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便秘很严重啊

第四百四十三章 便秘很严重啊

    “宝石地龙的粪便?你说的宝贝就是这堆粪便?”黄衫年轻修士愣了一愣。

    “废话!你烧掉了我这堆宝贝,你说该怎么办吧。”满脸横肉的黑袍中年修士怒道。

    魏索目光闪动了一下,却是不动声色的朝着这两人走了过去。

    黄衫年轻修士有些语塞的样子,似乎觉得这名黑袍中年修士是不是脑袋有些问题。

    “这堆宝贝,可是我花了五百下品灵石才好不容易买下的。”满脸横肉的黑袍修士却是得理不饶人一般厉声接着叫道,“你若不赔五百下品灵石给我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五百下品灵石?”听到黑袍中年修士的这句话,黄衫年轻修士才猛然反应过来一般,眼中怒色一闪,“既然是阁下你买下的东西,又怎么会随便放在路中央?”

    “那是我正好和这位道友在买另外一件东西,还没来得及将这件宝贝收起来。”黑袍中年修士冷笑了一声。

    “不错,此事我可以作证,的确是如此。”黑袍中年修士旁边的一名灰袍矮冬瓜模样的修士马上点了点头,应声道。

    黄衫年轻修士一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沉声道:“就算依阁下所言,这堆东西是你来不及收走,放在路中。但只是一堆粪便,就要五百下品灵石,也未免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怎么,难道你是觉得我讹你不成?”黑袍中年修士也马上脸色一沉,冷笑道:“这堆宝贝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没有什么用处,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有很大用处的。”

    这么说着的同时,只见这名满脸横肉的黑袍中年修士在腰间的一个奴兽袋上一拍。

    黄光一闪之下,一头青色山羊模样,但是背上却是长着几根突出的骨刺,风灵气息极浓的妖兽,却是显现了出来。

    “青罡灵羊?”一见到此头体型也和普通山羊差不多大小的妖兽,黄衫年轻修士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小子,你既然知道我此头妖兽是青罡灵羊,那你也应该宝石地龙的粪便对于青罡灵羊来说就像是灵丹一样,可以令我的这头青罡灵羊实力有不少增长的吧?”黑袍中年修士面无表情的看着黄衫年轻修士说道。

    “怎么,难道你不想提供赔偿么?诸位道友,你们可是要评评理了。”看着黄衫年轻修士一时不说话的样子,这名黑袍中年修士又是冷笑了一声,马上接着说了这一句。

    “怎么,难道在万寿城,还有人敢如此强行霸道,弄坏了人家的宝贝不给赔偿的么?”周围的三名修士都上前了一步,面色阴厉的将黄衫年轻修士围在了中间。

    黄衫年轻修士怒容满面,却是垂下了头,默然的将灵石袋取了出来。

    “我说这位道友,此事好像有些不公啊。”眼看这名黄衫年轻修士就要忍气吞声的掏出五百灵石,就在此时,一直在旁边不动声色的看热闹的魏索,却是嘿嘿的一笑,拍了拍手中的白玉扇,说道。

    “不公?”满脸横肉的黑袍中年修士眼中马上厉光一闪,转过头去,只见出声的却是一名手持着白玉扇,面色有些苍白的身穿翠绿色法衣的年轻人。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可是不觉得此事有什么不公的地方。”黑袍中年修士马上用隐含威胁的目光,盯着魏索说道。其余的三名修士,也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一副小子你放明白点,这里可不是你乱管闲事的地方。

    “哪里,这件事可是大大的不公啊。”但是魏索却是一副根本没看到几个人眼色的样子,很认真的说道。

    “那我倒是要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公了。”黑袍中年修士顿时冷笑了起来。

    “五百下品灵石怎么够。”魏索一本正经的说道,“宝石地龙的粪便,对于有青罡灵羊的修士来说,至少要价值八百下品灵石啊。此种东西,对于有用的修士来说,又不是花多少灵石买下来,就价值多少灵石的。我之前看到的拥有青罡灵羊此种妖兽的修士,好不容易找到有宝石地龙的修士要求交易时,有宝石地龙的修士要价,至少是要八百下品灵石的。要知道这可是大便啊,不是别的东西啊。大便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什么!”听到魏索这么说,本来一脸感激的看着魏索的黄衫年轻修士,顿时脸色变得更为难看了。

    “道友说的及是,这大便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而满脸横肉的黑袍中年修士听到魏索这么说,顿时脸色大缓,道:“不过我也不是难说话的人,就只要五百下品灵石,也就可以了。”

    黄衫年轻修士也根本不说什么了,直接取出了五百下品灵石。

    “等等。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但是魏索却是把手里的白玉扇往黄衫年轻修士的手前一拦,阻止了他将灵石交给黑袍中年修士。“如果真是宝石地龙的粪便,那道友要这五百灵石的确已经算是不难说话了,只不过道友是不是搞错了,这似乎不是宝石地龙的粪便吧。”

    “不是宝石地龙的粪便?”黑袍中年修士和黄衫年轻修士都是一愣。旋即,黑袍中年修士脸色马上一沉,“刚刚诸位道友都看得很清楚,这堆粪便蓝光闪闪,不是宝石地龙的粪便,还是什么?难道道友是想说我是讹他不成?”

    “是么?”魏索呵呵的一笑,问道,“这位道友,如果我所知不错的话,成年的宝石地龙外形是像一条大蚯蚓,只是表面长满了透明宝石一般的疙瘩,十分璀璨,是四级中阶的妖兽,只是十分罕有。体型大概一尺来长,小孩手臂粗细,除了这种宝石地龙之外,应该没有第二种别的宝石地龙吧?”

    “废话,这宝石地龙是如何的妖兽,整个万寿城的修士,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宝石地龙当然只有这一种。”黑袍中年修士冷笑道,“还用得着你来卖弄见识?若是没有事的话,赶紧给我走开,否则我可没什么心情和你在这里瞎扯的。”

    “那这头宝石地龙的屁股眼比身体还大,便秘便得不轻啊。”听到黑袍中年修士这么说,魏索却是哈哈的一笑,朝着地上点了点,“不然身体只有小孩手臂粗细的宝石地龙,怎么拉得出直径都有成人手臂粗细的粪便出来的啊。”

    “噗!”朝着魏索所点的地方一看,就连脸色十分难看的黄衫年轻修士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原来那团“宝贝”虽然已经被他方才那一道火系术法打成了飞灰,荡然无存了。但是地上却还留着一盘盘香一般的蓝色印子。这堆“宝贝”是蓝色的倒是不假,黑袍中年修士也没有瞎说。但是从留下的印子来看,这一条条一圈圈的,却是都有成人手臂般粗细。一条体型只有一尺来长,身体只有小孩手臂粗细的要拉出这么一条东西出来,的确是比起金丹五重修士本事还要大了。

    “你!”黑袍中年修士呆了片刻之后,索性也撕破了脸皮一般,面色彻底阴沉了起来,“小子,看来你是故意来拆我的台的了。”

    “今天这天气好像有点闷啊,不知道用这件东西弄点风出来会不会凉快一点,不然要不还是用这件东西下点水气来?要不索性用这件冰系的东西,更爽一点。”此时魏索却是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此人的话一样,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取出了一件件东西出来。

    “…..。”黑袍中年修士和周围的几名修士马上就看得脸色发白了。

    魏索取出来的东西,全部都是灵阶上品的法宝。换来换去的,一会就从纳宝囊里至少弄出了五件灵阶上品的进攻型法宝,三件防御型法宝。

    灵阶上品的法宝,在分念境四五重的修士眼里都已经是不得了的法宝了,更别说在这些分念一重、周天四重五重的修士的眼里了。更何况魏索还随手拿出了这么多件。要真打起来,估计魏索只要动用拿出来的这些东西里面的一半,就已经足够对付他们了。

    “啊?你刚刚说什么?我刚觉得天气热,没注意听到。”换来换去的从纳宝囊里连续弄出了这么多件法宝之后,魏索好像一副刚刚没听到黑袍中年修士的威胁的样子,看着黑袍中年修士说道。

    “啊。没说什么,我说可能是我被骗了,那个人给我的根本就不是宝石地龙的粪便,这个骗子,我找他算账去。”黑袍中年修士马上就很无耻的说了这一句,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我们也帮你找他算账去!”周围几个修士,也马上一溜烟的消失了。

    “噗!”黄衫年轻修士又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即,这名黄衫年轻修士马上对着魏索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不必客气了。”魏索笑了笑,却是将一件灵阶上品的进攻法宝和一件灵阶上品的防御法宝,递给了黄衫年轻修士。

    “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黄衫年轻修士顿时一下子愣住。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叫张风翼吧。”魏索笑了笑,看着黄衫年轻修士道:“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是你在数年之前,可是曾帮过我一个忙的。这两件东西,算是我为了当日之事,送给你的谢礼了。”

    “数年之前帮过你一个忙?”黄衫年轻修士愣了愣,一副很是疑惑的样子。

    “反正这两件东西,你先收下,若是道友有时间的话,我倒是可以和你详细说一下的。”魏索含笑道。

    “那我便却之不恭了。”黄衫年轻修士微微犹豫了一下,收下了两件法宝,却是有些为难的说道,“只是我马上还有急事,约了人要马上赶去的…。”

    “既然如此,那张道友你先便赶去就是了。今后有缘再见,我再和你再叙也无妨。”魏索马上淡然的拱了拱手道。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黄衫年轻修士转身马上就要急着离开,但是转身之后,却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问了这一句。

    “在下季李”,魏索眼光闪动了一下道。

    “季道友,在下这次肯定记住了,下次绝对不会忘记道友了。”认真的说了这一句之后,这名黄衫年轻修士便匆匆的离开了。

    “想不到在这个地方,还能偶而遇到他。”看着这名黄衫年轻修士的背影,魏索忍不住微微一笑。

    他可是也想了许久,才想到自己在何处见到过此人的。

    此人就是当年他到七星城,见到心有兰的时候,上来提醒他不要直勾勾的看心有兰,否则会触怒心有兰的那名修士。当时那名修士便告诉他叫张风翼,当时魏索还以为这名修士也是和他一样,随口说个化名。但是后来听到他的几名好友也是喊他张风翼,才知道那的确是他的真名。此名修士待人十分真诚,当时也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而当时他好心的提醒魏索不要直勾勾的看心有兰,当然只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他当然未必记得,只是此事对于魏索来说,却又未必是小事,因为若是真触怒了心有兰,说不定魏索就会惹上大麻烦,也根本没有现在这样的修为了。

    此人在魏索看来,是值得结交的,所以在身上有许多灵阶法宝的情况下,将此人视为朋友的魏索,可以说是极其奢侈的一下送了两件灵阶上品法宝出去。

    而且对于魏索这种朋友本来不多的人来说,遇到一个很有好感的故人,也是十分高兴的事。

    当日在七星城中见到这张风翼的时候,魏索只不过周天三重,而张风翼不过周天两重,这次再见之时,张风翼却是也周天五重修为了,修为的速度和一般修士相比,倒也是不慢了。

    又微微的一笑,回想了一下当日七星城中的情形之后,魏索便继续朝着前方的那处坊市走了过去。

    …..

    “这人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修士。居然身上有这么多灵阶上品的法宝!还一下送给了我两件。”

    “我是随便看了一名新入弟子的面目,照着他的面目炼制了这件混元面具,那名弟子似乎的确是叫张风翼,看来他的确是张风翼的故人。不过为免被他因此发现什么,我还是快些离开再说。”

    魏索不知道的是,黄衫年轻修士匆匆的离开那处集市之后,便马上到了灵兽城的一个传送法阵之中,然后交纳了费用之后,马上便从这个传送法阵,在距离万寿城最近的天玑城的传送法阵中显现了出来。而此名黄衫年轻修士自言自语的嘀咕时,声音却是完全变掉了,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声音,而是一个很是好听的女修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