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吃不消

第三百八十七章 吃不消

    寂灭海的一处海面上,一名身穿灰衣的老叟和一名身穿青色布衣的年轻人,正架着一艘淡青色小舟,在海面上航行着。

    长约一丈有余的小舟是木质,上面雕刻着一些海藻般的符纹,散发着淡淡的青光,但是灵气并不强烈,很明显是件灵阶都没有达到的法器。

    小舟的甲板上,堆放着几头鱼鹰状的低阶妖兽的尸体,和一些从海水中打捞出来的,像是矿石一般的石头。

    看样子,这名灰衣老叟和一脸老实模样的年轻人,是连纳宝囊都没有一个的低阶修士。

    突然之间,这两名低阶修士停了下来,只见灰衣老叟拿着一根黑色长鞭状的法器,朝着下方的水里一卷,卷出了一枚小小的白色玉印。

    一看清这枚小小的白色玉印的样子,灰衣老叟和青衣年轻人都忍不住互望了一眼,脸上充满了惊喜的神色。

    旋即,灰衣老叟放下了手中黑色长鞭状的法器,将这枚白玉小印翻来翻去的看了一阵之后,眼光一闪,一股青色的真元,朝着这枚白玉小印贯注了进去。

    但是这股真元一贯注进去,却好像直接就被吞噬掉了一般,一条白光倏然从这枚白玉小印中射出,一下子没入了青衣年轻人的眉心。

    “啊!”

    正满脸期待神色看着这枚白玉小印的青衣年轻人,脸孔顿时扭曲了起来,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一副极其痛苦的样子。

    “夺舍?!”

    灰衣老叟一见到这样的情景,顿时也反应过来似的,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脸色剧变,下意识的就要将手里的白色小印丢掉。

    但就在此时,他手中的这枚白色小印,却是自己白光大盛了起来。

    让此名灰衣老叟眼中瞬间布满惊恐神色的是,这枚白色小印上的威能,竟然压得他连真元都流淌不开。

    “啪!”

    只见在其惊恐和绝望的神色中,这枚白色小印从他手中脱手飞出,砸在他的胸口,将他砸得从淡青色小舟上飞了出去。

    从空中砸落到海面上时,此名灰衣老叟的整个胸部都已经全部塌陷下去,看上去里面的骨骼和内脏已经全部粉碎,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生机。

    淡青色小舟上,白色小印一击杀死了此名灰衣老叟之后,也是马上掉落在了甲板上,灵光大失,看上去给人一种损耗得十分厉害,有气无力的样子。

    足足过了两炷香的时间过后,青衣年轻人身体的抽搐停了下来。

    原本面相看上去十分老实的青衣年轻人,此刻却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般,一脸狠辣的样子。

    只见其怨毒无比的看了一眼海仙城的方位之后,也不做任何的停留,飞快的将面前甲板上的白色小印收入了怀中,然后便架着这艘淡青色的小舟,朝着远离海仙城的方位航行,很快便消失在了此处海面上。

    ……

    “居然还有人和你一样得到了一个上古器灵。”海仙宗魏索住所的静室里面,姬雅一脸担心的看着魏索,“现在他在你的手里吃了大亏,你说他会不会把你身上有这种上古器灵的消息传出去?”

    “应该不会传出去的,因为他要是把我身上有这种上古器灵的消息传出去,我肯定也会把他有麟王水印的消息传出去。现在他的修为几乎废了大半,要是将一些金丹四五重,甚至神玄境的修士都吸引出来抢夺的话,他的处境可是比我更加不妙。”魏索看了一眼姬雅,“不过也不排除此人丧心病狂的可能,还是要防备一些的,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接下来我可以推说在海仙宗之内闭关,实际上偷偷溜回天玄大陆帮老头凝形,解决一下我们和东瑶胜地的恩怨,相当于避一下风头。”

    “恩。”姬雅想了想,点了点头。

    姬雅平时和魏索一起出去的时候,都是改换了容貌的,而平时此种和魏索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以双方原本的面目相见。此刻姬雅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宫装,看上去是说不出的脱俗美丽,而平时她若是以本来面目对着别人的话,还是不自觉的带着那种冷若冰霜的感觉,但是在魏索的面前,她却像是一个彻底的小女人。

    “到时候回天玄大陆之后,还是先设法帮老头凝形好了。至于东瑶胜地,我们可以不用去管的。”点了点头之后,姬雅看着魏索,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我们都差点死在东瑶胜地这群家伙的手里,现在我结成了金丹,而且是这么大一颗金丹,不管他们?”听到姬雅这么说,魏索顿时有些奇怪。

    “我不想有太多的意外,你以前和我说的很对,若是我师尊还活着,肯定也是宁愿用那家坊市换我和薇薇的快快乐乐的。东瑶胜地也是个不小的宗门,牵牵连连,总会有很多的势力。我宁愿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只要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好。”姬雅看着魏索的眼睛,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像我们这样的修士,不招惹别人,别人说不定也会招惹我们。就算我们不去招惹东瑶胜地,没有了东瑶胜地,说不定还会出现西瑶胜地啊,北瑶胜地啊。关键还是要设法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实力。现在我已经到了金丹境,能够招惹我们的人已经不多了。要是你再修成金丹,我们两个金丹大修士在一起,或者我能够再突破几重修为,不说到神玄境,就算是血灵老祖那种级别,那也是没有什么顾忌了。反正我和绿袍老头已经商量过了,这仇是一定要报的。不仅是为了出口恶气,找这些人的麻烦,说不定还能捞到不少有利于修炼的好处。好歹也要叫他们把我乖老婆的嫁妆本加倍奉还啊。”魏索看着姬雅,眼中也是充满了说不出的柔情,反正在他的眼里,这修道界里头,要想找出艳色可以和姬雅相当的绝色女修可能还找得到一些,但是要想找到想姬雅这么心好的女修,恐怕就是千难万难了。

    “魏索,你说着说着就又是没有正经了。”姬雅的玉脸上微微的一红。

    “乖老婆,你喊我什么来着?”魏索眼珠子一转,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出来,“我怎么没有正经,我最正经了。那颗福禄道丹呢?”

    一听到魏索说福禄道丹,姬雅顿时紧张了起来,“干嘛。”

    “当然是好好好修炼,提升实力啊。乖老婆,快点拿出这颗福禄道丹出来修炼吧。”魏索嘿嘿一笑道。

    “不行不行。”姬雅好像小白兔见了大灰狼一样,一副掉头就想跑的慌乱样子,“我已经给薇薇服用了养元天蝉玉熬制的药液,不出意外,她肯定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就是她很快要醒过来,所以我们才要抓紧时间啊。”魏索马上堵住了姬雅的退路,有些郁闷的样子,“不管怎么说,她醒过来之后,估计至少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没办法双修了吧。你不是说,这福禄道丹对于我们两个人的实力提升都有很大帮助么,这种丹药是越快炼化越好吧。至于她醒过来的话,你也不用担心她会发觉的,她一醒过来,以我的神识,肯定就会发现了,而且光以我的神识威压,都可以将她压得出不了她现在的静室门的。”

    “你总是找得出借口的。”姬雅瞪了魏索一眼,俏脸却一下子就红得跟熟透了的苹果似的。

    “乖老婆,福禄道丹呢?”一见到姬雅这副样子,魏索马上就眉开眼笑的搂住了姬雅。若是正常的男修,看到魏索这副猥琐的样子,估计都会恨不得活活将魏索掐死,都会觉得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姬雅被魏索一抱,顿时就浑身发热,身子彻底的软化了,无比娇羞的把一张俏脸埋在了魏索的胸口之后,也不说什么,伸手一动,却是已经将福禄道丹取了出来。

    “乖老婆,这颗丹药是我和你吃都一样么?”魏索更加猥琐的笑了笑,问了一句。

    “这颗丹药的药性据说非常猛烈,你的修为比较高,炼化应该比较安全。”姬雅十分害羞的轻声说了这一句,似乎是怪魏索这个时候还要故意调戏她,多话一般,说了这一句之后,还在魏索的胸膛上咬了一下。

    “啊,吃不消。”

    被姬雅这一咬,魏索顿时是浑身一颤。马上就将福禄道丹吞了下去,他可是连结丹时的心魔侵袭都抵挡住了,现在的心志可也算很坚定了,可是被姬雅这么一咬,他还是有种心神荡漾,浑身一下火热,有点找不到北的感觉。

    “啊!”

    结果姬雅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又用力的咬了他一口。

    这一下,魏索更是受不了了,直接就把姬雅抱了起来。而这下却是姬雅发出了一声惊呼,因为她身上的衣物,只是一瞬间,就被魏索极其轻车熟路的,全部脱了下来。

    完美无暇的玉体,再次和魏索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有些双修功法,是双方只要真元沟通,就能修炼的,而魏索和姬雅的这门玄煞大%法,却是要在双方肉身交%合,鱼水之欢之时,才能行功修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