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八十章 中计
    “你别牛。”绿袍老头一听魏索这么说,顿时叫道:“你信不信我随便告诉你里面的一样东西,你都要叫起来。”

    “是么?”魏索很是牛叉的看了一眼绿袍老头,“那你随便告诉我一件啊。”

    “好!”绿袍老头哼了一声,点了点魏索手里的那块玉蝉般模样的黄色软玉状晶体,道:“你听好了,这块东西叫养元天蝉玉,跟琥珀一样,是远古一种灵木的汁液凝结,变化而成,是天然形成的这种玉蟾的形状。最大的功效,就是可以调节气血,温养神魂,增强体质,而且药性十分的温和。可以说是最适合现在的韩薇薇,这颗东西给韩薇薇服用下去,别的什么灵药都不用,估计最迟一两天,韩薇薇肯定会清醒得一塌糊涂,不要三五天,韩薇薇就生龙活虎,和以前我见她的时候一模一样了,没准体质会慢慢得变得比以前更好也不一定。”

    “啊!”

    一听到绿袍老头这么说,姬雅顿时忍不住一下子叫了起来。要知道韩薇薇很多时候在她的眼里,都是比她自己还要重要,而且姬雅这几天照料韩薇薇,也是十分清楚她的身体状况,就算韩薇薇马上醒来,如果没有这东西,韩薇薇的体质要想恢复到和以前一样,慢慢调养的话,估计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也是做不到的。

    可是魏索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一声都没叫。

    “怎么,你都可以为韩薇薇去拼命,现在她终于要被你救醒过来了,你不兴奋么?”魏索这样的反应,让绿袍老头有点目瞪口呆,忍不住问了这一句。

    “兴奋啊,怎么不兴奋?”魏索看着姬雅和绿袍老头,呵呵一笑,“不过我不擅长叫啊。兴奋的时候我一般都不叫的。”

    魏索这一句话一说,姬雅的脸顿时一下子红到了脖子里,恨不得跺魏索一脚,但是却又生怕绿袍老头联想到什么,低着头,看都不看魏索。

    不过她倒是小看了绿袍老头和魏索的默契程度,“我怎么知道你叫不叫,反正你是标准的有异性没人性,从来都不让我看。”绿袍老头马上就愤愤的说了这一句。

    魏索越看姬雅忸怩娇羞的样子,当下心里又很暴发户一样的得意了一下:当初的灵岳城第一美女啊,谁想到会成为我的老婆,在我面前这么娇羞的。得意了一下之后,魏索才一副很是鄙视的样子,看着绿袍老头道:“好了,反正我答应过你的,接下来我就是主要帮你凝形了,等你自己凝出形体。到时候我多借点灵石给你,你自己想要怎么去看都行,现在先说说这另外两件东西是什么吧?”

    “这截金雷神木,单独炼化的话,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如果得到一株清虚藤一起炼化的话,就有很大的可能,能够同时修出雷灵根、木灵根。”现在魏索都已经结丹成功,成了金丹期修士了,绿袍老头就怕他反悔,不管自己凝形了,现在一听到凝形,绿袍老头也不废话了,马上点了点魏索手中的金色木头说道。

    “雷、木双灵根?这么厉害?这东西可是连我得到的那片古符里面都没有记载。”魏索这下,倒是有些目瞪口呆了。他现在是冰火双系灵根修士,而且是先后修出一条灵根,当然十分清楚多一条灵根对修士有多大的好处。而且就连小天界那冰原立柱上的尸身上,都带着一片记载灵根的玉符,就知道这灵根,在从古到今的修道界中,都是极受重视的,也不是只有灵根修士,才知道这灵根的好处。

    “金雷神木和清虚藤,两样东西都是极其的难得,而且清虚藤据说是对神玄境修士都有用,一般的修士根本接触不到这种东西,没有记载,也是很正常。”绿袍老头看了魏索一眼,“不过既然你现在手上已经有这一截金雷神木,倒是可以打听一下这清虚藤。毕竟要是能够再修出两条灵脉,你的修炼速度,可是又要快上几成的。”

    “你说这颗东西叫做破丹珠,又是什么东西?”魏索眉开眼笑的收起了金雷神木,捏起了剩下的那颗银色珠子道。

    “破丹珠,是我们那个时候的天罡宗,炼制出来的法器。这种法器是用什么东西炼制出来的,我也不知道。”绿袍老头的神情陡然变得十分凝重了起来,“但是这种东西,是专门用于对付金丹期修士的,一和金丹期修士的金丹霞光凝形撞在一起,就会爆!而且其威能,完全不亚于你炼制出来的绝灭金丹!只是这东西的爆炸范围比较小,只是针对一名金丹期修士。有这样的一颗东西,只要对方用金丹来对付你,就算是金丹威能超过你的金丹修士,在你这颗东西上,也要吃大亏。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专门对付金丹修士的,所以名字才叫破丹珠。”

    “魏索,海仙宗这些长老给你这些东西,肯定是已经想明白了,阴尸宗还是不敢有大动作的,顾忌的还是你本身。尽量帮扶你,对海仙宗才更有利。但是这些东西里面,只有这颗东西的分量最重,因为这颗东西才是可以称得上是保命的东西。送你这件东西的长老,对你可是最真心实意了。”

    “威力不亚于绝灭金丹的法珠?”魏索和姬雅也是忍不住互望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

    “不对。”不过绿袍老头马上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纠正道,“海仙宗的长老,最多也只是分念境的修为,就算和金丹修士对敌,也未必能逼得金丹修士祭出金丹。所以这件东西,留在此名长老的手中,倒也未必是算得上保命的东西,送给你倒也不算割肉。”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对我来说反正是多了一个压箱底的东西。”魏索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银色珠子,“这颗珠子是怎么激发的?”

    “一贯注真元,朝着对方金丹射出便是。”绿袍老头解释道:“这东西使用十分简单,和爆炎珠等低级法器用起来没什么差别。只是注意要在万无一失,确定至少能和对方的金丹霞光凝形或者金丹直接撞上的时候用,不然被对手避开的话,这颗法珠就直接浪费掉了。”

    “那养元天蝉玉是怎么用法的?”魏索点了点已经被他塞到姬雅手里的养元天蝉玉。

    “用清水直接熬煮,这养元天蝉玉,会慢慢自己化开成药液的,然后直接让她吞服便是,随着气血流动,药力会慢慢化开的,以她目前的情形,这样最好了。”

    “知道了。”魏索点了点头之后,便将养鬼罐抓了起来。

    “魏索,你….。”绿袍老头愣了愣,似乎马上反应过来接下来魏索要做什么事一般,叫了起来。但是才刚刚叫出了声,就只见魏索将养鬼罐装入了纳宝囊里面。

    “魏索…。”姬雅愣了愣之后,马上玉脸又是一片通红,转身就想往外跑。“我去熬制养元天蝉玉去。”

    “乖老婆,先把我们刚才说好的事做完再去吧。”但是她马上就被魏索一把牵住了手。

    “不要!”姬雅马上摇了摇头,道:“我要先熬好了养元天蝉玉再说。”

    “要不一边熬着,一边….。”

    “你…。”

    看着姬雅无限娇羞的样子,魏索更加的蠢蠢欲动了。

    “又是谁啊?”但就在这个时候,让他无比郁闷的是,那用于传音的钟形法器,又发出了亮光。

    “没有特别的事,他们是不会来打扰你的。”魏索是恨不得把这个钟形法器砸了的样子,但是姬雅却明显比他理智得多,马上对他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事?”听到姬雅这么说,魏索才一脸郁闷的激发了传音的钟形法器。

    “魏长老”,那名名为林修闲的海仙宗弟子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有名王家商行的弟子说他们王掌柜,有十万火急的事找你。”

    “王掌柜有急事找我?”魏索怔了一下。

    王掌柜现在知道他的身份,魏索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因为他知道凭自己露出的口风,再加上王掌柜的见识,是绝对不可能猜不出结丹的修士就是自己的。让他惊疑的是,王掌柜此刻有什么事会要找他?

    “奶奶的!”

    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魏索的脸上就又现出了更加郁闷的表情。而姬雅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忍俊不止的笑意出来。

    现在魏索和姬雅自然都不知道那名神秘白袍年轻人的事,在两个人想来,王掌柜此刻急着找魏索,很有可能便是有什么和阴尸宗有关的紧急事情,否则他就算是想找魏索,也应该不会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的。

    遇到这样的事情,魏索自然是没办法耽搁的。

    “又被打断了一次修炼,回来之后多补一次啊。我先出去看看王掌柜找我有什么事。”可看着姬雅都有点兴灾乐祸的样子,魏索眼珠子一转,却是嘿嘿的说了一句让她更加面红耳热的话出来。

    “乖老婆,等我回来啊。”又飞快的亲了姬雅一口之后,在姬雅的惊呼声中,魏索身影一闪,朝着外面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