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赌斗
    “姓魏?”天罗真人此言一出,在场很多金丹修士的目光都顿时闪烁了起来。

    黑狼真人和吕奇也是猛得一震,想到了什么似的,有些骇然的互望了一眼。

    “在下姓不姓魏,和真人有什么关系么?”但是停了下来的魏索,却是依旧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

    “有什么关系,你等下便会知道了。”天罗真人身外灵气形成的金甲麒麟微微跳动了一下,一副马上要暴起伤人般的架势,让人见之凛然。而他的面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你此刻的反应,让我更加确信,你应该是姓魏,单名一个索字吧。”

    “魏索,霸气真人?”整个大殿之中,发出了许多倒抽冷气的声音,连宝座上的极乐真人,脸上都是明显出现了一丝震动的神色。

    “如果我说我不是呢?”魏索看了天罗真人一眼,皱了皱眉头。

    “那我自然相信我的判断,只要试一下的话,自然就可以分辨出道友是不是那霸气真人了。”天罗真人冷笑道。

    “怎么,此种交易会,还有一定要逼所有人都坦白身份的么?”魏索也是冷笑了一声,“在下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交易会,但是却也是知道这交易会的一些规矩的。”

    “这交易会自然是没有此种规定,本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也是根本不会管的。但是我的一名好友,却是有可能死在了你的手中。”天罗真人的脸沉了下来,“退一步说,本来就算我的至亲,死在你的手中,也是要等到交易会结束才好和你算账的,但是我的那名好友,却是我们闲云盟中人,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此前这名好友说好有件东西,是要在此次交易会上和我交易的,但若你就是那人的话,我要的那件东西,便肯定是落在了你的手中。我自然是要问个清楚的。”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魏索看了一眼天罗真人,语气也变得针锋相对起来,“就算我是那人,就算我得了你那名好友的东西,我不愿意和你交易,你想如何,是想要在这交易会上出手对付我么?按照这交易会的规矩,你此种打探我的来历,是根本没有意义的事。”

    “有没有意义,难道是你说了算的么?”天罗真人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直接转头看向了极乐真人,“极乐真人,这闲云盟,也是我们几人组织的,现在黄芽子很有可能就是被此人灭杀的,你眼下该不会因为此人和你女弟子有关系的缘故,偏袒此人吧?”

    极乐真人看了一眼魏索和南宫雨晴,微微踌躇了一下,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这交易会暂且停止,等弄清楚了此事再说。”

    “看在你是第一次参加这交易会的面子上,我可以再提点你一下,此种交易会,若是遭遇什么突发的意外,交易会的东道主,是可以将交易会暂且中止的。”天罗真人看着魏索冷笑了一声之后,道:“现在要解决的,就是你和我之间的事了。”

    “既然你都做到如此份上,那我便告诉你,我就是魏索,你说的那名黄芽子,的确是死在了我的手上。”眼见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魏索也不掩饰,直接冷冷的点了点头。

    “魏索,此人竟然就是以一人之力,几乎灭了东瑶胜地和聚星宗的霸气真人魏索!”整个大厅之中顿时一片哗然。

    “很好,极乐真人,既然他承认杀了我们闲云盟的人,那我出手杀了他,你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天罗真人反而笑了起来,他这句话,却反而是大半朝着极乐真人说的。

    “恕在下孤陋寡闻,却是不知道闲云盟是什么来历?”极乐真人微微沉吟了一下,还未开口,魏索却是不动声色的问了这么一句。

    “告诉你也无妨,好让你死个明白。”天罗真人冷笑道,“闲云盟,便是以极乐真人和我为首,组织的金丹期散修联盟。因为散修都是如同闲云野鹤,和有些大宗门相比,势单力薄,很容易吃亏,我们联合在一起,便可以有一定的保障,让那些拥有数量不菲的金丹修士的宗门,也不至于敢随意欺压我们散修了。在场的修士之中,也至少有十余名,是加入了我们闲云盟的。”

    “是么?黄芽子死在我手中,这我是承认的,但是他是来攻打我的洞府,而且是在攻入了我的洞府的情形下,才死在了我的手中。”魏索冷笑了一声,“按你所说,闲云盟只是散修联合起来,不至于被大宗门欺压,那如此说来,难道只允许闲云盟中的人,随意击杀其余金丹修士,而不许其它金丹修士还手么?”

    顿了顿之后,魏索又冷笑道:“而且我为什么找上东瑶胜地,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些消息了吧。可是他们对付我在先,也不是我先对付他们的。”

    “魏道友此言不错。”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顺着声音望去,出声的却是那名吃黑狼真人的飞醋吃了很多年的灰袍马脸修士祁龙山。此刻只听这祁龙山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罗真人道:“按照我们闲云盟的规矩,若是主动对付别人,那此名修士,便不在闲云盟的保护之列了,闲云盟本身不是一个与人争斗的组织,若是要变成宗门性质的组织,在修道界中争霸的话,那肯定会引来许多牵连,那我和青萍只能退出闲云盟了。”

    天罗真人眼中寒光一闪,但是却是微微一滞,显然祁龙山的话却是让他无法反驳。

    “既然如此,那我此刻也不追究他杀死我好友,但是之前黄芽子答应在此次交易会上,以长河滔天卷和我交易,那是有不少道友见证的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天罗真人看着魏索沉声道:“这长河滔天卷,却是要拿出来交易的。”

    “不错,在下可以证明确有此事。”天罗真人身旁,方才那名用一颗妖丹换得了壮阳芝的蓝衣阴鸠修士,马上点了点头,说道。

    “若是你有清虚藤和醍醐圣果,两件东西,在下倒是可以将长河滔天卷拿出来交换。”魏索眼光闪烁了一下,说道。

    “黄芽子是答应用长河滔天卷,换取我的一颗品真道丹,外加一门天级低阶的攻击术法。”天罗真人用威胁般的目光看着魏索,“既然要拿出来交换,自然是按照黄芽子和我先前的约定,交换这两样东西。”

    “黄芽子和你事先如何约定,也是口说无凭,而且一件半玄阶的法宝,换取一颗对金丹修士没什么用处的丹药,以及一门天级低阶的术法,我看黄芽子他是脑袋有问题了吧。”魏索冷笑道,“这两件东西,在下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不过我你什么时候找到清虚藤和醍醐圣果,都可以来与我交换,我这么做,也应该是很给你面子了吧。”

    “清虚藤和醍醐圣果,都是只有听说,却百年难得一见的东西,比紫狐花还要稀少。”天罗真人看了魏索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你如此坚持,我们不妨采用赌斗的方式如何?”

    魏索看着咄咄逼人的天罗真人,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何谓赌斗?”

    “双方定下条件约斗,输掉的一方,便接受交易。”天罗真人看着魏索,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讥诮的表情,“我倒是也想乘机见识一下霸气真人的神通。”

    “金丹三重的修为和我金丹一重的修士斗法,这赌斗也实在是太公平了点吧?”魏索耸了耸肩膀,“极乐真人可是比你厚道多了。”

    “此人竟然在此等情况下,还有心情调侃对方?”很多金丹修士都忍不住有点面面相觑起来。

    “赌斗在交易会中也是常有的事,也有许多规矩,自然可以让赌斗可以体现双方神通,又可以让赌斗变得很是公平的。”被魏索调侃了一句的天罗真人,却是并未动怒的样子,冷然道:“因为赌斗双方可以开出特定的条件,所以在以往的赌斗之中,金丹一重修士战胜金丹两重、三重修士,也是常有的事。”

    “既然你这么说,肯定是有了些想法,那我就洗耳恭听了。”魏索笑了笑,说道。

    “也不要说我用修为压你,我们闲云盟出三名修士,我算一名,另外我再邀两名和你同样金丹一重的修士,来三场比拼。其中两场的比斗条件,由你来定。其中一场的条件,由我们这方来定,其中两场你可以指定我们这方哪名修士和你赌斗,用什么特定条件。”天罗真人看了一眼魏索,道:“哪方输了两场,自然就算输了。”

    “什么样算特定的条件?”魏索问道。

    “赌斗也是有不少约定俗成的规矩的,比如说比谁飞遁得快,先到达某处。比如说双方只准用术法拼斗,看谁胜出。还有划定区域,谁若是被逼出那区域,就算是输….。”天罗真人一一的说道。在场的几乎所有修士,倒是都听得津津有味,因为此种赌斗也是只有在天玄大陆数个城池周遭盛行,其中有的城池还有专门的赌斗大会,因为此种赌斗十分有趣,胜负的不可预知性又强,所以观看的修士也是众多,但是在天玄大陆南部,却是很少有此种赌斗的,所以在场的金丹修士,大多也都是没有见过此种赌斗,再加上赌斗双方都是金丹修士的话,那此种赌斗,就肯定是更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