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十九章 合谋
    “现在我们应该可以好好谈谈了吧?”魏索看了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的天参真人一眼,淡然道。

    “你想要怎么样?”天参真人定了定神,脸色极其难看的说道。

    “我想有些事还是我们单独说比较好。”魏索看了中年白衫修士和珍宝阁一眼,很有深意的说道,“我和你谈事的时候,不想别的宗门的人在旁边。”

    “好!”天参真人脸色阴沉不定了一阵之后,下定了决心一般点了点头,随后看着中年白衫修士道:“让你们所有的人,全部离开珍宝阁。”

    中年白衫修士的身体颤了颤,但是他也没敢有丝毫的废话,连看都没敢看魏索一眼,就转身掠入了珍宝阁。片刻的时间过后,他和数十名店员全部走出了珍宝阁,低着头准备离开。

    “慢着。”

    魏索从空中掠了下来,落在这群人的面前不远处,淡然道:“我让你们人离开,但是珍宝阁里的东西,却是一件都没让你们带走的。除了随身衣物之外,其余的纳宝囊和法器等物,全部给我留下罢,若是敢私藏任何东西带走,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魏索的这句话,中年白衫修士等人的脸色更是一片灰白,但是这些人也根本不敢有什么废话,也根本不敢流露出什么不快的表情,都是默然的将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出来之后,便尽可能快的离开了珍宝阁。

    “天参真人,请吧。”

    将这些人取出的东西全部收起之后,魏索对着天参真人说了这一句之后,便自顾自的走入了珍宝阁之中。

    天参真人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也是一咬牙,脸色难看的跟着走入了珍宝阁的大厅里面。

    “既然天参真人如此配合,那便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看着脸色难看的天参真人走进来站定之后,魏索站在了姬雅和韩薇薇的身边,轻声对着姬雅和韩薇薇说了几句之后,便不动声色的看着天参真人说道,“现在天一门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和东瑶胜地一起,继续和我们为敌。另外的一个选择就是和东瑶胜地撇开关系,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

    “你真是金丹期修士,在东瑶胜地和聚星宗的围攻下,还杀死了数十名围攻你的修士,重创了长风真人?”天参真人此时却似乎略微平静了下来,没有回答魏索的问题,却是问了这样一句。

    魏索没有说话,伸手一点,直接将灵芝状的太古凶火化了出来,与此同时,他也将自己神识全力放开,朝着天参真人猛压了过去。

    天参真人的脸上顿时出现了骇然的神色,张了张嘴,一时间却是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片刻之后,天参真人的脸上,才又浮现出了一丝苦笑的神色,“若是我今日的回答不能让道友满意的话,恐怕道友今日绝对不会让我活着回到天一门的山门之中的吧?”

    “那是自然。”魏索点了点头,毫不忌讳的说道,“若是天一门要和我为敌,而且你又正好在此,我当然要设法先除去一名金丹修士再说的。”

    天参真人苦笑了一下,道:“既然道友如此实力,又如此说法,我当然也只有接受道友的提议,和东瑶胜地撇开关系了,只是道友的条件,想必不会这么简单吧?”

    “我要这三年来珍宝阁的收入,之后这个珍宝阁就交给你们天一门全权打理,但是大掌柜还是姬雅,而且所有的灵石收益,我们要占八成。”魏索看了天参真人一眼,“我这个条件,应该不算过份吧?”

    “这个条件自然没有问题。”天参真人皱了皱眉头,道:“但是珍宝阁主要经营的还是丹药,之前李绍华是精通丹道,他手底下有一批炼丹的弟子,但我们天一门却没有什么炼丹师,这珍宝阁交给我们天一门打理的话,我们唯恐力不能及的。”

    “这就不用担心了,姬雅会拿出一定的丹方,你们还可以挑选几名有炼丹天赋的弟子,让姬雅教导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道友的这个提议,我们天一门自然无法拒绝了。但是让我们承认谋夺珍宝阁的事,对我们天一门的影响实在是太大,此事至少是要遮掩下去的。”天参真人沉吟了一下之后,有些无奈的说道。

    魏索看了天参真人一眼,道:“只要天一门和东瑶胜地撇开关系,此事就可以全部怪在东瑶胜地头上,你们可以装做完全不知情的。”

    “好!”听到魏索这么说,天参真人一咬牙,下了决心一般,道:“我代表天一门答应道友的这个条件。”

    “既然如此,那这珍宝阁就先交由你们接管了。几日过后,我们自然会再来找真人的。”魏索也没有丝毫废话,说了这一句之后,便直接带着姬雅、韩薇薇和大脑简单二人组朝着灵岳城外掠了出去。

    看到天参真人随着四人掠出珍宝阁,在珍宝阁周遭盘旋,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等大事的天一门修士也不敢阻拦,只能任由魏索等人离开。

    而看到魏索等人的身影在视线之中完全消失了之后,天参真人无言的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话之后,才转身朝着天一门的山门飞掠了回去。

    ……

    “宗主,此事如何决断?”

    一座镶嵌了许多白色的晶石,宛如用纯银雕琢而成的一间异常华美的大殿之中,盘坐着十五名修士。

    坐在最上首的一名修士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目十分的英俊,身穿一件好像是由无数星光汇聚而成的银色法袍,正是聚星宗的宗主韩无雅。

    此时发声的,是一名身穿布满方孔铜钱般符纹的红色法宝的长脸老者,此名老者的眼神如电,目光闪动不停,正是聚星宗的大长老宋扬。

    而其余的十三名修士,也都是聚星宗的最实权长老。

    聚星宗和诸多宗门一样,也是以修为为尊,除了宗主之位是上任宗主长时间观察,考验,早早指定之外,其余修士,只要修到分念境,就自动晋级成为长老,享受长老俸禄。而修为达到分念境四重,便可晋升为长老院长老,可以和宗主一起,决断重要的事物。

    聚星宗现在没有金丹期大修士,但是分念境四重以上的修士,却是有这十五名,再加上有落星神弓等对金丹期修士也有致命威胁的法宝,所以这些年来,反而是一直死死的压制住了同城的东瑶胜地,掌管着七星城。

    现在所有长老院的长老齐聚,很明显是要商讨今日发生的事。

    聚星宗在七星城外,可是也被魏索杀了近二十名修士,而且其中不凡分念境的长老,这在聚星宗近百年来,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此刻听到大长老宋扬的话,看上去面目英俊,一派宗主威严,但是心机却极其深沉的韩无雅却是并没有说话,手指在自己所坐的银色宝椅上的扶手上,轻轻的点着,似是在考虑,又似是在等着什么。

    蓦的,这间异常华美的银色大殿外,响起了一名聚星宗弟子毕恭毕敬的声音,“宗主,诸位长老,东瑶胜地长老白玄矶求见。”

    “很好,终于来了。”

    听到此语,韩无雅在银色扶手上点动的手指蓦然停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你将白长老直接带到这里来吧。”

    “弟子遵命。”门外那名聚星宗弟子马上又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句。

    “宗主,你不做任何决断,便是要等这白玄矶?”聚星宗大长老宋扬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难道宗主已经和东瑶胜地约好一齐对付那人了么?”

    “那名修士的神通,至少堪比金丹两重修为的修士的。我怎么会贸然下这样的决定。”韩无雅朝着宋扬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心急的样子,冷道:“此人我自然是想对付的,否则杀了我们这么多名修士,两大宗门都无法奈何得了一名散修,说出去,聚星宗颜面无存,说不定都根本没有什么天赋很好的修炼苗子愿意加入我们聚星宗了。但是光凭我们聚星宗,要对付此人恐怕是没有任何把握,一不小心反而有灭顶之灾。不过东瑶胜地丢人更大,更想对付此名修士,所以一定会来找我们商议。至于要不要对付此人,就要取决于东瑶胜地有没有什么底牌。若是他们没有什么让我们信服的实力的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亏,还是只能暂时闷头吃下了。”

    “宗主所言极是。”大长老宋扬和周围的长老对望了一眼,全部点了点头,随即便不发一言了。

    只是半炷香不到的时间过后,“白长老到了。”只听那名聚星宗弟子毕恭毕敬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身穿白袍,脑后的长发结成了一根辫子的白玄矶从殿门口走了进来。

    “白长老,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董宗主都不亲自过来?”

    见到白玄矶走进来,韩无雅的手指在银色扶手上点了一下,面无表情的直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