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七十二章 谋宗纂位

第五百七十二章 谋宗纂位

    魏索悄然的跟在这名脸色惨白的绿衫阴尸宗弟子后方,这名绿衫阴尸宗弟子虽然还时不时的四下看一下,但是却丝毫没有发觉。

    在飞出一百余里之后,四周已经是变得十分蛮荒,没有什么修士的踪迹了。

    四处转头看了一下之后,只见魏索的手微微动了动,似乎是准备马上取出法宝,就在此处,一举将这名阴尸宗弟子擒下,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就在此时,魏索的眉头却是突然跳了跳,仿佛感应到什么似的,不动声色的停了下来。

    “嗤!”

    没有丝毫的征兆,就在前方飞掠的阴尸宗弟子右侧下方的云层之中,突然射出了一道绿色的光焰。

    这道绿色的光焰,赫然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绿色骷髅头。

    “什么人?!”

    这名绿衫阴尸宗弟子的脸上,瞬间就布满了好像见了鬼一样的神情,“啪”的一声爆响,只见他手忙脚乱的激发了一件紫色伞状的法宝,挡住了这道绿色光焰的一击。

    但就在此时,“昂~”的一声怪响,一团金光又毫无停留的轰击在挡在他身前的紫色伞状法宝上。

    “噗!”

    紫色伞状的法宝直接就被打得四分五裂,接下来金光直接就轰在了这名绿衫阴尸宗弟子的胸口,一下子就将这名阴尸宗弟子打得鲜血狂喷,胸口彻底凹陷了下去。

    与此同时,这名绿衫阴尸宗弟子脚下的紫魔婴唧的一声怪叫,化成了一条紫光,以比方才飞遁快出足足一倍的速度,往后飞掠而去。

    一名身穿白袍的修士从下方的云层中显现了出来,一道绿色的真元发出,将绿衫阴尸宗弟子裹住。

    这名绿衫阴尸宗弟子一动不动,已经是被方才一击直接击杀了。

    此时紫魔婴已经距离这名身穿白袍的修士有百余丈远,但是用真元裹住这名绿衫阴尸宗修士的尸身之后,这名笼在白袍中的修士却是不慌不忙,只是伸手一抖。

    一团透明的丝光倏的一闪,却是一下就裹在了这头紫魔婴的身上。

    这头紫魔婴的脸上浮现出无比怨毒的神色,一张口,似乎就想喷什么东西,但是透明丝光一收,这头紫魔婴就顿时身上紫光一灭,居然是一动都不能动了。

    身穿白袍的修士将手一招,这头紫魔婴倏然被卷回了其身前。

    却是一个隐隐泛着许多符纹的透明丝囊,将这头紫魔婴装在里面。这透明丝囊上的那些符纹上发出的光华,对这头紫魔婴似乎有独特的克制作用,令这头紫魔婴老老实实,缩成一团。

    抓住了这头紫魔婴之后,这名笼在白袍中的修士有些得意的轻笑了一声,随后将绿衫阴尸宗弟子的尸身卷到了身前,略一搜索,将这名阴尸宗弟子的纳宝囊取了出来。

    只是神识一扫之后,这名修士从这名阴尸宗弟子的纳宝囊之中,取出了一片紫黑色,和紫魔婴的颜色接近的玉符出来。

    “果然是没错。”

    又是神识一扫之后,这名笼在白袍之中的修士发出了一声冷笑。这声音十分有磁性,居然是女修的声音。

    而细看之下,这白袍虽然宽大,但是内里的身材,却是十分玲珑窈窕。看上去这名女修的身材,也应该是十分之好。

    “是谁?”

    突然之间,这名女修脸色剧变,猛的一转身,朝着后方看去,同时金光一闪,一件金色降魔杵般的法宝,悬浮在了她的手中。

    她的身后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是静静的停留着一团白色迷雾,其中也恍惚站着一条人影。

    “你还欠我一头紫魔婴呢,怎么,现在你正好杀人夺东西,顺手得了一头紫魔婴,不还给我。还想要动手杀我啊?”白色迷雾慢慢散开,里面却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笼在白袍中的女修猛的一震,旋即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魏索,是你?”

    “看来你倒是没有忘记我嘛。”白色迷雾散开,魏索冲着这名女修嘿嘿的一笑。

    这名女修把遮住自己面目的白袍往后一捋,现出了真实面目,这名女修的面容妩媚至极,眼波流转,此刻脸上是一脸惊喜莫名的神色,赫然是阴尸宗的金丹女修阴丽花。

    “魏索,你怎么会在这里?”阴丽花看到魏索嘿嘿一笑的样子,顿时身影一动,朝着魏索掠了过来。

    “在这空中有些显眼,我们下去再说吧。”魏索对着阴丽花招了招手,朝着下方降落了下去。

    阴丽花也马上将那名阴尸宗弟子的尸身收入了纳宝囊中,然后跟着降落了下去。

    降落到了下风的一片密林中之后,魏索伸手一动,却是激发了一个隔音光罩,然后打量起了阴丽花起来。

    和之前相比,阴丽花的修为似乎也长进了不少,接近了金丹一重后期的样子。

    “你看什么,怎么,很好看么?”看着魏索的眼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阴丽花却是笑了笑,故意挑逗一般,轻咬了一下嘴唇,朝着魏索抛了个媚眼。

    “恩,不错,好像更好看点了。”魏索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我看你脸皮到是厚了点了。”阴丽花瞪了魏索一眼,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好吧,你怎么会正好在这里的。”

    “我在这里是很正常的,因为我本身就是天玄大陆的修士,再加上上次杀了叶零,怕被你们血灵老祖搞,所以才偷偷跑回天玄大陆来的。”魏索马上认真了起来,看着阴丽花道:“倒是你,怎么会突然跑到天玄大陆来了,而且还杀人夺宝杀到自己阴尸宗弟子的头上来了?”

    “原来你是怕血灵老祖对付你,所以才跑到天玄大陆来了。”阴丽花脸上现出了一丝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马上又叹了口气,“不过你现在已经不用忌惮他了,你想怎么回云灵大陆就怎么回。”

    “难道血灵老祖已经…?”魏索愣了愣。

    “他在两个月前冲击神玄境失败,已经坐化了。”阴丽花看着魏索道。

    “血灵老祖已经陨落了?”魏索的眼睛鼓了起来,这可是他的确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好歹血灵老祖可是魏索潜意识里面的一个超级大敌,现在说没有就没有了,魏索还真是有点适应不过来。

    “血灵老祖陨落…难道你出现在这里,和他的陨落有关?”摇了摇头之后,回过神来的魏索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阴丽花问道。

    “可以说这是最直接的原因吧。”阴丽花点了点头,“反正说得简单点吧,血灵老祖一陨落,谁做阴尸宗的宗主,就是个问题了。本来血灵老祖是留下令符,让阴寐离继任宗主的,但是这片留有口谕的令符被我先行偷了出来,毁去了。”

    “好家伙,你这是要谋宗纂位,你想做阴尸宗的宗主?”魏索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阴丽花,“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这娇滴滴的一个女的有这么大野心呢?”

    “你以为我愿意啊,要是阴寐离他们有你一半讲道义,我肯定拍着双手让他们做宗主了。”阴丽花摇着头,“阴寐离有一门采补的功法,十分的歹毒,到时候他做了宗主,肯定要用在我身上。而且血灵老祖一死,阴尸宗有几名女弟子就马上失踪了,说都不用说,就是被他拿去修炼了,明摆着就是想在这段时间里,尽快提升修为,彻底压过我。”

    “阴尸宗居然闹成这样了?那你这谋权篡位的事做得怎么样,是占上风还是不行啊?”魏索有些幸灾乐祸了起来。

    “现在支持我的和支持他的差不多。”阴丽花看了魏索一眼,“要不你回去帮我对付他?”

    “大姐你暂时还是别指望我了。我现在还被真武宗和玄风门惦记着,能不能安全从天玄北部离开还不好说呢。”魏索马上摆了摆手,“你还是说说你到底怎么到这里的吧。那个被你杀掉的,是阴寐离的手下?”

    “此人是阴寐离的亲传大弟子。”阴丽花看了魏索一眼,先忍住没问魏索到底怎么了,说起了自己的事,“之前我是收到消息,阴寐离是让他用我们阴尸宗的一门术法来和天玄大陆的一个宗门的修士做交易。所以我便也偷偷的过来,我也是刚刚查到了他的踪迹,刚刚在这里截杀他,就正好遇到了你。”

    “看来你的探子比他的厉害啊,连这种事情你都知道了。”魏索有些佩服的看了一眼阴丽花,“这交易的具体内容,你知道么?”

    “之前我只知道,是和幽冥宫的一名长老,约了在哪里交易,所以我才能知道他的大致路线,在这里截杀他。至于交易的内容,我只是知道对方是要拿出一门可以弥补我们阴尸宗缺陷的术法。可以让阴寐离修到后来不重蹈血灵老祖覆辙的。阴寐离给什么术法,我原本是不知道。”阴丽花看了手中的紫黑色玉符一眼,“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他是要给对方一门炼制紫河元胎的术法。”

    “幽冥宫?这可是天玄大陆北部第二大宗门。”魏索的眼光闪动了一下,“紫河元胎又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