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逼问金丹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逼问金丹

    紫光一闪,魏索的身影先在甄崇明和朱啸春安置了住所的那处山腹中显露了出来。

    黄芽子和韩无雅等人,便是最先从这里面钻出的。

    姬雅和韩薇薇,以及甄崇明和朱啸春两人也随即从魏索掠出的通道中掠了出来,在魏索的身旁停了下来。

    “我们的房子啊!”一停下来,提着长风真人的甄崇明和他身旁的朱啸春就顿时哀嚎了起来。

    两个家伙没来得及收掉的房子现在已经是被打得七零八落,变成了一个废墟,旁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个大洞,正是两头裂地狂螯挖出来的。

    “不要叫了,把这个地方清理一下,先把你们收起来的静室放出两间来,我有用处。”

    魏索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少悲痛之情的甄崇明和朱啸春,伸手一动,取出了一面青色的阵旗,一道真元贯注了进去。

    此刻他是停止了布置在小夜山里面的山神庇佑阵的激发,这样所有的灭仙藤便都恢复了效力,此刻要是有修士在小夜山外面,除非有可以迷惑灭仙藤的特殊法器,否则就要受到灭仙藤的攻击。

    “好!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啊。”听到魏索的吩咐,甄崇明和朱啸春两个人马上就停止了哀嚎,飞快的开始清理周遭的地面,将收在纳宝囊里的房子开始放出来。

    魏索点了点头,目光微微一动,他的噬心虫却是钻进了那个被两头裂地狂螯挖出的地洞里面。

    随后,这个地洞里面便马上发出了一路崩塌的声音,很明显是他令噬心虫先将这个地洞先行堵了起来。

    “小银,你在这个洞府里面到处转转,看看有没有还没有跑掉的修士。记住别跑到外面去,不然那些灭仙藤可是要把你吃了的。转了一圈之后就马上回来。”看到魏索这样的举动,韩薇薇也马上对着跟在她身边的混元银娲说了这么一句。

    这头被她打扮得如同小女孩一般的混元银娲也马上很有灵性的点了点头,银光一闪之下,便朝着一条通道掠了进去。

    “好了,够了。”看到甄崇明和朱啸春已经放出了两间静室,魏索便马上喝停了两人。然后对着韩薇薇和姬雅点了点头,真元一卷,就将长风真人裹着,掠入了其中一间静室。

    掠入了这间静室之后,魏索是在里面的一张座椅上坐了下来,将长风真人却是丢在了他前方不远处的银色草毯上。

    姬雅似乎很清楚魏索要做什么,伸手一动,取出了一颗小小的白色丹药,噗的一声,捏成了粉碎,然后伸手一抖,全部涌入了长风真人的口鼻之中。

    “长风真人,你也不用装死了,就算没有这颗丹药,你说话还是应该能说的。”看着吸入了这药粉之后,还是紧闭着双目,跟死了一般的长风真人,魏索冷笑了一声。

    但长风真人却是依旧闭着双目,好像根本就没听到魏索的话一般。

    “怎么,还当没听到我的话么?”魏索也不生气,只是转头对着甄崇明和朱啸春吩咐道:“你们把他的法衣扒了,然后写上东瑶胜地长风真人几个字,也不用多跑,就把他挂在灵岳城外示众就是了,应该也有很多修士看得出他是真正的东瑶胜地金丹修士,并不是假的。”

    “好!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不过老大,我觉得直接用刀在他身上刻出那一行字,血淋淋的,更有威慑力啊。”朱啸春和甄崇明一听,马上就走了上来,准备扒长风真人的衣物,同时朱啸春还说了这么一句。

    “士可杀不可辱,我败在你手里,要杀要刮随便你,你要这样折辱我的话,不怕将来自己也有这样的下场么!”原本紧闭着双目的长风真人顿时睁开了眼,双目喷火的发出了一声厉喝。

    “这能怪得了我么?如果不是你们这种宗门,欺压我们的话,我会来找你们的麻烦?”魏索不屑的看了一眼长风真人,“就算是在今日,我也是给过你们不止一次机会的,我这么对付你,还不赶尽杀绝,也已经算是做人留一线了。甄崇明、朱啸春,就听你们的好了,直接用刀刻字好了。”

    “四名金丹修士,再加上韩无雅的落星神弓和羽化天镜,两个宗门的精英弟子、长老,连一个天一门这样的宗门,都应该能灭掉了,没想到竟然还会败亡在你的手中。”听到魏索的这几句话,长风真人整个人好像突然泄了气一般,脸色彻底灰了下来,一下子好像又老了数十岁的样子,“你想要问什么,我说便是,你也用不着再弄这些手段了。只求你问完之后,给我一个痛快便是。”

    “既然如此,只要你说的都是实话,我会给你个痛快的。”魏索点了点头,也不废话,问道,“那另外三名金丹修士,是什么身份?”

    “先前被灭仙藤灭杀的是金钟上人,后来被你杀死的金丹两重修士是钓鲨真人,还有这名一时激怒攻心,真元走岔,冲断了心脉的修士是黄芽子。这三名修士,都是散修。”长风真人无力的说道。

    “这些修士,有没有什么厉害背景?”魏索问道。

    “这三人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金钟上人和钓鲨真人是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不过黄芽子此人一诺千金,好像是有不少信得过的朋友,其中不乏金丹期修士的。”长风真人道:“但我也只是有所耳闻,至于他到底有哪些生死之交,具体是什么修为,我也是不知道的。”

    “你们宗主董妙真呢?他怎么一直都没有露面?”魏索沉吟了一下之后,看着长风真人逼问道。

    这次利用灭仙藤之威,杀是杀得痛快了,好好的出了一口恶气,但是肯定是有无数的后遗症的,而且这一派之主在这种关头都一直不露面,这就让魏索觉得事情十分不寻常,生怕董妙真是在准备什么东西对付自己。

    “他是在闭关修炼一门功法。”听到魏索此语,长风真人明显踌躇了一下,但是踌躇了一下之后,还是咬了咬牙说了。现在他死是不怕的,但就怕无穷尽的羞辱。而且东瑶胜地几乎所有分念境修士全部陨落,已经必然是重蹈覆辙,成为天玄大陆历史上第二个宝玄宗,必定要衰败了,而魏索也必定成为第二个修罗真人,现在为东瑶胜地多做考虑,也根本没有什么用了。

    “闭关修炼功法?什么功法?”魏索和姬雅、韩薇薇听到长风真人这么说,目光顿时都不由得闪动了一下。

    “不知道。”长风真人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只知道此门功法是十余年前,在我们东瑶胜地存放功法典籍的小洞天被发现的。应该是本门一名修为惊人的前辈做了特别的手段,遗留下来。但是具体是什么样的功法,却只有董妙真知道。”

    “你是东瑶胜地唯一的一名金丹大修士?身份绝对不在他之下的。”魏索的眼中闪现出了一丝不信的神色,“连你都不知道?”

    “任何宗门,都有很多功法是秘不外传,只有特定的弟子才能修习,而且我身份虽然不在他之下,但是也无法逼迫他的,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长风真人苦笑道:“不过我知道此功法一旦修炼有成,他的实力肯定会大幅度的增长的,而且此功法似乎需要多名灵根修士一起修炼。”

    “需要多名灵根修士一起修炼,什么意思?”魏索和姬雅等人都是微微一怔。

    “具体如何,我也是不知。我只知道,自从十余年之前这门功法现世之后,白玄矶等许多长老,便都在全力寻找各种灵根修士。像当年之所以一定要姬雅嫁入东瑶胜地,据说也是因为姬雅是灵根修士的缘故。”长风真人的目光在姬雅的身上扫了一眼,有些无力的接着说道,“前不久,我们东瑶胜地还找到了一名罕有的雷灵根修士,之后他便开始了闭关修炼,应该这些灵根修士,都是为了配合他修炼这门功法所用。像白玄矶和董妙真走得比较近,他所知的可能还要略微比我多点。”

    “需要多名灵根修士一起修炼的功法,这种功法,我也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时候,绿袍老头的声音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不过你还记得么,当年董妙真也似乎对董青衣有些深恶痛绝的样子,似乎也恨不得将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亲手灭杀掉,省得被你威胁,但是他们却是又投鼠忌器,好像生怕董妙真出了什么意外,董妙真是风灵根修士,应该也和此门功法有关。看来这门功法很不简单,你可是要小心一些。”

    听到绿袍老头的话,魏索的目光微微的闪动了一下,但是他的面上却是依旧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看着长风真人接着问道,“你们东瑶胜地的护山法阵如何?”

    “你竟然是想要进攻我们东瑶胜地的山门?”听到魏索的这句话,长风真人的目光之中顿时充满了震惊的神色,但是马上他就又平静了下来,无力的说道,“我们东瑶胜地的山门是由我们祖师布置的‘绿月’大阵,攻击力可能不足以灭杀金丹两重三重的修士,但是防御力却是十分惊人,可以将人困住。而且是弥漫全谷,就算你混进去,此阵一发动,你也是要被无数道绿色月华般的屏障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