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二十章 阴险无耻

第三百二十章 阴险无耻

    “妖贤弟!”

    身穿赤红色法衣的粗犷修士一声求援似的大叫。

    与此同时阴柔修士面色阴晴不定的连变了数下之后,头顶灵光大放,一颗散发着万道白色霞光的金丹,也浮现了出来。

    粗犷修士的金丹是从口中喷出,而此名阴柔修士的金丹是从天灵透出,显见所修功法不同,金丹所在的窍位也是各不相同。

    阴柔修士的此颗金丹有鸡蛋般大小,明显比粗犷修士的金丹要大出一圈,白色的金丹散发出来的璀璨霞光,也是在其周围形成了无数条玄奥流转的符纹。

    一看到阴柔修士祭出金丹,身穿赤红色法衣的粗犷修士面色略微一松,看他这神情变化,方才的那一声大叫,显然也是想要阴柔修士祭出金丹迎敌。

    “妖贤弟,你做什么!”

    但让他面色又瞬间大变的是,只见身穿月白色法衣的阴柔修士金丹上散发的白色霞光,在其身后凝成了一尊白色神象,朝着后方冲去。与此同时,阴柔修士又御使着身前圆盘模样的法宝,白光一收,竟然是只裹住了自己一个人,然后整个人随着金丹轰出的白色神像,朝着后方来时的通道狂掠而去。

    这阴柔修士,很明显是见到此头实力堪比金丹期两重修士的隐形妖兽,再加上前方还有一头至少相当于金丹期一重修为的怪异妖兽,铁定不敌的情况之下,不管粗犷修士,自己就先选择了跑路。

    “妖贤弟,此头妖兽的遁速比我们快出许多,我们根本跑不过它的!只能设法和它拼一下,或许才有可能有生路。”

    粗犷修士面色剧变之下,马上发出了一声厉喝。

    “不需要比它跑得快,我只需要跑得过你就行了。”已经到了通道口的阴柔修士,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妖伞伞!”

    粗犷修士一怔之下,顿时反应了这名阴柔修士的话是什么意思,整个人也拼命的朝着那处通道口激射而去。

    但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却是迎面激射而来。

    阴柔修士,竟然是对着他激发了那件灵光有些暗淡的白色小枪外形的法宝。

    “啪!”

    粗犷修士防备着那头隐形的妖兽,不敢轻易动用金丹,两个鼻孔之间又是冒出了两条金色火光,将威能已经减弱了大半的白色小枪状法器打到了一边。

    但就这缓得一缓,轰的一声,阴柔修士的身影没入那个通道的瞬间,其祭出的金丹上白色霞光一闪之下,通道的入口便马上崩塌了下来。

    “妖伞伞!”

    粗犷修士又是不可置信的一声厉啸。

    “我们两个人要是留下,肯定一个都逃不了,放心吧,烈火兄,我今后一定会设法为你报仇的。”

    那名为妖伞伞的阴柔修士的声音,伴随着通道之中不停的崩塌声传出。

    很明显此名修士可以说是阴险到了极点,非但自己抢先就逃,而且还一路把通道轰塌,相当于是堵住这粗犷修士,让他留在后面殿后了。

    听到妖伞伞的话,粗犷修士惊怒至极,差点就被气得直接一口血喷出来。

    做出这种事也就算了,居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做人竟然可以做到如此无耻的地步。

    但就在此时,他的眼中又是惊惧的神色一闪,其祭出的金丹上又是绽放出无数红色霞光,凝成一柄红色巨剑往左侧空处一斩。

    “喀!”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红色巨剑再次崩碎,而那处也再次化出了一只蓝光闪烁的手臂。

    与此同时,此名粗犷修士只觉得一股巨力从身后涌来,接着其身体被这股巨力轰得如同破麻袋一样,狠狠的撞击在了后方的一堆乱石之中。

    原来此时,那头长着两个狼头的怪异妖兽乘机口中黑气狂涌,同时喷出了蓝色妖丹,压得他发出的紫色火浪倒冲在了他的身上。

    倒飞出去之时,粗犷修士身上的法衣发出了耀眼的赤红色红光,显见身上的法衣防御等级也是不低。

    在乱石堆中一撞之下,这名粗犷修士又是马上弹了出来,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损伤的样子,但是脸上却已经是一副魂飞魄散般的神情。

    此刻那头隐形的妖兽,竟然是已经在一阵蓝光之中,现出了身影。

    这头妖兽,竟然是一头他根本从未听闻过的,身体像是人身,但头颅却是一个大蛤蟆头的诡异至极的妖兽。

    此刻面对这名金丹期大修士,这头妖兽的眼中,竟然是充满了讥讽的神色。

    “啪!”

    只见其一条手臂一挥,和粗犷修士金丹上发出的红色霞光凝成的红色巨剑又是硬拼了一记。

    红色巨剑被砸得碎裂开来的同时,这头妖兽的身体微微一阵,眼中浮现出一丝苦楚的神色,但是其手臂这次却并没有缩回去,也没有变幻方位,而是又接着不停的一爪朝着粗犷修士的胸口掏去。

    “不好!”

    眼见这样的情景,粗犷修士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猛一咬牙,悬浮在他身前的金丹上红色霞光浓厚了数倍,让方圆数百丈的范围的空间都好像变成了红玉一般,其金丹上的符纹也以惊人的速度流转了起来,同时出现了一条条裂纹般的光痕。

    但是“蛤蟆头”妖兽却是身影一晃,速度惊人的带起了一溜残影,给人一种不慌不忙的感觉一般,原本抓向粗犷修士胸口的爪子,却是直接一爪轰在了他的金丹上。

    “轰!”

    一圈红色和蓝色的霞光迸射开来。金丹和“蛤蟆头”妖兽都是猛得一震,但这头妖兽却是丝毫不停,一爪接着一爪的毫无停歇的对着金丹猛轰。

    金丹上的符纹被震得如同波浪一般猛晃,好像秩序被打散了一般,裂纹般的光痕每次都是刚刚闪现出来,就在这头妖兽一记重击之下,便又消隐了下去。

    眼看自己金丹上的红色霞光,一点点变得稀薄起来,而另外那头双头妖兽也不出手,只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粗犷修士脸露绝望神色。

    “妖伞伞!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猛的下了某种决定一般,脸色难看得可怕的粗犷修士一声震天动地的厉吼。其悬浮在身前阻挡双头妖兽的金丹,竟然是也不顾自身,往后飞出,无数的红霞迸射出来,形成了一条赤红色的光柱,轰入后方倒塌的通道之中。

    和这赤红色光柱一触,那堵住通道的山石等物,全部化成了一团团的岩浆,融化开来。

    “噗!”

    失去了金丹的阻挡,浑身蓝光闪烁的蛤蟆头妖兽伸手一爪,便破开了此名粗犷修士的胸口,将其心肺直接抓了出来。

    这名金丹期修为的粗犷修士,只是惨然的一笑,然后就一歪头,生机全无了。

    但是悬浮在他身后的金丹,却是依旧不屈不饶一般,不停的喷射着红色霞光,将被堵住的通道,烧得重新化开。

    蛤蟆头妖兽将此名粗犷修士的心肺直接吞噬了之后,却是眼露讥诮神色的看着那颗金丹,一直等到金丹上的红色霞光慢慢的消失,终于从空中掉落下来之时,此头蛤蟆头妖兽身影一闪,才瞬移一般,出现在了金丹的下方,接住了赤红色的金丹,然后直接像吃糖豆一样,直接含在了嘴里,一副味道很好的样子。

    接着,此头妖兽对着那头也有金丹一重修士实力的双头妖兽点了点头,朝着已经几乎被粗犷修士的金丹烧通了大半的通道掠了进去,其身影又开始慢慢变得暗淡了下来,又变得彻底的隐形了。

    ……

    就在此头妖兽重新彻底隐形,掠入通往大黑天殿的通道中时,魏索却是停顿在了大黑天殿中一条黑气弥漫的通道之中,一副十分小心的侧耳倾听的样子。

    之前这大黑天殿之中,一直有十分惊人的斗法声传来,但是这个时候,斗法声却似乎突然停止了。

    “恩?”

    突然之间,魏索的面色大变,朝着左侧的通道飞快的掠了进去。

    因为此时他的神识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气息逼近过来,很明显是一名似乎修为还在阴丽花之上的修士,但是其气息,又和轩辕老祖等人截然不同。

    “不好!”

    沿着通道往里飞掠了一阵,魏索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这大黑天殿中的通道四通八达,是一个彻底的迷宫,眼前魏索掠入的这个通道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密闭的洞窟,没有任何的出路。而那股庞大的气息,却也是速度惊人的直逼过来,很明显也是掠入了这条通道。

    只是片刻的时间,白光一闪之下,洞窟口出现了一条白色的身影。

    来人身穿月白色法衣,面容阴柔,身外的灵气在其头顶上方凝成一尊宝伞的形状,正是之前无比阴险的将自己的同伴留下断路的金丹修士妖伞伞。

    此人一进入这个方圆七八十丈的洞窟,也马上看到了魏索和停留在魏索身前的阳脂鸟。

    但是这人眼中惊疑的神色一闪之后,却是根本就不做任何停留,也不和魏索说什么话,转身就又朝着外面飞掠了出去。

    这名金丹期修士如此的做法,不由得让已经握了食血法刀在手里准备一拼的魏索顿时呆了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