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神秘对策

第五百五十九章 神秘对策

    “想要自爆金丹?那也要我同意才行。”

    在魏索直接将鹰钩鼻修士击杀之时,金鹞真人的头顶,透出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仿佛有一股毁灭性的威能,正在酝酿而生。但是魏索却是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伸手一点,又是几个小小的光符,从他指尖中射出,打在了金鹞真人的身上。

    “啊!”

    金鹞真人马上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头顶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他的整个人却是猛烈的抽搐,表面的肌肤上都沁出了一颗颗的细小油珠。

    “怎么样,我这种手段叫做焚血天灯,是用黑煞火气引燃你的气血,再慢慢将你的骨、肉熬油,按照你的修为,应该可以支撑三十几天,才慢慢将你体内的东西全部熬成油,你才会油尽灯枯而亡。”魏索看着不停的发出杀猪般惨叫的金鹞真人,“你要是觉得还不过瘾的话,我还有些方法,可以让你的神识对痛苦的感觉提升许多倍的。”

    “啊,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对李写意有恩,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诅咒你,也被人生生折磨而死,而且折磨千日,万日!”

    “…..。”

    一开始,金鹞真人是不停的惨叫,厉吼,诅咒魏索,但是魏索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金鹞真人。

    过了大概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金鹞真人就已经顾不上咒骂,只是不停的惨叫。

    又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这名身上已经黄晶晶的,好像抹了一层黄油的修士,终于崩溃了,惨呼道:“是不是只要我将身上和洞府里面的东西都交给你,你就可以放过我?”

    “放过你是不可能的。”魏索毫不避讳的说道:“不过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好!我说,我什么都说。只求你给我个痛快。”金鹞真人又是惨叫了片刻之后,叫了出来。像他此种修士,死倒是不怕,但魏索这种手段,将他的身体慢慢熬成油,却实在是太过狠辣,让他实在是承受不住。而且从魏索方才的手段来看,他也是知道在魏索的手中,是根本无法幸免的。

    “那你说吧,把你身上和洞府中有的法器,宝物,你所知的功法,全部说出来。”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金鹞真人,“等你说完之后,我自然会给你个痛快。”

    “方才被你收走的那颗白色珠子,是洞天骨珠,半玄阶的法宝,我是没有来得及完全激发威能…我的洞府的防护法阵是七霄云月阵…。”金鹞真人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一边惨叫,却一边不停的说了起来。

    “也就是个普通的金丹修士,只能说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好撞在我手里了。”

    不到半个时辰,金鹞真人是将自己所知的术法都全部说了出来,魏索将他的洞府也是彻底搜查了一遍。对于魏索来说,这金鹞真人身上的东西,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除了一件方才阻挡魏索暗皇剑气的那颗白色骨珠之外,这金鹞真人的身上只有一件道阶下品威能的银笛状法宝。其所修的功法也只不过地级低阶,术法也根本没有超过地级高阶的。这样的金丹修士,还根本不如魏索之前灭杀的黄芽子。他的洞府,也只不过就是十几间的石室,没有什么特别的布置。

    “我已经将全部所知的都告诉你了,你给我一个痛快罢!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魏索搜查完金鹞真人的洞府之后,金鹞真人发疯般的叫了起来。此时他的嘴里,舌头上都是熬出了黄色的油出来。

    “嗤!”

    魏索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伸手化出几道光符打入金鹞真人的体内之后,直接取出了食血法刀,一刀插入了金鹞真人的胸口。

    现在他的这柄食血法刀正好是空着的,虽然金瑶真人的修为和玄武真人等人相比是差了许多,但好歹也是一名金丹修士,凝出的血珠,威能也是超过道阶上品法宝。

    食血法刀一插入心脉,金鹞真人的生机便顿时断绝。

    魏索却是将一片自己方才记载了金鹞真人的功法和术法的记事青符和从金鹞真人身上搜出的那件道阶下品的银笛状法宝点到了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的面前。

    搜查过金鹞真人的洞府,也是并没有见到任何女修的尸首,而从金鹞真人的口中得知,那名女修的尸首是已经被他的那两名弟子用术法焚烧掉了。

    “此人杀死了你们的一名同伴,我将他杀死,也算是为你们报了仇,人死不能复生,他的这些东西,也算是一点补偿吧。”

    “前辈对我们恩重如山,否则凭我们肯定是无法报得小女此仇,还要被这人杀死,我等又怎么还好要前辈的东西。”黄袍老者听到女修的死讯到现在,似乎已经老了十岁,但是此刻听到魏索的话,这名老者却是跪倒在地,对着魏索磕起了头来。

    “原来死在他们手中的,是你的女儿?”魏索一呆,伸手一挥,一股真元将黄袍老者托了起来。

    黄袍老者点了点头,老泪纵横。

    “这些东西,本身对我的用处不大,对你们还有些用处。”魏索和女修忍不住互望了一眼之后,对着黄袍老者和两名神色悲痛不已的年轻人说道,“我们暂时会用金鹞真人和他弟子的身份,你们不要将金鹞真人和他弟子死在我们手中的消息,传出去便是。”

    “我陈书同用我的性命担保,绝对不会将今日之事透露半点出去。”黄袍老者发誓道,“否则让我受尽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们二人也用性命担保,不会透露出去。否则也让我们受尽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两名年轻人发下重誓之后,又道:“恩公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么?我们就算拼死,也要报答恩公。”

    “你们若是真想报答我的话,就再帮我做件事如何?”魏索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互望了一眼,都没有什么犹豫,道:“恩公要我们做什么,尽管说便是。”

    魏索点了点头,取出了一片青色玉符,用真元凝符的手段写了些东西在里面,又将青色玉符点到了黄袍老者面前,“这里面是我要你们帮我做的事。里面的事你们现在记清楚了之后,便将这片玉符毁去吧。”说了这一句的同时,魏索又取出了一个灵石袋,里面鼓鼓囊囊装了不少灵石的样子,也点到了黄袍老者的面前。

    黄袍老者马上面色凝重的将青色玉符和灵石袋都接到了手中,马上看起了青色玉符中的内容起来。

    只是片刻的时间,这名黄袍老者就马上将青色玉符递给了两名年轻人,两名年轻人也只是看了片刻之后,就点了点头,将青色玉符交给了黄袍老者,而黄袍老者又是仔细的看了一遍,确认自己彻底记住之后,伸手一捏,将这片青色玉符捏成了粉末。

    “这件法宝应该对你们也有些用处。我的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了。”魏索看着黄袍老者捏碎玉符,伸手一拍,却是又取出了一件灵阶上品的防御法宝,递给了黄袍老者。

    “恩公的恩情,我们会记住的。”黄袍老者这次也不推辞,收下了防御法宝,然后三人又是对了魏索行了一礼之后,便朝着天穹的方位,飞遁了过去。

    “那到北萝城之前,我就占点你便宜,做做你的师尊了。”看了一眼三人离开的遁光之后,女修却是对着魏索说了这么一句,双手马上捏出了一个法诀。

    随着其双手之间光华的涌动,一层薄如蝉翼的透明面具在她的手中显现出来,女修双手往脸上一抹之下,她的面目,赫然又变得和金鹞真人一模一样。

    “你这门术法,居然是可以抽引人身上的气息,不仅是身材外貌,连身上的气息都可以模仿?”魏索有些瞠目结舌,因为此名女修非但面目变得和金鹞真人一模一样,连身材和气息,也是变得和金鹞真人一模一样,连身外的灵气,都凝成了一条金色鹞子的模样。

    “我这门术法虽然不错,但是玄风门有几名修炼了一些独特望气术法的修士,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还有我这种术法的特点,是无法和人动手,一动手,面目和体型还能保持,但是身外的灵气,就会变成自己的灵气,会被人看出来了。”女修的声音,居然也是变成了金鹞真人的嗓音。

    “只是我这术法是没办法帮你易容了,而且我也发过誓,是不能将所会的术法传给别人的。”女修有些歉然的看着魏索道,“你自己只有用易容丹处理了。”

    “这倒是无所谓了,反正玄风门再厉害,也不可能连金鹞真人弟子这种小角色的相貌都知道的。”魏索自己取出了一颗易容丹,真元一裹,敷在自己的脸上,却是和那名鹰钩鼻修士也有六七成相像。方才那名鹰钩鼻修士的名字,魏索也是已经特意从金鹞真人的口中问清楚了,叫做柳元浩。

    “对了,方才你叫他们做的是什么事?”女修看着魏索,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就是应付许千幻逼我出去的事。”魏索笑了笑道,“他们去做,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看他们只是看了一会,你这对策似乎十分简单?”女修有些怀疑的看着魏索,“既然叫他们去做,那你口头告诉他们不就可以了?还弄得神秘兮兮的。到底是什么对策?”

    “呵呵,有些话只是不太好意思出口。”魏索呵呵一笑,道:“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哼!神秘兮兮,你不说我还不听了。”女修瞪了魏索一眼,有些气鼓鼓的样子,掠了出去。

    “…!”魏索这一下又是哆嗦了一下。他觉得这下这个家伙又有点娘娘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