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晶碑之疑

第五百二十七章 晶碑之疑

    “水麟王印是玄级中阶法宝,水灵元气比这长河滔天卷要精纯数倍不止,如果能够用来祭炼本命法宝,冲刷肉身和金丹的功效,当然是要更好一些。”绿袍老头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

    “只可惜当初让那个家伙跑掉了,没有能够得到这水麟王印。否则倒是也可以试一试这水麟王印能否用来炼制本命法宝。”魏索一副很是遗憾的样子。

    魏索现在是还为没有得到水麟王印而十分遗憾,但他却是不知道,事实上并不是每件适合炼化成本命法宝的水系法宝,炼化成本命法宝之后,都会有长河滔天卷这样可以冲刷肉身、金丹的功效。

    法宝和金丹的融合,极其的玄奥,不同的水系法宝炼化成本命法宝,也都会有不同的玄妙。

    魏索是不知道,水麟王印除了威能达到玄级中阶之外,最大的玄妙,便是水麟王印的水灵之气,可以冲刷肉身。

    能够冲刷肉身的法宝,整个修道界之中,除了水麟王印之外,也难以找出第二件。

    所以这也是这得了上古三皇门传承的神秘白袍人最为自傲的地方。

    但是魏索将这长河滔天卷炼化成本命法宝,竟然也凑巧拥有了这样的效果,要是现在神秘白袍年轻人知道魏索竟然是无意之中也拥有了和他一样的本钱,恐怕会直接气得一口血都喷出来。

    “真可惜,这颗金丹也没有用了,否则这颗金丹要是能够用来炼制绝灭金丹的话,威能肯定也是极其的恐怖,金丹五重的修士说不定都能直接秒杀了。”魏索又有些惋惜的将乾罗真人的金丹,抓在了手中。

    乾罗真人的这颗金丹,比他的金丹还要庞大,可见乾罗真人此名修士,所修的功法肯定也是品阶很高。

    现在抓在手中,还可以感觉得出这颗金丹的恐怖。

    但是这颗金丹的威能已经全部散失,整颗丹珠虽然还是呈现赤铜色,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光华、灵气,好像已经是一块没有生气的木头,和金丹融合在一起的黑色三角令符状本命法宝,也已经彻底的损毁了。

    “老大,你说这颗金丹没办法炼制成绝灭金丹了,但这颗金丹看起来就这么恐怖,你说能不能再上面弄些光纹啊什么的,伪装成绝灭金丹,到时候一弄出来,吓都吓死人了吧。”看到魏索惋惜的叹了口气,就想将这颗已经没有用了的金丹随手抛在乾罗真人的骸骨中的样子,阳脂鸟却是说了这么一句。

    “伪装成绝灭金丹?”听到阳脂鸟这么说,魏索却是微微一怔,忍不住望向了绿袍老头。

    “想法是不错。”绿袍老头看了一眼阳脂鸟,又看着魏索道:“这好歹是颗货真价实的金丹,设法在上面弄出些像绝灭金丹的光纹是举手之劳。等下赶路的时候,教你怎么弄都行,但是气息上面,却是肯定没有绝灭金丹那种气息,恐怕一下就被人感觉这是假货,要糊人恐怕糊弄不到。”

    “那弄一颗真的绝灭金丹嵌进去,气息不就一样了么?”阳脂鸟又说了这么一句。

    “这…。”这些绿袍老头倒是噎住了。

    乾罗真人的这颗金丹已经威能尽失,要挖出一个洞来,将真的绝灭金丹埋进去,是轻而易举的事。而埋进一颗绝灭金丹,再在外面做些处理的话,那恐怕是金丹五重的大修士,都看不出这是颗假的绝灭金丹,只有真正爆开时,才发现爆开的是里面的那颗绝灭金丹。

    “那等下赶路之时,再来设法弄这颗金丹。”魏索也不浪费时间,目光一扫之下,却是直接将这第三层中那尊破损了的精金傀儡也收入了纳物古戒之中。

    此尊外表是宝蓝色的精金傀儡虽然已经完全破损,但是它能够将一名金丹四重的大修士都击杀在此处,说不定会有些玄妙,体内的一些精金等物,说不定也有些作用。

    “这些应该是留影晶石,可以记录斗法的影像。这第三层,应该是布置成让门内修士,观看揣摩厉害修士斗法景象的地方,只是这种留影晶石也要专门的法阵配合,而且破损成这样,应该没什么用处了。”看到魏索接下来的目光,停留在那一面碎裂的白色晶石上,绿袍老头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便如此说道。

    魏索点了点头,神识又仔细的扫了数遍,确定再没有其它有价值之物之后,便将那柄符纹精金炼制的黑色小刀取在了手中,开始割取起这三层殿宇中的星辰白洛金起来。

    这符纹精金炼制的黑色小刀切割起星辰白洛金起来,果然也不费力。

    只是半个多时辰,魏索就将这三层殿宇之中的星辰白洛金全部切了出来,装入了纳物古戒。

    随后,魏索也没有在这截断裂山脉多做停留,而是继续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的飞掠了起来。

    ……

    足足大半天的时间之后,在空中飞掠的魏索突然停了下来。

    此处莫名之地的广阔,实在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又连续飞掠了这大半天的时间,他还是根本没有看到此地的边际,此地给他的感觉,远远都不止数十万里,恐怕至少是在数百万里方圆之上。

    而且此地也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中心位置,那种建筑物残骸较多的地方,一路上他又是见了几处。

    看起来卷进来的东西,到底卷到哪里,是根本没有什么定数。

    而且视线之中所及的地形,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这大半天的时间,他可是越飞越为心惊,要是这整个空间都是如此,那他可真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出去。

    但是此刻,让他停顿下来的是,他方才却似乎听到远处好像有类似斗法的轰鸣声。

    就在他的目光惊疑不定之间,他又清楚的听到了一声隐约传来的轰鸣声。

    这一声声音让他判断出来,是从他现在位置的左侧远处传来的。

    没有丝毫的犹豫,魏索马上朝着那处方位飞掠了过去。

    大约只是半炷香不到的时间过后,魏索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道青色的遁光和一道黄色的遁光。

    这两道遁光又是让魏索的眼神微缩,目光一闪之间,他直接就取出了隐形法衣,披在了身上。

    这两道遁光的速度,惊人至极,尤其是前方一道青色遁光的速度,竟然是比起他的离火舫的速度都要快出两倍不止。而后方那道黄色遁光的速度,看上去也要比他的离火舫快出一线。

    这两道遁光,看上去是一追一逃,前面的青色遁光,是在拼命逃遁的样子。

    本来以这道青色遁光的速度,应该是可以将后方的黄色遁光彻底的甩掉的。但是就在片刻之间,魏索却看到这道青色遁光的速度不断下降。

    似乎这御使青色遁光的修士,是施展的一种和血光遁类似,靠付出一些代价,可以大幅度提升遁速,但是无法长时间施展的术法。

    “恩?”

    突然之间,一直在静观其变的魏索突然眉头一跳,也不隐匿行踪,而是也直接祭出了离火舫,化成了一道黑红色的遁光,朝着那道青光迎了过去。

    “是何方道友,对青萍道友紧追不放?”同时,魏索的声音也滚滚的传了出去。

    “魏道友!”

    原本飞在前方的青色遁光一看到魏索的遁光升腾而起,更是一副骇然的样子,但是一听到魏索的声音,其中的修士却是惊喜至极的叫出了声来。

    而浑身包括在青色气焰之中的修士,却赫然是之前和魏索在灵妙谷中失散的青萍。

    “快走!”

    发出了惊喜的叫声之后,一边拼命朝着魏索的离火舫激射而来,看上去真元损耗得极其剧烈的青萍,又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走不了了。他们的遁速在我的离火舫之上。”只是转瞬的时间,魏索的离火舫便接住了青萍,但是魏索却是反而停了下来,看着那道黄色遁光,“这后方追击的到底是什么人?”

    “是真武宗的盘龙真人和一名我不认识的修士,盘龙真人,是金丹三重后期的大修士,另外一名修士的修为,也是远在我之上。”青萍剧烈的喘着气,看着后方的遁光,原本煞白的脸色,却是更加的面无血色。

    因为她也知道魏索说的是实话,在此种没有什么东西阻隔的地方,遁速不如对方的话,是根本没有办法逃遁得了的。

    “真武宗的大修士?怎么会在这里?”魏索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祁道友他们的人呢?”

    “不知道。”青萍脸色煞白的摇了摇头,“我和夫君他们也全部被那空间之力扯散了,也是一人到了这个地方。之前我是在一处地方发现了那块黄色晶碑的其中一块碎片。见到了这块晶碑碎片,我想到夫君等人也可能被卷入进来,可能就在附近,所以我放声高呼了一阵,没想到没有见到我夫君他们,却是将这两人引了过来,而这黄色晶碑碎片不知道对这两人有什么用处,一见到我和黄色晶碑碎片,就马上对我痛下杀手,想要抢夺这黄色晶碑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