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要不再来一次

第三百八十四章 要不再来一次

    “够了!这可是你逼我的!”

    白袍年轻人本来听到魏索的一句句“我轰不死你我..”都已经气得快要吐血了,现在听到魏索说他和白色麒麟都有一腿,他直接就一副气得快要疯掉的样子。

    一声抓狂般的大叫声中,只见这白袍年轻人的体内喀嚓一响,好像有一块晶石突然碎裂了一般。

    随即,一股股带着远古洪荒气息的庞大血气,从这白袍年轻人身上的窍位中透了出来。白袍年轻人身上窍位被震出的无数水灵元气,也变成了赤红色。

    “咔!咔!咔!”

    白袍年轻人体内的骨骼乱响,肌肤上的血脉一条条鼓了起来,十分的骇人,身体也马上膨胀了起来。原本他是和魏索差不多高,但是这片刻之间,他就已经变得比魏索高出了两个头。

    一股惊人的威势和滔天的凶焰,也随之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就像他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头远古蛮荒凶兽一般。

    “老头,这是怎么回事?记住你要叫的话,也先跟我说了是怎么回事再叫。”一见到这样的情景,正用金丹砸得不亦乐乎的魏索,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啊!”本来绿袍老头这个时候都已经叫起来了,听到魏索这么叫,绿袍老头的嚎叫才变得有内容了起来,“凶煞换血术!魏索,这是上古一个魔门的天级术法,是猎杀一头高阶的妖兽,将妖兽的精魄和气血炼成一颗血丹,封印在自己的窍位里面。对敌之时,一下子将这颗血丹化开,可以将自己的气血替换掉,就像变身成那头妖兽,不仅是真元,就连金丹的威能,都会大增的。不过这种术法,一施展之后,就算瞬间力量大增,杀死对方之后,自己也会变成半人半兽的怪物的。”

    “不是吧?半人半兽?那我到时候喊你是兽人,还是人兽?我说这位兄弟,我只是和你切磋一下,你用得着这么拼命么?”魏索一听,马上就朝着白袍年轻人叫了起来。

    “你以为我会变成半人半兽的存在么?”

    白袍年轻人的脸孔,变得极其的狰狞,满脸横肉的样子,传出的声音,也好像一头凶兽在咆哮一般,“我修的功法水皇真诀,真水不停洗刷肉身,可以排出一切戾气,这种术法,别人用不得,我用起来,最多就是身体受些损伤,最多静养数月,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这颗血凰精血丹,我得来不易,等下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

    “嗡嗡嗡嗡!”

    咆哮声中,白袍年轻人的金丹也剧烈的震颤了起来,一股股带着远古洪荒气息的强大元气,从白袍年轻人的身上散发出来,涌入了他的这颗金丹之中。随即,他的这颗金丹,也飞快的膨胀了起来。

    “魏索,这个家伙看来已经收刮了不少的东西,他远不止会三皇门一个宗门的术法。”

    “不是吧?”

    原本已经胜券在握的魏索顿时就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只见只是瞬息的时间,白袍年轻人的那颗淡蓝色的金丹,竟然膨胀了一倍,比他的紫色金丹,还要大出了一圈。

    “轰!”

    魏索还没有来得及有什么想法,白袍年轻人变大了之后的金丹,就已经反过来狠狠的撞在了他的金丹上。

    这一下惊天动地的爆响之中,白袍年轻人的身上无数的窍位,只是发出了一声呼啸的声音,好像有无数的鼻孔换了一下气一般。他的金丹,也是只震动了一下。但是魏索的金丹,却是被砸得倒飞了出去,魏索的身体,也是被电击一般,狂颤了起来。

    “轰!”

    没有丝毫的停留,白袍年轻人的金丹,再次狠狠的砸在了魏索的金丹上。

    “我这下对你有点雅兴了,大家停下来,喝杯茶好好聊聊怎么样?”

    这一下,魏索的鼻孔里,也被震得沁出了两条鲜血出来。

    “雅兴?你现在有雅兴,我对你却没什么雅兴了。你方才不是依仗着金丹威能,那么嚣张的么?现在让你看看,到底是谁的金丹厉害。”

    白袍年轻人满脸狰狞,根本没有任何的停顿,金丹又是狠狠的撞到了魏索的金丹上。

    “噗!”

    只见魏索的金丹上一阵爆响,许多光符,都是碎裂开来,而魏索也是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个家伙居然会这么多厉害的术法,这么难缠,怪不得一副鼻孔看人,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样子。这样下去,再有几下我就要被活活震死了。”

    一口鲜血喷出来的时候,魏索的眼光一闪,也马上下定了主意。

    “好!这也是你逼我的!我和你同归于尽!”

    魏索也马上大叫了一声,同时伸手一点,一字一顿的叫道,“看我…自…爆…金…丹!”

    自爆金丹?

    一听到魏索这么一声大叫,白袍年轻人倒是不由得顿了一顿。

    魏索现在的金丹威能,他可是十分清楚,这样大的金丹要是自爆起来,他现在的金丹,也要遭受极大的重创,说不定金丹直接溃散也不一定。

    “你骗我?”

    但是就在这一顿之下,让此名神秘白袍年轻人怒叫出声的是,只见魏索煞有其事的叫出要自爆金丹的同时,却是将金丹一收,直接就御使如意玲珑塔,转身就跑。

    “你以为你跑得掉么?”

    白袍年轻人的金丹,猛烈的旋转起来,荡漾出无数透明的霞光,再次狠狠的朝着魏索的身后砸去。

    “绝灭金丹!炸死你!”

    魏索伸手一扬,一道银光,撞向了白袍年轻人的金丹。

    “又骗我?”

    白袍年轻人一听到绝灭金丹四字,眼中也闪现出了一丝惊骇的神色,但是他一下就看出,那道银光只是一颗小小的珠子,而且上面的气息,根本就不是绝灭金丹的气息。这一下,他顿时又气得叫了起来,金丹毫不犹豫的继续往魏索压去。

    “主人,不要!”就在此时,那已经躲藏在白色小印之中的白色麒麟,突然之间发现了什么似的,惊骇的叫了起来。

    但就在它的声音响起之时,魏索射出的银色珠子,已经和白袍年轻人的金丹,撞在了一起。

    “轰!”

    白袍年轻人的眼中,突然充满了骇然的神色。只见银色珠子和他金丹表面流散出的霞光一触,就马上爆发出了一团丈许大小的银白色光华。

    “喀!”

    银白色的光华一闪之下,就马上消失了。但是白袍年轻人的金丹,却好像被一柄难以想象的巨大锤子敲击了一下,不仅是周身的霞光,全部被炸散,就连金丹表面的许多符纹,都一条条碎裂了开来。

    白袍年轻人又被震得浑身打摆子一样乱抖,再次流出了两条鼻血。

    “好了,再来!”

    魏索不动声色的说了这一句的同时,他的紫色金丹,也乘这个时候,再次狠狠的砸在了白袍年轻人的金丹上。

    “喀!”

    白袍年轻人的金丹上本身已经快要承受不住的样子,被魏索这一撞,表面顿时出现了许多隐隐的裂纹。

    “要不这下换你自爆金丹?或者你索性用三皇大灭术,把你的这颗麟王水印给炸了吧。你这颗麟王水印不是玄阶的法宝么,用三皇大灭术自爆起来,我肯定是抵挡不住的。”

    魏索一边再次不停的御使着金丹,狠狠的撞击在白袍年轻人的金丹上,一边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噗!”

    这次,白袍年轻人又是遭受重创,又是急怒攻心,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眼下这种情形,别说麟王水印对他来说无比重要,根本不可能用来自爆,就算他想自爆,在魏索这种连续不断的撞击之下,他也是根本没有机会施展三皇大灭术。

    此刻如果不拼命驱动金丹,他的金丹,马上就要被魏索硬生生的撞散掉!

    “风皇燃神刺!”

    白袍年轻人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眼中充满了极其怨毒的神色,“啊!”随即,他的脸孔都扭曲了起来,好像脑袋里面都燃烧起了一样。“啵”的一声轻响,一道透明的波纹,突然在魏索的头上泛了开来。

    “魏索,这是神识冲击类的术法,这种术法,是要损伤自己的神识才能施展的!”绿袍老头的叫声,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恩?”

    一施展这道术法的同时,满脸痛苦神色的白袍年轻人,马上就是一副准备反击的样子。但是让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的是,魏索却是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还看着他说了一句,“你说这是什么术法来着?我没有感觉到啊,要不再来一下让我感觉感觉?”

    “不可能的!不可能!你的神识再强,也不可能比我强出四五倍的。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道术法,你的身上,有什么可以抵挡神识威压的异宝。”

    白袍年轻人这下,眼中终于出现了彻底惊骇绝望,大难临头的神色,尖叫声中,整个身体飞快的往后飞掠出去。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吧。怎么,我这么有雅兴,你还要走么?”

    魏索面无表情的看了白袍年轻人一眼,金丹再次狠狠的撞在了白袍年轻人的金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