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天穹裂口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天穹裂口

    快步走过了数条街道之后,此名黄衫年轻修士在一条偏僻的小巷中停了下来。

    只见其双手上各自冒出一团淡蓝色的淡淡华光,在自己的脸上一抹,却是揭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下来。

    这张奇特的面目呈半透明的白色,软软的,十分水润,看上去材质好像鱼皮熬成的凝胶一般,其中的一面上,布满着许多蝌蚪状的奇特符纹。

    一除下此张面具,这名黄衫年轻修士马上轻轻的抖了抖手,手上又是淡蓝色的光华一闪,这张以魏索的修为和神识,都没能识破的奇特面具就马上化成了一蓬飞灰,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紧接着,这名黄衫年轻修士又取出了一张几乎同样的面具,伸手一点,整张面具便变得完全透明一般,贴合在了他的脸上。

    这名黄衫年轻修士面具下的真正面目,竟然是一名黛眉轻蹙,肤如凝脂的绝色女修,而且此名女修的容颜,精致至极,竟然是完全不在姬雅之下。

    眼下贴上了一张新的面具之后,这名女修却是已经变成了一名脸上有些麻子的扁平脸男修。

    女修的这种面具极其的玄妙,现在再怎么看,也都根本看不出她的脸上是覆盖了一层这样的面具。而且这张新的面具一贴上之后,这名女修身上的气息也随即改变了,变成了一名分念两重的修士,而且所修功法的气息,也完全不同。

    可见此种面具竟然是还有彻底改变修士身上气息的功效的。

    此刻就算是魏索再见到这名女修,也根本认不出这名女修是方才的“张风翼”了。而好歹修了一门望气术的魏索都不能发觉,别的修士,自然更是无法识破了。

    “这大便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看来这头宝石地龙便秘便得不轻啊….。”

    只见这名女修士做了如此改变之后,却是轻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然后脸上又是浮满了笑意。显然此刻她是又不自觉的想到了魏索和那名黑袍中年修士对话的那一幕。

    “他也是用了易容的丹药,掩饰了本来面目的,这便应该是他本来的面目吧。”

    嘴角荡漾着忍俊不住的笑意,这名女修四下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之后,又是伸手一划,一团透明的水光却是在她的双手中升腾而起,不停的变化,而她的目光也是同时不停的闪动着,似乎这团透明的水光能够按照她心中所想,凝结出模样的样子。

    令人吃惊的是,只是数息的时间,这团透明的水光就凝成了一名男修的面目,而此名男修的面目,竟然和魏索有八九成的相像!

    很明显,此名神秘的绝色女修,竟然是还修有某种看透对方易容术的术法的。

    “我身上正好没什么法宝,他这次送了我这样两件东西,今后有机会,是要谢谢他的。”轻声说了这一句之后,这名女修的脸上,却是又不自觉的现出了一丝忧愁的神色。随即她也马上一闪身,掠出了这条偏僻小巷。

    ……

    “居然是卖成年妖兽的,这间坊市在天玄大陆南部,应该算是独一家了。”

    这个时候,魏索却是已经身处在引起了他浓厚兴趣的那间占地极广,但外表看起来十分简陋的坊市之中。

    这间坊市,居然是专门出售各种活的妖兽的,而且大多都是已经长成的成年妖兽。

    一眼望去,只见这间坊市之中布置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栅栏围子,每个围子里面都放置了一头或者数头不等的妖兽。

    这些妖兽看上去大多都是野生的,很多妖兽的身上都带着那种野生妖兽独有的野性和一些时间已经很长的伤疤。而这些栅栏也只是用普通的木材围起来,只是栅栏里面都布置着一些青色的铜柱,上面连着许多布满符纹的锁链,被这些锁链捆缚住的妖兽都是神通被制住,只能简单的走动,叫唤一下,根本没办法动用术法的样子。

    整个坊市里面的修士很多,而且这些野生妖兽可是更加不管了,吃喝拉撒一起来,栅栏里头可几乎都是跟猪圈一般的。各种难闻的味道和气息混合在一起,这间坊市比起外面还要更加的脏乱差。

    魏索走进来之后,也是根本没有任何人上来招待,看上去进入这家坊市的修士,都是自己在里面到处看,看中什么妖兽,再喊这里面的店员过去交易。

    要是换了平时,在此种环境之下,魏索肯定是没有兴趣多呆的,因为这家坊市虽然一眼望去,出售的妖兽就有近百种之多,但是这些妖兽最高也不超过五级低阶。这种级别的妖兽对于有噬心虫在手的魏索和他的修为来说,当然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但是魏索却是并没有马上退出这间坊市,反而是四下的看着,逛了起来。

    片刻之后,只见魏索却是买下了一头外形看上去和松鼠有些相似的火红色小兽,然后就离开了这间气味难闻,十分脏乱差的坊市。

    就在魏索离开此间坊市的时候,天玄大陆最北部的一处天空之中,有两名和他完全不相干的修士正朝着连接着天地一般的天穹飞掠而去。

    这两名修士一名身穿橘黄色法衣,上面布有一条条小剑般得符纹,四十岁左右年纪,白面无须,而另外一名修士身穿淡灰色法衣,上面有许多铜钱模样的符纹,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脸孔狭长,背上背着一柄乌鞘飞剑,很明显是修了飞剑诀法的剑修。

    这两名修士的修为都不低,年纪较长的白面中年修士是分念境三重的修为,而身穿淡灰色法衣的剑修也是分念境两重的修为。此刻这两名修士是由白面中年修士架着一个紫玉葫芦状的飞遁法宝,栽着两人,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天穹飞射而去,应该就是结伴到天穹外历炼,猎杀妖兽或者采集其它天才地宝了。

    在这两名修士后方大约两三千里之处,隐约可以见到一座沿着一条山脉建立的狭长形修士之城,而位于这两名修士东侧,大概一千五百里之外的一处天穹上面,却是有一条奇特至极的蓝黑色光华涌动不停,就像天穹上的一条补丁一样。

    而这条蓝黑色光华在上千里之外都看得清楚,很明显这条蓝黑色光华的长度肯定超过数百丈,宽度也至少是有十数丈的。

    那条蓝黑色光华的周围,还不时有遁光闪动一下,似乎还有修士在那里巡查、守候的样子。

    若是此刻魏索在这里,肯定是要忍不住停下来,甚至赶去那条蓝黑色光华那里去看看的,因为魏索也是根本没有来到过这里,也根本没有看到过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灵光的天穹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一条诡异的蓝黑色光华。但是此刻这两名修士眼光偶尔朝着那处地方扫过,面上却是连一丝惊异的神色都没有,很明显是知道那处为什么会有那样一道华光,习以为常了。

    大约只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这两名分念境修士便已经距离通天接地的天穹只有百丈的距离了。

    白面中年修士御使的紫玉葫芦明显遁速放缓,停顿了下来,两名修士的脸上,也现出了一丝凝重和敬畏的神色。

    很显然,任凭是何种修士,在这天穹之威面前,都是不得不折服的。

    而略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不自觉的敬仰了一下天穹之威之后,一丈来长的紫玉葫芦上又是紫光大放,重新激发了起来,看架势是要马不停蹄的穿出天穹去了。

    但是,只是又往前飞出了不到十丈,紫玉葫芦猛的在空中顿住。

    “叶道友,这是…?”同时,中年白面修士呼吸都为之停顿一般,骇然的和身旁的灰衫剑修互望了一眼。

    就在两人正对的天穹之外,一点赤红色的光点以惊人的速度由小变大,就这一两个呼吸之间,赫然是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数丈的巨大赤红色光团,带着恐怖的威能,狠狠的撞在了天穹之上。

    “咚!”

    中年白面修士和灰衫剑修所在的天空都猛的一震,紫玉葫芦在空中明显跳动了一下。

    乳白色的天穹上光华一闪,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形变,而那团巨大的赤红色光团,却是惊人的速度反弹了回去,“轰!”随即此团巨大的赤红色光团被什么东西硬接住一般,在天穹外剧烈的爆炸了起来。

    而在此团赤红色光团爆炸开来之前,已经有无数道光焰,升腾了起来,密密麻麻的撞击在了此处天穹之上。

    无数条大小不一的黑影,在天穹外隐隐约约的显出了身影。

    “难道…。”灰衫剑修眼见这样的景象,突然反应过什么似的,脸上变得没有了一丝血色。

    “啊!”而中年白面修士眼见灰衫剑修脸色变得一片惨白的同时,也是想通了什么一样,骇然的一声大叫之后,便马上调转了紫玉葫芦,朝着来时的方向,发疯般的逃窜起来。

    “啪!”“啪!”“啪!”“啪!”

    两人背后纹丝不动的天穹之上,惊天动地的爆响声不断。

    “咔!”

    看上去那些从外部冲击在天穹之上的各色华光、光焰,根本就不能对天穹产生任何损伤的样子,但是此刻好像这处天穹自己产生了某种质变一般,有一长条的地方,灵光突然慢慢的稀薄了下来,然后出现了一条条透明水晶般的光纹。

    随即,天穹上,这一条长达六七十丈,宽约五六丈的灵光变得稀薄的地方,突然之间灵光就完全消失了!

    这片通天接地的天穹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口!

    “啊!”

    只见这两名修士只是都骇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上涌出了数团华光,然后瞬间就被从裂口中涌进来的无数各色光焰给淹没了!

    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妖兽,如同喷泉一般从裂口处喷了进来!

    ***

    (下一章还是晚上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