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强者战场

第五百七十八章 强者战场

    “这是焚天神炉!是玄风门宗主叶玄成的师弟焚天凡!”

    “金丹三重后期的李写意,就这样被镇压,焚烧掉了?!”

    “这种焚天神炉一烧,有谁能抵挡得住!”

    许多修士骇然色变。

    焚天真人焚天凡,据传是上一代玄风门真传弟子之中,修为进境最慢的。是最不成器的真传弟子,和玄风门宗主叶玄成的神通不知道相差多少。很多知晓这个传闻的修士,原本心里还有些觉得这焚天凡有些废物,有些看不起,但是现在,这焚天凡就有如此惊人的神通,眼见此幕的修士,都知道自己是大错特错,像焚天凡此种,就算是相对废物,那也是相对于惊天大能而言,比起一般的修士,这些人物,绝对就是高高在上的神祗。

    “轰!”

    光是金色潮汐一般扩散开来的金色神火,其威能都超过一般道阶的法器,有着焚尽八荒的威势。

    神炉炉身上的金光更是灿烂,散发出的恐怖温度,使得方圆千丈之内,尽成焦土。

    “宗主的师弟,也是老怪物,肯定得到玄风门的上代强者的一些传承,这尊焚天神炉,至少都是半玄阶的重宝,甚至可能是真正的玄宝!”

    “金丹三重后期的大修士,狂山真人李写意就这样陨落了!”

    绝大多数修士的心中,都升腾起了这样的念头。

    “当!”

    但就在这时,焚天神炉的炉身上,从内而外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就像是有人在撞钟。

    “啊….。”

    一股实质般得音波,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出去,很多修士捂着耳朵惨叫出声,觉得自己的耳膜都一下被震破了。

    一名浑身缠绕着金色火焰,仿佛浑身都在猛烈燃烧的修士,在庞大如山的三足神炉后方飞掠出来,双手发出一股股真元,疯狂的涌入这尊三足神炉之中。

    “李写意没死!他在里面轰击神炉!”观战的一名修士骇然惊呼。

    这撞钟般的声音,很明显是李写意在里面轰击神炉,而这现身出来的焚天凡,很明显是想要镇压住神炉,不让李写意脱身。

    “当!”

    又是一股潮汐般的音波从金色的炉身上震荡而出,周遭的许多树木、山石,都被震得纷纷爆裂。

    庞大的三足神炉的表面,并没有任何的破损,但是此刻焚天凡的修士,却似乎已经镇压不住这种威能。

    “啊!”

    只见空中浑身金色火焰缠绕,看不出面目的焚天凡,喷出了一口鲜血。双手好像被焚天神炉的威能反噬一样,瞬间变得焦黑,干枯,肌肤都一块块化灰掉落。

    “喀!”

    焚天神炉的顶盖,被一股澎湃至极的灰黑色元气冲开。

    “呜呜呜呜…。”头发和眉毛也都烤焦,几乎看不出多少本来面目的李写意,从里面冲了出来。

    “啊!快跑!他朝着我们这边来了!”

    “啊!不要挡在他的前面,否则死定了!”

    冲出了焚天神炉之后,李写意还是一会哭一会笑,一副疯癫的表情,但是他却是明显搞错了方向,反而是朝着太渊城的方向掠了过来。

    “好恐怖啊…不要拦我,打死你。”

    李写意一步步跨出,原本在他身旁,已经被他打得吐血两次的白袍玄风门老古董也是一连骇然,根本不敢单独上前阻挡。

    一条条灰黑色巨山般的灵气化形,在李写意的身后不停崩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李写意的身体,已经在直直朝着前方横移了不知道多少距离。

    “啊!我们根本不想阻你去路啊,我们是逃不开啊。你不要追我们啊!”

    李写意现在的正前方,原本是他的后方,已经聚集了许多赶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修士。这些修士一看到李写意搞错了方向,马上就骇然至极的四散逃跑,但是几乎所有这些修士的遁速,都根本无法和李写意相比。

    “噗!”

    只是转瞬之间,就有十数名修士逃避不及,全部被打成了飞灰。

    “疯了!他是彻底的疯了!”

    一时之间,天空之中到处都是仓皇至极的各色遁光,而李写意依旧大踏步向前,宛如上古魔神一往无前,展开惊天杀戮。

    “追!”

    白袍玄风门老古董和焚天神炉上方的焚天凡心中都是激怒至极,朝着李写意追击下去。

    “轰!”“轰!”

    又是几股强大的气息从远处透了出来,有更多的强者,被这里的情形惊动了。

    连续两名玄风门精英弟子陨落,而且其中更是有已经结成金丹,精英弟子之中的佼佼者,玄风门此刻所有感知到这一情形的强者,肯定也都是已经彻底震动。

    “魏索,怎么办?”阴丽花忍不住看着魏索问道。只是片刻的时间,两人和直直闯来的李写意已经不足三十里,只是两人不在李写意的正前方而已。

    “我们继续回太渊城!现在李写意的实力这么恐怖,他的真元都还没有枯竭的迹象,这太渊城附近,很有可能彻底沦为玄风门和李写意的战场。到时候我们两个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掩饰得住。只有回到城中的住所中,才会安全。”魏索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废话,一扯阴丽花,继续朝着太渊城的方位飞遁。

    “呜呜呜呜呜…。”

    李写意的遁速远在刻意隐匿行踪的魏索和阴丽花之上,又是将沿途五六名看热闹看到引来杀身之祸的修士打成飞灰之后,李写意已经越过了魏索和阴丽花,继续朝着太渊城的方位横移。

    一路上,时不时有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修士被直接拍成飞灰。看李写意前行的样子,让人产生一种他是不是会将太渊城也彻底摧毁的感觉。

    太渊城只是一个小城,掌管太渊城的太渊宗,也只有一名金丹修士,而且那名金丹修士也已经被李写意打成了飞灰,只剩下了一颗金丹。现在李写意的双手之中是两手空空,也不知道那颗金丹是掉落在了焚天神炉里面,还是被他收了起来。

    要是李写意要摧毁太渊城,恐怕除非太渊城中所有修士都决心要守卫太渊城,才有可能抵挡得住。

    “好恐怖啊…快跑….”,李写意自己喃喃自语,在空中不断横移。

    后方白袍玄风门老古董和焚天凡紧紧的追着,但是让两人几度再次吐血的是,这名疯子似乎根本就没有管他们追着的两人,但是他们却是始终追不上这名疯子。

    “不幸之中的万幸!幸亏他没有正对着太渊城,不然太渊城都恐怕要被打得乱七八糟。”

    到了太渊城的前方,几乎所有太渊城的修士,都已经收到了消息,全部涌出来,只见李写意大概和太渊城偏差了一千几百丈的距离,从太渊城旁横移而过,和已经彻底沸腾的太渊城擦身而过。

    “蓝道友!”

    此时魏索距离太渊城大约还有两百余里,但是他突然伸手一抓,将身上的隐形法衣脱了下来,对着上方的一侧,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你没事,我还以为是你和玄风门的人打起来了!”打扮成圆脸中年修士的女修,从上方落了下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这位道友是谁?”看到魏索身旁的阴丽花,这名女修又马上忍不住问道。

    魏索的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温暖。

    此刻他虽然还根本不知道这名女修的身份,以为她是名男修,还根本不知道,之所以有这么多玄风门的强者来到天玄大陆北部,根本就不是他的原因,而是因为这名女修。但是此刻他却是看得出来,这名女修是以为他和玄风门的修士打了起来,才赶出来,而且是很明显要想和自己一起并肩作战。

    “她是阴丽花,是云灵大陆的修士,具体情形,等回到太渊城中再说。这李写意已经杀了两名玄风门精英弟子,其中还有一名是金丹弟子,恐怕整个天玄大陆北部的玄风门强者,都会赶来围杀。我们只有回到太渊城中,才比较保险。”

    但是此刻,魏索也是根本不敢有所停留,朝着这名女修一边如此说着,一边不停的朝着太渊城飞掠而去。

    “轰!”

    几乎就在魏索和这名女修、阴丽花三人乘乱掠回到太渊城一处入口之时,一条银色的瀑布,如同银河落九天一般,带着无尽的威势,从太渊城的另外一头,在李写意的前方天空中垂落下来。

    “古师兄!拦住此人!小心此人的术法是天级顶阶的攻击术法!”一看到这条银色瀑布垂落,后方浑身散发白色光辉的白袍玄风门老古董,马上发出了一声厉喝。

    师兄!

    这激发出一条长达数百丈,宽逾数十丈的银色瀑布的强者,还是这老者的师兄。

    玄风门又一名老古董赶到了!

    “天级顶阶的术法?”

    银色瀑布上方,马上也发出了一声震惊而苍老的声音。

    这人也没有现身,整条银色的瀑布,朝着李写意卷去。

    “噗!”

    这条银色瀑布在李写意的单手一划之下,也马上被镇压得粉碎。

    但是随即,一口青色的玉钟,在银色瀑布垂落的上方天空中显现,一条条青色的光纹,朝着李写意倾泻而下。而乘着这银色瀑布的阻挡,后方的白袍老古董和焚天凡,也是追了上来。

    “轰隆!”

    一座青白色的宫殿和一条庞大的金色火龙,从后方碾压而至。

    “轰!”“轰!”“轰!”

    与此同时,又至少有五六条庞大的遁光,从四周的天空中飞遁而来。

    这距离太渊城只有七百里不到的荒野之中,马上成为了强者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