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两万年前大修士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两万年前大修士

    这间殿宇总共就是三层,这第三层已经是顶层。

    此层的布置和第一二层一样,也都镀着一层星辰白洛金,但是和下面两层所不同的是,里面到处都是青玉的碎块。

    从大一点的青玉碎块的形状来看,似乎这第三层里面,本身是摆放了不少青玉制成的莲台,但是现在这些莲台却是全部破碎了。

    东侧的墙壁上,还镶嵌着一快平滑的白色晶石,但是这块晶石上面也全部爬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有些奇特的是,每当有光线照射上去,这块白色晶石上就会泛出一层光华出来,里面似乎有无数破碎的人影在流动一般。

    但第一眼吸引住魏索目光的,却是这层的顶部有一个巨大的窟窿,从窟窿边缘的那层破开的星辰白洛金都是呈往下放射状的形状来看,第一时间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什么重物直接从顶部撞入了这一层之中。

    就在一个窟窿的正下方位置,有一具人形的残骸。

    这具人形的残骸,赫然是一尊破碎的精金傀儡。

    这尊精金傀儡的表面是宝蓝色的,是一尊道尊的外形,现在整个头部已经全部碎裂掉了,胸口也是一个前后通透的窟窿。

    虽然已经隔了不知道多少万年,这尊精金傀儡身上和体内的许多精金都已经腐朽风化了,但是其表面竟然还是崭新如初,闪着深邃的蓝光。其身上的古朴符纹,说不出的玄奥,体内各种机括、零件,繁杂如天空中的星辰。

    这尊精金傀儡,双手空空,不见任何的兵刃,但即便是如此残破,通体还是散发着一股冷酷和强大的气息。

    给魏索的直觉,这尊精金傀儡比起小天界中遇到的精金傀儡,是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这尊精金傀儡正对着的墙壁下方,却是躺着一具明显是修士的骷髅。

    这具骷髅的骨骼,通体竟然如同白玉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风化腐朽,甚至还闪着一层淡淡的灵光。

    其身体表面的法衣,竟然也是没有丝毫的破损,是青色为敌,上面却是有着鲜红色的符纹。

    大青和大红,本来也是两种异常显眼,异常相冲的颜色,但都聚在这件法衣上,却是没有让人觉得有任何不协调,反而散发着一股嚣张霸道的气息。

    此刻一眼望去,看不出这件法衣是用什么材质制成,但是其灵光耀眼,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件法衣的品阶极高。

    这件骷髅几乎嵌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中,使得镀在上面的星辰白洛金都凹陷了下去,其身前散落着几片古铜色的精金碎片,像是一件破碎的法宝。

    看着这些景象,魏索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场景。

    一名身穿着青红两色法衣的修士,进入了这一层之中,四下看着。

    突然之间,顶部破开,这尊宝蓝色的精金傀儡,从顶部破入。

    一个照面的交手之间,这名修士将这名精金傀儡的头颅击碎,胸部破开了一个头颅大小的孔洞,击溃了这尊有可能是布置在青城墟别处,但是不知道如何触发,追击过来的强大精金傀儡。但这名修士也被这精金傀儡的一击,打得法宝碎裂,被无匹的威能撞得撞击在身后的墙上,遭受致命重创,陨落在此。

    “这是?”

    魏索神识一扫之下,突然伸手一抓,从那尊精金傀儡后方,一大片青玉的碎片之中,将一件东西抓摄到了面前。

    这件东西,竟然也像是一颗金丹,圆滚滚的表面布满无数的突起的纹路、玄奥的符纹,而且这颗圆滚滚的东西,比起魏索的金丹还要足足庞大两圈!

    最为奇特的是,这颗圆滚滚的丹珠一端,还和一块已经扭曲变形的黑色三角令符融合在一起,似乎融成了一体一般。

    整颗奇怪的丹珠,呈现赤铜色,现在没有丝毫的光华,灵气,但是却依旧散发着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

    猛兽虽死,余威犹在。

    这种感觉,很像面对一头已经死去的级别惊人的妖兽的尸身。

    “金丹!魏索,这是修炼了本命法宝的金丹修士的金丹!”

    一看清魏索手中抓摄到的这颗东西,绿袍老头顿时又是倒抽了一口冷气,连连惊叫了起来,“远古的修士,是没有此种金丹修炼本命法宝配合的功法的,魏索,此人不是和这个青城墟同时代的远古修士,也应该是后来进来探宝的金丹期大修士!”

    “金丹精华,万年之上才会逐渐消散,这颗金丹,已经彻底没有了灵气,宛如一块凡铁、所有元气全部散失了干净,至少是两万年之前的修士了!”

    “魏索,快看看这名修士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这名修士,都可能是我经历过的年代,我听说过的大修士!”

    “你那个年代的修士?”魏索心中一动,身影一动,掠到了这具白玉般的骸骨身前。

    只见这具骸骨身影高大,骨骼粗壮,明显是名男修的样子。

    但还未等他搜索这具骸骨身上的法衣之中有什么东西,看清了这具骸骨身上法衣上的符纹的绿袍老头,却是再次惊呼出声,“业火红莲法衣!是乾罗真人!魏索,此人是两万五千年前,修道界中的十大天才修士之一!才五十余岁的年纪,就修到了金丹四重的修为!当年陨落在他手中的金丹修士,也不在少数。但是后来此人却是销声匿迹,也没有听说是被谁击杀,想不到竟然是陨落在了此处!”

    “金丹四重的修士?怪不得金丹这么大。”

    魏索伸手一抓,一股真元将这具骸骨从墙壁中扯了出来。

    “哗啦”一声,看上去这具骸骨完好无损,但是一扯出来,却是马上碎裂了开来。原来整个后背和墙壁相撞的地方,已经全部粉碎。

    眼见这样的情景,魏索又是忍不住转头看了那具宝蓝色的精金傀儡一眼。

    金丹四重的修士,而且还修炼了本命法宝,连金丹都祭了出来,实力是何等强大,但竟然还是陨落在了此处。

    这尊宝蓝色精金傀儡的实力是如何强大,也是可想而知了。

    “业火红莲法衣?”

    此刻一抖开这件法衣,魏索看到,这件法衣的青色,却是形成了一片片青色莲叶的形状,而红色,却是一条条符纹,汇聚成了一朵朵红莲的形状,所有的红莲,都给人一种嚣张焚天的气息。

    这件法衣之中,没有任何的纳宝囊。

    但是就在抖开这件法衣的同时,魏索又是伸手一抓,却是又抓了一物在手中。

    这次魏索抓入到手中的,却是一枚暗金色,上面布满无数细小符纹的方面戒指,方面戒指的中间,嵌着一块金黄色的晶石。

    “纳物古戒!魏索,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纳物古戒!此种纳物古戒的空间,比高阶纳宝囊还要大,你今后可以不用带那么多纳宝囊了。”一见到魏索抓入手中的这颗戒指,绿袍老头发出了惊喜的声音。

    “业火红莲法衣,这是什么品阶的法衣?”和绿袍老头相比,魏索虽然也是有些眼冒金光,但是却明显要冷静不少,他也没有先问纳物古戒,而是先问起了手上的这件法衣。现在他的那件用混元银娲炼制而成的法衣已经损毁了,要是此件法衣的品阶超过道阶上品的话,倒是正好有用。

    “业火红莲法衣,是真正玄阶的防御法衣!”绿袍老头看着魏索,激动无比,“这是件真正的玄阶下品法宝!”

    “玄阶法宝?”魏索的身体微微的一震,眼中闪现出了震惊的神色。虽然早就猜出此件法衣品阶不凡,但是魏索也没有料到,此件法衣,竟然是一件真正的玄阶法宝!

    魏索的手头上,可是连一件真正玄阶的法宝,只有威能达到半玄阶的法宝!

    现在魏索的手头上,也终于有了一件真正的玄宝!

    像魏索此种金丹如此庞大的金丹两重修士,施展天级中阶的术法,威力也差不多才能达到半玄阶。

    修炼天级功法,修为达到金丹三重的大修士,施展天级的术法,威力也都未必能够超的过玄阶。

    也就是说,仅凭这件法衣的威能,魏索就已经能硬抗金丹三重以上修为的大修士的一击了。

    “魏索,快看看这乾罗真人的纳物古戒里,还有什么宝贝。他在我们那个时候,可是出了名的狠人…。”绿袍老头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急切的看着魏索道:“这种纳物古戒,是使用最为简单的古宝,也只要贯注真元,凭神识就可以取物了。”

    “也只要和纳宝囊一样使用么?”魏索没有再犹豫,一股真元朝着手中的这枚纳物古戒中贯注了进去。

    “啊!”在绿袍老头和阳脂鸟的惊呼中,十余件东西,如同喷泉一般,从这枚纳物古戒上涌出的黄色光华中喷了出来。

    这十余件东西里面,至少有五六件法宝的样子。

    但是这五六件法宝之中,除了一件黑色小人,看上去是古宝的法宝之外,其余的几件,全部都是精金类的法宝,而且全部都已经破损。

    就连连着这些法宝一起,被魏索取出的丹瓶里面,也都是空空如也。

    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乾罗真人进入此殿之前,就已经经历过数场生死激战,不仅是身上的法宝都已经破损,连身上的丹药,也都差不多全部耗光了。

    魏索的目光,聚集在了两片青色的玉符上。

    乾罗真人的这枚纳物古戒之中的东西,居然是出乎意料的少,很有可能是其它的东西,都留在了自己的洞府之中,只带了随身用的东西。现在这些东西之中,除了那尊看上去像是从这青城墟中得到的小人状黑色古宝之外,其余有价值的东西,看来也就只剩下这两片看上去像是记事符的玉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