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左右一齐肿

第五百五十七章 左右一齐肿

    “有大修士触怒了真武宗少主,被真武宗少主擒住,镇压在墨玉岭,用真火炮烙?”听到面相忠厚的黄袍老者的话,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都是明显怔了怔。

    “是的,好像是和真武宗少主抢夺什么宝物,那名大修士好像是叫霸气真人。”黄袍老者看着两人道。

    “霸气真人?”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忍不住互望了一眼,随即,蜡黄脸修士马上问道,“你没有听错,被真武宗少主擒住的那名大修士,真是叫霸气真人?”

    “应该是叫霸气真人,我听好几名修士交谈的时候说过此事的。”黄袍老者说道。

    “我们前几天在坊市听人说的比较详细,这名霸气真人姓魏,好像本来是天玄大陆南部的修士,神通也比一般金丹一重的修士要厉害许多的,只是不认识真武宗少主,结果就撞上了铁板。”两名年轻人中年长的一个补充道。

    “难道那名霸气真人,和这两名前辈有什么关系么?”黄袍老者看到,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的脸色好像微微的变了变。

    “对了。”蜡黄脸修士这个时候却是又眼光闪动着问道:“据说最近许多城池的传送法阵都已经停止使用,现在的情形到底如何?”

    “现在整个天玄大陆北部,除了少数几个城池的传送法阵,采用了专门的禁制防护,还可以动用之外,几乎所有城池的传送法阵已经全部停用,其中有大半是破空法晶损毁,有小半是主动封停,不敢使用。”黄袍老者苦笑道:“前辈想必也知道了那种专门破坏破空法晶的异虫的事了吧。这种异虫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跟随修士一起通过传送法阵的,所以生怕这种异虫通过传送法阵过来,就连和天玄大陆北部靠得比较近的中部十余个城池,也都已经主动取出了法阵中的破空法晶,封存了传送法阵。现在要往来诸城,就只能自己赶路了,因为往来不便,现在很多修炼用的东西,价格都已经上涨了两成。”

    “这消息肯定是许千幻散播出去的,他散播这样的消息,是要做什么?”听到黄袍老者这么说之后,表面上,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是不再说什么,但实际上两人的嘴唇微动,却是在传音交谈。

    “他这么做,肯定是想引我的道侣和一些好友过来,然后将她们擒住,逼我出来。”蜡黄脸修士对着麻脸修士说道。

    这名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正是魏索和那名女修。

    本来以魏索现在的修为和神通,就算沿途有玄风门的修士拦住盘查,只要不遇到玄风门那种金丹两重,金丹三重的太上长老级的人物,也应该是可以轻易灭杀的。但是魏索却听这名女修说道,这玄风门出动的精英弟子身上,很可能有元神灯之类的法宝,只要一被灭杀,很快就会被其余的玄风门修士感应到,到时候想要脱身,就未必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魏索和这名女修,是想借用一下这三名修士之中,其中两人的身份,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打听到这样的消息。

    “许千幻这么做,实在是太卑鄙了!”女修声音有些隐怒:“你赶快要设法通知你的道侣和好友,让他们不要过来。”

    “来不及了,像他们都是在几天前就听到了这样的传闻,这消息是许千幻故意传播出去,恐怕此时都已经传到了天玄大陆南部。”魏索摇了摇头,“现在这天玄大陆北部的传送法阵几乎全部无用,就算我沿途不出任何意外,全力飞遁,都至少要二三十日,才能到达天玄大陆中部边缘的城池,到那时,我的道侣和好友说不定早已经赶了过来。”

    “如果你的道侣和好友落在了许千幻的手中,你会去墨玉岭救她们么?”女修看着魏索,“许千幻此人说不定是金丹四重的修为,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身上肯定有威力惊人的异宝。你去的话,肯定和送死差不多的。”

    “如果是落在了他的手中,当然要去和他拼命了。”魏索看了女修一眼,说道。

    听到魏索如此肯定的给出这个答案,女修的眼中有光华一闪。

    “你有没有你的道侣和好友的联络方法,我们去墨玉岭的外围,设法等候她们,让她们不要被许千幻算计。”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这名女修坚毅的说道。

    “我们要是去墨玉岭周围的话,恐怕才是真正的自投罗网。”魏索笑了笑,道:“不过还是多谢蓝道友,这件事本来只算是我的事。”

    “你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法?”看到魏索如此淡定,女修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疑的神色。

    “我自有妙计,让许千幻那个家伙慢慢等着去吧。”魏索嘿嘿一笑,“我们还是只要按照原计划去北萝城就好,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有什么办法了。”

    “是么?”女修看着魏索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不过方才吊起的一颗心,却是落了下去。

    在她的心中,如果魏索要去和许千幻拼命的话,她肯定也是要去帮魏索的。不过说实话她和魏索结识的时间也不长,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的心里却是也没有想过。

    “两位前辈,金鹞真人的洞府,就在前方那座金鹞山里了。”

    黄袍老者祭出的翠绿色竹鹤状的法宝,飞遁起来的速度的确是有些慢,足足近两个时辰之后,黄袍老者来停了下来,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对着魏索和女修说道。

    “这样子也能叫金鹞山,我看叫小鸡山还差不多。”魏索晒然一笑。

    前方那座山头,高也不过六七百丈,外观看上去,倒真是有点像一只伏在地上的小鸡。

    “前辈,现在我们该怎么做?”面相忠厚的黄袍老者,很是紧张的看着魏索问道。

    “你们知道他洞府入口所在么?你们采了灵药,是要如何交给他?”魏索看着都是十分紧张的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问道。

    “他的洞府入口不知道,但只要到那处半山腰位置,他的弟子就会出来。”黄袍老者点了点半山腰的一处。

    “他还收有弟子?”魏索的眉头微微一皱。“一共有多少名?”

    “他的弟子是一共有两名。”黄袍老者答道。

    “好,那就让他的弟子出来再说。你带我们过去。”魏索不动声色的对着黄袍老者点了点头。

    黄袍老者咬了咬牙,也不说什么,朝着他所点的半山腰一处飞掠了过去。

    “这地方景色倒还算不错。”片刻之后,魏索等人距离那处半山腰不到五百丈,只见那处一条清澈的小溪在林间蜿蜒流动,周围盛开了许多灵花,色彩缤纷。

    “老陈头,我师尊让你采集的灵药,你采集完了?”

    在距离地面还有四百余丈之时,一声大喝响起,一道青虹从林间飞射出来。

    “这家伙的脸一看就是欠揍啊。”一看到这名现身出来的修士,魏索就是忍不住朝着女修嘀咕了一声,而女修也是忍不住莞尔。

    因为现身出来的这名修士,三十余岁的年纪,身穿一件青色软甲,是站立在一柄青色的长剑之上,整柄不知道是用什么精金炼制而成的青色长剑,有一丈来长,青色的剑芒在剑身上吞吐不停,很明显是一名剑修。而这名修士的脸,却是一张扁长的鞋拔子脸,而且五官还都有点凹陷的样子,看上去真是被人好像在脸上踩了一脚,所以才长成这副模样。

    但偏生这名修士还是一脸十分凶狠的模样,双眼之中凶光涌动,这样的相貌,看上去也的确是一脸欠揍的样子。

    听到这名鞋拔子脸修士的喝问,黄袍老者身体微微的一颤,忍不住转身望向魏索,不知道他此时该怎么回答。

    这名鞋拔子脸修士在魏索的眼中看上去是欠揍,但是其修为却是分念境三重的修为,比起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修士,也是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

    “老陈头,这两人又是谁?你们带这两人来,是什么意思?”而这时,这名鞋拔子脸修士却是也一眼看到了魏索和女修,脸色一沉,首先厉声喝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们只是顺路来告诉金鹞真人一句,灵药是没有了,在他手上的人,赶快交出来,不然的话,他可是要倒大霉了。”魏索看了一眼这名面色凶狠的修士,微微一笑道。

    “你是想帮他们出头?”鞋拔子脸修士顿时冷笑了起来,“老陈头,你们就算想找人帮你们出头,也要找个厉害些的,找这样的两个,看来是嫌命长,自己想死了。”

    “你喜欢左边的脸肿还是右边的脸肿?”魏索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莫非你还觉得你能将我的脸打肿不成?”鞋拔子脸修士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给你选,你也不选,看来那只有全部打肿了。”魏索叹了口气。

    “找死!”鞋拔子脸修士眼中寒光一闪,一手就往腰间的一个纳宝囊上拍去。

    但就在此时,一股恐怖至极的神识威压,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整个身体都猛的一僵。

    白光一闪,魏索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啪!”“啪!”

    两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