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七十章 无妄之灾

第四百七十章 无妄之灾

    “二十三个修士之城,所有的传送法阵,全部损毁了?”

    此言一出,别说是在场修士和魏索都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就连绿袍老头都忍不住一下子在魏索的耳中叫了出来。

    要知道虽然按照习惯,天玄大陆修士划分的天玄大陆北部的区域要比天玄大陆南部的区域大出许多,天玄大陆北部的修士之城数目也是比天玄大陆南部和西部多出许多,但是这二十三个城池的数目却实在是太过惊人,也相当于天玄大陆超过一半的修士城池了。

    一个城池要是没有了传送法阵,修士往来十分困难,耗时日久,就相当于一潭死水,而且一个修士之城,大多数还是周天境以下的修士,其中很多别说是连飞遁法宝,就是连飞遁术法都不一定有的,如果没有传送法阵,像之前魏索神海境修为之时,活动的范围基本上就只有在灵岳城两千里的范围之内。想要到城外两千里的范围之外去,就不得不在野外停留过夜,这对于所有的低阶修士来说,就是拿命去赌的事。因为天玄大陆北部野外的妖兽,本来就天玄大陆任何地方都要多。

    “这么多城池的传送法阵全部损毁,到底是什么缘故?”极乐真人想到了某些联系一般,面色极其凝重的看着碧狐真人,“难道都是因为传送法阵之中布置的破空法晶损毁了?”

    “不错,这些传送法阵之所以失去作用,全部都是因为布置在其中的破空法晶全部损毁了。”碧狐真人点了点头,伸手一抖,二三十道细细的光华却是分散射了出来,“损毁破空法晶的,便是此物。”

    “这是?”

    在场的金丹修士都是凝神往去,只见碧狐真人分散射到众人面前的十数条光华,都是一颗颗麻雀蛋大小的透明水晶细球。

    而这些透明水晶细球里面,却都是凝固了一条蚂蚁般大小的黑色虫豸。

    “啪!”“啪!”“啪!”三声,绝大多数修士正在惊疑之间,却只见极乐真人和魏索、以及灵兽宫宫主厉若海三人都是伸手一点,直接将虫豸外面包裹着的透明水晶层点得粉碎,用真元将里面的黑色虫豸摄到了面前近观。

    见到这样的情景,其余金丹修士才马上反应过来,这里面的黑色虫豸已经是尸体,外面的透明水晶层,只是为了保存此种虫豸的尸体,才后来包裹上去的。

    “啪啪啪”连响,当下其余修士也都是将这些虫豸外面的水晶层弄得粉碎,将里面的黑色虫豸用真元裹到了眼前。

    “嘶!”

    一片倒抽冷气随即发出。

    只见这里面的黑色虫豸一个头颅占了大半个身体,是一个钳子的形状,身体的部分倒是和蚂蚁几乎相同,身上看不见任何的眼睛、触角等物,而通体竟然是比精金还要坚硬的样子,数名金丹修士试着用真元挤压,都根本压之不动。而最为古怪的是,此种黑色虫豸明显也是上了档次的妖兽,但是其身体却是偏偏连一丝气息都不流露出来。若是闭上眼睛,用神识去扫,是完全感觉不到,好像一团空气,这也正是魏索等人无法用神识探查,要直接破开外面包裹的水晶层,将这黑色虫豸的尸拿到眼前,用眼睛看的原因。

    “恩?”

    就在此时,又是咔的一声轻响,却是又吸引了大殿之中所有金丹修士的注意力。

    只见剑眉星目,长得十分英俊,身上的灵气在身后形成一头长着四翼的虎形荒古猛兽的灵兽宫宫主的手中,却是有了一柄十分纤细的银色小刀。

    此刻取出了这柄银色小刀的厉若海却是在这条和蚂蚁一般细小的黑色虫豸的头部左侧下方一划。

    看上去通体好像没有什么裂纹的黑色虫豸,却是被他沿着此处切出了一条裂口,然后撬了开来。

    “嘶!”

    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发出,厉若海将小刀一收,伸手轻点之下,一丝青黄色的真元一裹,竟然是从切开的头部里面,取出了一颗芝麻大小的黑中带黄的小丹出来。

    这颗小丹上的妖气却是十分浓郁,赫然是一颗妖丹!

    这么细小的虫豸体内,居然也是有妖丹的存在,而且这妖丹小虽然小,但是在场金丹修士都感觉出来,这妖丹的品阶却是也不低的。

    “五级低阶妖兽,我们天玄大陆的典籍上,应该没有此物的记载。”厉若海微微的沉吟了片刻,慢慢的说了这么一句。

    “就连北明宗的几位太上长老级人物,也都是认不出这种东西。厉宫主可以说是天玄大陆上有关妖兽最为权威人物,既然这么说,此种东西,应该的确是没有出现过的无名妖兽了。”碧狐真人点了点头,也不废话,直接说了下去,“此种妖兽用神识都无法发现,而且不主动攻击修士,只是吞噬破空法晶,似乎是将破空法晶视为其食物,所以在众多城池的传送法阵纷纷失效之后,才发现是此种妖兽破坏了法阵中的破空法晶引起。此种虫豸竟然还是会悄无声息随着修士传送,扩散出去之后,才开始破坏破空法晶的。若是没有发现,现在说不定远不止二三十个城池的传送法阵损坏了。”

    “现在是不知道是否还有此种虫豸逃了出去,在场既然有许多宗门之中的道友,倒是要提醒宗门,做好一些防范,最好在传送法阵外面,也再多加点防范。”顿了顿之后,碧狐真人一扫在场修士,又补充了一句。

    “二十余个修士之城之间的联络瘫痪,相当于被暂时隔绝成孤岛。消息自然传出来慢,怪不得我们直到此时,都没有听到天玄大陆北部诸城的变故。”极乐真人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碧狐真人,那你这身上的禁制,又是怎么回事?”

    “我身上的禁制,就可以说是无妄之灾了。”碧狐真人苦笑道,“这些传送法阵损坏,那些城池的宗门自然是要想办法修复,并将一些消息传出去。本来此事和我也没什么太大关系的,毕竟诸位道友也知道,在下只是一个闲云野鹤般的散修。但是那日我正好是在天玄大陆中部的一处地方赶路,看到一条遁光直接从我上头气势汹汹的飞了过去,我当时只是感觉出那道遁光上的修士修为不高,所以心头不快之下,自然是将之拦了下来,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的。可是没想到此人竟然是北明宗的太上长老之一,金丹四重修为的归落溟,只是其身上也有隐匿气息的术法,我没有认出此人来。反正言语不合之下,我就是和此人动起了手来。北明宗的神通何等的惊人,我自然一两个照面之下就不是敌手,被其轻松的制住。制住我之后,此人却是哈哈的一笑,说正好可以让他少赶些路。原来%经历这次天穹一日裂开两道裂口的变故之后,北明宗也是危机感极浓,派出了许多名高阶修士,传递消息,并四处收购破空法晶,同时还广邀高阶修士前去天玄大陆北部助阵,对天玄大陆北部一些妖兽数量多的地方,进行大规模的清剿,这样至少也能暂时减少些天穹外妖兽的密度,到时候就算天穹同时破了许多口子,妖兽涌入时的兽潮规模也会相对小些。我是恰好运气不好,争风斗气,结果正好遇到了北明宗这样的一个狠角色。”

    “这么说,是此人在你身上下了禁制,然后将他要做的事情,都托付给你做了?”极乐真人看着苦笑连连,郁闷至极的碧狐真人说道。

    “不错,此种禁制,是旁人极难解开的。此人非但命我将这消息要在金丹修士之中传播出去,而且还要令我至少收取到三块破空法晶交给他,否则他就不帮我解开此种禁制。此种禁制一日不除,是一日不能修炼,修为停滞不前的。”碧狐真人叹了口气,“还好此人给了我一些碧焰洗髓丹以及一件护神符,还不算太过过分。”

    听到碧狐真人说到此处,这来龙去脉,众人可以说是完全理清楚了,但着天穹坡口,对天玄大陆北部诸城竟然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这种消息,却是让在场所有修士的心中,都觉得有些沉重。

    “这是一颗破空法晶,你可以给我十颗碧焰洗髓丹。”就在众多修士沉吟之间,灵兽宫宫主厉若海却是伸手一点,一颗棱形的淡黄色晶石,直接飞到了碧狐真人的面前。

    “多谢厉宫主。”碧狐真人马上面上一喜,取出了一个青玉丹瓶,将其点到了厉若海的身前。

    “既然北部诸城这样的变故,那在下这颗破空法晶,也先交换给碧狐真人吧,碧焰洗髓丹和道阶下品法宝,道友随意了。”又一块几乎同样的破空法晶飞射而出,悬浮在了碧狐真人的面前,取出了这块破空法晶的,却是魏索身旁的吕奇。

    “这块法晶,也算是我凌云剑门为北部道友近些绵薄之力吧。”又一块破空法晶飞到了碧狐真人的面前,取出这颗法晶的,正是那名身上的灵气形成白虹贯日的异相的凌云剑门天剑真人。

    顷刻之间,三块破空法晶就满了。

    这些金丹修士,身上的东西之丰,的确不是一般的修士所能比拟的。而天玄大陆北部修士平时虽然和这些修士不相干,但万一真是天穹破裂起来,天玄大陆北部的修士,好歹也算是一面挡在前面的盾牌,所以此刻这些修士倒也是不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