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林太虚返回

第五百七十九章 林太虚返回

    无穷无尽的威能,似乎瞬间就要将李写意彻底湮灭。

    “啪!”

    但是李写意单手一划,一轮灰黑色弯月在身前盘旋一周,所有澎湃的华光、符纹,全部被镇压住,化成飞灰。

    “列缺玄月!这就是幽冥宫的天级顶阶攻击术法,列缺玄月!这是万年之前,上古列缺宗的杀伐大术,号称上古十大最强攻击术法之一!”

    “这种术法,极其玄奥,据说就连幽冥宫宫主幽帝都没有完全领悟。想不到居然在他的手中出现了。”

    “这种术法,不是只有幽冥宫宫主才有资格进入密地,得到传承么!这门术法,怎么可能在李写意的手中出现!”

    “李写意是惊才绝艳的人物,怎么会疯癫成这副样子,难道正是因为偷炼这道术法么?”

    现在整个太渊城,和李写意等人在空中的位置差不多正好齐平,正好就像成了一个巨大的看台,而这种等级的强者,太渊城中绝大多数的修士,根本就是连一个都没有见过,此刻见到此种强者纷纷降临,惊天动地的斗法场景,整个太渊城早已乱成了一锅沸粥,其中不乏有见识高明之辈,不停的惊呼出声。

    “魏索,你似乎是和这李写意差不多同一处方位回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李写意的术法威力,这么恐怖。”一进入太渊城,女修也是忍不住传音问魏索。

    “他是用一种神识冲击术法攻击我,遭受了反噬才如此的,你还记得那青色石球么,里面的晶核十分古怪,他的神识冲击,就是被这晶核反噬。”魏索传声给女修的同时,也忍不住凝神内视,这青色石球实在是太古怪了,所幸让魏索略微心安的是,嵌在他金丹之中的那一小块青色东西,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如同死寂的磐石一般。

    “看,又有两名大修士赶到了!”

    “啊!是北明宗的太上长老姬神王!他是得了北明宗大道天诀传承的老古董!也是金丹三重后期的修士!”

    “那是…?”

    就在此时,又有两名强者降临了。

    其中一名是一名衣着朴素,穿着普通青布法衣的老人。这位老人的面目十分普通,身上也是丝毫灵气不显,也没有祭出任何的飞遁法宝,只是一步步走在虚空之中,而且其每一步跨出,也是没有任何的光纹。

    但是其每一步跨出,在空中跨越的距离,却是比李写意还长。

    另外的一名,是名年轻人,身穿白色羽衣,身上流淌出来的灵气,在他身后形成一柄威严宝相的洁白如意,身上的气息,极为强大。

    “这人是陈东溟,也是和林太虚一样的真传弟子。他也修有和林太虚一样的术法,和此人交手,不能被他的法宝胎体攻进身体周围三十丈,否则会被他追踪到气息!”一看到这名年轻人脚踏着一团白色祥云降临而来,魏索身旁的女修马上就传声道。

    “大家先不要动手!李道友,你出了什么意外?”身穿青布法衣的北明宗太上长老姬神王跨空而来,处处散发着返璞归真的气息,说出的话语,让人无法抗拒。

    “轰!”

    但姬神王发声的同时,李写意和玄风门的三位大修士又是硬拼了一记,阻挡在他前方的一口青色玉钟全部崩碎,青色玉钟后方,刚刚显现出身影的,身穿一件紫色道袍的玄风门老古董一声闷哼,往后倒飞而出。

    “姬神王,此人已经彻底疯了,没有用的!”后方身穿白袍的玄风门老古董,发出了一声厉喝。

    “我和此人有旧交,他看上去是神识遭受了重创,让我试试再说。”姬神王平静的一步跨出,一指朝着李写意按出。

    一条玄奥至极的青色光纹,瞬间印在李写意的脑袋上。

    “这是温养神识,镇定神魂的强大术法!北明宗的术法,果然惊人。”所有在场的玄风门修士,顿时觉得好像有一股无形的清风拂散开来,整个脑袋都为之一阵清明。

    “恩?”

    几乎同时,李写意脑袋之中呜呜呜呜的阴风呼啸声,马上消停了下来。

    “有用。”几名玄风门修士都是停顿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条宝蓝色的光焰,又从东侧降临而来,一名肤色如雪,美艳不可方物的宫装少女,裹在一朵一丈来长的宝蓝色花朵之中,散发着说不出得高贵的气息。

    这名高贵女修,眉心贴着一条圆润细长的蓝色宝石,一脸冰寒,正是当日林太虚不在之时,代替林太虚发号施令的韩月儿。

    “韩月儿,她也是玄风门真传弟子之一,魏索,这名女修你今后也要当心。她是无忌天宫的真传大弟子的心上人,她眉心之中的那条蓝色宝石,实际上是一件玄阶中品的强大%法宝!名为广寒月宫。这件东西,非但攻击威能惊人,而且若是不敌对手,必要时,可以利用此宝,舍弃肉身,以神魂遁入而逃遁。这件宝物,能够容纳神魂,数十日不败,而且内里本身记录有夺舍之法,所以一般拥有这件宝贝的玄风门修士,是难以彻底杀死的。”女修看到韩月儿现身出来,也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而看到韩月儿眉心之中的那条圆润细长的蓝色宝石,她的眼中更是闪现出了一丝难言的神色。

    “无忌天宫,也是位列天玄大陆十大宗门之一的超级宗门。”魏索一眼扫过,看到韩月儿眉心之中的那条蓝色宝石,脑海之中顿时想到了那神秘年轻人的麟王水印。

    “啊!好可怕啊!”

    但就在此时,脑袋之中的怪声停止的李写意却是并没有就此正常,又是一声疯癫的怪叫,伸手一划,一轮灰黑色的弯月,朝着前方那名身穿紫色道袍的玄风门老古董镇压过去。

    “轰!”

    这名玄风门老古董身前数道光华崩现,张口一喷,连一颗青紫两色光华闪烁的金丹都祭了出来。

    但是灰黑色弯月镇压而下,所有的光华全部崩碎,两个半鹅蛋大小的青紫两色金丹,被打得往后倒飞而出,这名玄风门老古董的身体同时剧烈狂震,不停大口咳血。

    “姬神王,要是再因你的阻扰,让我们玄风门修士再有陨落,玄风门和北明宗势必交恶!此人已经彻底疯了,你还不和我们一起诛杀此人!”

    三足金色神炉的上方,焚天凡发出了剧烈的厉吼声。三足金色神炉,再度膨胀,金色神火一圈圈迸发而出,荡漾着焚尽天地的气焰。

    “轰!”

    就在此时,又有强者降临,一名身穿墨绿色法衣,身上的灵气凝成一朵黑莲的修士踏着一柄比魏索的门板飞剑还要巨大三倍左右的黑色飞剑而来。

    这名修士头戴一顶古朴的黑色方貌,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面目看上去十分的阴寒,身上沁出的黑色灵气,在其身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食日真人!

    这名现在到来的,居然是一名无忌天宫的大修士。

    无忌天宫的修士,本来行踪就比较隐秘,而且刚刚女修才和魏索提起无忌天宫和韩月儿的事,现在就出现了一名无忌天宫的出名大修士。

    这名食日真人,是无忌天宫三大太上长老之一,也是金丹三重的大修士!

    “食日真人前辈,若是让此人逃出去,不知道又会有多少无辜修士,陨落在此人的手中。前辈,请助我们一起诛杀此人!”韩月儿一见到食日真人降临而下,马上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受死吧!”

    在韩月儿的声音响起之时,食日真人就已经一声冷哼,脚下荡漾着奇异光泽,好像黑油一样的巨大黑色飞剑,就已经朝着李写意狂斩而出。

    “轰!”

    三足金色神炉上的金色锁链,如同蛟龙一样,朝着李写意卷去。

    身穿白色羽衣的玄风门真传弟子陈东溟伸手一点,一座白色山峰凭空化出,朝着李写意的头上砸去。

    白袍玄风门老古董身上白色精芒大盛,那座青白色宫殿再次化出。

    当世的强者,顶级宗门的强大金丹修士,老古董和精英弟子,纷纷出手,铺天盖地的威能,笼罩了李写意方圆数百丈的方圆,让李写意根本无法闪避。

    “轰!”

    有灰黑色光华一闪,无数光华的碎片迸发而出,有如一场烟花绽放。

    “啊!….。”

    李写意的撞在地上,将地上撞出一个大坑,口中呕出一口鲜血。

    “死吧!”

    食日真人一声冷笑,巨大的黑色飞剑斩到了李写意的头顶。

    “打死你!”

    李写意伸手一划,一轮灰黑色弯月将这柄黑色飞剑,瞬间打得粉碎。

    “你以为我就只有这样的神通么?”

    食日真人一声冷笑,崩碎的黑色飞剑却是全部化成了一层层流动的黑色水幕,覆盖了数百丈方圆,瞬间就将食日真人和李写意笼罩其中。

    “轰!”

    黑色水幕之中传出了一声爆炸声和轰鸣声。

    “这些李写意肯定陨落了!”几乎所有太渊城的修士心中都闪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但是,令所有人呼吸为之停顿的一幕出现了。

    一蓬飞灰和一个头颅飞出。

    这个头颅,竟然是食日真人的!

    只见食日真人的头颅上,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食日真人竟然是反而被李写意秒杀,身体飞灰,只剩下一个头颅。

    “打死你…。”

    李写意的身影摇摇晃晃的从黑色光幕中飞出,又是一道灰黑色光华打在后方的三足金色神炉上。

    “啊!”

    随着当的一声爆响发出,焚天凡一声怪叫,被倒飞而出的三足金色神炉压在自己的身上,生死不知。

    眼见这样的情景,身上处处散发着返璞归真气息的北明宗太上长老姬神王也不由面色一变,双手十指瞬间交错出一个玄奥难言的小型法阵。

    一个足迹般的淡淡青色光华,出现在了李写意的身前。

    “噗!”

    李写意划出的灰黑色弯月和这淡青色光华一撞,姬神王手上缠绕的光纹,瞬间崩裂,其双手十指上,出现了一条条细小的伤口,流出鲜血。

    但与此同时,一条蓝色光柱,从韩月儿的眉心之中发出,冲击在了李写意的胸口。

    李写意的胸口,被这条蓝色光柱洞穿,迸出了血光。

    但是其竟然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口一般,又是一轮灰黑色弯月,打得身穿白色羽衣的陈东溟和白袍老古董都倒飞了出去。

    “啊!…好可怕…。”

    接着,他好像毫无察觉一般,继续朝着前方横移而出。

    一时间,这么多的强者,竟然阻拦不住他!

    “玄风天殿,林太虚也来了!”太渊城中,被这一幕彻底震骇的女修突然一个哆嗦。

    远处的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阵十分庞大的轰鸣声,这轰鸣声,正是玄风天殿在空中飞遁时的声音!

    “好可怕啊!”

    但是疯疯癫癫,胸口破开一处血洞得李写意,竟然是不停的往后激发出一轮轮的灰黑色弯月,将在场的强者逼得根本不敢前行,而李写意竟然是已经懂得遁逃一般,往下方的山林遁去,只是片刻的时间,李写意的身影竟然是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