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玉符亮!

第四百五十二章 玉符亮!

    “看来以后还是要设法弄一篇奴兽的诀法。”

    看着通灵地母远去的影子,张州誉有些郁闷的说道。

    魏索也是摇了摇头,一阵无语。

    原来这头通灵地母虽然吃了他们的东西,对他们表示亲热的样子,但是等到风知游等人实在拿不出它要吃的东西之后,这头通灵地母在他们的身边绕了两圈之后,还是马上离开,回它在地沟下的老窝去了。

    像通灵地母这种妖兽,虽然极其胆小,从方才的情形来看,对敌起来,都是只想跑路,根本不想攻击敌手,但是如果能用奴兽术法控制,到时候就算只是作为防守,那就也很大不一样了,直接就像多了一个金丹期大修士帮手,作用绝不会在黑骨冥君之下。

    可是魏索现在手头上的奴兽术法,非但只能控制一头妖兽,而且还只能控制幼虫级的妖兽,就算这头通灵地母配合,也是无法驾驭此头妖兽。而风知游等人虽然从妙丹真人的洞府里得了不少好处,连道阶古宝都得了几件,但是三个人也同样是没有一个人会奴兽术法,所以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头通灵地母离开。

    魏索之前在万寿城可是已经想到要再用一篇奴兽术法了,可是市面上像魏索会的这种奴兽术法都是极其珍稀之物,买都买不到。市面上有流传的,几乎都是一些培育妖兽的方法,是用来增加妖兽的好感度,像养小猫小狗一样,让妖兽自然以修士为主,为修士效力的。这其实跟魏索现在养阳脂鸟也没太大的差别。所不同的是阳脂鸟天生灵性十足,可以明白他的意思,而绝大多数妖兽,却是要用特殊的方法培育其灵智,让其明白主人的意思,方才可以沟通、御使。

    反正在万寿城一阵打探下来,也只有那给魏索留下深刻印象的女修心有兰所在的灵兽宫有这种心神御使的奴兽术法。

    据说灵兽宫这种心神御使的奴兽术法还不止一种,有些低阶的也是只能御使一头妖兽,但据说最为厉害的,却是可以同时控制七到九头妖兽,据说几乎绝大多数金丹大修士之所以都要给灵兽宫宫主厉若海面子,除了厉若海现在已经是金丹两重的大修士之外,其余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厉若海就会同时控制多头妖兽,而且据说他的身上,也的确收服了几头品阶很高的妖兽的。

    只是无论是低级的奴兽术法还是高级的奴兽术法,灵兽宫可是都极其的保密,概不外传的。而且说不定是因为本身是以御使妖兽为主的宗门,只要有奴兽术法露面,灵兽宫自己都会马上收买,放入自己灵兽宫的藏经殿里头。

    现在看到通灵地母这样一块到手的肥肉就这样自己跑走了,魏索一阵无语的同时,暗下决心,等有机会一定要偷偷的抓一个奴兽宫的修士,就算拷问不到高级的奴兽术法,也要先弄个合适的低级奴兽术法留在身上备用。

    “这东西居然这么重?”看着通灵地母看上去有些肥乎乎的身影在视线之中消失之后,张州誉很是好奇的问魏索要了通灵地母的角看看,但是才接过魏索切下来的这一截只有半尺左右的黄色尖角,张州誉就顿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这一截黄色尖角,看上去材质跟玛瑙有些相似,重量不重的样子,但是张州誉一接,一个没用力之下,差点是直接抓不住,砸了自己的脚。

    这小小一截黄色尖角,居然好像至少有两三百斤的份量。

    放在眼前仔细看时,张州誉和风知游、师飞青看到,这截黄色尖角在切下来之前,明显是土元之气浓厚无比,但是现在这截黄色尖角却是一点土系灵气独有的土腥味都没有,外表是没有什么光华,但是里面却是隐隐有光华一闪一闪,好像最内里点了根小小的黄色蜡烛一般,十分的奇特。

    “那我们现在这件东西到手,是要到哪个城去交易?”也稀奇的看了这通灵地母的尖角一阵之后,魏索和风知游等人说起了接下来交易的事。现在妙丹真人的东西已经被瓜分光了,不过好歹是落在了自己这几个朋友的手里,现在能够得到一段赤精%子的话,也是不无小补。

    “我们是在落月城的一个交易会上得到消息的,不过那名黑狼真人的洞府所在,我们也已经打听清楚了,就在距离我们这里东侧两千几百里的一处地方,我们现在可以直接过去了。”风知游含笑解释道。

    接下来风知游和张州誉又和魏索说了些有关黑狼真人的情况之后,就直接由风知游祭出了一片绯红色莲花瓣状,两丈来长的飞遁法器,一点破空声和光华都不发出,但是却速度也十分迅捷的直接朝着黑狼真人的洞府进发了。

    “净华飞莲,这是当年净莲宗的飞遁法宝,在晚上飞遁无声无息,没有什么亮光,也是很有用的法宝啊。早知道妙丹真人这处洞府几乎完好,又留下这么多法宝的话,拼命都要来一下的。早知道你当年不要去弥天谷,直接来这里拼命好了。”

    “这些家伙为什么正好是你认识的啊,要是和你没什么关系的,直接杀光,法宝抢光,人直接用来喂你的噬心虫都好。”

    一看到风知游祭出这片莲花瓣状的飞遁法宝,已经一会没发出声音的绿袍老头又忍不住叫了起来。

    听到绿袍老头这么叫,魏索又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因为现在魏索的修为进境远远超过绿袍老头的预计的最快速度,所以现在绿袍老头很多时候白天都会不惜损耗一点点元气冒出来了。好处是绿袍老头的一些经验对魏索在外面做事时用处很大,坏处就是魏索时不时就要对绿袍老头这种杀光抢光的言论无语一下。

    好东西都抢在自己手里,这道理当然是不错的,可是不管是谁都杀光抢光,那就算修为天下第一,一个朋友都没有,那魏索还不是无聊得要死。而且最让魏索无语的是,魏索也知道这个购物狂老头也只是喜欢这么叫叫,如果他有能力动手的话,他也肯定是下不去这种手的。

    ……

    天色渐暗。

    在天穹的外面,越接近晚上,就越是危险。

    但有魏索这种修为的修士,加上三个身上也有数件道阶以上法宝的分念境五重修士,再加上风知游御使的这件名为净华飞莲的古宝的确是光华不显,在高空中飞遁几乎不会引起妖兽的注意,在天穹外行动,当然已经是安全系数极高,就算遇到百年难得一见的八级妖兽,打不过的话,也应该有能够逃跑的能力了。

    “就是在此处了。”

    在连续飞遁了数个时辰,夕阳的阳光几乎全部消隐下去之时,风知游和魏索等人,在一座大山的上空停了下来。

    这座上面长着许多参天古木的大山可是要比魏索的小夜山看上去高出至少四五倍的样子。

    “如果那名修士告诉我们的消息没错的话,黑狼真人的洞府,就是在那条瀑布的里面。”

    略微一盘旋之后,风知游朝着东侧山腰中的一处落了下去。

    只见那处山腰的地方,有一处断崖,上面正好有一条宽阔的溪水,倾泻而下,结果形成了一条银炼似的瀑布,瀑布下方是一个数百丈方圆的深潭,看上去水气氤氲,其中似乎还有一些白鹭停留,很有仙气。

    “小子,这什么黑狼真人可是会比你选地方多了啊。这地方的风水看上去明显比你的小夜山好很多啊。有这样一条活水,都还可以乘势布一个不错的水系法阵了。”

    “还有,我说的不错吧,这件净华飞莲,在晚上御使起来根本从远处是看不到的,是逃跑和阴人的好东西啊。”

    绿袍老头这个时候又忍不住废话了,而听到他的这两句话,魏索也只是不动声色的撇了撇嘴,根本就不想搭理这个鬼老头。

    “晚辈风知游,听闻真人手中有一株赤精%子,想要用来交易一件有利于提升修为或是神通的东西。在下手中正好有一件这样的东西,所以特来求见真人。”降落到那条落差约七十余丈的瀑布前方之后,风知游和魏索等人互望了一眼,很是恭谨的朗声说道。

    “轰!”

    大约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后,瀑布的中央,突然一条一人多高的水柱气势惊人的涌了出来。一名两条眉毛斜飞入鬓,面相有些凶恶的黑衫修士,从中现出了身影。

    “在下倪秋成,是黑狼真人的弟子。”只见此名黑衫修士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有些瘦高,面无表情的打量了风知游和魏索等人一眼之后,此名黑衫修士干脆利落的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之后,直接问道,“你们带来的想要交易的是什么东西?”

    “我们带来的是通灵地母的一段角,不知道是否会合真人的心意。”风知游对着这名身上的法衣上有一头狼纹的黑衫修士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也直接说道。

    “通灵地母的角?”本来一直面无表情的黑衫修士明显震动了一下,马上说道,“给我看一下。”

    风知游和魏索等人互望了一眼之后,也不多说,伸手一点,直接就将那一截通灵地母的角射到了黑衫修士的面前。

    “果然是通灵地母的角,虽然短小了一些,但用来交换赤精%子,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这名黑衫修士只是一接住这通灵地母的角,就又微颤了一下,随后只是看了数眼,就马上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们稍等我片刻,我去禀报师尊,将你们要的东西取来。”说了这一句之后,黑衫修士却是很有交易信誉的将通灵地母的角丢还给了风知游,随后一转身掠入了身后的瀑布之中。

    只是半炷香不到的时间过后,这名黑衫修士去而复返,脸上有些掩饰不住的喜气,似乎是得到了一些奖赏一般。

    “这是你们要的血精%子,你们看一下有没有问题。”接着,这名黑衫修士一抖手,将一个紫红色的木盒丢向了风知游。

    “这…!”但就在这个时候,魏索却是突然浑身一震,面色剧变,眼中闪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身上的一片东西,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然亮了起来!

    传讯玉符!

    此刻他身上突然亮起来的,就是挂在他腰间的那片鱼形的传讯玉符!

    这片东西,是他和南宫雨晴在灵岳城里用来联络的。自从云灵大陆回来之后,魏索虽然查探不到南宫雨晴的消息,但是却都是将这片东西当作饰物挂在腰间。以免这片东西发出光亮的时候,自己没有注意到。

    但是就算是魏索,也早就根本不抱任何此片东西会发光的任何希望!因为天玄大陆这么大,要两个人正好凑在这数百里方圆之内,也实在是沧海一粟,极其的渺茫。

    但是现在,这片东西竟然突然亮了起来!

    这怎么不叫魏索心神剧震!

    “怎么了?”旁边的张州誉也马上发现了魏索的不对,轻声问道。

    而也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此条瀑布的上方,竟然是突然涌出了一道耀眼至极的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