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妖兽布置

第三百三十三章 妖兽布置

    魏索心中骇然至极,连真元一发出,就被马上吸走,连任何的法宝都根本无法施展。

    只见外面看上去十分平静的空间裂口之中,却是纷乱至极,周围的世界之中,到处都是惊人的闪电和罡风。

    无数的闪电,一条条的比人的腰围还要粗大几倍,在虚空之中穿行,似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魏索的两耳之中却是轰鸣乱响,各种各样的声音往脑中狂灌,神识都被彻底的阻隔住。

    和上次在崩塌的传送通道之中不同的是,此次空间裂缝中,狂暴无比的空间威能,却是没有朝着他和姬雅、阴丽花挤压过来,只是推着他们往一个地方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涌去。

    突然魏索觉得身体一空,紧接着失重般凭空掉落而下。

    旋即,周围雷电罡风在虚空中扭曲穿行的景象全部消失了,满眼是一片黑色。

    又有一股吸力化生出来,将他往下拉扯。

    一层翠绿色的霞光突然绽放出来,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光罩,将他也包裹在了里面。

    随即,魏索体内的真元也如同直觉一般喷涌而出,其身外的黑水莲也重新放出了华光。

    此处却是已经能够动用真元了,下方传来的那股吸力,却是并不算厉害。

    魏索骇然的深吸了一口气,先是不自觉的往上方看去。

    只见头顶上方大概三百余丈的高处,悬浮着一条和之前的那两条几乎差不多的空间裂口。

    一股股的元气、碎石,还在从其中喷出来。

    很显然,这条空间裂口是和陵园之中那将魏索等人卷吸进来的空间裂口相连的。

    而如果魏索没有记错的话,先前看到的那两头低阶的妖兽,是从另外一条空间裂口抛出来,然后又卷入这条空间裂口的,也就是说,那些被卷吸进来的妖兽,应该也是抛到了此处。

    再骇然的四下看去,却是都只看到一条条的黑风,都朝着下方流动,仿佛下方是一个出口一般。现在牵引魏索等人的吸力,就是因为弥漫周围的这些黑风流动而引起的。

    这些黑风,似乎并没有什么威能,只是有着略微的隔绝神识的作用,魏索的神识探出,最多只能达到百丈开外,只感觉得到自己和姬雅、阴丽花似乎是处在半空之中,周围空空荡荡,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

    “魏索,飞剑!”

    姬雅一声惊呼,只见前方一条金芒飞快坠落而下,正是魏索的门板飞剑。

    之前魏索一直是祭着此柄飞剑,在那空间裂口突然发出狂暴威能之时,魏索只顾着身边的姬雅、韩薇薇和噬心虫、阳脂鸟,却是没有顾得上此柄飞剑。

    “嗤”!

    魏索玄煞鬼爪马上一抓,将正往下飞快坠落的门板飞剑扯住,抓了回来。

    “小坏蛋,原来你叫魏索。”阴丽花脸色有些煞白的看着魏索,“你一开始怎么就看出那个平台有问题,直接要我们离开的?”

    “问题就出在那块白色晶碑上。”魏索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窝在自己胸口位置,看上去只是有些萎靡,却没有什么损伤的阳脂鸟之后,竭力让自己的心神镇定了下来,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的解释道:“那块白色晶碑的底部有些略微的缝隙,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和那个平台连成一体,后来我们被卷吸进来之时,我看到那块白色晶碑似乎也已经被卷吸了起来。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那块白色晶碑,是后来放置在那个平台上的。”

    “后来放置在那个平台上?”阴丽花眼中惊疑的光芒一闪,突然之间反应过来一般,低声惊呼道:“魏索,你是怀疑那块白色晶碑是那头银色妖兽放置到平台上的吧?”

    “不错,当时我便是这么想的。那白色灵光光罩对妖兽的损害那么大,那平台上若是有什么对妖兽特别的好处,我的噬心虫和阳脂鸟也应该感觉得到了,既然对妖兽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的话,那头看上去至少在七级以上,相当于金丹期修士实力的妖兽,为什么要强行穿越白色灵光光罩,跑到那个平台上去送死?”魏索点了点头道。

    姬雅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魏索道:“你的意思是,那块白色晶碑是那头妖兽放在上面,就是故意要造成那处地方和道玄殿有关的假象?吸引修士去触发那里的法阵?”

    “不可能!”阴丽花连连摇头,“妖兽就算有极高的灵智,也不可能理解修士的布置,不可能会做此种事的。”

    “这小天界中诡异的妖兽,不可理解的事,难道还少么?”魏索冷笑了一声。

    脸色有些发白的阴丽花顿时张了张嘴,有些哑然了。

    “那真是那头妖兽那么做的话,它是想要做什么?”姬雅却是根本就没有怀疑魏索的话的样子,皱着眉头说道。

    “不管它是想要做什么,应该都不会是什么好事的。”魏索面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妖兽和修士之间,本来就是自然敌对的关系,若是说那头诡异的银色妖兽,拼了命进去放那一块晶碑在那里,是为了后来的修士有好处,那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他是本来已经看出不对,但是没有想到叶零的手中,竟然是也会有一块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紫黑色木符!而且还真的触发了那个平台的布置!

    而且那个空间裂口的威能,竟然是强大到了如斯的程度。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置身这种地方,肯定都是要怪在这个完全就不将魏索放在眼里的叶零头上了。

    若是换了以前,有金丹期修士压他的话,他肯定就是摸摸鼻子,只能忍下这口气了,但以现在魏索已经可以和普通的金丹期修士一拼的实力,假以时日,要对付金丹期两重的修士,也并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若不是魏索有足够的实力,也根本无法阻止他硬留姬雅,这个梁子是彻底的结下来,魏索这口气也是肯定咽不下的了。

    “那现在怎么办?”阴丽花本来在云灵大陆也已经算是个女魔头,但是此刻身处这种环境之中,处处吃瘪,却是不由得有些依赖魏索了。

    “只能先探清楚此处到底是什么地方,再设法寻找出路了。”魏索看了一眼阴丽花,问道,“你和叶零之间到底有什么大的过节,怎么身为同一宗门的大修士,都是恨不得一副有机会就会杀死对方的样子?”

    “我和他之间的过节多了去了。就说两件重要的,你就明白了。”阴丽花眼含煞气的说道,“此人心狠手辣的很,在未修成金丹之前,有数次和他一起出去历练,猎杀妖兽或是寻找其他东西的师兄弟,都是死光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回来,很多人都怀疑那些同门师兄弟是他杀死的,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而已,再加上他修炼的天赋十分惊人,所以宗门也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有一个可以生死与共的师姐,也是和他一起出去完成宗门任务的时候陨落的,这是其一。其二,此人十分的好色,玩弄过女修之后,却又喜欢令那名女修变得十分肥胖,此人在我还未结成金丹之前,就看上了我,向血灵老祖讨要我,当时他已经修成金丹,血灵老祖都已经答应了,但我后来正好有了大的机遇,也成就了金丹,此事自然作罢了。从本来一个马上到手的玩物,突然变成了一个和他平起平坐的存在,他的心中自然是极不舒服了。以他的性情,若是确定我根本逃脱不了,而且他又有绝对把握可以对付得了我的情形下,绝对是会对付我的。对于我来说,自然也是一样。”

    “恩?”

    就在此时,一团白光从魏索等人的前方掠过,正是那块让魏索起了疑心的白色晶碑。

    这块白色晶碑果然是也被那空间裂口卷了进来,而这块晶碑上散发的淡淡白光,却似乎对着周围弥漫的黑气有独特的驱散作用,一路坠落,却是让魏索等人看清楚了下方的景象。

    只见下方四百余丈的地方,赫然是一片圆镜般的紫黑色光幕,大约有数十丈方圆,黑风全部涌入那个紫黑色光幕之中,而紫黑色光幕的后方,却是隐隐透出亮光,似乎这个紫黑色光幕就是出口,后方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此刻一条散发着惨白色光华的背影正站在那个紫黑色光幕前,正是先魏索等人一步被卷入的叶零,在这块晶碑坠落之时,他也是回头看了一眼。目光也是明显扫及到了魏索等人。

    只见他此刻的脸上,明显是一副掩饰不住的狂喜神色,而一眼看到魏索等人时,一丝杀机明显又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

    白色的晶碑马上就落在了那个紫黑色光幕上,就和妖兽触及到那个白色灵光光罩一样,此块白色晶碑突然被紫黑色光幕的威能撞得粉碎!

    而眼见这一幕,只见叶零的眼中又出现了一丝讥讽的神色,似乎是觉得魏索等人根本穿不过此片紫黑色光幕的样子,随后,只见他的手上竟然也是冒出了紫黑色光华出来,在他的身外也形成了一个紫黑色光罩,随即,他便毫无障碍的穿过了前方的光幕。

    魏索和姬雅的眉头顿时跳了一跳,因为两人都隐约看到,叶零手上的紫黑色光华,正是那一片魏索也有的古怪紫黑色古符上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