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气..死了

第四百三十一章 气..死了

    “轰!”此条银色箭光射入那条通道中之后,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声,一团团气浪也马上从那条通道中狂涌而出。

    十余名最靠近此条通道的东瑶胜地和聚星宗的弟子,都是纷纷一脸惊骇的,随即准备对着此条通道激发法宝和术法。

    但此条通道之中,却是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

    见此情形,别说是这些心惊胆颤的修士,就连刚刚激发了落星神箭的韩无雅都是呆了一呆。

    “难道此人的身上还有其它瞬移类的法宝?”

    “咔!”就在这些修士呆了一呆,脑海中浮现出那样的念头之时,脚下的石地下,却是突然又传出了一声轻微的裂响。

    绝大多数修士自然是下意识一般,马上有些惊惶的朝着下方地面看去。

    但就在此时,“嗡”的一声爆响,魏索那柄闪着金、黄两色光华的门板状飞剑,却是蓦然在那看上去空无一人的通道中凭空浮现,与此同时,一条灵芝状的太古凶火也涌了出来。

    “轰!”

    绝大多数修士都根本没有来得及施放手上的攻击性法宝拦截,此柄门板状飞剑和灵芝状的黑色太古凶火就已经冲击到了他们身外由各色灵光光罩和防御法器组成的防线上。

    “噗!”

    只见在魏索的这一击之下,足足有五六层的各色光华竟然是被硬生生的冲开了一个大洞,两名修士在余威不减的太古凶火一烧之下,就马上化成了一蓬飞灰,而正对着魏索飞剑的三名修士,直接就被飞剑拍得倒飞出去,在空中就没有了瞬息。

    先前的三人,再加上现在的五人,魏索连杀八人!

    “隐形法衣!”

    一名白衫修士骇然惊呼出声,此名脑后的长发结成一条辫子的修士,赫然是东瑶胜地的实权长老白玄矶。

    方才在魏索一击之下,聚星宗一直运气还算不错的大长老宋扬也是被太古凶火灭杀了,但白玄矶却是到此时还幸存着。

    随着门板飞剑和太古凶火的祭出,魏索的身外紫气缭绕,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原来方才这么多修士对着此条通道虎视眈眈之时,他就是一动不动的停留在此条通道之中。

    虽然他能够躲过这么多神识的搜索,肯定是除了此件隐形法衣之外,还有隐匿气息的术法了。但是他此种做法,也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胆大至极。因为若是这么多修士全部全力发动一击的话,他也肯定要吃个大亏。

    在白玄矶的惊呼声中,只见魏索却是丝毫都没有停顿,身体往后方激射而出的同时,伸手一动,将披在身外的隐形法衣收了起来,同时却是面无表情的伸手一扬,丢出了一件血迹斑斑的青色法衣。

    “钓鲨真人!”

    一看到此件法衣,长风真人和韩无雅的脸上顿时是没有了丝毫血色。

    此时魏索丢出来的这件法衣,赫然就是钓鲨真人身上的法衣。

    此刻魏索在这里,手头上又有钓鲨真人的法衣,钓鲨真人现在如何也是可想而知了!

    而从黄芽子、长风真人等人进入这小夜山的山体到现在,也只不过是短短片刻的时间,黄芽子和韩薇薇交手,也就是几个照面而已,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一名金丹两重修为的大修士,竟然是已经被其灭杀了!

    而且此人手上的一些厉害法宝,包括这头骷髅法宝,还都根本不在身边!

    “啊!”

    一声惨叫声突然从一侧的甬道中传了出来。

    一名赶到此处的聚星宗修士才刚刚冒头,还没看清楚眼前是什么状况,就突然被一头色彩异常绚烂的巨蝶喷出的黏液包裹住了,随即,这名聚星宗修士的脚底板上又是血光一闪,直僵僵的往后倒了下去。

    眼见这样的景象,一名东瑶胜地的修士身体颤了一下之后,突然往另外一条通道转头狂逃。

    这名修士一逃,其余的修士也都如梦初醒一般,争先恐后的逃命了起来。

    “逃者,杀!”一道银色箭光,将一名亡命而逃的聚星宗修士打得四分五裂。

    但是此时这些修士已经彻底吓破了胆,跑得更快了。

    让发出此道箭光的韩无雅身体晃了一晃的是,片刻的时间,除了魏索这边的人之外,洞窟里面就只剩下了他和长风真人、黄芽子三人。

    “我和你拼了!”

    长风真人脸色一片惨然,一声厉喝之下,青色的金丹升腾了起来,上面骤然浮现出了许多条细密的光纹。他这么做,很明显是已经知道此次彻底一败涂地,想要自爆金丹了。

    要是一枚金丹在这山腹之中爆炸起来,这座小夜山恐怕要崩塌一大半。

    “姬雅,你们帮我拖住另外两人,不要让他们逃走。”

    但是此时魏索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发出这样声音的同时,眉心之中发出了万道紫色霞光,一条条镇压在了长风真人的金丹上。

    一时长风真人金丹上浮现出的细密光纹,竟然是被死死的镇压住,无法扩大的样子。

    与此同时,魏索的门板飞剑也是朝着长风真人直劈而下。

    “给我爆!啊~~~!”

    长风真人的脸上布满了疯狂的神色,随着其身上的灵气剧烈涌动,一条青色的风柱强行顶住魏索的门板飞剑,金丹上的光纹也是光华大盛,一时竟然有种要硬生生破开魏索金丹霞光镇压的态势,但就在此时,他的脚底板上突然血光一闪。

    他被噬心虫扎过一次的那只脚底板上,竟然是又出现了一个窟窿!

    原来此时门板飞剑是从上方压下来,长风真人此刻虽然是拼尽全力抵住这柄飞剑,但是却已经不知不觉被压到了接近地面的位置。

    脚底板上再次出现一个窟窿,长风真人的身体顿时猛的一僵。

    魏索伸手一挥,数条细细的青光从他的手中激射而出,刺入了长风真人的体内。

    长风真人的惨叫声顿时戈然而止,直接从空中摔落了下来。而魏索却是面无表情的伸手一抓,将他光华大灭的金丹摄入了手中,然后直接收入了纳宝囊中。

    “魏索,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此时,韩无雅突然发出了一声异常狰狞的大喊,面对姬雅和甄崇明、朱啸春三人的攻击。他竟然是直接停止了手中两件法宝的激发。伸手凝出一团炽烈的银色星光,狠狠的轰击在了他手中的两件法宝上。

    “喀!”的一声爆响,只见落星神弓直接从中部断成两截,而洁白如瓷的羽化天镜也是直接碎裂成了数片。

    随即,他的身体也在迎面涌来的数道光华中化成了飞灰!

    魏索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眯。

    “啊!这两件东西,可也是道阶上品的法宝啊!”绿袍老头心痛至极的叫声,也同时在他耳中响了起来。

    聚星宗宗主韩无雅,竟然是在眼见无法逃脱的情况下,玉石俱焚,宁愿死也不让魏索等人得到这两件强大%法宝。

    “这家伙倒是硬气!”

    嘀咕了一声之后,甄崇明和朱啸春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了黄芽子。

    黄芽子一脸的死灰。

    “谁也不要插手,让我一个人来对付他。”看到甄崇明等人的目光聚集在黄芽子身上,正和黄芽子激战正酣的韩薇薇马上娇滴滴的一声大叫。

    “呃!”听到韩薇薇这么叫,甄崇明和朱啸春马上又转头探询似的望向了魏索和姬雅。

    魏索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只是黄光一闪之下,刚刚扎了长风真人脚底板的噬心虫冒了出来,法王彩蝶也是飞了过来,朝着黄芽子逼了过去。

    看到魏索点头,甄崇明和朱啸春两个人就顿时乖乖的当起了看客起来。

    “看我法宝!”

    “冰螭真诀!”

    一声声娇滴滴的喊声在洞窟中不停的响起,韩薇薇越打越兴奋,黄芽子的脸越打越白。

    现在的黄芽子满心都是想要逃走的心思,但是他却根本跑不了。

    那白白嫩嫩的小女孩模样的妖兽的遁速,完全不在他之下,他动了几次,出口都被这头诡异的妖兽挡住了,迎面一道银色光柱就轰了过来。

    而且他还不得不同时抵挡黑冥骨君和韩薇薇两件金色法宝,以及一道以韩薇薇的修为施展,威力并不怎么样的冰系术法的攻击。

    本来这样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又突然多了一头明显是仙蛊的蝴蝶和一头品阶高得吓人,诡异得要死的噬心虫。

    这两头妖兽现在也不出手,但却是都牢牢的跟着小女孩模样的妖兽,小女孩模样的妖兽往左边动,这两头妖兽就往左边动,小女孩模样的妖兽往右边动,这两头妖兽也往右边动,好像两个护法金刚似的。这样的架势,很明显黄芽子不管如何拼命,都是不可能击杀这小女孩模样的妖兽,跑得出去的。

    若是此刻有什么修士进来,正好见到黄芽子和韩薇薇斗法的景象的话,肯定是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

    一名金丹一重的修士,竟然是被一名分念一重的修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这名分念境一重修士的身周,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大堆,真是千古奇观。

    “我堂堂金丹一重修士,拥有长河滔天卷这样的法宝,竟然是被一名分念一重的女修,打得连逃都逃不了。”

    一股说不出的辈愤,充斥着黄芽子的心田。

    但是这个时候甄崇明和朱啸春两个围观的家伙,却是还很没人性的评头论足起来,“这个家伙真是金丹期修士么?我看也不怎么样啊。换我上去都好像打得过吧。”

    “就是,这么笨,要是没了这件发水的法宝,恐怕直接就被韩薇薇打死了吧。”

    “不过再怎么没用,还是可以做做灭仙藤的花肥的。”

    “真无聊,打来打去就这几下,连点花样都没有,这样看下去我都要睡着了。”

    “….。”

    “闭嘴!”甄崇明和朱啸春两人正唧唧歪歪的说得带劲呢,面色已经变成猪肝色的黄芽子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声。

    “?”甄崇明和朱啸春愣了愣,一副不知道黄芽子为什么突然叫这么大声的无辜样子。

    “想不到我堂堂金丹修士,四十五岁凝结金丹,得到长河滔天卷这样的异宝,屈指可数的人物,竟然是沦落到如此地步。竟然是被人当猴耍看!而且还是被这两个这么笨的蠢货鄙视,被这两个蠢货当猴耍看!真是气…气煞我也!”看到甄崇明和朱啸春这样的表情,再看到韩薇薇娇滴滴的喊着的样子,黄芽子的脸孔一下子变成了酱紫色,一口精血一下子喷了出来,整个人仰头就倒!

    黄芽子此名金丹大修士,竟然是活生生的被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