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赌不赌

第五百五十六章 赌不赌

    接近正午时分,天穹外的一处长满了齐腰深的杂草的荒野平原之中,停留着三名修士,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

    这三名修士,都只是周天境的修为,其中修为最高的一名五十余岁的老者,身穿一件黄袍,看上去面相忠厚,眼角有些皱纹,周天境三重的修为。‘

    另外两名都是周天境一重的修为,都是身穿青衫,二十余岁的年轻人。这两名年轻人的面相有些相像,都是方正脸孔,浓眉大眼,其中一人身材略微魁梧一些,年长两三岁的样子,像是兄弟。

    这三名修士此刻置身的此处荒野草原,距离天穹的距离至少都有三四千里,因为此刻天气晴好,但是一眼望去,天际线上,是根本看不到天穹的踪迹。

    以这三名修士的修为,在距离天穹这么远的荒原之中,是极其危险的。

    而这三名修士也似乎十分清楚此点,脸上的神色都是十分的紧张。两名青衫年轻修士是低着头,在荒草草丛中仔细寻找着,而五十余岁的黄袍老者却是一直跟在这两人的身旁不远处,一脸警惕的四下查看着,同时手里是分别提着一柄银钩状的法宝和一面赤铜色的方盾。

    “陈叔,找到了一株!”

    突然之间,年纪最轻的那名年轻人一声欢呼,抬起了身子,他的左手里面抓着一株翠绿色的,只有三片叶子的植株。

    这种植株的叶片和普通青草差不多,但是看上去光亮得多,应该也是一种可以用来炼制什么东西的灵草。

    “好!”

    看上去面相十分忠厚的黄袍老者的脸上也马上布满了兴奋的神色,“快小心收好。”

    “好的,陈叔。”这名年轻人马上十分高兴的掏出了随身带着的一个木匣,小心翼翼的打开,将这株灵草装了进去。

    “还有五株了,希望今天就能采集完,这样明天就不用到这里了。”另外一名年轻人也是十分兴奋的样子,更加认真的在周围的草丛中找寻着。

    “陈叔…。”就在此时,将灵药刚刚装好的那名年轻人,正准备接着寻找此种灵药,但是突然之间,眼睛的余光之中,却是突然看到黄袍老者的身体猛的一僵。

    这名年轻人觉得不对,转头一看之下,却是也马上脸色剧变起来。

    就在他们身体左后方,距离他们不到一百丈的地方,不知何时,竟然是停留了两名修士。

    这两名修士一名是身穿一件青色法衣,脸色有些蜡黄,而另外一名修士身穿一件普通的粗布黄袍,脸上布满麻子。

    根本不用仔细感觉,这三名修士都可以感觉出来这名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三位道友放心好了,我们只是顺路打听些消息,并没有什么恶意。”就在这三人心中惊疑不定,身体有些不自觉的僵硬之时,那名蜡黄脸修士,却是和颜悦色的说了这一句。

    “前辈要问什么,尽管问就是了。”一听到蜡黄脸修士这么说,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距离此处最近的应该是灰蛾城吧?”蜡黄脸修士接着和颜悦色的问道:“我和我这位同伴已经有二十余日没有回天穹之内了,不知道最近灰蛾城附近这些城池,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前辈,和此处最近的城池的确是灰蛾城,距离此处大概还有五千多里。”这名面相忠厚的黄袍老者马上一边想着,一边不敢有任何怠慢的答道:“说到最近的大事,就是有翻鹰山附近据说落下了许多上古遗迹的残骸,引起了许多修士的抢夺,还有很多修士在里面陨落。至于灰蛾城附近,要说是大事的话…似乎就是自从翻鹰山那边有上古遗迹的残骸降落后开始,就有一些修为很高的修士在周遭城池之外盘查。”

    “灰蛾城周遭的城池有修为很高的修士在盘查?那其余地方的城池呢?”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互望了一眼,“那些修士是什么身份?”

    “因为我们平时只在灰蛾城附近,也不知道其余城池如何,这些修士的身份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好像一些修为很高的大宗门修士,也对他们十分忌惮,根本不敢违抗的样子。”黄袍老者看着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道:“我们只知道这些修士的数量不少,基本上每个从天穹回来,在这些城池周遭经过的修士,都会被拦下来盘查,而且这些修士似乎知道的东西很多,好像在灰蛾城附近这些城池常住的修士,他们都有记载。”

    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的眉头都是皱了皱,然后两人嘴唇微动,似是传音交谈了几句。

    之后,蜡黄脸修士又看着黄袍老者和两名依旧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来什么祸事的年轻人,接着说道,“你们是灰蛾城中的修士?到此处来是在采集什么灵药么?”

    “我们三人的确都是灰蛾城的修士,来此处,是来采集三叶小灵草的。”黄袍老者不敢有丝毫隐瞒的答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蜡黄脸修士不动声色的说道。

    “不知道前辈想要和我们做什么交易?”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不用紧张,这交易很简单。”蜡黄脸修士看出了这三名修士的惧意,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想你们将你们的真实身份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然后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停留个三十日再回灰蛾城,你们想要灵石还是法器,都可以开条件。”

    “前辈的意思是…。”黄袍老者一呆,眼中顿时闪现出了十分惊疑的神色。

    “既然是做交易,我也不想隐瞒你什么。我们两人的对头是不少,说不定那些盘查的修士,就有可能是我们的对头。我们有些易容的术法,所以想暂且借你们的身份一用,混过这些盘查。”蜡黄脸修士看了黄袍老者一眼,“此举对你们也应该没什么妨碍,反正你们三十日之后回去,盘查你们的也未必是同一名修士,而且就算是同一名修士,你们的身份无误,他也根本不会起疑心,因为你们自然可以可能又出了天穹,是再次回去。”

    “这…。”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互望了一眼,都出现了欲言又止的神色。

    “我可以保证灵石和法器不会亏待你们,而且我要是用强力,将你们放置在一处,沉睡个三十日也很容易,我只是不想这么做而已。”蜡黄脸修士看了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一眼。

    “前辈!按前辈的提议,这种交易对我们来说自然是只赚不亏,但是我们的确是另有其它原因。”黄袍老者马上苦笑着解释道:“否则以我们的修为,怎么敢深入到这么远来采集这种灵药?”

    “有话直说。”蜡黄脸修士看着黄袍老者道。

    “我们是被迫来此处采集这种灵药的。”黄袍老者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一位大修士擒了我们一名同伴,让我们为他做事,不然就对付我们那名同伴,接下来我们必须采集满一定数量的灵药交给那名大修士,然后他说不定还会令我们做其它事,若是他让我们去灰蛾城一带,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

    “大修士擒了你们的同伴?你们所说的大修士,是金丹期修士?你们的同伴怎么会落在他手里?”蜡黄脸修士和麻脸修士的脸上都显出些意外的神色。

    “我们说的大修士的确是金丹期修士,那名大修士名为金鹞真人,我们也是没有任何触怒他的地方,正好只是路过被他遇到,结果就要令我们为他做事。”黄袍老者现在说开了,他和两名年轻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又愤怒,又无奈的神色。

    “这名金鹞真人是散修?听你的意思,他不是在灰蛾城的,是在这天穹外有洞府?”蜡黄脸修士目光一闪,问道。

    “他的洞府就在金鹞山,就在此处往灰蛾城的途中,距离此处大概两千多里。”黄袍老者答道。

    “哦?原来还是顺路啊。”蜡黄脸修士笑了笑,接着问道:“这名金鹞真人是金丹几重的修为?”

    “是金丹一重的修为。”黄袍老者的眼中闪现出了一丝惊疑的神色。

    “既然如此,那你带我们去会会这名金鹞真人吧。”脸色蜡黄的修士点了点头,“若是你们那名同伴还没有死在他手中的话,我会让他交出来的。”

    “前辈,你帮我们去讨要我们的那名同伴?”黄袍老者和两名年轻人浑身一震,但是同时都摇了摇头,异常紧张道:“可是他是金丹大…。”

    “怎么样,赌不赌?”但是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蜡黄脸修士打断了,“你们若是想赌一下的话,那就带我们去见这金鹞真人,若是不想的话,那我们就自行离开,你们继续在这里帮他采集灵药。”

    “我赌!”

    看着蜡黄脸修士说了那一句之后,就淡然的转过身去,似是准备离开的样子,黄袍老者用尽了力气一般,咬了咬牙,叫了出来。

    “那就走吧,你们能到达此处,应该也是有飞遁法宝的吧。”蜡黄脸修士淡淡一笑,似乎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我们是有飞遁法宝的。”黄袍老者听到蜡黄脸修士这么说,马上在身上的纳宝囊上一拍,却是祭出了一件翠绿色的竹鹤般的飞遁法宝。“对了”,将两名年轻修士接上这件飞遁法宝,开始在前方飞遁领路之后,这名黄袍老者却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说到大事,方才倒是没有想到,不知这一件算不算大事的。有名大修士触怒了真武宗少主,被真武宗少主擒住,镇压在墨玉岭,说是要用真火慢慢炮烙两百日,然后杀死,祭炼一件法宝。到时还会公开示众,让人去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