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俺进阶了

第五百二十一章 俺进阶了

    “是哪株灵药?”魏索和绿袍老头互望了一眼,忍不住看着这头灵鸟说道。

    这头阳脂鸟顿时对着那串蓝黑色的细果一阵猛点。

    魏索和绿袍老头顿时仔细的打量起这串蓝黑色的细果起来。

    只见这串细果的果形倒是像桃子,但是果子大小却是只有黄豆大小那么一颗,总共结了十几颗果子的样子,茎叶也是蓝黑色的,有一股淡淡的酒香。

    茎叶似乎十分的脆,被魏索折断的地方,汁液是已经凝固了,像一层蓝黑色的水晶一样,闪闪发光。

    “咕噜咕噜!”

    这头阳脂鸟又是极有人性化的拿着一个翅膀对着这株灵药连点,同时还不时点点自己的嘴。

    “你的意思是,这株东西你要马上吞服炼化?”魏索看着阳脂鸟问道。

    阳脂鸟又是一阵猛点头。

    “既然如此,那这株东西就给你了。”魏索伸手一点,将这株灵药弹向了阳脂鸟。

    阳脂鸟顿时无比兴奋的两个爪子一把抓住,同时对着魏索连连摇头摆尾,一副你真是好老大,跟着你果然有肉吃的拍马屁样子。

    随后这头阳脂鸟马上飞快的啄食起来。

    “吧嗒吧嗒”,只是片刻功夫,不仅是将这株灵药上的蓝黑色细果,就连这株灵药的茎叶,都啄食得干干净净,连一点汁液都没有留下。

    这株东西,连绿袍老头都不认识,阳脂鸟吞服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魏索和绿袍老头也都是十分的好奇,所以也都是默不作声的看着。

    “这…。”

    可是几乎只是转眼之间,啄食完了这株灵药的阳脂鸟,却是突然浑身一抽,双腿一蹬,一下子浑身好险僵直了一般,连舌头都吐了出来。

    而且连舌头都是蓝黑色的。

    随即,这头阳脂鸟直接直僵僵的噗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这家伙该不会是看错了,中毒了吧?”魏索和绿袍老头顿时面面相觑,目瞪口呆了。

    可是翻滚了片刻之后,这头阳脂鸟又不滚了,倏的一声,把舌头缩了回去。

    魏索松了一口气,看上去好像状况好点了。

    可是接下来他的眼睛却是又忍不住一下鼓了起来。

    “呃….呃….呃….。”

    这头鸟依旧在地上趴着不说,还不停的发出了这一阵阵古怪的声音。

    叫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过后,这头鸟双脚一蹬,也不出声了。

    这下魏索顿时有些忍不住了,一股真元便朝着这头鸟裹了过去。这头鸟好歹也是头罕见的灵鸟,要是这样直接吞服东西吞死了,那可真是不小的损失。

    “难受死俺了…不要动俺,让俺再躺会…。”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不是吧?”绿袍老头顿时目瞪口呆的叫了起来。

    这头鸟居然说话了。

    魏索也一下子愣住了。

    很明显这声音是阳脂鸟发出来的,而且这声音是一个尖细的男人声音还不算,居然还是一副边远地区的外地口音。

    “这株是可以大大提高你的灵智,让你开口说话的灵药?”绿袍老头大概花了三个呼吸的时间,才接受了这声音是这头阳脂鸟发出来的事实,翻了翻白眼,看着像条死鸟一样趴在地上的阳脂鸟问道。

    “这是普渡果,不仅是可以大大提高灵智,还可以俺进阶的。”阳脂鸟继续发出了外地古怪口音,“就是没想到这滋味这么难受,简直就跟浑身便秘似的,难受死俺了。”

    “普渡果?”

    魏索忍不住细想了一遍厉若海给自己的培育阳脂鸟的方法,在魏索的印象里面,似乎里面并没有此种灵药。

    看来这种灵药应该是远古级的灵药,厉若海也未必知道这种灵药。

    “你现在已经进阶了?”魏索看着阳脂鸟,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和一头鸟对话已经让魏索觉得很古怪,尤其和一头像条死鸟一样,烂泥一样趴在地上,又是一副外地口音的鸟对话,就更加让人觉得怎么都有点古怪了。

    “老大,是的,俺已经进阶了,现在俺已经是一个很厉害的鸟了。”

    “不就是进阶了一次么,最多也不到六级高阶了,能厉害到哪里去。”绿袍老头撇了撇嘴,觉得魏索的这个鸟跟魏索一样,有些容易自鸣得意。

    “这不一样,虽然俺现在的实力的确是只有六级中阶差不多,但是俺的脑袋里,却是有一团光。”

    “一团光?”绿袍老头觉得这头阳脂鸟说得有些玄乎。

    “现在是一团光,但是过两天这团光清楚了之后,俺就也清楚了…。”

    “什么狗屁答答的光清楚了,你也清楚了。”绿袍老头觉得这头鸟简直脑袋被烧坏了。

    “说得简单点,就是俺现在感悟一些东西,还没感悟得清楚,但是两天过后,就应该会清楚了,到时候俺也可以修炼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会领悟出修炼之法?”魏索顿时心中一动,因为他之前听厉若海说过,像阳脂鸟此种的灵鸟,一但灵智进阶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是会像修士一样,领悟出独特的修炼之法,可以吸纳天地元气,进阶的速度远胜于前的。

    “不出意外,应该是这样的。”阳脂鸟说道。

    “这普渡果到底是怎么样的灵药?只对阳脂鸟有用么?”绿袍老头眨巴了两下眼睛,也不鄙视这头阳脂鸟了,因为他很清楚一头领悟出独特的修炼之法的妖兽,是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一头懂得自主修炼的妖兽,进阶的速度比起一头不懂得修炼的妖兽,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看了这头依旧趴在地上的阳脂鸟一眼,绿袍老头接着问道,“还有你怎么知道这是普渡果,这种见识是谁告诉你的,你又怎么是这种口音?”

    “这种灵药叫普渡果俺是天生知道得,只知道可以提升灵智,让俺进阶,对于别的有没有好处,俺可是不知道。”

    “天生知道?”

    “是的,这在俺是头小鸟时,不对,应该是在俺是个蛋时就知道了。俺被生下来的时候,这些见识就已经在我的脑袋里了。”

    绿袍老头一阵无语,看来这妖兽的传承的确是无法用修士的道理去理解,很多时候这种天生的传承就像是天性。

    “至于俺为什么是这样的口音,因为俺以前一直是在寂寒大陆的边缘的,那里的修士也都是这样的口音。后来我跟了火云真人,才到了云灵大陆。”阳脂鸟似乎终于缓过了气来,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你天生知道许多东西,你知不知道这种地方,哪里有可能有出口?”绿袍老头看着阳脂鸟,也是怎么都感觉和一头鸟说话很不习惯。

    之前和那头魅魔女鹿,好歹人家还长得像名修士。

    “这种地方俺怎么可能知道,就只能等着老大带俺出去了。”阳脂鸟马上摇了摇头。

    “你有没有名字?”魏索看着这头阳脂鸟,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现在他这头阳脂鸟能说话了,到时候问它的时候,总不能直接喊鸟,你怎么怎么的,总是要有个称呼。

    “俺没有名字。反正老大你也只有一头阳脂鸟,你就喊俺阳脂鸟好了。”

    “没有名字,随便取个名字不就行了,小白小黑不都行。”绿袍老头撇了撇嘴道。

    “那可不行。”只见这头阳脂鸟马上一阵猛摇头,“按照俺们阳脂鸟的习惯,是要娶了老婆之后才能有名字的。如果老婆叫青青,那我就叫阳青,如果老婆叫冰玄,那我就叫阳冰…。”

    “你们阳脂鸟还有这样的习惯?要有老婆之后才有自己的姓名?还要带老婆的一个名讳?”绿袍老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那不是和什么氏什么氏差不多,难道你们阳脂鸟都是怕老婆的?”

    “谁说的。”阳脂鸟很是得意的一甩头,“我们阳脂鸟可是以夫为尊的,俗话说的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要是老婆敢不听话,就要被我们一顿胖打。”

    “…..。”绿袍老头顿时又是无语。

    “那这剩余几株灵药,你认得是什么么?”阳脂鸟的进阶,对于魏索来说也是个意外之喜了,只是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设法从这个地方脱身而出,所以魏索也不想浪费什么时候,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那剩余几株灵药说道。

    “这其余几株东西,俺也不知道了。”阳脂鸟马上摇了摇头。

    “走吧,探探清楚此地再说。”魏索将这剩余几株不识的灵药全部装入了白玉丹瓶之中,随后阳脂鸟也很是识相的又往魏索的胸口一钻,魏索就又继续朝着前方激射而出了。

    一路前行,沿途所见的各种各样建筑物的残骸却是越来越为密集,而且这些建筑物上的断裂裂口也都是新的,很明显也是和魏索一起被卷入到这里。

    在飞掠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魏索甚至又见到了一块从灵妙谷里面被卷来的大的土块。从上面魏索还又得到了一株相当于紫狐花一半药效的七叶小紫参。

    见到视线之中各种建筑物的残骸越来越多,魏索脸上惊疑不定的神色越来越浓。

    又接着飞遁了近两个时辰之后,魏索却是突然猛的停了下来。

    他前方的远处,出现了一条庞大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