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谢谢你啊(第三更,求红票)

第三百一十五章 谢谢你啊(第三更,求红票)

    这沙砾之下的星星点点的乳白色光华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就像是沙地之中,参杂了一些微小的水晶碎屑一般,魏索虽然极其的小心,但是却也没有发现身后的沙地之下,会有这样的变化。但是在这片沙漠般的空旷荒野中前行了一阵之后,突然之间,无数星星点点的白色光华,却是从这片沙地中如同萤火虫一般漂浮了起来。

    “怎么回事?”

    魏索瞬间脸色大变了起来。就在他前面的阳脂鸟,也是极其惊慌的退到了他的身旁,恨不得贴在他身上一样。

    这星星点点的白色光华依旧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对他的身体也没有任何的损害,就好像只是寻常的光亮一般,但是他身外的隐形法衣上的法阵却似乎立时就失效了,灵气大失。只见一条透明的影子颜色变得越来越深,完整的露出了魏索的身影。

    他这件隐形法衣,竟然是失去了隐形的效果。

    “你不是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么!”而让魏索忍不住对着阳脂鸟一声厉喝的是,他体内的真元是一丝都没有少,但是真元一流散到外面,却是马上消散了十之七八,而想从纳宝囊中取用东西之时,纳宝囊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任何的法阵,都会在这里面失效一般。

    阳脂鸟一阵惊慌至极的摇头,看样子是申辩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不是故意搞鬼。

    “啊!啊!怎么回事,我和养鬼罐法阵的联系都被切断了,现在我都回不去养鬼罐法阵了!啊!要是养鬼罐损坏了,我就死定了!”此时,绿袍老头惊骇欲绝的声音,也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此刻,方圆至少十数里之内的黄沙沙漠中,已经全部都浮满了星星点点的白色荧光,这些白色荧光,却是又慢慢的升腾了起来,竟然是在天空五六十丈高的地方,形成了一轮白色的弯月!

    “是月蚀法阵!”

    一见到这轮由无数白色荧光汇聚起来的弯月,绿袍老头先是发出了死里逃生一般惊喜至极的叫声,“魏索,这种法阵只是会使得所有法器上的法阵全部失效,在这种法阵之中是无法动用任何法器的,真元力量也会被消散十分之九,在这种法阵里面,一名修士的修为相当于只剩下原先的十分之一!但是这种法阵本身不会对修士和法器造成损害的。”

    紧接着,绿袍老头却是又非常害怕的叫了起来:“魏索,快走!一般这种法阵都是配合其它东西使用的,现在修为只相当于平时的十分之一。就算来一尊精金机括铁偶,你都抵挡不住。”

    “轰!”

    绿袍老头话音未落,好像地震一样,整个黄沙沙地一抖,魏索的前后左后四个方位,有十四处地方,好像地陷一样,先是陷了下去,许多黄沙像流水一样往地下漏去,随即,十四尊庞大的身影,却是从地下升了起来。

    十四尊,全部是足足有两人多高的精金傀儡!

    只是和先前那湮魔符纹神将不同的是,这十四尊精金傀儡外表全部都是黑色,没有任何的符纹,光华,看上去就像一尊尊的塑像一般。

    这十四尊黑色的精金傀儡全部手提着刀、斧等巨大兵器,在沙地中一升起来,体内就发出喀喀的金铁爆响声。

    “啊!完蛋了,完蛋了!逃不出去了,就连养鬼罐都要被拍碎了。”

    一见到这些东西,绿袍老头就充满哭音的哀嚎了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些升腾起来的,很明显就是上古修道界有些禁制中十分流行的机括铁偶,也叫机关铁偶。

    魏索的脸也彻底的白了,要是真死在这种东西的手下,那他可真是死不瞑目了。

    但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

    一阵喀喀的金铁爆响声后,十四尊黑色精金铁偶,其中的六尊却是一动都没有动,好像“死”了一样。而另外的八尊,却是齐齐的跨出了步子,一副气势汹汹的要冲上来砍魏索的样子。

    但是这剩余八尊动的精金铁偶,其中有三尊一步跨出之后,体内就是嘭嘭嘭,喀喀喀的一阵爆响,好像步子太大,扯碎了蛋一般,又一动不动了。

    而另外的五尊,其中有四尊也是腾腾腾的奔出的同时,体内不停的爆响,等跑出了五六步,就也好像终于支持不住一样,停止不动了,最为离谱的是唯一一尊坚持得最长,走出了五六步之后,还在走的精金铁偶,却是突然“蓬”的一声,先是一只握着大斧的手掉了下来,然后“喀”的一声,一条腿也断了下来。然后这具精金铁偶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居然是差不多直接摔得四分五裂了。

    此种情景,别说是魏索和绿袍老头,就连阳脂鸟都傻眼了!

    有句老话叫做人傻鸟不傻,可是眼下的情景,却是标准的人傻鸟也傻。

    “你妹哟!”呆了一呆,只是扫了一眼那尊摔得四分五裂的精金铁偶,魏索和绿袍老头就同时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叫了一声。

    太老了!

    要是在一万多年前,估计魏索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万几千年了。之前那种湮魔神将还好,是有法阵之力保护,但此种精金铁偶纯粹是靠机括驱动,其中很多机括、部件,是用特别的精金制作,这些部件,很多已经腐朽脆弱了。所以不启动还好,一启动起来,很多部件却是都一下子崩裂,损坏掉了。

    但魏索还根本没来得及高兴一下,他的身体就是猛的一僵!

    一条极其曼妙的身影,在他身后的黄沙沙地边缘显现了出来。

    正是极有可能是阴丽花的那名阴尸宗妩媚女修。

    这名容颜和身材无一不惹火至极的美艳女修,很明显也是被此处的月蚀法阵发动时的异景吸引而来的。

    而一眼看到身处黄沙沙地之中,周围都是精金铁偶的魏索,此女却是反而掠入了这月蚀法阵笼罩的黄沙沙地之中,朝着魏索而来了。

    此时此名妩媚妖冶至极的女修脸上,却是一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般的神态。

    和之前那种十分笃定,似笑非笑的神态相比,就好像一下子从一名妖冶的尤物,变成了一名小家碧玉的邻家美女,这种神态和气质的变化伪装程度,简直连做奸商小摊贩出身的魏索都根本自叹不如。现在望气术一扫之下,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法阵的原因,还是此名女修修炼有什么防止对方窥探的术法,只看得到一层如水般的黑光包裹着此名女修,根本无法判断其修为。如果不是之前已经在塔林之中偷窥到此女,魏索现在绝对是无法将这名楚楚可怜,如同邻家少女一般的女修,和阴尸宗那名鼎鼎大名的金丹期女修阴丽花联系在一起的。

    “这位道兄,是火煌宫的修士么?”

    正当魏索不动声色的注视着此名女修时,这名看清了魏索面目和衣着的女修,却是又很快恢复了那种似笑非笑,十分悠闲的神态。一下子又从邻家少女,变成了惹火至极的尤物,变化之快,简直令人叹为观止。而其远远传来的声音,十分的空灵,还带着一丝略微的沙哑,光是这声音,就充满着说不出的魅惑。

    “火煌宫的修士?”

    魏索心中一怔,但是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也不点头,也不否认,看着这名朝着自己接近而来的女修问道:“你是何人?”

    “你该不会看不出我是阴尸宗的修士吧?”这名女修微抿着嘴轻笑了一笑,点了点自己身上的法衣,宽大的袍袖之中,却是又露出了一截如玉般的玉臂,和胸前那一条深沟简直就是交相辉映。

    “你有什么事么?没有什么事的话,在下便先行离开了。”魏索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一句之后,便要离开的样子。

    “在这种地方,相见便是缘份,怎么,难道道友觉得我生得讨厌,连一刻都不愿意多呆么?”这名妩媚艳丽至极的女修,面上露出一丝哀怨的神色,看着魏索的双目,往前跨出一步,却是露出了一截光溜溜的大腿。

    魏索和她的目光一撞之间,此名女修的一双美目之中,却是瞬间就充盈了一层迷离的淡淡七彩光华,缓缓转动,好像变成了一个漩涡一般,似乎都能将人的目光,神魂一起都吸进去。

    魏索的脸上,马上就浮现出了一丝痴迷的神色,看着她光滑紧致的洁白玉腿,色狼般咽了口口水的样子。

    “你在想什么?”此名女修却是反而淡淡的轻笑,声音更是清幽蛊惑,双手却是按在了自己的双峰之上,将自己身上穿着的黑袍,往外一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的。”

    黑袍下的胴%体,却并非是什么都没有穿,而是穿着一件薄如蝉翼,金丝编成的镂空肚兜。这件肚兜若隐若现,连两点嫣红和那一抹神秘的幽黑都遮挡不住,更是让此名丰胸细腰,身上肌肤雪白如玉的女修充满了勾魂夺魄之感。

    “真的想要什么都可以么?”魏索看着这名近乎赤裸的惹火女修,咕噜一下咽了口口水。

    “当然。”艳丽女修咯咯的一声轻笑,一双诱人的翘挺一阵颤动,黑色法衣从她手中滑落,好像在地上铺了条黑色的毯子。

    黄沙、黑毯、艳丽妩媚至极的女修,这种情景,极其的让人受不了。

    “好!”

    一副要流口水样子的魏索马上走上了前来。

    “你…你这是做什么?”但是让这名艳丽妩媚至极的女修不可置信的瞪大了一双美目的是,魏索点了点头之后,却是将她地上的黑色法衣抓在了手里,然后就飞快的往后飞掠了。

    “你不是说要什么都可以么?”魏索一边飞快的将团成一团的黑色法衣往怀里一塞,一边对着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女修道,“你真大方,谢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