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四百零七章 不停炼器

第四百零七章 不停炼器

    “小子,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炼器了,我还以为你至少会花上一两天,四处打听一下你那老相好南宫雨晴的消息的。”

    夜晚,魏索洞府的地火炉房之中,绿袍老头看着站立在地火炉前的魏索哼哼道。

    此刻魏索的身旁,堆放着两堆银光闪闪的东西,赫然是那头远古级混元银娲和那头女皇级银鳞妖兽进化而成的四臂混元银娲身上的厚皮、银鳞。细看之下,这些材料,已经是正好制成了三件法衣的样子。

    “又何止是南宫雨晴,叶家兄妹,包括那名和我父母一起出了天穹,却还活着的修士,都要设法打听。不过要查一名修士的下落,哪里有那么容易。到时候我们开始对付东瑶胜地了,名声传了出去,只要他们现在没出什么意外,要是听到,自然就会赶来和我们相见。”魏索看了一眼绿袍老头,“你还是好好想想,帮我准备些压箱底的货色,省得到时候对上东瑶胜地的时候吃亏。”

    “小子,想得倒是很清楚了,看来你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对付东瑶胜地了。既然如此,那就一件件来吧。你先把阳脂鸟放出来吧,上次那果子的药力它应该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你可以将那株玉云芝给它吃了,玉云芝的药力虽然不至于让它这种级别的妖兽进阶,但是让它快些重新结出妖丹,却是不成问题的。”绿袍老头看了魏索一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株东西,也是你和南宫雨晴一起得到的,你该不会舍不得用,要留着纪念她吧。”

    “老头,我跟你说,你别乱乌鸦嘴好不好。到时候你惹毛了我,可别怪我不尊老爱幼的。”魏索郁闷的瞪了绿袍老头一眼,在装着阳脂鸟的奴兽袋上一拍,将阳脂鸟放了出来。

    和上次相比,此头阳脂鸟明显精神了不少,两个眼珠子看上去也灵动了不少,还在魏索的身旁飞来飞去,一副讨好的样子。

    魏索伸手一动,将玉云芝取了出来,往阳脂鸟的面前一递。

    一见到魏索拿出的玉云芝,此头灵鸟很明显就眼睛一亮,犹豫了一下,看明白魏索似乎就是要将此株玉云芝给自己吃后,这头灵鸟马上以一个饿虎扑食般的态势,扑到了玉云芝上,风卷残云一般,片刻的工夫,就将这株玉云芝全部啄食得一干二净了。

    看到阳脂鸟啄食完玉云芝之后,魏索便将奴兽袋朝着此头灵鸟晃了晃,然后此头灵鸟便十分配合的让魏索将自己收入了奴兽袋中。

    “以你现在的神识和炼器的经验,炼制这纯防御型的法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只是混元银娲这种级别的妖兽材料,万一炼坏,就至少是相当于损失一件道阶法宝。你还是先用银鳞妖兽的材料,先炼制一件试试看。”看到魏索收起阳脂鸟之后,绿袍老头的注意力,便集中在了魏索身旁那三件法衣的粗胚上。

    “好!”魏索也没有丝毫废话的转身掠了出去,掠入了旁边不远处的一间石室之中。

    那间石室现在似乎是魏索专门用于堆放炼器材料和完成炼器的前段工序的工房。只是两炷香不到的时间,魏索便从那间石室掠了出来,手中提着两件银光闪闪的法衣粗胚,一看之下,就可以明显看出,这两件法衣粗胚是用银鳞妖兽的外皮和鳞甲制成的。

    “看来你对那一对家伙倒是不错的。”一看到魏索手上提着的法衣的大小,绿袍老头就冷笑了一声,知道魏索肯定是想顺便也帮甄崇明和朱啸春两人炼制一件了。“这两人虽然没有什么机心,不过你也要恩威并重,以免这两人一不留神就误了你的事,最严重的是不要让这两人的心性起了变化。”冷笑了一声之后,绿袍老头接着说了这一句。

    “这是自然,到时候就和海仙宗的门规一样,今后这些东西,也作为立下功劳的奖励,不是白给。做错了事情,也按规处罚就是。”魏索点了点头,毕竟散修之中,师徒反目、大修士被自己门人弟子暗算,下场凄惨的也不在少数。

    听到魏索这么说,绿袍老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背着手,看着地火炉。看他的样子,是已经将炼器的手段都告诉了魏索,就等着魏索动手了。

    魏索也不说什么,伸手一抓,整个地火炉房之中,突然温度大降起来。

    一块白色冰晶状的东西,在魏索真元的包裹中,散发着浓厚的寒气。

    “喀嚓”一声,这块足足有西瓜大小的东西,在魏索真元的挤压下,全部变成了粉末,而有些粉末很快的就化成了一滴滴的水珠。

    这块东西,很明显是万载玄冰。

    只见完成这个步骤之后,魏索伸手一抖,一件表面全部是细鳞的银色法衣,在空中被他的真元抖得笔直,随即,万载玄冰的粉末,全部被他的真元包裹着,十分均匀的敷在了这件半成品法衣的内里一层上。没有丝毫的停留,魏索伸手一划,一条白色的火线在他身前化出,凝成一根细针,然后在他的御使在,以惊人的速度,飞蛇游龙一般,在这件半成品法衣的外面一层上游走,纂刻出一条条细致的符纹。

    之前魏索已经试过,无论是这银鳞妖兽还是这混元银娲的表皮和鳞甲,在配合适当法阵的情况下,都有强悍的防御力。但鳞片耐火,而里面的皮却是抗火不强,所以为防止在外面鳞甲上纂刻法阵时损坏里面的内皮,在炼制之时,是先用玄冰将里面的内皮护住。

    而银鳞妖兽的鳞甲,以魏索现在激发的先天真火,就已经可以纂刻得出法阵。但混元银娲的鳞甲,魏索却是试过,必须地火炉的火力加上先天真火的火力,这才足够。

    也就是说,混元银娲的鳞甲在强韧度方面,更胜银鳞妖兽一筹,到时候炼制出来的法衣,品阶自然也要高出许多。

    只是片刻的时间,让绿袍老头脸露满意神色的是,整个外部鳞甲上的法阵,全部纂刻完成了,而且隐隐有光华流转,很明显这法阵是没有出什么岔子。

    魏索在炼器方面,的确还是有些天赋的。

    但是魏索却是没有任何停留,真元鼓荡之间,将悬浮在他身前的半成品法衣反了过来。与此同时,一块鸽蛋大小的银色精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随即,此块银色精金被他用先天真火烧成了一团银色的精金溶液,然后被不停抽出了一条条均匀的银色细丝,嵌在了法衣的内里,形成了一团团好看的银色花纹。

    一块湛蓝色的液体,马上被魏索取了出来,然后此瓶液体在魏索的真元包裹下,均匀的落在半成品法衣上,似乎一下就被这件法衣吸收了。

    瞬息之间,这件法衣外面鳞甲上的符纹和内里银色细丝形成的符纹,全部发出了华光,连接在了一起。

    整件法衣也好像马上有了生命一般,散发出了一层颇有灵性的灵光。

    魏索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一股真元从他的手中涌出,贯注进了此件法衣。此件法衣上,马上浮现出了一层银中带蓝的光晕出来。

    随后,魏索一伸手,一道青光一闪,却是直接又激发了一件法宝,打在了此件法衣上。

    这道青光是一柄短矛外观的法宝,速度也十分之快,是他在海猎大会得到的一件灵阶中品的攻击法宝。

    “噗!”

    这件法宝打在魏索刚刚炼制完成的此件法衣上,只见此件法衣上的光华只是抖动了一下,似乎此件法宝远远不可能对它造成任何的威胁。

    “道阶下品。”

    只是这一下,绿袍老头就判断出了此件法衣的品级。而且看他脸上的表情,此件法衣的品级也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这么厉害?”魏索倒很是惊讶的样子。

    “我跟你说,虽然我知道的法器炼制之法,大多都是普通、等级不高的炼制之法,虽然那麟王接触的档次比较高,它知道的高阶法阵和炼器方法可以弄出玄奥的功效,但我的这些炼制之法炼制出来的法宝,却也是很实用的。这样的威能,很稀奇么?”看到魏索惊讶的样子,绿袍老头马上很是不爽的说了这一句。之前没有出现那麟王器灵之时,绿袍老头每到这种时候,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牛气样子,现在自从麟王水印出现之后,他自己却是反而时不时的将自己和麟王水印扯出来比一下,生怕魏索鄙视自己,觉得自己比麟王水印差上无数倍的样子。

    看到绿袍老头这样的反应,魏索只是微微的一笑,也不说什么,收起了此件品阶已经十分惊人,放到外面拍卖会上,都会引起高阶修士哄抢的法衣,又开始不停的炼制起第二件法衣起来。

    ……

    “恩?”

    就在此时,另外的一间静室之中,正紧闭着双目,盘坐修炼的韩薇薇,却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睁开了眼。

    “醒了?!”

    在奴兽袋上一拍,将混元银娲放出来之后,韩薇薇顿时眼冒金光起来。

    只见她的这头银色小兽和之前相比已经高了半个头,此刻正吮着手指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

    (今天搬家,换个住的地方。搬到距离太湖边近一点的地方住了,这样心情可能会好点,还能散散步锻炼一下。下一章更新在晚上九点。晚上还有个完美电台的采访,好像主页歪讯那里有公告的,有兴趣到时候可以听听。会有一些提问和采访一些我的朋友对我的看法等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