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最北重城

第四百四十五章 最北重城

    滔天的妖气喷涌着。

    一团炽烈的赤红色光华硬生生的排开周围喷泉一般涌入的密密麻麻的妖兽,从这处裂口中“挤”了出来。

    此团赤红色光华的包裹之中,赫然是一头身长超过五丈的火凤!

    这头火凤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比起金丹一重、两重的修士气息还要强大,十分的恐怖。而此刻此头火凤的胸口处却是一团焦黑,似乎是在天穹的威能反击之下,受创不轻的样子。

    在此头明显不会低于七级中阶的火凤形状妖兽穿过天穹之后,又是一团强大的黑色妖气涌了进来。

    散发出这团黑色妖气的,是一头身高超过两丈的黑色巨猿,头顶凹陷,胸部却是有一圈奇特的黄色花纹。

    此头黑色巨猿身上的气息也完全不亚于先行通过天穹的火凤,而且此头看上去外表就极其凶神恶煞,双眼黄光闪烁的黑色巨猿的脾气可也不像火凤那么好,只见其冲进来的时候,双手是一顿乱挥,所有胆敢接近它身周五丈范围之内的其余妖兽,也都是被它双手中不停的发出的一团团黑光直接打得血肉横飞。

    也就在这两头品阶极高的妖兽先后从这处裂口涌入的同时,远处那座两三千里之外的修士之城之中,也是升腾起了一条条的遁光。

    先是数百道,随后是越来越多,成千上万道,好像整个城池里面的修士都被彻底惊动了,都朝着此处赶了过来。

    而此处,妖兽不停的如同喷泉一般喷涌着,片刻之间,就至少涌入了数千头的妖兽。

    包括火凤和黑色巨猿在内的妖兽群,非但不四下逃散,却是反而都朝着那个修士城池涌了上去。

    那处修士之城涌出的密密麻麻的遁光之中,有一白一黄两道遁光脱颖而出,远远超过了其余遁光的速度,上面同时各自散发着一股庞大的威压,遁光上方的天空,也都似乎随着这两道遁光上修士身上的灵气波动而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白色遁光之中,是一名灰袍老者,面孔方正威严,双目之中如有电芒,满头白发上竟然是不停的闪动着青光,而此名灰袍老者明显是金丹期大修士,身上沁出的白色灵气是凝成了一条条蚕的形状,十分的奇特。

    另外一条黄色遁光之中,却是一名只有五六岁男童般大小的侏儒道士,此名蓝袍道士打扮的修士也是金丹期大修士,身上散发出的灵气和魏索一样也是紫色的,遁光是由他脚下的一艘黄色小舟上激发而出。但是他身上沁出的紫色灵气,却是凝成了一面面八卦法镜的形状。而此名侏儒道士眉清目秀,面相看上去也和五六岁的男童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眼神十分凌厉,深沉,很明显只是因为所修的功法,才导致一直保持这样的容貌,其真实年龄肯定也是十分大的。

    “天穹竟然又裂了一条口子!在这十年之中,这已经是裂开的第四道裂口了,而且还距离那条裂口这么近!”

    “青道友,等下我先帮你护法,让你先布下冰魄寒光阵。”

    这两名金丹修士在一马当先的朝着妖气翻滚的妖兽群激射的同时,还在不停的发声交谈着。

    “这条裂口不知道裂了多大…。”

    “青道友,你身上的那件龙吟宝音钟,先借来一用。”

    被那名侏儒道士称为青道友的灰袍威严老者此刻面上全是惊骇的神色,说的全是天穹裂开一条口子的事。而反观面目如同五六岁男童一般的侏儒道士,却是面色沉静如水,说的全部是迎敌这些妖兽的事。

    相比之下,这名灰袍威严老者似乎是显得有些胆小怕事,不怎么样了。

    但实际上,任何天玄大陆北部的修士,见到此名灰袍老者的话,都大多只有敬畏的份,是根本不敢有轻视之心的。

    此名老者名为青凌子,有天蚕真人的封号,在天玄大陆可是大名鼎鼎,曾经击杀过两名金丹期修士,在平时是根本不胆小怕事,以脾气暴烈著称的。

    现在此刻这青凌子之所以如此的表现,那是因为这天穹裂口,他和身旁的这名同样在天玄大陆北部极有名气的侏儒道士凤霄然是都亲身经历过一次的。

    之前魏索在数年前参观玄风门的收徒大会时,那时候见识还很浅薄的魏索就听到了修士的介绍,虽然在天玄大陆,说起顶尖的大宗门,一般的修士都会想到天玄大陆中部,因为像玄风门这种规模十分庞大的顶级宗门,好几个都是在天玄大陆的中部。但事实上这也是因为天玄大陆中部的区域最为广阔,一共有上千个修士之城的关系。说到平均实力最为厉害的,其实倒反而是天玄大陆北部诸城。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包裹整个天玄大陆的天穹,在最北侧的破口比较多,天穹的里面,也有不少厉害妖兽生存,所以修士生存环境比较恶劣,斗法经验相对也足。天玄大陆北部的北明宗和玄风门是齐名,位列天玄大陆十大宗门之一,但是其门下弟子数量,却是只有玄风门的数分之一。

    而这天蚕真人青凌子和紫镜真人凤霄然,都是天养城的修士,所不同的是天蚕真人是天养城的散修,而紫镜真人是天养宗的大长老。

    天养城,是天玄大陆北部的重城之一,是天玄大陆最北端最为接近天穹的三个城池之中的一个,拥有为数最多的妖兽皮毛、妖丹和爪牙、骨骼等炼器材料的交易市场,可以说是整个天玄大陆北部修士炼器所需的原材料的最重要集散地。

    而在三十年之前,这天养城外的一处天穹上,就是突然出现了一条裂口。

    这条裂口,便是那条紫黑色光华闪耀的地方,那紫黑色光华,只是后来天养城的许多名厉害修士,联手布置出的封印法阵,堵住天穹那条裂口的!

    要是没有经历过那次天穹破口的修士,可能心里也未必会觉得天穹破开一条口子有怎么样,最多就是时不时的溜进一些妖兽而已。但事实上,许多妖兽,却似乎都能感觉到,甚至有些感知特别敏锐的妖兽,甚至能够提前感知到天穹的威能的薄弱、衰竭和破裂,所以在天穹裂口之时,就会有数量惊人的妖兽通过这裂口一下子涌进来。

    三十年前,天养城的绝大多数修士就是根本没有意识到此点,没有及时组织抵御,封堵住天穹裂开的口子,结果后来涌入了不知道多少头妖兽,在有其他城池的修士,不停的通过传送法阵涌来救援的情况下,天养城还和某些城池遭受兽潮冲击一般,陨落了上万名修士。

    当时青凌子还是分念境五重修为,还未凝出金丹,而凤霄然是刚刚凝出金丹,手上还没有多少厉害法宝,两人可是也都眼睁睁的看到了当时不少实力和两人非常接近的修士陨落的。

    现在经历了那次天穹裂口的修士都已经意识到,天穹裂口这种东西,就如同洪水来袭一般,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裂口封堵住,否则天穹外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妖兽感觉到此处的异动,会有数量更为惊人,实力也更为惊人的高阶妖兽赶来。对于许多高阶妖兽来说,灵气十足的修士肉身,甚至金丹修士的金丹,都是大补之物,相当于灵药一样。随着越来越多的高阶妖兽涌来,妖兽之势就会像洪水彻底决堤一般,别说是城池被毁,可能附近的修士,逃跑都很难,因为很多妖兽的遁速,都在修士的法宝和术法飞遁速度之上。

    而此刻让青凌子真正由心惊骇,让他心神都有些不稳的是,虽然天玄大陆北部天穹的裂口数量不少,但却是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累积下来,这种数十年间在一两千里范围之内,接连出现两条裂口的事,在整个天玄大陆的历史上都根本没有过!

    而种种迹象表明,数百年来天穹裂口出现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天穹威能的损耗,似乎是不争的事实!

    “七煞火凤,噬魂猿,青道友,只能先在此处布下冰魄寒光阵了!等下你来对付那头七煞火凤,我来接下那头噬魂猿。”

    一阵急速狂掠之后,在距离妖兽群足足还有三四十里之遥,看到妖兽群中的那头火凤状妖兽和黑色巨猿状妖兽时,原本沉静至极的侏儒道士也马上脸孔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对着青凌子厉声说了一句之后,马上停顿了下来。伸手一点,将一口白雾缭绕的白色小钟和一颗拳头大小的青色珠子先行祭在了身前,同时取出了一片冰蓝色的玉符,捏在了手中。

    而青凌子也是马上二话不说的停了下来,在自己的纳宝囊上一拍,飞快的取出了一根根三丈来长的白色玄冰冰柱。

    只是片刻的时间,青凌子就接连取出了上百根成人大腿般粗细的白色玄冰冰柱出来,然后这些白色玄冰冰柱在他的御使之下,都分散的矗立在了他和青凌子身前的空地上。

    “白道友也赶来了。”

    而与此同时,这两名金丹修士都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往后方看了一眼,神情略微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