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金丹期女修(第二更,求红票)

第三百一十四章 金丹期女修(第二更,求红票)

    这名黑袍女修身上穿着的,也是和方才阴尸宗两名修士一模一样的黑骷灵袍。

    这件黑骷灵袍穿在她身上,似乎是显得有些过份的宽大,但是这名女修的身材却可以说实在是太过惹火了,标准的丰胸细腰。

    即便是穿着这宽松的法袍,都可以感觉出她的细腰盈盈一握。

    而略微宽松的黑骷灵袍搭在她的身上,领口反而像是开得低了,露出了一条深深的雪白沟壑,诱人至极。

    最为关键此名女修眼睫毛极长,一双眉毛标准的细细柳眉,瓜子脸上的五官又是妖冶妩媚至极,如果不是魏索整天看惯了倾国倾城的姬雅,一看到此等惹火尤物,恐怕也会忍不住有些色心大起的。

    此名女修在那座倒塌的石塔前停了下来之后,一双妖冶的美目四下一扫,脸上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然后她却是径直朝着前方青色光罩笼罩的祭坛走了过去。

    似乎是对这青色光罩有确定的了解一般,她竟然是不做任何的试探,就直接走入了祭坛的青色光罩之中。

    缓步而行之时,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从她一双玉足上响起。

    此名女修居然是赤着一双玉足,但她每一步落下之时,一双玉足上却会荡漾出一股水样的灵光,让她的一双玉足根本不与地面接触,看上去如同白玉一样,洁白无暇。她的右足上,却是缠着几个银色的小铃铛,使得她的这一双玉足看上去更是纤细和充满妖冶的美丽。

    而缓步拾阶而上之时,分开的法袍下,却是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不时露出一截光滑细腻的大腿。此名女修的肌肤本身白皙如玉,现在被这黑袍一衬,更加显得白洁细腻,而这副不时露出白皙大腿的景象,更是给人一种她似乎这件黑骷法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的感觉。

    在台阶上走了十余步之后,只听祭坛上一阵金铁声轰鸣,一团红光如同陨石一般砸落下来,前方一根老大的巨!枪直捅此名女修,正是那尊大枪在手的“湮魔神将”!

    看着这根巨!枪迎面捅来,腰肢似乎还没这根巨!枪粗的妩媚女修却是依旧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眼波似水流转之间,伸手往前轻轻一点,一条黑色蝌蚪般的光华啪的一下打在了这尊湮魔神将的额头上。

    黑光在湮魔神将的额头上一闪,散开的黑光似乎将湮魔神将的整个头都包住了,但几乎马上又被湮魔神将身外的红光消弭掉。这尊湮魔神将依旧没什么阻碍的,依旧挺枪气势惊人的朝着女修捅去。

    见到这样的情景,这名惹火至极的妩媚女修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似乎也是对这尊湮魔神将有些预估不足的样子。但是她的脸上,却依旧是一副似笑非笑,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神情。

    她玉足轻轻的一点,整个人就像一个蝴蝶一般,翩翩往后掠了出去。

    只见她往后飞掠的样子是不紧不慢的,那根巨!枪的枪头距离她始终只有三四丈的距离,似乎随时可以插入她的体内,但是却始终就差那么一点追不到。

    ……

    魏索并没有直接离开,他此刻已经披上了那件隐形法衣,正躲在三百丈开外的一座青色石塔的中部,遥遥的看着祭台周遭的景象。

    此名惹火至极的黑袍女修从出现到此刻对阵这尊湮魔神将,一举一动全部落在了魏索的眼中。

    此刻隔着这么远,只是目力所及,已经超出了魏索神识笼罩的范围,也无法用望气术看此名黑袍女修的修为。而从光是从这名女修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来看,此名女修似乎最多也不过分念境一至两重的修为。

    但是此名女修如此笃定的样子,却是让魏索眼中一阵阵惊疑的光芒闪烁不停。

    视线之中,只见此名女修十分优雅的祭出了一件外形是白色如意一般的法宝。在其御使之下,好像教训小孩子一样,在这尊湮魔神将的脑袋上敲了一记。

    这尊湮魔神将不怕一般的术法力量轰击,连灵光类的防御,对其也根本无效,实力堪比分念境两重的修士。

    但是在这远远看去,白色如意般的法宝的轻轻一击之下,只见这尊湮魔神将突然好像风化一般,猛的一顿,从头顶一层层开始崩塌了下来,只是一瞬间,除了握在手里头的那根巨!枪之外,这尊看上去十分恐怖的湮魔神将,居然从头到脚全部变成了碎片,轰的一下散落在地。

    接下来此名女修,却是也停在了空中,玉足往前伸出往上轻轻一点,却是将那杆余势不止的捅向她的巨!枪挑了起来,然后抄在了手中。

    只见这名女修看了这杆巨!枪几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却是浮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然后就又随手将此杆巨!枪往一侧的塔林中一扔了事了。

    接着,此名女修就又掠入了青色光罩之中,然后顺着祭坛的台阶,朝着祭坛的顶部走了上去。

    一阵清淡而悦耳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女修曼妙的身影,便隐没在了祭坛顶部耀眼的红光之中。

    “喀”“喀”“喀”!

    祭坛顶部的红光之中,突然又出现了数声宏大的金属撞击声和碎裂的声音,很快,祭坛顶部的红光却是一下子就消失了,祭坛顶部的景象,清楚的出现在了魏索的视线之中。

    只见整个祭坛的顶部,也是一地的赤红色精金碎片,期间还夹杂着一柄巨斧,三柄巨!枪。

    而此刻那名妩媚妖冶的女修,却是站在正中,她的前方是一个半人高的玉台,此刻她一直似笑非笑的脸上,却是洋溢着极其欣喜的表情。

    耀眼浓厚的红光一消失,一眼看清祭坛上这样的景象,魏索微微的踌躇了一下之后,便马上偷偷的朝着后方溜了出去。

    从此名女修出现在他视线之中开始,此名女修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就已经让魏索怀疑此名女修根本就不是什么分念境一两重修士的修士。

    而从眼前的景象和方才的斗法声判断,很明显这祭坛的顶部,至少是还有四尊湮魔神将的。可是这四尊湮魔神将,却是在瞬息之间就也被这名女修给秒杀了。这相当于瞬间灭杀死命分念境两重修士的实力,不说至少是金丹境修士才有可能拥有,至少也是要像魏索这样,手段比较特别的分念境修士才有可能做得到。

    这样一来,此名妖冶妩媚至极的女修,便越发和之前李翼展特别对魏索提过的一名阴尸宗女修重叠在了一起。

    阴丽花!

    阴尸宗唯一的一名金丹期女修,也是整个云灵大陆北部的唯一一名金丹期女修!

    虽然从那耀眼浓厚至极的血光的消失,以及从她此刻脸上欣喜的神情来看,她是很有可能在这个祭坛上得到了什么惊人的宝物的。

    若是在平时,以魏索现在的修为和那么多适合偷袭的法宝,他还说不定会忍不住试着看看有没有机会偷袭一下此女,但是现在在姬雅和韩薇薇还不知道在哪里的情形下,魏索可是不想节外生枝,再去试着偷袭一名不出意外应该是金丹期修士的女修。

    这片塔林的后方,却是一片沙漠般的平原。十分平坦的地面上,全部是细细的黄色沙砾。

    每隔十数里,就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环境,一种截然不同的地貌,现在魏索经过的区域,恐怕连小天界的万分之一都根本没有,但就算此前他对小天界一无所知,现在这种一会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感觉,却也肯定会让他感觉到这小天界是惊人的繁杂和宏大。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经过的地方都是有各种各样的灵光和云雾笼罩着,身处其中的修士根本就是连自己到底身处小天界中哪一处地方都根本不知道,视线根本看不到数里外的东西,就给人一种在一个巨大的迷宫之中,只是在经过一间间房间之中,有种自己和这个巨大的迷宫相比,简直渺小得有如尘埃一般,有种怎么都走不出去的窒息感。

    如果在这种地方困上个数月的时间的话,真是有可能会心理承受不住,被这种窒息般的压迫感压迫得发疯的。

    现在魏索甚至有些怀疑,当年云界宗之所以会让别的宗门的修士进入这小天界,并不只是将此处禁地当成一处弟子试炼的战场,还有显示门威的因素在内,因为一般的修士,在这里面呆得久了,恐怕出去之后,是再也不敢产生和布置出这个地方的云界宗为敌的心念出来的。

    细细的黄沙好像已经彻底沉寂了万年之久。

    阳脂鸟也一副近墨者黑的样子,有些贼兮兮的紧贴着地面往前飞掠。看上去不像头灵鸟,倒像是一条在地上飞窜的老鼠。

    披着隐形法衣的魏索跟在这头阳脂鸟的后面,如同一条透明的风飞掠着。

    一些细小的沙砾,被急于远离这名又是惹火又是危险的女修的魏索和阳脂鸟带起的微风,吹拂开了。

    沙砾下方的地上,隐隐透出了星星点点的乳白色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