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三皇宗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三皇宗

    “专门用于禁制修士体内真元的法宝?是什么品阶的?”

    “这种定元针本身的品阶倒是不高,只有灵级高阶的威能,一般只是在已经能够擒住对手的情况下,禁锢对手用的。”绿袍老头解释道,“只不过这定元针也是瞬移类的法宝,也可以用于出其不意的偷袭。”

    “那这定元针如何取出?”魏索点了点头,问道。

    “取出倒是不难,只要贯注真元进去就可以收回了。”

    听到绿袍老头这么说之后,魏索试着激发了一股真元,贯注到了其中一根青色的细针上。

    果然,青光一闪之下,此根原本似乎和王掌柜的身体连为一体的青色细针,就自动浮了出来,被他摄到了手中。

    只见这根青色细针三寸长短,轻若无物,但是比头发丝还要细的针身上,却是也纂刻着一层细细的玄奥符纹。

    “这种法宝,青元门本身炼制的数量就不多,而且我最后一代主人陨落,我被困在养鬼罐里出不来的时候,青元门还在,后来我看过你拿过来的一些典籍,也没看到青元宗如何陨落的记载。这个家伙身上有定元针,说不定都是去青元宗的遗迹探过了。还有那凶煞换血术,也是魔血宗的不传之秘,不可能流传在外面的,也肯定只有在魔血宗的山门里面,才有可能得到。”绿袍老头接着说道。

    魏索的眉头皱了皱,但是他的手脚却是不停,一根根的将王掌柜身上的定元针全部取了出来。

    这定元针一共是六根,激发的时候,是一套成套的法器,是要六根一齐打入修士的体内,才起作用的,不过取出来之时,却是要一根根的取出。

    将这六根定元针收入了纳宝囊中之后,只见魏索的脸上,却是又现出了一些惊疑的神色。

    随后,他的眼光闪动了一下,似乎用神识在王掌柜的身上仔细的扫了两遍的样子。

    紧接着,一股紫色的真元从他的手中冲出,打在了王掌柜后脑勺的位置。

    “啵”的一声轻响,只见一团透明的水灵元气,被打散一般,从王掌柜后脑勺的位置冲了出来。

    随即,王掌柜发出了一声闷哼,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魏长老!”

    一睁开眼,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魏索,王掌柜顿时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惊骇的四下看着,很明显是在看周围有没有那白袍年轻人的踪迹。

    “王掌柜,不好意思,之前一直隐瞒了自己的身份。”魏索看着王掌柜点了点头,道:“说起来我们也算是熟人了,而且王掌柜你也帮了我不少大忙,我们之间就不必客气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称呼我为道友就可以了。”

    王掌柜好歹也是见过些大场面的人物,看到魏索一副淡然的样子,再看到周围已经没有了那名白袍年轻人的踪迹,也已经猜出了大概,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的神色之后,他也略微镇定了下来,苦笑道:“在下实在没有想到道友竟然是海仙宗大名鼎鼎的天才修士。”

    “要是没有王掌柜帮我找来的金鎏道丹,我可是不可能这么快结丹成功的。”魏索看着王掌柜道:“方才那名白袍年轻修士,王掌柜你知道他的来历么?”

    “此名修士是在王家商行买过几件东西,手笔很大,他对我自称名字是林枫华,听他的口气,似乎不像是云灵大陆的修士,但具体是什么来历,我却是也不知道。我只看出他修为必定不弱,但是却没看出他是名金丹期大修士。先前他制住我之时,说是因为想要抢夺魏道友你上次拍到的那片白色碎片。”王掌柜一想到自己一两个照面就被那白袍年轻人制住,心有余悸的看着魏索问道,“现在这名修士是已经被魏道友灭杀了么?”

    “此名修士修炼的功法和术法都是极其的惊人,虽然败在我的手里,但是却被他逃了出去。”魏索摇了摇头,“为此事牵连了王掌柜,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魏道友这么说就实在太过见外了,说起来若是魏道友不把我看成朋友的话,听到我找你,也不会跑到这里来的。”王掌柜连忙说道。

    “既然如此,这件东西,就送给王掌柜防身吧。”魏索伸手一点,却是将方才他用过的一面黑红色小旗点到了王掌柜的面前。这面黑红色小旗,正是他在火云真人的纳宝囊中得到的道阶下品防御法宝离地焰火旗。这种级别的法宝,对于王掌柜这种分念境修士,也已经是极其的难得了。

    “我还要在这周遭搜索一下那名修士的踪迹,就先不和王掌柜一齐回海仙城了。”将此件法宝点到王掌柜的面前之后,魏索便又看着王掌柜说了这么一句。

    “好,那就不耽搁魏道友了。”王掌柜道了声谢之后,就马上收起了离地焰火旗,然后满心惊喜的离开了此岛。

    此次他虽然惊险万分,差点连命都丢掉。但是魏索送这一面离地焰火旗给他,代表的意义却是比这一件法宝本身的意义要大出很多。很明显经过此事,他和魏索的交情就又多了一分。

    而之前那名白袍年轻人的神通,他可是十分清楚的,他好歹是分念境四重的修为,而且作为王家商行的掌柜,他身上的家当比起一般分念境四重的修士要多出好多,但面对白袍年轻人,却是连逃都逃不了,直接一两个照面就被制住。可以白袍年轻人这样的神通,却还是败在了魏索的手上,魏索的神通,便可想而知了。

    ……

    “老头,三皇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宗门?”看到王掌柜的遁光消失在视线中之后,魏索却是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搜寻白袍年轻人的踪迹,慢慢的升腾了起来,也朝着海仙城的方位慢慢掠去,很明显他是知道不可能在这种海域之中,找出白袍年轻人的踪迹,先让王掌柜离开,只是为了方便他和绿袍老头的交谈。

    “三皇宗,是大约三万年前,寂寒大陆的第一宗门。”绿袍老头的声音响了起来,“创下三皇宗的是三名神玄境的大修士,水皇、风皇和大灭神皇。这三名大修士是各有所长,修为和神通最高的是水皇,主修水系功法和术法。方才那名白袍年轻人所修的功法就应该是水皇的功法,他用的术法,水皇神剑也是水皇的术法,三皇大灭术,却是大灭神皇的术法。”

    “寂寒大陆的第一宗门?老头,你不是基本上都在天玄大陆,连这云灵大陆都不太熟悉。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宗门的?”魏索的眉头皱了一下,问道。

    “那是因为三皇宗势力太过庞大,后来甚至入侵了云灵大陆。后来云灵大陆和寂寒大陆的一些宗门联手,重创了三皇宗,三皇宗的许多高阶修士,都是在那一战中陨落,最后连三皇宗自己的山门都守不住了,最后一批三皇宗的修士,也不知道逃到何处,建立了洞府,后来盛极一时的三皇宗,也不知所踪了。”绿袍老头苦笑了一下,“我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修道界中,能以一宗之力入侵其余大陆,抢夺资源的宗门,可是也没有几个的。当时天玄大陆,也有不少修士受了云灵大陆一些宗门的邀请,前去对付三皇宗,从三皇宗入侵云灵大陆,到最后三皇宗自己山门不保,足足是争斗了九年之久,当时陨落的金丹境修士都不知道有多少,所以我才对这三皇宗这么清楚。”

    顿了顿之后,绿袍老头接着说道,“这家伙修的是三皇宗最厉害的水皇功法,又是三皇宗三个祖师的术法都会,又有麟王法印这样的法宝认主,很明显是继承了三皇宗的完整道统,相当于三皇宗的宗主。要不是他小看了你,这次我们说不定逃都逃不出去。”

    听到绿袍老头这么说,魏索却似乎响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胸口掏出了一颗淡青色的珠子。

    这颗淡青色的珠子正是从董青衣的身上得到的那颗奇异的,没有任何符纹,但是却可以化解神识冲击和神识威压的珠子。

    之前去阴尸宗时,魏索便将这颗珠子带在了身上,否则血灵老祖的神识威压,他都无法承受得住。而此次若不是这颗珠子的话,最后这名白袍年轻人施展的风皇燃神刺的神识冲击术法,他也未必抵挡得住。

    细想起来,此名白袍年轻修士所会的功法是真正的天级功法,所会的天级术法,也是不知道有多少。能够将他的肉身击溃,实在是可以值得庆幸的。

    “魏索,只可惜这次没有能够将他彻底杀死,得到他身上的好东西。”绿袍老头的声音在此时又响了起来,似乎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一样,“今后一定要设法打听此人的下落。此人虽然夺舍重得肉身,都要耗费许多年的苦功。但是有麟王水印中的水麟王器灵,接触的档次比我高,知道的东西,也不会比我少。留着这样的一个人,是最大的隐患。”

    魏索点了点,也不再多说什么,再次祭出了离火舫之后,便朝着海仙城的方位,飞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