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真正的一对一

第四百二十八章 真正的一对一

    魏索面色骤然一变,飞快的伸指一划。

    “当”的一声爆响,只见门板飞剑马上金、黄两色光华大放,和这道乌金色的光华撞在了一起。

    爆响声中,门板飞剑只是嗡嗡的震动了一下,而乌金色光华却是被斩得往上倒飞了出去。

    此道乌金色光华正是钓鲨真人的那柄乌金色的长刀,从眼下这一记硬拼的情形来看,其威能比起魏索的门板飞剑明显是要差上一些的。

    将此柄乌金色长刀击飞之后,魏索头也不抬,一朵黑色的太古凶火便已经从他手中发出,朝着上方激射而出。

    随即他依旧和韩薇薇一起没有丝毫停留的朝着洞府入口处激射而去。

    “噗!”

    只见灵芝状的黑火在上方的浓雾之中,突然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一般,与此同时,一条蓝色的水幕突然在魏索和韩薇薇的身前化出,“嗤!”原本已经被打得倒飞出去的乌金色长刀也是重新朝着魏索的头顶斩落下来。

    此刀刀身上散发出来的乌金色光华依旧长达数丈,看来威能虽然不如魏索的门板飞剑,但其胎体材质也是极佳,就算和魏索的门板飞剑硬拼也不至于损坏。

    眼见这样的场景,魏索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当!”

    伸手一划之下,门板飞剑又将此柄乌金色长刀斩得倒飞出去。与此同时,一朵黑色的太古凶火和他身后的黑冥骨君发出的黑色光柱冲击在了阻挡在他和韩薇薇面前的蓝色水幕上,将蓝色水幕上打出了一个一丈左右长宽的缺口。

    似乎已经对韩薇薇说了什么似的,一打开这个缺口之后,韩薇薇就马上穿过了这个缺口。而魏索身旁的黑冥骨君也是紧接着穿了过去,紧跟着韩薇薇,一闪就消失在了洞府的入口处。

    韩薇薇和黑骨冥君掠入洞府入口处之后,这条蓝色水幕却是哗啦一声,宛如大河决堤一般,变成一大蓬水散了开来。

    但是魏索却是反而没有接着掠入洞府的入口,而是脸色阴沉的微微仰头看着头顶上方的天空。

    瘦竹竿一般的钓鲨真人,正在那处地方,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魏索。

    闪着耀眼光华的乌金色长刀悬浮在他的前方,竹篓般形状的法宝悬浮在他的头顶,不停的喷涌出一团团浓厚至极的青黑色水气。

    也不见钓鲨真人有什么动作,但其右手中的一片蓝色古符却是突然自动裂开,化成了一蓬飞灰。

    “你反应倒也机敏,知道若是在此和我缠斗,就算对付得了我,里面的人也肯定全部被击杀了。不过我不妨告诉你,里面可是有黄芽子和长风真人两名金丹期大修士,还有拥有两件道阶上品法宝的韩无雅,其实力也差不多想当于一名金丹修士的,还有,上面其余的修士,也都转从地下通道,进入到里面去了,你此刻发动灭仙藤也没有用。你以为就这一名分念境女修,再加上你这一具骷髅法宝赶去增援就有用了么?还不是进去送死。”手中蓝色古符化灰的同时,钓鲨真人却是伸指朝着上方点了点,突然出声道。

    此刻不用钓鲨真人说,光凭魏索的神识,就已经感觉出来上方剩余的修士也已经不在了。此刻小夜山的山体之中轰鸣声不断,很明显已经在斗法的样子,但是听到钓鲨真人此语,魏索的脸上却也是反而变得面无表情了起来,“你想通过这样的话来乱我心神,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不过你好歹也是一个金丹两重的大修士,也算得上是我的前辈,看在你是我前辈的份上,我倒是也可以和你多废话两句。她们就算不是对手,抵挡片刻还是做得到的,你们聚在一起的话,我要杀死你们,倒也是要耗费不少力气,现在你单独一人送死,是来得正好。”

    说话的同时,嗡的一声震响,只见魏索的门板飞剑朝着钓鲨真人斩了过去,与此同时,其眉心之中透出了万道紫色霞光,却是将金丹也直接祭了出来。

    “哦?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哪里来的这么大自信。”钓鲨真人面无表情的出声,同时口中喷涌出无数湛蓝色霞光,一颗鹅蛋大小的湛蓝色金丹,也马上从他口中升腾了起来。

    “轰!”

    两人之间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声。

    只见钓鲨真人此次却是用头顶上方竹篓般形状的法宝喷出的青黑色水气死死的抵住魏索的门板飞剑,而其金丹霞光凝成的钓翁和魏索金丹霞光凝成的紫色天龙一撞之下,他金丹霞光凝成的钓翁顿时碎裂,但是紧接着乌金色长刀一斩,却是将魏索已经威能大减的紫色天龙从头到尾劈开。

    此柄乌金色长刀很明显也是有道阶上品的威能,加上此刀,钓鲨真人和魏索硬拼金丹的情况下,却是一点都没有吃亏。

    和魏索一个照面的交手之下,钓鲨真人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魏索,两手又是从容的一动,一条好像是用一条极长的鱼类的脊椎骨炼制的赤红色法宝,浮现在了他的手中。

    此件法宝像是一条长鞭,足有七八丈长短,但每一节骨节却都只有半寸来长,随着钓鲨真人的真元贯注进去,此件奇特的法宝却是突然分散了开来,每一节骨节都化成了一条一寸来长的赤红色火焰,悬浮在钓鲨真人的周围。

    而且这一条条赤红色火焰分布极广,看上去就好像钓鲨真人的周围好像突然点燃了上千根蜡烛一般。

    魏索的门板飞剑在这些赤红色火焰中斩过之时,这些赤红色火焰许多都被斩得粉碎的样子,但是很快却又凝结成了原来的样子,威能也不见有多少损失的样子。

    而这时,钓鲨真人“噗”的一声,却是又喷出了一大团真元。

    此团真元奇异的扩散开来,沁入周围的火焰之中,这一条条烛火般的赤红色火焰,却是又突然拉伸,变得细长,竟然是在空中形成了无数条火线,好像形成了无数张赤红色的渔网一般。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手上的道阶上品法宝都在那两名女修身上,现在那具骷髅法宝都不在,你手头上道阶上品以上的攻击法宝,就只有这一柄飞剑了。若是你手上还有道阶上品以上的法宝,之前集中那么多人一起对付我的时候,肯定也会用了,绝对不可能对我留手的,除非要么就是有损耗性的珍贵法器。”完成此件法宝的激发之后,钓鲨真人不慌不忙的继续激发金丹,又凝出了一尊钓翁的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魏索道:“据说你手上有上古绝灭金丹的,不过我手上正好有此件鱼龙灵火网,据说正好是可以克制此种法器,一下就将其引爆的。之前我倒是也没有遇到过有绝灭金丹此类古宝的修士,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倒也是可以祭出来,帮我验证一下我此件法宝的。”

    说话的同时,钓鲨真人的手中突然白光一闪,一条白气缭绕的半透明长索突然直接出现在了魏索的身侧,一下子捆住了魏索。

    此条半透明长索上面荡漾着一股强大的龙息,而且看上去极其的坚韧,十分有弹性,似乎是用某种蛟龙类妖兽的筋炼制而成。

    而且此件法宝很明显是瞬移类的捆缚法宝,钓鲨真人此名金丹两重的大修士的手段,比起叶零似乎还要多,而且其对敌起来,也是比叶零要更加小心,更加的狡诈。

    此根长索一勒住魏索,就马上剧烈的收紧。

    与此同时,钓鲨真人的乌金色长刀和金丹霞光凝成的钓翁,也都朝着魏索冲了过来,瞬间就到了魏索的面前。

    “恩?”

    眼见已经是占据了彻底的上风,但是钓鲨真人的瞳孔却是反而微微的一缩。

    因为此时魏索居然是一副束手待毙,动都不动,完全不想御使门板飞剑和金丹阻挡的样子。

    而钓鲨真人心中是十分的清楚,以魏索之前表现出来的神通,自己现在这样的手段,最多也只是占得上风,只能拖延一定的时间,不可能灭杀魏索的。

    他现在心中的打算,也只是要尽一切可能拖住魏索,好等到里面的黄芽子等人将其它人灭杀,然后杀出来围杀此人。

    “噗!”

    就在钓鲨真人心中惊疑不定之时,魏索身上却是浮现出一层银黄色的光华,将半透明长索撑住。

    与此同时,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样子的魏索右手微微一动,一道黑光飞射而出,马上又是一道红光从这道黑光的顶部射出。

    “咔!”

    让钓鲨真人浑身毛细孔寒气直涌的是,只见被这条红光一射,其金丹凝成的钓翁一下子炸得粉碎,而和魏索的门板飞剑硬拼都没有受损的乌金色长刀,竟然也是光华明显一暗,明显受了损伤的样子。

    没有丝毫的停留,只见嗡的一声爆响,魏索的门板飞剑和金丹,直接轰破了钓鲨真人竹篓般法宝涌出的青黑色水汽,一下子将这件竹篓般法宝的本体,都打成了数片。

    随后,门板飞剑和他的金丹狠狠的砸在了钓鲨真人的金丹上!

    “啊!”

    如同两颗行星相撞的剧烈震荡和爆响声中,钓鲨真人浑身的毛细孔中喷出无数条血气。

    “好狠辣的算计!想不到你手头上居然还有如此威能的法宝!此件法宝本体脆弱,而且又只会直线型攻击,被躲开就都没有用了,所以你也不敢贸然激发,所以一直等到这样可以硬拼的机会!”

    “但是你还是差一步!我这件钓鲨鱼篓,也是道阶上品的法宝,你的这柄飞剑和金丹的撞击,还差一点,才能让我真正无法控制真元!所以你还是杀不了我的!”

    与此同时,钓鲨真人的厉吼声也连连发了出来,一条条蓝色霞光,从他往后倒飞的金丹上射出,缠绕在他身上,似乎马上要将他提着,以惊人的速度遁走。

    此刻钓鲨真人可以说是彻底的想清楚了,若是魏索的这次全力一击,将他震荡得无法控制得住真元的话,那接下来,他就只能勉强用金丹硬挡,这样一来,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金丹不停的被轰,活活的被震死。但是此刻,魏索这次蓄谋已久的攻击的威能,却是还差那么一点。

    但是想明白归想明白,逃不逃得了,却又是一回事。

    只见就在此时,魏索只是依旧面无表情的控制着门板飞剑和金丹朝着钓鲨真人猛轰过去,而与此同时,一团异常绚烂的彩色光华却是也突然出现在了魏索的身侧。

    法王彩蝶!

    此头色彩异常绚烂的巨蝶一显现出来,就马上是噗的一下,朝着钓鲨真人喷出了一大蓬的黏液。

    一见此幕,钓鲨真人的吼声顿时戛然而止,脸上出现了异常恐惧的神色。

    只见被这团黏液一喷,他原本已经马上就要往后激退的身体,却是硬生生的被扯了一扯,顿了一顿。

    也就是这一顿,魏索的门板飞剑和金丹,就再次狠狠轰击在了他的金丹上。

    就差一点!因为全力御使金丹,所以此时魏索无法同时激发威能惊人的太古凶火,但是这头法王彩蝶,却成了压死钓鲨真人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轰!”

    魏索的门板飞剑和金丹只是轰击了一下,钓鲨真人金丹上的符纹,就完全碎裂,身体也是如同被雷击一般的乱颤,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真元。

    “轰!”

    只见魏索的金丹再次在钓鲨真人的金丹上轰了一记,而他的门板飞剑,此次却是拍在了已经几乎全无抵御能力的钓鲨真人的身上。

    很明显魏索还是故意留了手,门板飞剑还是拍得比较轻的。但是这一下,钓鲨真人的整个胸部也是全部凹陷了下去。

    没有丝毫停留,只见魏索伸手一抓,将钓鲨真人霞光迅速黯淡下来的金丹和半透明长索、以及失去了控制,依旧变成一长条鱼骨般的赤红色法宝抓在了手中。随即,伸手一点,黑色的食血法刀准确无误的插入了钓鲨真人的胸口。

    之后魏索也是没有半分的停顿,直接前掠,将那柄掉落下来的,已经有些损坏的乌金色长刀和裂成几片的竹篓状法宝都抓摄起来之后,便直接卷着钓鲨真人的尸首,一闪就消失在了洞府的入口处。

    ***

    (因为昨天诸位道友说偶卡在这个时候少更不厚道,那这章字数偶就厚道一点,补偿一下大家受伤的心灵..,还有本来今天我原本准备死不脸的再请假少更点的,因为女儿想偶了,要到偶码字的地方来,不过偶最终还是熬不过我的内心,所以今天是准备牛叉的一边带女儿一边码字。还有...这章是码到晚上两点零九分才码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