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第一场

第四百六十三章 第一场

    “原来所谓的赌斗也是有这么多限制,只能在几种比拼之中挑选而已。”魏索冷冷的一笑。

    “这是自然,不然没有约定的限制的话,开的条件稀奇古怪,比如你挑选一名我这方的头发短的修士,和他比头发长,此种的赌斗也就没有任何的悬念和意义了。”天罗真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魏索,“有了约定的限制,对于双方来说也更为公平,而且你可以在这些约定的条件之中挑选两次,还是大占便宜的。”

    顿了顿之后,天罗真人又看了一眼一时没有表态的魏索,道:“而且我也不愿传出去说我用修为和闲云盟来欺压你这一名后进修士,毕竟你和我比起来还算是晚辈的。只要你接受这赌斗的话,无论胜负,我们之间就算恩怨两消,出去之后,我保证也不会再对付你的,你意下如何?”

    “既然道友都如此说了,那在下还有其它的选择么?”魏索面容冰冷的目光一扫天罗真人和他周围的数名修士,不动声色的说道,“不过我对天级低阶的攻击术法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若是你将之换成壮阳芝,我倒是可以马上答应此次赌斗。”

    “壮阳芝?”天罗真人看了一眼身旁那名之前交易到了壮阳芝的蓝衣修士一眼,马上就点了点头,“好,就依你所说,此次赌斗你若是输了,就交出长河滔天卷,若是我们输了,我们就交出一颗品真道丹和一株壮阳芝。”

    “杜道友,将状阳芝拿出来吧。”对着魏索点头说了那一句之后,天罗真人伸手一划,一股白色冰寒之气骤然在他身前不远处凝出,却是瞬间形成了一条一人多高的冰柱。随即天罗真人伸手一点,一个乳白色的丹瓶从他手中飘出,飞到了冰柱上面。

    一旁的面目阴鸠的蓝衣修士也是没有什么废话的伸手一挥,装着壮阳芝的透明晶石丹瓶也从他手中飞出,轻飘飘的落到了冰柱顶。

    “既然是约定赌斗,那到底有哪些可以挑选的约斗条件,就请天罗真人说说清楚了。”魏索可是也不拿出长河滔天卷,只是看了天罗真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其淡然的神态让所有在场的金丹修士都是更加兴趣大增起来,因为非但此种赌斗本来就是不难见到,趣味十足,而且魏索现在霸气真人的名号,也的确是响亮的要命。

    “除去没有悬念的几种,双方可以在一下几种比试中选择。”天罗真人也不废话,直接说道,“一、比试遁速,看双方谁最快到达某处,其间可以各凭神通,可以出手阻截对方。二、双方不准使用任何法宝,只能用术法拼斗。三、双方只准使用法宝,不准用术法比拼。四、划定区域,不管用任何手法,谁先被逼出划定的区域,就算败者。五、比试见识眼力,双方每次可都取出一件东西,让对手辨别,哪一方最先三次辨别不出对方的东西,便算输。六,破解禁制,双方可各自布下禁制,无法破解对方禁制的一方算输。四种算是武比,两种是文比,这六种比试,每种只能进行一次,不能一直只挑一种,你看如何?”

    “虽然不如我想象的有趣,但也可以一试了。”魏索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天罗真人,“不知你方是准备哪三位来和我进行此次赌斗。”

    “我这方就我和杜道友、何道友好了。”天罗真人说了这一句之后,身后有两名修士也不说什么,站了起来,走到了天罗真人的身旁。

    这两名金丹修士一名身穿一件布满桑树叶般符纹的枯黄色法衣,看上去老的不行了,满脸皱纹,嘴巴有点干瘪,光看面目是和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无异,但是其身外的灵气,却是凝成了一颗颗青色眼球般的形状,看上去好像有上千只鬼眼悬浮在他身外,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而另外一名修士却是只有四十余岁的面相,身穿一件油光发亮的奇特水靠般黑色法衣,身材瘦小,一脸精明的模样,其身外的灵气倒是仙气渺茫,形成了一朵朵朱红色荷花的样子。

    “杜道友和何道友都是金丹一重的修为,这点在场的诸位道友都可以作证的。”看到魏索在打量着这两名修士,天罗真人却是转头看了也正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的极乐真人一眼,“极乐真人,你是此间地主,此次赌斗在哪里进行,倒是要劳驾你划出个地方了。”

    “这还不简单。”极乐真人饶有意思的一笑,伸手朝着大殿外的广场点了点,“就在哪里比斗不就可以了。”

    “好!”

    天罗真人看了魏索一眼,身影一动,首先便掠了出去,站立在了外面雾气弥漫的广场上。

    “天罗真人你也太心急了。”极乐真人淡然一笑,双手拍了拍,扫了周围的金甲修士和侍女一眼。只见这些金甲修士和侍女都是极有默契的鱼贯而出,都星罗棋布的围绕着大殿外的广场站定。所有的侍女都取出了一枚不知道用什么晶石炼制的红色莲花状法器,托在手中,顿时红光点点,将整个方圆数百丈的广场照耀得一片透亮。

    这些金甲修士和侍女在广场周围站定之时,整个大殿之中所有的修士,包括极乐真人也都是来到了广场之上,而魏索和天罗真人,那名姓杜的老头修士,何姓的面相精明修士,面对面的站立在广场正中。

    那根上面放着品真道丹和状阳芝的冰柱,却是也暂时没有管它,就依旧让它留在大殿之中。

    “现在魏道友可以划出道来了。”天罗真人从容的看着对面的魏索,道:“魏道友想先和我们三人之中的哪一位比试?”

    “就先何道友好了。”魏索也是丝毫不紧张一般,淡然一笑,看了一眼身外灵气凝成一朵朵朱红色莲花的面相十分精明的修士。

    “魏道友,久仰大名了。”此名面相精明的黑衣修士和天罗真人等人互望了一眼,上前了一步,却是先客气的对着魏索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看他的样子,却是尽管此刻比试,但是却也不想得罪魏索,和魏索结怨的。

    “有劳何道友了。”天罗真人淡淡的看了此名何姓修士和魏索一眼,“魏道友,那你此次是要何道友开条件,还是你开条件?”

    “由何道友开条件好了。”魏索不动声色的说道。

    “让何问休先开条件?”

    “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他真是技高胆大,还是太过自负了?”魏索此言一出,在场的一大半金丹修士,包括极乐真人都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都是有些出乎意料。

    原本以天罗真人所定的规则,也是说不清楚到底对何方有利的。毕竟任何修士,也不可能这六项都高出其它修士的,但是天罗真人是金丹三重修为,肯定是最难对付,这六项肯定是都要比一般金丹修士高出不少的。在在场绝大多数修士的料想之中,魏索最好就是索性放弃天罗真人这一场,保证将其余两场拿下。这样一来,那就应该是天罗真人那一场,让天罗真人开条件就行了,其余两场,那就是魏索挑自己最为拿手的开条件。而看魏索此人,又是聪明的紧,又不可能想不到此层。这就让在场的大半金丹修士都有点想不通了。

    听到魏索这么说,天罗真人的眼睛也是微眯了一下,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既然如此,那我们便比试一下遁速如何?”而面相精明的何姓修士,却是没有什么废话,沉稳的点了点头,马上说道。

    “这自然可以。”魏索眼光一闪,点了点头。

    “极乐真人,那还要劳烦你指点出一条可以飞遁的路线出来。否则这一点地方,却是分不出胜负。”天罗真人又转头看着极乐真人说道。

    “就依此而行,先那到处殿顶者为胜。”极乐真人微微一笑,伸手一点,一条红光从他的手中射出,斜斜往上,一直射道了远处数量外的一处殿顶附近,才炸了开来,变成了一蓬火雨。

    “那你们双方先让开数十丈,以我此道术法为讯号,我此道术法一发出,你们便各自施展手段,飞遁去那处,如何?”天罗真人也是示范般伸手一点,一条游蛇般的黄色雷光,在其头顶上方啪的一下炸响。

    魏索和何姓修士也没有什么废话,身影一动,两人之间拉开了数十丈的距离站定。

    “啪!”

    也没有什么停留,两人才刚刚站定,天罗真人便一抬手,同样一道黄色雷光,已经在头顶上方炸了开来。

    “嗖!”“嗖!”

    几乎就在黄色雷光炸响的瞬间,整个广场之上,便响起了两道剧烈的破空的声音。

    所不同的是,其中一道破空的声音,是何姓修士的遁光破空声发出的。他也没有激发出任何的术法,整个身影却是瞬间就化成了一条黑色的流光,激起了无数道罡风。

    而另外的一道破空声,却是魏索攻击的术法的破空声。

    只是这一瞬间,只见一道金色的金晶光柱、一条黑色的太古凶火和一大蓬的五彩黏液,便同时兜头朝着何姓修士砸了过去!

    ***

    (太累了,厚着脸皮死不要好的请假一天,今天就这一更吧,这更是昨天晚上两点多才赶出来,今天早上又是七点起床,然后下午才能赶回无锡,太累了硬写可能写得接下来状态都差,所以还是厚下脸皮死不要好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