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斗法声(第三更,求红票)

第三百一十二章 斗法声(第三更,求红票)

    荒谷圣果,没想到欧然孟身上的这颗橙色灵果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欧然孟这个名动一时的天才人物的下场,也越发的提醒魏索要小心,别现在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天级功法分念境四重,比天才还天才,到时候万一挂在别人的手里,身上的好东西也都是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了。

    因为这荒古圣果的具体药力还不明,在此种情形之下,魏索当然也不敢贸然吞服炼化,收起了这颗甚至要比紫狐花还要牛一点的灵果之后,魏索便也马上仔细的观察期前方洞口外的通道起来。

    洞口外蓝红色光华充斥的通道,也是和着个洞窟一样的石地。但是通道的两边,却都是悬崖峭壁,弥漫着灰气的深谷。

    看上去这通道就像是一座根本看不到尽头,不知道连向何处的巨桥一般。

    此种情形,倒是让魏索不由得想起了青风陵下的地陵。

    蓝红两色的光华,是充斥在灰气的上方,也根本看不出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方才魏索在试验那件红色虎纹法衣的时候,就已经试过,这种蓝色和红色的光华,似乎对于术法力量没有什么消弭和抵触。

    “看不出来。”绿袍老头观察了片刻之后,很干脆的对魏索说了这么一句。

    “有感应到什么危险么?”魏索看着就飞在他前头的阳脂鸟问道。

    阳脂鸟马上忙不迭的摇头晃脑起来,很人性化的表示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接下来就算我不问的话,你要是感知到什么危险,就马上叫上一声,你也别耍什么花招,你也应该很清楚,没有我的话,你也只有可能活活困死在这里头。”让绿袍老头叫了声我靠的是,魏索此刻居然很没出息的又威胁了一下鸟。

    听到魏索的威胁,阳脂鸟马上又是一阵点头,一副小的明白,你是老大,我肯定不会搞什么花招,肯定跟着你混才有肉吃的样子。

    看到阳脂鸟点头之后,魏索才伸手一动,激发出了已经到达了相当于道阶下品法宝威力的玄煞鬼爪,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的蓝红色光华中捞了一下。

    没有任何的反应,蓝红色光华对他这玄煞鬼爪没有任何的妨碍。

    玄煞鬼爪又马上在通道两侧的灰气中抓了几下。

    两侧深谷中的灰气一抓就散,似乎十分普通的样子。不过魏索也明显感觉到玄煞鬼爪猛的一沉,似乎两侧也是布置有禁空的法阵,如果是想要飞掠下去看看的话,估计是要直接坠落谷底,活生生的摔死了。

    微微沉吟了一下,魏索伸手一点,悬浮在他身前的门板飞剑朝着蓝红色光华之中滑了进去。

    看到这门板飞剑进入蓝红色光华充斥着的区域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之后,魏索才缓缓的走了上去。

    阳脂鸟也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虽然在妖兽当中也算是大哥级的了,但是在这由拥有神玄境大修士的超级宗门布置的小天界里面,却是根本不够看的,所以也是乖乖的龟缩在了魏索激发的青白色灵光光罩里面,跟着魏索前行。

    一人一鸟,在沉默中极其小心的前进了数十丈的距离之后,前方传出了微弱的黄光。

    走到跟前,却是发现前方又是一个和方才一样的方圆百丈左右的洞窟。

    这洞库和方才那个洞窟一样,四壁的山石也是和犬牙一般交错,凹凸不平,看不出任何的符纹,但是表面却都是闪耀着一层薄薄的黄光。

    这个洞窟除了方才魏索进入的通道之外,却是没有任何的出口,只有在洞库的中心处,却是有一口方圆十余丈的幽绿色水潭。

    水潭中的水看上去并无任何的异常,但是在这水潭边上,魏索看下去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目光一闪。

    这口有三十余丈深的水潭潭底,赫然是有一扇布满斑驳铜绿的大门。

    这扇看上去极其古朴的铜绿大门上,还依稀可见一个血红色,巨大蜘蛛般的符纹。

    “这是喜蛛之门。”就在魏索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这扇看上去极其诡异的大门时,绿袍老头有些得意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耳中响了起来,“此种血红色蜘蛛,在我们那时的修道界中,被视为吉物,能够看见这种蜘蛛的修士,据说一般都会遇到不错的福缘,所以此种符纹封印,一般都是被宗门用在某些藏宝殿的大门上,有开门见喜之意。”

    “喜蛛之门,那如何破解?”魏索心中一动,这云界宗和绿袍老头的时代只隔了几千年,看来很多东西还是相通的,这绿袍老头到此时终于是开始发挥大用处了。

    “要采用血祭之法,用你自己的血祭一下上面的喜蛛符纹就应该可以打开这道大门了。”绿袍老头马上答道。

    魏索点了点头,从纳宝囊中取出了避水珠,激发了起来。

    在避水珠的威能笼罩之下,魏索和阳脂鸟顺利的进入了潭底,到达了绿袍老头所说的喜蛛之门之前。

    只见魏索没有什么停留,一言不发的在自己的手上一划,洒出了一串血珠。

    然后在魏索的真元的包裹之下,这些鲜血沁入到了大门上那蜘蛛般的符纹之中。

    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这扇布满铜绿的大门,突然一下子轰然打开,从中喷出大片大片的白色霞光。

    这个深潭中的潭水,居然是全部倒卷而出,弄得魏索周围连一滴水珠都没有了。

    随即,魏索看到布满铜绿的大门之后,出现了一条洁白的甬道。

    看到这条充满白色霞光的通道,魏索又重复了一遍用术法和门板飞剑的试验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掠了进去。

    前进了约三百余丈之后,前方却是出现了一层淡蓝色光幕,堵住了出路。

    这淡蓝色光幕和普通的灵光光幕十分的相像,而且阳脂鸟也依旧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但是魏索根本不敢有所大意,又重复了前面的一套试验手段,看到自己的术法和法宝都能无所妨碍的进出这层蓝色光幕之后,魏索才身影移动,穿过了这层淡蓝色光幕。

    一穿过这淡蓝色光幕,魏索却是马上就怔住了。

    眼前竟然是出现了一个大厅。

    这个大厅可是真正真正的大厅,地面上铺着的是白色的玉石,里面还有不少同样是白色玉石制成的花架、屏风等摆设,还有许多白玉架子。

    但是此刻这里面的摆设却是几乎全部破损了,而且是乱七八糟的横了遍地,给人一种有修饰在里面动过手,或是彻底洗劫过一般的感觉。

    神识一扫之下,他的身影从这间大厅的门口走了出去。

    他马上发现,此刻他置身的地方,居然是一间三层的楼阁,这座楼阁比他在海仙城中的住所还要略大一些,一共有十余个房间,看上去都像是库房一样,但是此刻却都是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遗留下来。

    而这座楼阁是通体包裹在一层蓝色光幕之中,还看不出外面的景象。

    飞快的探查清楚了这座三层的楼阁之后,魏索马上到了最下一层的大门门口。

    除了和那水潭连接的一个通道之外,这座楼阁还有一个进入的大门的,而此座大门同样也是喜蛛之门的布置,只是因为在里面,就不需要再用血祭之法破解了。只见魏索伸手轻轻一推之下,这座楼阁的正门咯的一声就被往外推开了。

    门外同样也是淡蓝色的光幕。

    而穿过这片如水的光幕,看到外面的景象时,魏索和绿袍老头,就是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座三层楼阁的外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山谷。

    山谷的周围和上方,都是充斥着黄绿色的毒瘴般的云雾,而这个山谷之中,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斩痕和深坑,以及累累的白骨。

    看上去在这个山谷之中,似乎经历过许多修士之间的惨烈斗法一般。

    转头往回看,蓝色光幕却是又对视线没有什么阻碍作用了,只见蓝光笼罩之中的三层阁楼通体都是用白玉雕砌而成,雕龙画凤,看上去精致异常。而就在魏索走出的大门上方,挂着一块金色的大牌匾,上面书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灵宝阁”。

    魏索也没有多去想此处以前到底是否真是存放一些法宝的地方,又尽量放出神识一扫之后,便掠入了前方的山谷之中,慢慢搜索前行。

    这个山谷之中的骸骨,很明显是一万多年之前留下的了,已经彻底的风化,魏索只是行动之间,有微风吹拂而过,看上去原本好好的白骨,便突然散去,变成了飞灰,给人一种奇特的沧海桑田般的感觉。而此片山谷之中的所有修士遗骸,当时似乎就已经被人搜索过了,整个谷内,别说是一件法宝,就连一件法衣都没有留下的。

    掠到山谷的正中时,一股奇异的尖啸和轰鸣交杂在一起的声音,隐隐的从西侧传了过来。

    魏索的眉头顿时猛的一跳!因为那很明显是修士斗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