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难道是他

第四百八十三章 难道是他

    这一看就看出了点小问题。

    魏索是遇到了老熟人,所以就忍不住瞄啊瞄的,看看有没有变化,哪里有没有变小了啊,哪里有没有变大了啊。

    可是魏索长的又不是惊天动地的帅,心有兰压根都记不得他是谁,而且魏索平时又十分低调,不想引起别的修士的注意,外表看上去就是穿着一身普通的青色法衣,连灵气都用潜隐诀收敛着,不显露出来,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分念期修为的散修没有什么区别。

    可在这万寿城里,谁敢这么不加掩饰,盯着心有兰这么看来看去的?

    而且现在还是在灵兽宫的山门外面,前面这名家伙却好像看自己看上瘾了一样。

    “难道真以为本姑娘是来选美的,穿成这副样子就是被你来看的么?”

    看到魏索的这副样子,心有兰顿时在心里一声冷笑,但面上却是反而更柔媚了。“我说这位道友,你一直看着我,是觉得我好看么?”

    “哦?”看到心有兰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样子,魏索有些恍然大悟,就算自己没有用易容丹改变一些相貌,自己的修为这么大变化,心有兰也未必会想到他就是几年前在落月城里和她碰头过的那名修士,而且魏索这个时候也才反应过来,心有兰穿得这么火辣,好像本身就是故意想让好色的男修想看又不想看,到时候还能乘机挑起场架打一打,反正以她灵兽宫宫主亲传弟子的身份,估计也不会吃亏,还能多点斗法经验。但是这个时候魏索已经是这样的修为了,而且在这里就是等着厉若海出来,魏索哪里还会怕这点,所以听到心有兰的那句话,魏索故意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点了点头,呵呵一笑,道:“是啊,我就是觉得好看,所以才一直看的。”

    说着,魏索的眼光还故意意犹未尽一样,在心有兰雪白细腻的两条大腿上看了几眼,好像恨不得看到大腿的尽头,短裙的里面去一样。

    本来心有兰还想故意逗弄一下魏索的,但是看到魏索这样“色迷迷”的眼光,心有兰却是忍不住了,面孔一板,“那要不要我把衣衫都脱了给你看。”

    “真的?”魏索心中暗笑,但是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装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左右看看,低声道:“姑娘竟然这么放得开?难道是七百灵石一次的?”

    “七百灵石一次?”心有兰差点直接被气昏过去。

    “对不起,我错了,看你的修为和身家,肯定不是七百灵石一次的。”她正想发作,但是魏索却是一拍大腿,又打量了她一下,“你都分念境修为了,我看至少要两千灵石的吧…。”

    “你!”心有兰这下终于忍不住了,眼冒寒气的瞪着魏索,“你到底是什么人,在灵兽宫外做什么?”

    “我啊,一个散修,我来灵兽宫是灵兽宫的宫主求我和他一起出去做点事,反正我也懒得进去找他,灵兽宫的弟子已经进去通报了,他应该很快就会出来见我了。”魏索说道。

    “你说灵兽宫的宫主有求于你?你懒得进去见他,他就会马上出来见你?你这牛也吹得实在太大了点吧。”听到魏索这么说,心有兰忍不住就冷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在她的心里,已经不只是教训魏索一顿这么简单了。

    “我哪里有吹牛啊。”魏索又故意四下看了看,一副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样子,轻声对心有兰道:“我真是很厉害的。”

    “厉害?我怎么没看出来?”心有兰实在是不想和这个家伙废话了,冷笑了一声,“你知道我是谁么?我便是灵兽宫宫主的亲传弟子。”

    “你就是灵兽宫宫主的亲传弟子?不会吧?灵兽宫宫主的弟子怎么会衣服穿得这么少。”但是魏索的脸上,却是没有出现心有兰想象中的震惊表情,反而是哈哈一笑,“我说这位美女,你别和我开玩笑了,你还是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和住所吧,到时候等我和灵兽宫宫主的事办完了,我再来找你啊。”

    “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心有兰气得脸都白了,一片弯月般的蓝色法宝,马上悬浮在了她的身前,与此同时,她的手也马上朝着身上一个奴兽袋上拍了上去。

    “等等!好家伙,敢在灵兽宫的门前动手,难道你真的是灵兽宫的弟子?”魏索马上叫了一声。

    “你到现在才醒悟,太晚了点吧。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吹牛说我师尊有求于你,还说他马上出来见你,我等下就擒下你去见我师尊,到时候我看你见到他,还能说出这样吹牛的话来么。”心有兰怒声道。

    “既然你是厉宫主的弟子,那我们打就不用打了。”魏索呵呵的一笑,道:“我可真是没有吹牛的,你师尊马上就要出来了,不信我们打个赌。”

    “打….。”心有兰本身忍不住就要骂一声打你个鬼啊的,但是才说出一个字,让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将剩余的话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的是,前方白蒙蒙的光华中人影一闪,却是现出了厉若海的身影。

    而紧随在厉若海的身后,还有三名金丹大修士,也是马上现出了身影。

    “动作太快了点啊。”一看到厉若海现身出来,魏索马上暗自嘀咕了一声,本来他逗心有兰逗得挺好玩的,现在肯定是玩不了了。

    “魏道友…。”厉若海一现出身来,就马上和魏索打起了招呼,但一眼扫见魏索和心有兰正在说话的样子,却也是忍不住微微的一怔。

    “师尊。”心有兰马上乖乖的从水纹青牛上跃了下来,对着厉若海行了一礼。

    “诸位道友好。”魏索也是对着厉若海和祁龙山等人打了个哈哈。

    “厉宫主,原来她真是你的弟子啊?”然后魏索故意对着厉若海说了一句。

    “怎么?”厉若海也是觉得魏索和心有兰有些古怪,看了心有兰一眼,“此女正是小徒心有兰。”

    “哦,没什么,我觉得你这名弟子很不错,要不索性许配给我做道侣得了?”魏索哈哈的一笑道。

    “道友此言当真?”厉若海皱了皱眉头,倒是真有些心动了的样子。

    而祁龙山和青萍、法华真人也是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中也都是一动。在他们心中想来,要是魏索真和灵兽宫结了缘,那这次就更加稳妥,好办多了。

    “师尊!”心有兰却是吓的脸都有些白了,连连摇头的样子。

    她可是觉得魏索这人又色又下流,在她的眼中讨厌得要死,她可是绝对不想成为他的道侣。

    “哈哈,我只是觉得厉宫主的弟子很像我之前结识的一名道友,那名道友当时还说收我为弟子,让我也加入她们宗门,好受她宗门保护的,而且还给了我一面弟子令牌。所以才和宫主开了一下这样的玩笑。”魏索笑了笑道:“现在宫主你这弟子可是好像对我没什么好感,不想做我道侣,我总不能抢亲吧。”

    “宝珠也难免蒙尘,不被人看出来的时候。”听到魏索这么说,厉若海微微的一笑,却是瞪了心有兰一眼,一副责怪她没有眼光的样子,“小徒拙劣,贻笑大方了。”

    “呼!”心有兰顿时暗中松了一口气,心想要做人道侣,至少也要挑个和师尊一样又帅又神通惊人的,不过她的心中倒是有些好奇了,毕竟她也是十分机灵,看得出厉若海和另外三名金丹修士都是对魏索十分尊敬,这个家伙似乎的确是有点来头的样子。

    “道友喊我们直接出来相会,是准备就绪,可以马上出发了么?”厉若海看着微笑的魏索,又接着问道。

    “在下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了。”魏索笑了笑,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出发便是。”厉若海和祁龙山等人听到魏索这么说,顿时都是精神一振,互望了一眼之后,都是取出了一颗朱红色的丹丸,吞服了下去。

    随即,厉若海和祁龙山等人身外的灵气也全部消隐了下去,容貌也都各自出现了变化。

    见到这样的情景,魏索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是十分的清楚,此刻厉若海等人吞服下去的丹药,肯定也是易气丹、易容丹之类的丹药。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赶去天玄大陆北部的太素城,是要通过许多城池的传送法阵中转,这么多金丹大修士堂而皇之的在一起的话,肯定会引起别的修士的注意。而魏索虽然有潜隐诀这样的术法,但厉若海等人自然也是十分知趣,知道魏索自然不可能将这种术法随意传给他们,当然是只能自想办法了。

    “厉宫主,我和你的这位弟子在这里遇到,也算是有缘,就送她件东西作为见面礼吧。”

    就在几人离开之时,魏索却是转过了身,伸手一点,将一件东西点到了心有兰的面前。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道友了。”前辈送晚辈见面礼,这在修道界中是很正常的事,见此情形,厉若海也没有什么意外,只是扫了心有兰一眼之后,便淡淡的一笑,直接身影一动,和祁龙山等人和转过身来的魏索朝着万寿城一处传送法阵的方位掠了过去。

    “难道他以为送我点东西,我就会对他有好感了么?这是什么?还附带送这种东西,有毛病啊!”

    看着魏索远去的背影,心有兰觉得他真是个大变态。

    因为魏索刚刚转身点给她东西的时候,居然还朝她挤眉弄眼,做了个鬼脸。

    看到他给她的其中一件东西时,她还有点吃惊,因为居然是一个手镯状的灵光类防御法宝,而且品阶是达到惊人的灵阶上品。这样级别的防御法宝,心有兰的身上都没有,这人的出手算是极其大方了,但是一看到另外一件东西,心有兰却是越发觉得这个家伙非常的变态。

    因为另外一件东西,居然是一头妖兽身上的可以作为炼器材料的一张皮。这张皮看上去已经弄下来很久了,看上去就想这样东西对方也是用不到了,一直没有处理过的一样,这张皮的妖兽品阶倒是还算可以,应该是人面寒冰蛛身上的一块防御力最好的皮,但是这种档次的妖兽材料,在灵兽宫也是稀松平常吧,居然还一本正经的送,而且还和一件灵阶上品的法宝一起送。

    这难道是凡人买菜,买一块兽肉还附带着送根葱么!

    “人面寒冰蛛….那名道友当时还说收我为弟子,让我加入她们宗门,还给了我一面弟子令牌….”

    心有兰伸手就准备将这张皮扔掉,但是突然之间,她却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

    “难道是他?!”

    身体一颤之间,心有兰不可置信的叫了出来。

    “嘿嘿!”这个时候,正和厉若海等人往万寿城的一处传送法阵赶的魏索,心里是一阵得意的笑。

    他知道以心有兰的脑袋瓜子,肯定是会想明白他到底是谁的。

    一想到当初这个连多看她几眼的辣妹今天被自己好好调戏了一下,魏索就一阵暗爽。

    至于那一件灵阶上品法宝,那是魏索恩怨分明,虽然心有兰当初在落月城里是和董青衣本身有些恩怨,但不是她当初出头的话,魏索那次也未必能得到不少好处,也未必能顺利脱身,反正现在魏索身上的灵阶法宝多的吓死人,给心有兰一件,也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