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停不下来

第五百九十七章 停不下来

    “啪!”

    女修惊呼声发出的同时,“魅魔女鹿”轻轻一击,直接就将那颗圆滚滚的丹珠的外壳击碎了。

    与此同时,一道暗金色光华和青光一闪,“魅魔女鹿”再次往后倒飞而出,口中呕出一口血出来。

    接着,一颗青色妖丹倒撞在她身上,又让她呕出了一口血。

    阻挡住魏索一击的,就是此头“魅魔女鹿”祭出的这颗妖丹。

    现在她已经彻底化身青鸾,连妖丹都已经彻底蜕变成青鸾妖丹,但是她之前所受的损伤实在是太重,现在好不容易抵挡住魏索的这一击,却是根本连自己的妖丹都控制不住了,反而被自己的妖丹倒撞得吐血,情形看起来十分的凄惨。

    “想杀我,没这么容易吧。我还可以看半场好戏再走的。”但是她的眼中反而充满了一丝说不出的得意神色。

    就在她的声音发出的同时,破碎的丹珠瞬间迸发出潮汐一般的金黄色气雾。

    这气雾就像海风一般,有点潮湿,但是又有着一股淡淡甜甜酒香般的气味。

    “不好!这是….这鬼东西也能消弭真元和元气,我不能出来。”养鬼罐上绿光一闪,绿袍老头的声音刚刚响起,又骤然惊慌至极的消失,很明显旅绿袍老头是刚刚露头,就被吓了回去。

    “啊!”

    看到金黄色气雾瞬间爆发,女修的身体猛的一抖,脸色苍白得没有了一丝血色。

    金黄色气雾瞬间包裹了整个五彩玉山,其中奇异的元气,使得每个人的肌肤都看上去说不出的光华润泽。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韩薇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

    她体内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真元,竟然是又瞬间荡然无存,此种金黄色气雾对真元的消融作用,竟然是还在方才那天龙煞气之上的样子。而且在这金黄色气雾的包裹中,她浑身还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她却又根本感觉不出来,只是好像有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不可遏制的从自己的心中升腾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魏索脸上一片阴沉,转头问身旁的女修。他体内的真元,也是再次瞬间荡然无存,已经再次跌在龙骨尘土之中的“魅魔女鹿”的神色让他有种极其凶险的感觉。

    但是和他的视线一触,女修非但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反而是浑身又是一颤,不自觉的如同受惊的小鹿一样往后退去。

    “你太小看了我们高阶妖兽的实力!你们的先人虽然给你们留下了无数修道的功法,但是我们同样有很多东西,是你们这些修士无法企及的!”跌倒在龙骨尘土中的“魅魔女鹿”一边轻轻的咳嗽着,一边无比骄傲的看着魏索,“你也不用问别人,我会告诉你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的。”

    “有一种风系远古天龙,名为苍龙。这种天龙天生就会强大的风系术法,但是偏偏却生性淡漠,孤家寡人,对繁殖后代之事没有丝毫兴趣。若是按照这种天龙的性子,恐怕一代就要灭绝。但是这种苍龙在成长之时,体内也会化生出一颗天欲晶,也叫淫龙囊。等到其成年,精气最为旺盛之时,这颗东西就会自己化开,令这生性淡漠冷酷的苍龙充满无边情|欲,寻找伴侣,繁殖后代。”

    “为了防止修士在它动情之时阻扰,这天欲晶的元气,还可以让靠近它的修士和其它妖兽的真元和妖元全部化为乌有,而且还会引发的后果是,让触及到这元气的修士和妖兽,也陷入无边情|欲之中,无法自拔。”

    “什么!”

    一听到“魅魔女鹿”这么说,魏索的脸色也瞬间变得一片煞白,此刻他也已经感觉到体内一股极其古怪的感觉升腾而起,让他怎么都控制不住。

    “说得最简单点,这种东西,就是最烈性的魅药。”“魅魔女鹿”看着魏索等人,眼中出现了极其讥诮的神色。她的目光,从魏索的身上扫过,又落在了浑身嗦嗦发抖,好像在暴雨之中被淋透了的女修的身上。“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应该要控制不住自己,在这里陷入彻底的情|欲之中了。魏索,这里面不是有两个是你的道侣么?还有这名男修,他是你的好友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韩薇薇的身体也是猛的一抖,脸色发白的大叫了一声。

    “还能有什么意思。”“魅魔女鹿”讥诮的看着韩薇薇,“如果好友当着面和你的道侣双修交|欢,等你清醒过来之后,你会觉得怎么样?”

    一声轻笑之后,“魅魔女鹿”看了一眼韩薇薇和那名女修,“等下说不定你和他也会双修不停的,或许你和他双修之后,再和魏索双修也不一定。如果你真想知道如何的话,我倒是可以停留一阵,到时候在此处留些字迹,告诉你你是先和谁双修的。”

    “不可能!如果这东西是和你说的一样,你怎么可能不受影响!”一听到魅魔女鹿的这句话,姬雅和南宫雨晴,魏索等人的脸色全部彻底的变了,而韩薇薇更是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我说过我们高阶妖兽,同样有很多东西,是你们无法企及的。我的妖元现在也是荡然无存,但是我们凤族的血脉,却是可以不受这种情|欲的影响。”“魅魔女鹿”得意的笑了笑,不怀好意的看了韩薇薇一眼,“你看我现在已经是真正的青鸾,远古凤族的血脉,而且这东西到底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你现在自己也应该清楚了吧?”

    “我要杀了你!”

    韩薇薇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但是她的身体像是水中的荷叶一样在不停的晃动,她的牙齿都在轻微的打着战,双腿并拢得紧紧的,移不开脚步,娇俏的脸上,一股说不出得酡红弥漫着。

    魏索朝着得意的笑着的“魅魔女鹿”一步跨出,他的身上散发着滔天的杀意,但是此刻他眼前的世界,都似乎扭曲了起来,他的神识,竟然似乎被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压得聚集在身旁的姬雅和南宫雨晴的身上。

    “杀了我!魏索,快杀了我!我永远是你的人!杀了我然后为我报仇!”

    姬雅的意识也快要迷失了,一股热流似乎不停的在她的身体内外涌出涌进,将她推向魏索,但是此刻,仅留着残存一丝清明的她,却是对着魏索发出了一声凄艳的大叫。

    “杀了我…。”南宫雨晴也几乎同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但是她的修为不如姬雅,眼神已经彻底的迷离。

    就只是这一瞬间,魏索也已经彻底无法移动脚步了。

    “魏索…。”他的一只手被阴丽花拉住了。

    阴丽花站在他的身边,两个肩膀抖动着,她的一双手却是将魏索的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

    她的双手手心非常的滚烫,她的眼波好像要滴出水来。

    她的这双纤纤玉手,带着魏索的手滑入了她的法衣之中,握住了那一团柔软细腻的高耸。

    女修的身体就像是被什么雷系术法击中一般,颤抖得更为剧烈。

    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前方的山石上,就想一头往前方的山石上撞去。

    但是这个时候,“嘤咛”一声轻喘响了起来。

    就只是一眼,她的身体就是动不了了。

    一条娇俏的身影软软的依靠在魏索的身上,抓住了魏索的另外一只手。

    这条娇俏的身影,臀部十分的翘挺,纤腰盈盈一握,勾勒出一个完美至极的曲线。

    是韩薇薇。

    韩薇薇刚刚脸上的绝望和无助的寒意已经全部消失了,她鲜红欲滴的唇在轻颤着,会说话的明眸之中仿佛有淡淡的眼泪,流淌着挣扎,羞涩、焦急和乞求。

    她身上的银色法衣已经解开了一半,一条笔直修长的玉腿和半个玉球露了出来,白得耀眼。

    魏索的一双手,被她带入了她的小腹下,她瘫软地依靠在魏索的身上,好像呼吸都呼吸不过来的样子,声音中带着一种奇特的喘息声。

    女修的脑海之中好像嗡的一声巨响,她的所有抵抗意识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仿佛魏索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吸着她让她一步步的靠近了过去。

    “活该,谁叫你想要杀我!”

    “魅魔女鹿”看到,姬雅和南宫雨晴也在后面抱住了魏索,双手颤抖的抚摸着魏索的每一处地方。

    她的眼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无比的得意。

    “怎么可能!”但是突然一眼看到女修,这“魅魔女鹿”却是不可置信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差点跳了起来。

    女修身上有一层氤氲的透明光泽在消失,而“他”的身体外形,却是在变化着。

    “他居然是…。”这头“魅魔女鹿”看着女修的变化,大脑一片空白。

    而就在此时,一条身上散发着昏黄灵光的身影,却是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你干什么……!”已经是一头真正青鸾的“魅魔女鹿”突然之间反应了过来了什么似的,发出了一声惊骇至极的尖叫!

    “俺…。”阳脂鸟的身影,压在了这头青鸾的身上。

    “救……命……救命啊!”青鸾拼命的挣扎,但是此刻她遭受重创,却是根本推不开阳脂鸟。

    “快停下来…啊!”一声带着哭音的叫声,马上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