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暗皇剑气

第四百九十七章 暗皇剑气

    荒古白泽庞大的身躯,就算是已经死透了,都有着强大的压迫感。

    身上的一根白毛,都是小手指般粗细,一人多长。

    里面的那些拳头大小的白色巨蚤,都是吊在荒古白泽里面的肌肤上,不过也都已经死光了。

    被魏索砍下的头颅处,荒古白泽的鲜血还没有凝固,一放倒在地上,还在汩汩的流出来。

    此刻这头巨兽的身体上,的确是连一丝白色瘴气都没有了。

    放出了此头巨兽之中,魏索的手中红光一闪,却是飞快的将那颗血精石取了出来,马上将血精石往这头荒古白泽脖子上一放。

    好像内里有无穷的空间一般,只见荒古白泽体内的气血,源源不断的被这颗血精石吸了出来,沁入了这颗血精石之中。

    大约只是半炷香的时间,整具荒古白泽的尸身,好像变得干巴巴的,没有了一丝鲜血的样子。

    而整颗血精石上散发出的红光,却是比起之前要强了数倍,闪烁的红光,足足照耀了周围数十丈方圆,而且是亮的让人无法逼视。

    魏索也不多看,直接将这颗血精石和荒古白泽的尸身收了起来。

    紧接着,魏索马上取出了食血法刀,“噗”的一下,插入了玄武真人尸身的胸口。

    也只是片刻的时间,玄武真人的尸身也干瘪了下来。

    若是有什么不知道魏索来历的修士路过,正好看到了魏索前后吸纳荒古白泽和玄武真人的鲜血的情形,恐怕立时就会以为魏索是一些专门用鲜血和尸骨修炼功法和法宝的魔门的修士。

    接下来,魏索拔出了食血法刀,收了起来,然后在玄武真人的身上收刮了起来。

    一个一尺来长的古铜色勺子状法宝和一个紫红色的高阶纳宝囊,马上出现在了魏索的手中。

    此刻魏索的胸口,一个穿透的孔洞是有点触目惊心,但是他却是并不心急,十分谨慎的样子。

    收出了这两件东西之后,魏索在纳宝囊上一拍,先是将那件已经被他打得损坏的房屋大小的玄龟状飞遁法宝和那些玄武真人嵌在地上,组成威能惊人的雷球法阵的那些黄色晶球也取了出来。

    只见魏索眼光闪速,很明显是在用神识仔细扫射着这些从玄武真人身上得到的东西,看看是否有什么禁制。

    确定应该是没有什么禁制之后,魏索先是将其余的东西都收了起来,留下了玄武真人的纳宝囊,然后神识又朝着玄武真人的这个纳宝囊中探了进去。

    神识几乎就在一探之间,魏索的眼中马上显现出了一丝喜色。

    在这个纳宝囊上一拍之下,他的手中马上出现了一片暗金色的古符。

    这片古符的表面,有着许多条古剑般的符纹,通体是用暗金色的精金炼制而成,看上去十分的古老。

    神识再朝着此片古符中一探,魏索的眼中显现出了更加惊喜的神色。

    但是接下来,魏索却是马上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收了起来,然后祭出了净华飞莲,看了看方位之后,便又不停的飞遁了起来。

    一连接着不停的飞遁了近一天一夜之后,魏索的前方,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座城池。

    那座城池看上去大多的建筑,都是用一种白中带灰的山石建成,看规模也并不大,和灵岳城相差无几的样子。

    从魏索先前飞遁的方位来看,此座城池好像是他的目的地一样,但是看到了此座城池之后,魏索却是并没有继续直直的朝着这座城池飞掠,反而是兜了一个大圈子,远远的绕过了这座城池。

    绕过了这座城池之后,只是继续飞遁了片刻的时间,魏索前方的地平线上,隐隐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光幕,很明显就是通天接地的天穹。

    一直穿过了这处的天穹,又飞了近三个时辰之后,魏索才落在了一处全是乱石,没有多少树木的山谷之中。

    一落进去,魏索就是马上在山谷中一处位于阴暗面得山壁上用门板飞剑一顿连砍,像开辟洞府一样,马上开辟出了一条甬道和一个简单的石室出来,将入口处全部用切下的乱石全部又封了起来。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魏索马上将黑冥骨君和噬心虫、法王彩蝶都放了出来,守在这个山腹中石室的入口处,同时将血精石取了出来。

    随即他马上丝毫不敢浪费时间一般,盘坐了下来,将身上的法衣脱了下来,就完全赤裸着上身。

    他胸口前后通透的伤口,此刻已经呈现灰黑色,看上去十分的不妙。

    随着一股真元的贯注进去,只见血精石内里的红色光华,氤氲的变化了起来,一滴异香扑鼻的血红色的药液,慢慢从这颗血精石的下部滴了出来。

    魏索伸手一点,一股真元先将此滴血红色药液裹住,好像一颗紫色壳子,内里是红色的丹药一样,悬浮在他的身前。

    紧接着,魏索继续朝着血精石里面贯注真元,随着血精石的光华不断变淡,终于又有一颗血红色的药液渗透了出来。

    魏索又是伸手一点,这颗血红色的药液,却是直接被魏索用真元包裹着,化开,然后均匀的敷在了他的伤口上。与此同时,先前那滴血红色药液,也被魏索直接吞服了下去。

    “噗!”

    这颗血红色药液一入口,魏索的双手马上捏出了一个法诀,他的体内好像什么枷锁被瞬间打开了一般,身上却是升腾起许多的黑色雾气,竟然是在他的身上蒸腾而起,形成了一尊庞大的魔尊的样子。

    魏索的身体猛的一晃,脸上出现了极其痛苦的神色,一副近乎直接晕厥过去,虚弱到了极点的神色。

    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之后,魏索的情形似乎才略微稳定,呼吸也终于平缓了下来,然后其胸口的伤口,才开始快速的愈合了起来。

    但是接下来,魏索却是又连续从纳宝囊中取出了两颗丹药,又是连续疗伤了数个时辰之后,才停了下来,狠狠的骂了一声粗话。

    这次和玄武真人斗法,虽然击杀了玄武真人,但是也是险到了极点。

    那道剑气的威能不仅在他的身上破了这样的一个伤口,而且还震伤了他的心脉,再加上他是不敢在那处地方多过停留,生怕被那真武宗少主或是其它玄武宗的人追杀到,一直逃到此处才开始疗伤,所以即便血精石滴出的圣血在治疗此种伤势方面有着惊人的效果,他还是差一点点支撑不住。

    说起来还是在出行之前听从了绿袍老头的建议,全力修炼了一下天龙群星淬体术,否则还真有可能差这么一点就挂了。

    眼下他的小命虽然是保住了,但是要想恢复如初,至少还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行。

    “奶奶的!”

    一眼扫到自己脱下的银色法衣,魏索就又忍不住郁闷的骂了一声。

    他和玄武真人对敌之时,身上内里穿着的就是用混元银娲的皮炼制的法衣,外面披了件普通的青色法衣,他这件用混元银娲的皮炼制的法衣,防御威能也在道阶上品之上,但是眼下却是也被洞穿,损坏掉了。

    这件法衣,可已经是魏索身上品阶最高的法衣,而且此种品阶的法衣,在整个天玄大陆也都是十分的难得,上次极乐宫之行,那么多金丹大修士,魏索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修士身上的法衣比自己这件法衣的品阶高。

    郁闷的叫骂了一声之后,魏索取出了玄武真人的紫红色纳宝囊。

    取出了玄武真人的这个纳宝囊之后,魏索的脸色才马上变得好看了起来。

    原来玄武真人的这个紫色纳宝囊里面的东西还是非常之多的。

    魏索先前神识一扫之下,就发现里面至少有上百头的妖兽尸身,看来一路上玄武真人也是抓摄了不少的妖兽。

    除了这些妖兽之外,里面的一个灵石袋似乎也鼓得很。里面丹瓶和杂七杂八的炼器材料也是不少。

    而之前魏索特意取了出来,先看了一下的暗金色古符之中,却是记载着一门叫做“暗皇剑气”的术法。

    之前魏索神识一看之下,便是惊喜的发现,玄武真人所激发的那暗金色剑气,哪里是什么“玄武暗金剑气”,分明就是这“暗皇剑气”!

    这两者,根本就是一回事。

    玄武真人分明就是得了这片古符,修炼了此种术法,但是他却自己冠以了玄武暗金剑气这个名头,弄得好像这门术法是他玄武宗创出来的一样。

    玄武真人的金色大手术法和这道激发暗金色剑气的术法,魏索都是十分的垂涎,击杀玄武真人之时,他就极想从他身上得到这两种术法,现在居然是真的得到了其中的一门。

    之前粗略的一扫之下,魏索就已经看到此片古符中的记载说,此门“暗皇剑气”也是天级中阶的术法。

    魏索现在再次一取出这片古符,绿袍老头也马上从他放置在地上的养鬼罐中浮现了出来。

    魏索也没有管这个一遇到清点好处就兴奋无比的购物狂老头,而是先仔细的看起了这片暗金色古符中的内容起来。

    旋即,魏索的眼光连连闪烁,一副惊喜连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