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五百十八章 诡异之地

第五百十八章 诡异之地

    魏索的脑袋之中不断的轰鸣,整个人好像被无匹的巨浪抛来抛去,天旋地砖,眼前是一片乌黑,根本看不见任何的东西。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的神识竟然也是无法离体,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完全禁锢在了体内。

    忽然魏索觉得身体周围一轻,接着是没有丝毫支撑的掉落而下。

    眼前突然略微一亮,但是还没等魏索看清任何的东西,“砰”的一声闷响,魏索却已经重重的摔落在了什么地方。

    这一下摔得极重,估计至少是从数十丈高的地方跌落下来,直接摔得魏索眼前一黑,差点闭过气去,浑身撕裂般的剧痛。

    “魏索,你怎么样?”

    绿袍老头很是急切的声音,却是马上在魏索的耳朵中响了起来。

    “还好,死不了。”

    连喘了好大一会粗气之后,魏索才坐了起来。

    “……。”

    转头四下一看之后,坐在地上的魏索就马上又是一副忍不住骂娘的表情。

    只见他现在置身的所在,头顶的上空全部是浓厚的云层,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尽头。

    地面上却是到处都布满棱形的灰色石头,也是一眼看不到尽头。

    而头顶上的云层居然全部都是深蓝色,也像之前的灵妙谷一样,云层都是固定不动的,但里面却是偶尔又会闪现出一条微蓝色的闪电,一直落到地上。

    若是在平时,一眼见到这样的景象,魏索可能还会觉得是什么笼罩范围惊人之广的禁制啊什么的。

    但是这地方的气息,和方才灵妙谷的气息实在是太像了。

    所以魏索直觉就可以肯定,这地方也是在某一处空间裂口之中开辟出来的空间。

    他居然是从一个空间裂口,被卷到了另外的一个空间裂口之中。

    而且这个空间,可是比灵妙谷不知广阔了多少倍,看上去也是更加的诡异。

    “魏索,我们好像是被扯到别的空间裂口里面了。”绿袍老头的身影忍不住从魏索的怀里浮现了出来,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

    魏索早已经看出来了,所以一时也不说话。

    不管此地是这个远古宗门布置出来的,还是根本就是正好被卷入的莫名空间,陷入此种地方,肯定是凶多吉少。

    但是和直接陨落相比,也总算是要好多了。

    现在活着总比已经死了好,也只能是这么想了。

    方才灵妙谷那种整个空间碎裂崩塌的景象实在是太恐怖了,完全都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修士所能抵御的,没有直接被那些空间裂纹绞成碎片,那就已经是不错了。

    也不知道厉若海等人是直接陨落了,还是和他一样,被卷到了什么别的地方。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脸色十分难看的魏索慢慢的站了起来。

    左肋处一阵阵的剧痛不止,魏索内视之下,忍不住又是抬头往上方诡异的蓝色天空看了一眼,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难言的苦笑。

    现在他体内的真元和神识是运转如常,看来在这处地方施法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内视之下,他发现他的肋骨却是摔断了两根。

    本身金丹修士的肉身就比起一般修士要强悍得多,再加上魏索修炼天龙群星淬体术,他的肉身比起一般的修士是要强横数倍不止的,用一般的钝器猛击他一下,也未必能打得断他的肋骨。

    此刻一摔之下,直接摔断两根肋骨,看来跌下来的高度,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出许多,也幸亏没有头脑着地,否则的话,恐怕就不止这样的损伤了。

    在自己随身的纳宝囊上一拍之后,魏索取出了一颗火红色的丹药吞了下去。

    也就在此时,他却是好像又猛然吃了一惊,飞快的转过了身去。

    一眼扫过,这下他的眼中倒是出现了一丝惊喜的神色。

    一团有些昏黄的灵光,就在他身侧不远处,摇摇晃晃的朝着他飞过来。

    昏黄色灵光包裹中的,赫然是他那头阳脂鸟。

    方才在灵妙谷崩裂之时,他都根本没有来得及收起此头阳脂鸟,而这头阳脂鸟也是蜷缩到了他的胸口。

    此刻这头阳脂鸟倒是没有失落掉,和他一起坠落到了这个莫名之地,而且看上去这头阳脂鸟也就是受了惊吓,还有些晕头转向的样子,倒也是没有受什么损伤。

    “恩?”

    魏索的目光突然又是一闪,身影一动,掠到了那头阳脂鸟的前方。

    此处地方地面上的山石全部是灰色的,但是就在阳脂鸟前方不远处的地方上,却是有一块黄晶晶的东西。

    “这是…。”

    一掠到跟前,魏索就马上发现,这块东西就是祁龙山祭出的那黄色晶碑残片,只是现在已经被割裂得更小,大概只有原先五六分之一大小的样子。

    魏索伸手一抓,将这块黄色晶碑残片抓摄到了面前。

    随即他又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般,又看了上方的蓝色天空一眼,然后又试探性的朝着这块黄色晶碑贯注了一股真元进去。

    之前在灵妙谷,这块黄色晶碑碎片被空间裂纹切碎之时,已经是灵光大失的样子,但是此刻让魏索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神色的是,随着他的真元贯注进去,这块黄色晶碑碎片上,却是又发出了淡黄色的光华。

    可是旋即魏索的眼中又闪现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因为不管他的真元如何贯注,可能是因为这黄色晶碑碎片太小的关系,散发出来的淡黄色光华,却是最多只能笼罩一小片地方,就算魏索再怎么蜷缩起来,最多也只能小半个人处于黄光的笼罩之下。

    这样就算此处有类似灵妙谷的那种进出口,魏索也是无法依靠这片黄色晶碑的碎片出去。

    因为魏索的真魔封体术再怎么能封闭伤势,也总不可能把大半个自己切掉,还能封得住。

    不过魏索自然也不会将这片看上去很是玄奥的黄色晶碑碎片丢掉,又四下飞掠了一圈,确定没有其它东西掉落之后,魏索便就将这块黄色晶碑收入了纳宝囊中。

    现在就只能是看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出路了。

    接下来,魏索对着阳脂鸟招了招手,为了防止类似真磁深渊的那种禁制,也不祭出什么飞遁法宝,只是让阳脂鸟停留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他自己施展飞遁诀法,看准了一个方位飞掠而去。

    ……

    足足一日过后,脸色变得更为难看的魏索停了下来。

    他的头顶上方,依旧是那种凝固不动,看上去十分厚实的蓝色云层,而他的视线之中,也依旧是一片平坦的灰色山石地面。

    因为感觉这处地方极为广阔,所以魏索一直是朝着一个方向,直直的前行的。而且魏索一路上都是做了些标记,也确信自己没有在原地兜圈子。

    就算没有祭出飞遁法宝,以魏索的遁速,一日也至少飞掠出了万里。

    但是这飞掠出了万里之后,眼中所见的,竟然还是一模一样的景象。

    这处不知名的地方,实在是太广阔了,根本不知道有多大。

    而且一路所见,周围的景物完全几乎是一样的,都是一模一样的蓝色云层天空,底下都是灰色的山石,根本没有任何的树木、花草,好像是一片彻底的荒漠。

    停了下来之后,看了一眼依旧根本看不到尽头的荒漠一样的灰色平坦地面,魏索忍不住朝着上方的蓝色云层飞掠了上去。

    这蓝色云层距离地面,也是至少有三千余丈的惊人高度。

    但是在飞掠到蓝色云层还有数百丈之时,阳脂鸟就感觉到了危险,马上一副紧张的,对着魏索指手画脚,叫魏索不要靠近的样子。

    其实即便没有阳脂鸟,飞掠到此处,魏索也是不敢再靠近了,因为整个蓝色云层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让他感觉到了毁灭性的威能。很明显这种蓝色云层的威能,也不是他的神通可以能够抗衡的。而且看所有的蓝色云层都是紧密的凝固在一起,想要从蓝色云层中找一条出路,也是肯定行不通的。

    抱着一时反正也看不到有什么出路,什么办法都要试试的念头,魏索又落到了灰色的山石地上。

    随后,魏索就小心翼翼的将他的门板飞剑取了出来,然后当铲子一样,往下方挖掘了起来。

    面对魏索这样的做法,绿袍老头也是一脸苦相。

    他是觉得此种地方,是不太可能挖地能挖出一条出路的,但是对这种地方,他也是一无所知,也是想看看挖下去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所以绿袍老头也不说什么,就看着魏索拼命的往下挖。

    魏索一路往下挖,挖出来的,也都是平淡无奇,没有丝毫灵气的灰色山石。

    一连往下挖了一千多丈的深度之后,这个“地”居然被魏索挖穿了。

    而魏索从挖穿的窟窿一掠而出,脸上就又马上出现了无语的神色。

    这“地”的对面,居然也是一模一样,也是灰色山石地面,也是蓝色云层。

    这给人的感觉,此处莫名之地,就好像是一片无比广阔的扁平灰色大饼,悬浮在一大团的蓝色云层之中,而且这让魏索都有种不知道到底哪边才算是头顶,哪边才算是脚底的错乱感觉了。

    为了不让自己在此种环境下彻底的错乱癫狂,魏索是又从自己挖出的这个洞回到了原先置身的地方。

    随后,魏索又咬了咬牙,看准了方向,直直的朝着前方飞掠而出。

    他就不相信,这种地方大到没有边际。

    ***

    (不顾一切求红票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