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金丹嵌物

第五百六十三章 金丹嵌物

    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这柄符纹精金炼制的黑色小刀一划上去,青色石球上先是被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划痕,切下了不少的青色粉末。

    但同时,这柄符纹精金炼制的小刀却是发出了一声奇异的哀鸣,整柄黑色小刀的刀身上,骤然浮现出无数交缠的光纹。

    这一道道光纹给人的气息,都是强大至极,都是完全超过金丹期修士的气息。

    符纹精金,本身就是神玄境修士才能炼制而成得精金,这一道道光纹,全是当时神玄境修士,在炼制这块符纹精金时,用神通加入进去的一条条符纹。

    但是,这些浮现出来的,宛如一个大型法阵的无数玄奥光纹,在猛的一颤之下,就全部破碎了。

    “怎么回事?!”魏索的眼中瞬间闪过不可置信的光芒,而女修也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整柄符纹精金炼制的黑色小刀,随即猛的一抖,似乎是想挣扎,但是瞬间却化成了一蓬飞灰!

    “轰!”

    “啊!”女修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呼。

    在她的惊呼声中,只见青色石球上被切下的少许粉末,突然全部化成了一缕缕的元气,同时,从切痕的地方开始,整颗青色石球好像开始燃烧了起来一般,表面开始迅速的缩小,全部化成了一缕缕青色的元气。

    “太古怪了!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到此幕,绿袍老头在魏索的耳中惊叫连连。

    但是绿袍老头的惊叫声也才发出,魏索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举动,这一股股元气,竟然是直接通过他包裹在青色石球和原本包裹在黑色小刀上的真元,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

    魏索的脸色顿时大变。

    这看上去诡异之极的青色元气一涌入他的体内,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鼓动真元,想要将这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的青色元气驱逐出去,但是他的真元冲击上去,这青色元气竟然是如山如狱,让他根本无法抗衡!

    “轰!轰!轰!”

    就像惊人的潮汐一般,这青色元气竟然直接一路往上,直接冲向他眉心窍位的金丹之中。

    “小子,你怎么样!”

    “老大!”

    “魏道友,你怎么样?”

    看到魏索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根本无法阻止这古怪的青色元气入体的样子,绿袍老头、阳脂鸟和女修全部再次发出了惊呼。

    魏索没有马上回话,体内“嗤”的一声,一条条的黑色火线马上朝着这股青色元气涌了过去。

    不管这股青色元气对他到底是有益还是无益,这个时候给他的感觉就是太过桀骜,根本就无法控制。

    无法控制,对于修士来说,就是有可能导致陨落的危险。

    魏索的脸色再变!

    他的太古凶火诀,连荒古白泽的瘴气都可以燃烧掉,但是此刻冲击到这青色元气上,却是根本无法和这青色元气抗衡。

    “轰!”

    青色元气如同潮汐一般,直接涌入了魏索的金丹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魏索感觉到,这股青色元气涌入他的金丹之后,却是根本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却是全部聚集在了他金丹内里的某一个部位,好像在他的金丹之中,又强行占据了一个地方,在金丹里面结成了一个青色的球体。

    只是转瞬之间,青色石球表面上的青色元气全部散失完,在魏索的金丹之中凝结。

    而青色石球的内里,却是一颗拇指大小的乳白色枣形晶核。

    整个青色石球的外面的“石头”,全部挥发完,只剩下了这一小颗枣形的晶石状东西,静静的悬浮着,闪烁着乳白色的光华!

    “魏道友,你有没有事?”

    这样诡异的变化,让女修倒抽了一口冷气的同时,她也顾不得先去看这颗晶核,而是忍不住又看着魏索问道。

    此刻魏索身上剧烈波动的灵气是已经平复了下来,但是他的脸色,却是说不出的难看。

    无论是哪个金丹大修士,金丹之中要是突然多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进去,谁的脸色都不会好看的。

    “这股元气,居然是直接涌入了我的金丹,在我的金丹之中呆着了。”魏索看了女修一眼,说道。

    “什么?”女修的面色顿时也变了一变,“那有没有什么变化?”

    “暂时是没有和我的金丹产生任何的变化。”

    现在魏索感觉之下,那一小块青色的东西,死气沉沉,就好像在他的金丹内里,嵌了一块青石的样子。但是这“青石”也实在是太古怪了点。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魏索的目光停留在了眼前剩余的一小颗枣形晶石上。符纹精金,本来就是最强悍的精金之一,连魏索的太古凶火,都未必能够将其炼化,而且这柄黑色小刀又是古宝,上面不知道还加诸了什么神通,可是现在这一件古宝,居然是直接化成了飞灰,里面神玄期修士印下的无数符纹,全部共振般崩碎。而现在,青色石球居然剩下了这样一小颗东西。

    “暂时没有和金丹发生任何的变化?”女修略微松了一口气,目光也不自觉的重新回到了剩余的晶石上,但脸色也是不太好看,毕竟金丹之中被嵌了一颗诡异的东西,总不是件好玩的事。

    “好恐怖啊好恐怖!”阳脂鸟的目光也是停留再了这颗枣形晶石上,但是马上它的身体又是猛烈的哆嗦了一下。

    “怎么,你又感觉到什么了?”魏索和女修马上看着阳脂鸟问道。

    “这颗东西上,好像有和天穹差不多的气息。”阳脂鸟很是害怕的说道。

    “有和天穹差不多的气息?”魏索和女修的心中同时一震。

    “这东西,难道是远古修士留下的什么记载功法的东西?”女修的目光突然猛的一闪,说道。

    这颗枣形的晶核上的光华,的确和天穹的光华十分类似,而且细看之下,里面似乎还有许多符文闪烁不停,看上去很像是一篇篇的典籍。

    “记载功法的东西?”

    魏索也看到了其中好像有无数细小的符文在闪烁不停,微微的沉吟了一下之后,魏索试着放出了神识,往这颗晶石之中探去。

    “啊!”

    魏索之前也是用神识探过青色石球,只是探不进去,但此时魏索神识一探之下,却是顿时一声惨叫。

    他的神识,似乎被无数钢针猛的一下扎透!无比的痛苦!

    “魏索,怎么回事?”

    女修的脸色一下子又变得煞白。

    “不要用神识探这颗东西!”魏索的身体颤抖着,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但是他还是马上勉强说出了这一句话。

    “是遭受了神识反噬!”看到魏索的样子,再听到魏索的话,女修顿时反应了过来,眼光中露出了些惊恐的神色。

    “这东西对神识有强大的反冲力,我的神识,都根本无法抵挡。”魏索的脸色迅速的变得苍白,眼中的神光都变得略微虚弱,方才他的神识一探之下,就如同被更为强大的神识冲击撞击,只是这一瞬间,他的神识就遭受了不小的损伤,如同在精疲力竭的情况下,强行渡过了一个长距离的传送法阵一般。

    这神识的损伤,至少也要几天才能彻底的恢复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绿袍老头也是几近彻底的癫狂。就算是远古的古宝,极其特别的炼器材料,也总归能看出点端倪,判断出大致是什么类型的东西,但是这件东西,却是根本无从判断。

    “不管是什么东西,这件东西,肯定是非同小可,只能收起来再说了。”

    魏索深吸了几口气之后,伸手一抓,将这颗也是没有丝毫灵气散发出来的晶石,抓在了手中。

    现在他是根本不敢再试这颗东西了,但是他金丹之中潜入的那一块青色东西,现在虽然如同磐石一般死寂,但不知道到底会不会突然出现什么变故,说不定和现在手中的这颗晶石有很大关联,答案说不定就在这颗晶石手中,所以这颗晶石对于魏索来说,是一定要收好。

    好就好在原本老大一块的青色石球已经变成这么细小,不能用纳宝囊装载的话,挟带起来也是十分的容易。

    “这颗东西你要藏好,说不定将来能从那名修士或者遗失此物的宗门身上,知晓这件东西的奥秘的。”女修也是一副完全为魏索考虑的样子,赞同的点了点头。

    魏索微微的沉吟了一下,从纳宝囊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丝囊,直接将此块晶石当成项链坠子一般,挂在了衣内的胸口。

    “走吧。”

    收好了这颗晶石之后,魏索没有什么停留,伸手又是取出了一颗易容丹,用真元化开,往脸上一抹,却是变成了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修士。

    女修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身上的金色灵光马上一消,双手间又浮现处透明的光华,又化出一张透明面具往脸上一按,身上的气息同时改变,却是变成了一名脸上有一颗黑痣的圆脸男修。

    这两名修士,也是魏索和她沿途遇到,和魏索以一件灵阶下品的法宝做了交易,此刻是停留在了沿途的一处城池中静修去了。

    现在这处住所之中的鲁得修和孙金,也是被魏索随口找了个借口,留在这住所中一月,其实那药液根本是没有什么用的,只是相当于多两个备用的身份。

    两人离开此处住所之后,是不准备再回这处住所。

    所以就算那名华服修士东窗事发,那个不知名的大宗门要查找“金鹞真人”,最多也是查到“金鹞真人”和这鲁得修这两人接触过,最多就是连这处住所也查出来,但是接下来,却是肯定查不到他们的头上了。

    一改换完面目,魏索和女修就是马上出了这处外面无人的偏僻住所,绕了个圈子,朝着集古轩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