收入了自己的一个纳宝囊里。这养鬼罐居然是自己收起来的?

    “咳咳…。”一反应过来这点,魏索自己都有点哭笑不得了。看来这绿袍老头在自己的印象里实在是太过恶劣了,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记得把养鬼罐收了起来。

    “…..。”几名反应过来的女修顿时脸上又浮现起了一抹艳红。她们也明白过来魏索是什么要把养鬼罐收起来了。

    “你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你也太做得出来了吧。我干你大爷的!”绿袍老头气愤难平,又忍不住骂道。

    “你!….。”但是一眼看到一旁的女修,这名绿袍老头才突然吓了一跳的样子,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不是那个这小子以前在灵岳城,经常摸的那张画像上的那个水…水…。”

    听这绿袍老头的话,他的反应也是极快,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这名女修之前是女扮男装,但是现在一看清楚这名女修的面目,他却是被彻底的震住了。

    “你是?”魏索也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女修的面目时,也是有种天地都在震动的感觉。如果真是她的话,那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是的,我就是水灵儿。”但是这名女修看了一眼他和绿袍老头,却是直接点了点头。

    “水灵儿!”

    这个名字对于姬雅和南宫雨晴等人来说,都无异于一个巨雷直接在她们的心中炸开。她们当然明白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

    水灵儿,风靡万千年轻修士的天玄大陆第一美女。

    真武宗少主许千幻的未婚妻….。

    自己在灵岳城做低级小散修时的梦中情人,修炼目标。

    现在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前,而且还和自己合体双修了…。

    魏索虽然在看到这名女修的真正面目时,已经隐约感觉出了这名女修的真实身份,但是此刻听到她亲口承认,魏索还是有些五雷轰顶,不可置信的感觉。

    “不好意思,我一直都骗了你。”身穿普通的宽大男修黄袍,姿色却依旧倾国倾城的水灵儿,看着魏索,有些歉然的低声说道。

    “既然你是水灵儿,那为什么林太虚要追杀你,还用那种强大的水系法器对付你,差点令你的金丹崩碎?”魏索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这名又是熟悉,又是陌生的女修问道。

    这名女修绝代芳华,是无数修士仰慕的对象,在魏索这样的人物眼中,都是天之娇女,他也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样的一名女修,居然会到自己的身边。

    “因为我突然不想永远接受摆布,从我开始修道开始,便按照玄风门和我师尊的安排,一步也不能偏差。我从来都没有机会选择自己要做的事,哪怕是这次要嫁给真武宗少主许千幻。”水灵儿低垂着头道,“甚至在我们玄风门的许多人眼中,我就只是一个花瓶,只是用来吸引更多的资质不凡的修士加入玄风门,成为玄风门的弟子。而我却根本无法自己去喜欢什么人。而且为了要保持这样的花瓶身份,我也不能流露出对任何人的好感,以免让别人以为我已经心有所属,我在玄风门也没有什么朋友。连住所都是单独在一座殿宇之中…。”

    “你是逃出玄风门的。”魏索深吸了一口气,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玄风门这样的宗门,戒备必定极其的森严,而且你这样的身份,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来。”南宫雨晴也是忍不住看着水灵儿问道。

    “因为我一直都是按照玄风门的意思在做,从未有过任何的偏差,任何的违抗,我师尊恐怕从未想过,我的心中居然会有违抗之意,所以玄风门对我根本没有什么防范,自然觉得我会和以前一样,接受安排,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忍不住跑了出来。”水灵儿的俏脸,说不出的清纯,但是此刻好看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苦涩的神情。

    “玄风门这么多高阶修士来到天玄大陆北部,原来是想要抓你回去。”魏索也忍不住有些苦笑,看来自己还是太过看得起自己了,林太虚和玄风门这么多人,其实最主要的不是要对付他,而是要对付水灵儿。

    “我的体质十分特殊,是传说中的水母圣身…对修士的修为大有好处的。”水灵儿清纯水灵至极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丝绯红。可能是因为极少和外界,甚至极少和修士接触的关系,她的年纪,风貌,说话之间给人的感觉,反而比起韩薇薇还要小的样子。说到对修士的修为大有好处之时,她的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去,有些吞吞吐吐,十分羞涩的样子。但是接下来,她的眼中却是充满了十分凝重和认真的神色,“现在我处子之身…若是被我师尊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对修士的修为大有好处?”听到女修这句话,魏索顿时不自觉的内视了一下。

    他的目光瞬间剧烈的闪动了数下,露出了极其震惊和不可置信的光芒。显见他这一下内视,是发现了自己某些地方惊人的变化。

    但是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却是先不提及此点,而是眼中又闪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阳脂鸟,你在做什么,可以出来了。”

    “好的,老大,俺出来了。没有什么,俺只是在管教一下俺的婆娘。”阳脂鸟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

    随即,让绿袍老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又像见了鬼的是,他看到阳脂鸟趾高气扬的从一具龙骸后方飞了出来,而那头魅魔女鹿所化的青鸾,跟在它的后面,一副抽抽答答,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

    “婆娘?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让魏索有些傻眼了,因为之前他是感觉到了,这“魅魔女鹿”是被阳脂鸟制服了的样子,但是他却根本没有想到,阳脂鸟居然会说出来这一句话。而现在这青鸾跟在它身后,还真像是个被管教的服服帖帖的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