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守财奴

第四百八十七章 守财奴

    风皇四足鹫的攻击范围,大概也就在百丈之内。

    魏索隔了这么远的距离攻击这些风皇四足鹫,击杀起这些风皇四足鹫起来,简直就和切菜一样轻松。

    而且这还是魏索故意留了手,没有动用长河滔天卷这件法宝。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长河滔天卷的威力稍微大了点,很有可能将这些妖兽打得四分五裂的。

    而这些妖兽对于魏索来说都是又大用处的,用来培育噬心虫和灭仙藤都用得着。按照以往经验,噬心虫一直吞噬某一系的妖兽的话,很可能会进阶出类似于这一系妖兽的天赋异能。平时魏索可是想要找这么多达到五级的风系妖兽都难,现在当然是跟守财奴一样,不舍得浪费了。

    不过这些风皇四足鹫也是都悍不畏死,转瞬之间,密密麻麻的风皇四足鹫就已经涌了过来,一层层的围住了魏索等人所在的离火舫。

    要是换了一般的五六名修士被这么多数量的风皇四足鹫围住,恐怕早就已经是面无人色,只想着怎么能跑得出去了,但是现在这离火舫上的都是何等的人物,眼见这样的情景,只见厉若海只是淡淡的一挥手,一条黑色的华光从其手中飞射了出去。

    这条黑色的华光,赫然是一条长约十余丈的精金锁链,整条锁链有成人手臂般粗细,一头却是骷髅蛇头的形状。而且每一节锁链上,都是有一个个奇特的符纹流动。

    这条黑色锁链一祭出之后,就是当空乱卷,而被这条锁链卷住的风皇四足鹫都是一声哀鸣,顿时丧失了任何抵抗力,浑身僵直的落了下来。

    其击杀风皇四足鹫的速度,完全不在魏索的门板飞剑之下。

    法华真人此刻祭出的却是一件金色长生果模样的法宝,此件法宝是件瞬移型的法宝,每次金光一闪之下,就会有一头风皇四足鹫来不及抵挡,被打得坠落下来。

    而祁龙山和青萍两人的身前,却是各自闪现出了一柄碧蓝色长剑。

    这两柄长剑上都是水光粼粼,而且内里流动着数个方形的光符,好像数张符箓一般,十分的奇特。

    这两柄长剑很明显都是术法凝成,但是随着祁龙山和青萍的御使,这两柄术法凝出的长剑,却是也和真正的飞剑一般,居然是随心所使,在空中飞绕斩杀,灵活无比。

    而每每连续斩杀了五六头风皇四足鹫,这两柄水剑的威能损耗得差不多,化成一团水雾散开之后,两人却是又再次施法,又会各自凝出这样的一条水剑。

    此时法华真人先前那一串佛珠手链般法宝所化的十六个光团,是浮到了厉若海化出的白色灵光光罩外面,帮厉若海得这个白色灵光光罩阻挡了不少激射而至的风刃,而魏索的黑骨冥君也是主要防守,有哪头风皇四足鹫最为逼近白色灵光光罩,就是一条黑色光柱打过去。

    一时间,这些风皇四足鹫根本就不能对魏索等人构成任何的威胁,反而是如雨般纷纷的坠落。

    “看来的确还是要多些修为高的朋友才行啊。”

    魏索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感慨。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面对这么多风皇四足鹫肯定还是十分吃力的,毕竟上百头风皇四足鹫一齐发动术法轰击过来,他也是很难抵挡,基本上只能游斗,被困住也是凶多吉少。

    但是此刻基本上略微靠近他们的风皇四足鹫就马上被击杀,现在面对着这么多风皇四足鹫,打起来反而跟游山玩水一样,十分的轻松。

    只是这片刻的时间,魏索就已经抓了七十多头风皇四足鹫下来。

    势如破竹一般,离火舫直接就冲到了那团青白色光华的前方。

    只见青白色灵光光团之中,是一名身穿紫色法衣,看上去有些瘦弱的白面年轻修士,头发编成了一条条小小的辫子,耳朵上面挂着两个小小的金环,打扮和装束和天玄大陆南部的修士截然不同,青白色灵光,是从他脚下踩着的一个骨质的圆盘上散发出来。

    而此刻他的手中却是持着一件赤红色牛角状的法宝,法宝胎体的外面有数条蝌蚪状的奇特符纹,在他的御使下,发出一阵阵呜呜的乐曲声。

    一眼看到魏索等人好像游山玩水一般,极其轻松的杀到自己眼前的样子,这名修士面上顿时现出了一些惊骇的神色。

    “杀生镇兽链!前辈是灵兽宫厉宫主?!”而再一眼看到厉若海祭在空中的那条黑色锁链,这名修士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的样子。

    “我正是厉若海,你进来说话罢。”厉若海淡淡的看着此名修士点了点头。

    此名修士顿时求之不得一般,马上飞入了离火舫。

    “晚辈余不羁,是幻兽宗宗主李元期的三弟子,多谢诸位前辈搭救之恩。”飞入离火舫之后,这名白面年轻修士马上对着厉若海和魏索等人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厉若海不动声色的看了这名修士一眼,直接问道:“此处怎么会有数量这么惊人的妖兽?”

    “前辈你们知道黄道城外天穹破口的事了么?”这名白面年轻修士略微喘了口气,取出了几颗补充真元的丹药吞服了下去,说道。

    “我们是游历到归真城,听到黄道城外的天穹破口,再加上归真城的传送法阵损坏,所以才从此处赶往黄道城。”厉若海的眉头微微的一跳,“难道你是从黄道城而来?此刻黄道城的情形到底如何?”

    “我是正好在黄道城和水颐城之间的荒原历炼,收到消息之后赶了过去的。”白面年轻修士余不羁深吸了一口气,但是眼中惊骇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少,因为此刻魏索等人都是手脚不停,猎杀起周围的风皇四足鹫起来好像简直就像是随便采果子一样,尤其是魏索,这说话的时间,余不羁就已经看到魏索已经又将四十余头风皇四足鹫收入囊中了。此刻魏索等人身外虽然灵气不显,但是从这样的神通,他也是看出了魏索等人都是金丹大修士的身份。

    “黄道城中的情形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余不羁接着说了下去,“我赶到黄道城附近之时,天穹裂口是根本没有堵上,黄道城周遭的方圆数千里之内,已经是修士和妖兽的一片混战。妖兽的数量十分的惊人。我是先被一头六级中阶的妖兽盯上,逃遁了两千多里,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头妖兽,结果想绕道返回黄道城的时候,却是又撞上了这一大群妖兽。这群妖兽的遁速不在我之下,我眼看摆脱不了,只能尽量朝着幻真城的方位跑,想着或许沿途会遇到幻真城赶来的道友,不过晚辈也算是运气好,这些妖兽的数量实在太过惊人了,若不是遇到诸位前辈,就算遇到别的幻真城的修士,恐怕也是于事无补,注定要陨落在此处了。”

    “我们来时已经接到消息,水颐城和黄道城连通的法阵也损坏了。”厉若海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道:“按你的预计,黄道城还守得住么?”

    “当初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修士都已经是各自为战,根本封堵不住天穹裂口。不出意外,黄道城是肯定守不住的。”余不羁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说实话,我们此次赶往黄道城,主要也是想看一下天穹裂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天穹在这十数天之内连续三次裂口,你们幻兽宗对这天穹,想必也应该很有留意,有什么了解么?”厉若海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接着问道。

    “天穹的威能玄奥难测,平时根本看不出变化,我们幻兽宫却是看不出任何端倪,但是之前我们幻兽宫却是也得到了北明宗的警示,说是天穹有可能再次裂口也不一定。”余不羁看着厉若海答道:“北明宗修为高绝的前辈很多,而且数千年的积累,却是有可能研究得出天穹的一些玄妙。”

    “现在黄道城这样的情形,北明宗等宗门,很可能也会有大修士赶过去的,若是向他们打听,厉宫主你倒是有可能打听得出一些消息。”余不羁察言观色,又补充了这一句。

    “魏道友,这些妖兽对你有大用处么?”

    而这个时候,祁龙山和青萍却是对魏索有些哭笑不得了。

    因为魏索此刻好像拼命抢钱一样,还觉得收取这些风皇四足兽不够快,居然将法王彩蝶和噬心虫都放了出来,好歹这两头东西合作,也是一个照面一头,而且是法王彩蝶可以用黏液将击杀的风皇四足兽卷回来。

    “这些妖兽我是可以用来培育我的这头噬心虫的。如果各位道友觉得这些妖兽没太大用处的话,也可以将这些妖兽的肉身给我,里面比较值钱的妖丹,诸位道友却是可以留着的。”魏索一点都不客气的哈哈一笑,说道。

    “这些妖兽对我们的确没太大用处,既然对道友有大用,那全部给道友便是,区区一些妖丹算什么。”祁龙山和青萍当下也是帮魏索收起这些妖兽起来。

    对于金丹修士来说,灵石基本上都已经是不缺了,缺的只是对自己修炼有用的一些材料和灵药。

    此种五级低阶的妖兽,在一般的修士看来已经是很不错的东西了,但对于金丹修士来说,等级却的确是有些低,派不上什么用处,到了手中,最多也只是卖掉换些灵石。

    听到祁龙山和青萍的对话,又看到魏索眼冒金光,一副多多益善的样子,法华真人和厉若海也是微微一笑,击杀抓摄下来的风皇四足鹫,也全部给了魏索。

    魏索的身前,一头头的风皇四足鹫,很快就堆成了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