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长老会

第三百六十七章 长老会

    “五百万下品灵石?这片到底是什么东西,李道友竟然要花这么惊人的灵石购买!”

    一听到魏索一口直接喊出五百万下品灵石,青衫儒士终于坐不住了,一下子脸上色变的坐了起来。

    “五百万?”

    白袍年轻人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先前那副完全不把比别人放在眼中的神色,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人身上的灵石,居然似乎比我还多。麟王,看来我是大意了,方才挥霍了不少,现在的灵石,已经不满五百万,这片东西,是要被此人买去了。”白袍年轻人看了悬浮在他身前的白色麒麟一眼,目光闪动着,但是脸上却是没有半分挫败的神情,“要和我斗气,是绝对不可能出这么多的灵石的,看来此人也是真正知道这片东西的价值。”

    “不可能。”白色麒麟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就算是在上古的修道界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妙树碎片。而且就算得了这妙树碎片,没有特殊的炼化手段,也是没有用。”

    “这么说,那就更只有一个可能了。”白袍年轻人冷笑了一下,目光望向了魏索所在的贵宾包厢,“此人要不是得到了上古某个大修的道统传承,要么也是和我一样,拥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器灵。”

    “应该只有这种说法行得通。”白色麒麟浑身震动了一下。

    “此人已经准备结丹,手上灵石这么惊人,如果说是有器灵,说不定不在你之下啊。”白袍年轻人看着白色麒麟笑了笑。

    “怎么可能!我是水麟王炼制而成,在当时就已经是最顶阶的器灵,又岂是别的不入流的器灵所能相比的。”白色麒麟好像受到侮辱一般,低沉的咆哮了起来。

    “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麟王,此人我们一定要马上对付。”白袍年轻人轻抚着手中的白色小印,“否则说不定会养成大患。”

    白色麒麟十分威严的点了点头,“好,等下我们就马上出去,在外面守着,反正快到结丹的修士,我是肯定可以很快分辨出来的。”

    “五百万下品灵石啊,对方这次估计被直接吓傻了。妙树碎片啊,想不到这种拍卖会里,居然还能出现一片真正的妙树碎片。”

    只有手指大小一小片的白色碎片,由青衫儒士亲自送入了魏索的贵宾包厢之中。

    这五百万下品灵石的价格,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李道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你竟然要花这么多灵石来购买。”青衫儒士的目光之中,充斥着震惊的神色。

    “这片东西,是一种奇特的材料,十分罕见,对我的功法有些用处。”魏索随便解释了这一句之后,就将相当于五百万下品灵石的晶符和灵石递给了青衫儒士,直接收了了这片妙树碎片,“王掌柜,我有急事要马上离开。为了避免别人看出我的行踪。在我离开之时,请你马上帮我封闭会场片刻,不让任何人进出。”

    “好!”

    青衫儒士跟着魏索走了出去,马上吩咐了下去。

    ……

    “林前辈,请稍等一下。”

    那神秘的白袍年轻人才刚刚推开贵宾包厢的门,就马上被一名王家商行的弟子阻拦住了。

    “什么事?”这名白袍年轻人眉头跳动了一下。

    这名王家商行的弟子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似乎有种被莫名强大的远古妖兽盯上的感觉一般,心中一寒,但是这名王家商行的弟子,还是强笑了一下,道:“拍卖会场的禁制出现了一些意外,所以掌柜特别有交待,请所有的贵宾先行等待片刻,以免走动起来,触动了禁制。”

    “禁制出现了意外?”白袍年轻人目光一闪之间,便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一股更为强大的威压,从其身上喷涌而出,使得这名王家商行的弟子不由自主的噔噔连退了数步,“好好的禁制,怎么会出现意外,你当我是傻的么?我有急事,要马上离开,若是再敢阻拦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什么事?”

    就在这名白袍年轻人的冷哼发出的同时,青衫儒士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随即,青衫儒士的身影,也在这条走廊的一端显现了出来。

    “王掌柜,这位林前辈有急事要马上离开。”脸色煞白,一头冷汗的王家商行弟子,马上说道。

    “既然如此,那请林前辈随我来吧。”青衫儒士却也不说什么,点了点头。

    白袍年轻人也不说什么,面无表情的跟着青衫儒士,快步朝着拍卖会场之外走了出去。

    出了会场之后,白袍年轻人转过了身子,看了一眼青衫儒士,突然问道:“王掌柜,那名和我竞价购买那片白色碎片的修士,此刻是否还在拍卖会场里面?”

    “哦,你说那名修士么?”青衫儒士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这名白袍年轻人,道:“他也已经有急事,先行离开了。那名修士走得十分匆忙,又不和我们解释,还冲撞了一些禁制。”

    “那王掌柜可否知道此名修士的来历?”白袍年轻人看了青衫儒士一眼,问道。

    “此名修士的来历,我也不是很清楚。”青衫儒士为难的苦笑了一下,“而且我们王家商行有规矩,就算知道,也是不能透露客人的任何消息的。”

    “好,那就有劳王掌柜了。”

    白袍年轻人也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这个拍卖会场。

    “麟王,此人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看来此人倒是极其的机警,不容易对付啊。”大约走出了一百余丈的距离之后,这名白袍年轻人把玩着白色小印,发出了冷笑的声音。

    “主人,我看这王家商行和这名修士肯定有些关系。”白色麒麟的声音,也马上响了起来。

    “这是自然,难道我会相信他们的鬼话么?”白袍年轻人冷哼了一声,“现在也不急,等我找个地方完全炼化深水琼玉,然后便从这王家商行的身上,打听出此人的消息。”

    ……

    “张翰林,到底是什么事?”

    此时,魏索却是已经和张翰林在一起,接近海仙宗山门的地方。

    张翰林此时,也打扮成了一名络腮胡子修士,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相貌,“魏长老,是云师弟和一名散修起了冲突,闹到了宗门里面。现在长老会裁决不下,要能你过去,方能决断。”

    “这名散修,是什么靠山,到底是为何事起的冲突?”

    魏索进了海仙宗的山门之后,从一个丹瓶之中倒出了药液在脸上一抹,身上紫光一放,却是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读过了轩辕老祖给他留下的玉符之后,魏索已经知道,若是平时宗门弟子出了什么事,一名长老,便可决断。但若是事情重大的话,便是要召开长老会,由五名以上长老决断。若是连长老会都决断不下,便是要出动大长老、掌刑长老,甚至宗主了。

    而若是那名散修没有什么大背景、大靠山的话,肯定是不用闹到这样的地步的。

    “那名散修,是银钩散人的弟子。银钩散人是元音城的一名金丹期大修士。那名散修,是和云师弟在寂灭西海起了冲突。被云师弟打成了重伤,现在闹上了门来。”

    “那银钩散人,是金丹几重的修为?”魏索马上问道。

    “是金丹一重的修为。”

    “哦?”魏索目光闪动了一下,似乎马上有了计较,也不多说,往上掠了上去。

    ……

    “魏长老到了!”

    魏索的身影,很快在一个大殿之中显现了出来。

    此时,这个摆放着许多高大的玉石蛟龙座椅的大殿里面,一共坐着九名长老。

    这九名长老,除了那名神色木讷的大长老之外,其余的八人,魏索也都是没有见过。

    九名长老的下首,站着一名脸色有些发白的银衫海仙宗弟子。这名海仙宗弟子的身旁,三张椅子上,却是坐着三名修士。中间的一名二十七八的年纪,脸孔有些狭长,身穿紫蟒道袍,胸口隐隐沁出血迹,气息虚浮。左侧一名身穿翠绿色法衣,身上阴气极浓,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而右侧的一名,却是一名红光满面,身穿明黄色法衣的中年矮胖修士。

    “见过各位长老。”

    魏索朝着九位长老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又看了那名脸色有些发白的海仙宗弟子一眼,不动声色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这位道友名为南宫迭,是银钩散人的弟子,说是我们海仙宗弟子云斌在寂灭西海,偷袭于他。银钩散人是金丹期大修士,此事我们怠慢不得。”一名头发灰白,脸上布满皱纹的海仙宗长老,也不避讳,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此名长老,是海仙宗的传法长老,在这到场长老之中,地位也只在大长老和魏索之下。

    “但是云斌却说,是南宫道友先用言语相激,然后先行动手对付的他。他只是被迫还手。”一名头顶微秃的高个长老,却是也马上补充了一句。

    “一派胡言!”这名长老话音刚落,底下身穿紫蟒道袍的南宫迭,却是马上叫了起来,“此事有两位道友亲眼所见,他这么说,简直就是污蔑这两位道友,根本就是罪加一等!”

    “哦,不知这两位道友,又是什么来历?”魏索看了南宫迭一眼,却是也不说什么,又看了两外两名修士一眼,尤其目光在那名阴气极浓的修士身上停留了片刻,问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