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百零一章 妙炉鼎(第二更,求红票)

第三百零一章 妙炉鼎(第二更,求红票)

    不过此时火云真人正好是全力御使离火舫。整艘黑红色画舫的底部全部涌出一团团黑红色的火焰,画舫正好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前激射而出,所以魏索和姬雅的微妙的神色变化,也是并未引起火云真人和李翼展的疑心,只是以为惊讶于这离火舫的速度。

    “哦?”轩辕老祖的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那次阴尸宗可是大动干戈,门下的弟子都出动了上千的。”

    “那名在蛰气海中被杀死的阴尸宗弟子名为祁紫雨,是阴寐离老怪的亲传弟子。”

    只见这离火舫激发出来之后,整艘画舫的外面却是都包裹了一层黑红色的光罩,外面的狂风和声音全部透不进来。李翼展双手微微一动,却是从纳宝囊中取出了一套白玉座椅,招呼轩辕老祖和魏索等人在船头坐了下来。

    “那名阴尸宗弟子充其量只是一名周天境五重的修士,就算是天赋惊人,有大好前途,但阴尸宗在其身上投入的东西肯定也不算多,就算要为其报仇,也不至于大张旗鼓,这么大阵仗,就像是陨落了一名分念境五重,有可能成为金丹修士的长老级人物一样的。当初我只是好奇,所以才打探了一下。”在船头悠然的坐了下来之后,李翼展有些得意的说道,“结果一打探之下,却是打探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不错,当时阴尸宗的悬赏可是也十分惊人的。只是我倒是没有想到此点,只是以为数十年都没有人敢动阴尸宗的精英弟子了,要宣扬宗门威势,所以才如此大张旗鼓。”轩辕老祖目光一动,有些佩服的说道。

    “原来此名阴尸宗弟子名义上是阴寐离老怪的亲传弟子,可实际上,就是阴寐离老怪和其一名没什么大出息的师兄的一名双修道侣私通生下的私生子。”李翼展含笑道。

    “搞师兄的女人?这阴寐离老怪居然还做这种龌龊事啊。”轩辕老怪一听顿时也哈哈一笑,啧啧的赞叹了一声,“不过以他马上就要突破到金丹期两重的修为,加上阴尸宗的实力,要什么样的女修没有,还动其师兄的女人,说明他师兄的那个女人的姿色,应该是十分惊人的。”

    “这我也打听到了,那名女修的姿色自然是不俗的,不过最关键的还在于那名女修所修的功法和独特的体质。”李翼展笑道:“那名女修修的功法是天香真法,浑身每一处地方都是柔软如花,芳香扑鼻。其体质更是独特的‘冰壶鼎’。”

    “居然是‘冰壶鼎’?”轩辕老祖的脸上出现了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阴寐离这个家伙会做这种事了。”

    轩辕老祖是恍然大悟了,可是魏索却是根本就不明白,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各位前辈,这‘冰壶鼎’是什么意思,晚辈从未听过,可否解释一二?”

    李翼展含笑道:“一些女修的体质比较独特,其阴元对男修有各种不同的好处,拥有此种体质的女修,一般都称为‘妙炉鼎’。而冰壶鼎则是最好的妙炉鼎之一,其灵气和阴元,是可以消除修士体内很多灵药残留的火系杂质的。魏长老应该知道,我们利用丹药修炼之后,体内自然会有一些杂质积存,而且不一定水系灵丹之中就没有火系杂质。所以光是能将体内的火系药力杂质去除的话,对修士也是大有益处的。”

    顿了顿之后,李翼展看着魏索,有些暧昧的笑了笑,道:“魏长老如此年轻,大把的寿元,今后有机会,倒是也可以去妙玉城一趟,购买一两个妙炉鼎,对你的修炼说不定也大有好处。”

    “这妙炉鼎有直接购买的?”魏索这下有点傻眼,忍不住想起了灵岳城的七百下品灵石。

    “看来魏长老是平日苦修惯了,极少问这外面的事。”李翼展不由得笑道:“妙玉宗可是专营此事的,他们宗门的很大部分收入,就在于发掘和培训此类女修,很多关系,也都是靠其宗门内的女弟子打下的。所以虽然妙玉宗现在连一名金丹期修士都没有,但是就算有几个金丹期修士的,像阴尸宗此种云灵大陆北部第一宗门,也根本不敢轻易动妙玉宗。其门下好些个女弟子,可都是伺候得几名金丹期两重以上的老怪舒舒服服的,到时候万一一起吹起枕边风起来,这几名金丹期老怪有很大可能是会帮妙玉宗出头的。”

    一听到李翼展这么说,魏索是忍不住汗了一下,没有想到云灵大陆还有这样的花头。而姬雅忍不住脸色有些绯红的瞪了魏索一眼,此时姬雅还是用易容丹改变了一些容颜,否则以她的姿色,肯定是连这三名金丹期修士都要动容的。

    “好了,言归正传。”李翼展看了青头小伙一般的魏索一眼,心中一阵暗乐,接着说道,“不过光是阴寐离老怪的私生子,也还不能使得阴尸宗如此大张旗鼓。毕竟阴寐离在阴尸宗七名金丹期修士之中,也只能排名倒数第三而已。而且这私生子,传出来又不是什么特别光彩的事。后来阴尸宗还请了数名有特别搜索手段的修士,进蛰气海中搜索那名杀死祁紫雨的修士,其中一名修士是我好友,从他口中得知,阴尸宗是特别交待了,要特别留意一枚紫色木符般的法器。当时我和那名好友便猜测出来,阴尸宗那么大动干戈,不是因为祁紫雨是阴寐离私生子这一层,真正的原因,是阴尸宗特别寻找的这件法器。”

    听到李翼展这么说,魏索和姬雅顿时心中一震,两人第一时间就都是马上想到了那片连绿袍老头都不明功效,背面有着鬼脸图案,散发着难闻腥臭味的紫色木符。

    “阴尸宗这样的门派,对此件东西如此看重,在下倒是也起了心思。”李翼展接着说道,“我花了许多力气,暗中跟了许多阴尸宗修士许久,后来终于让我打探到,原来阴尸宗是发现了这样一处上古遗迹。至于那片紫色木符,据说便是从那处上古遗迹中取出来的。”

    “那片紫色木符据说是阴寐离从上古遗迹中得到,似乎对阴尸宗修炼阴元功法或是阴元术法有些用处,阴寐离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自己的儿子,所以便给了祁紫雨。不过后来随着阴尸宗对这处遗迹的探索,说是有可能这片木符类的法器和这处地方的一些隐秘有关,不仅仅是一件可以辅助修炼的小东西那么简单。等到阴寐离等人想要赶紧将这片东西取回来研究一下时,他这个私生子居然是被人在蛰气海中杀死了。”李翼展有些兴灾乐祸的说道,“不过对于敢于杀死阴寐离老怪这私生子的修士,在下还是有些佩服的。好歹那祁紫雨身上也是带着紫魔婴的,而且又是和几名阴尸宗长老级的人物一齐进的蛰气海,这都已经许久没有人敢动阴尸宗的弟子了,这名修士的胆子实在是有些大的。而且阴尸宗最终也是没有能够找出那名修士出来。”

    “应该就是这祁紫雨自己不长眼,仗着自己有阴寐离这样的大靠山,结果惹上了本来要在蛰气海中潜修的修士吧。”轩辕老祖鄙夷的说道,“人家本身要在蛰气海中呆个几年,修为又比他高出许多的话,杀了他又能怎么样。”

    “应该就是这样吧。”火云真人冷笑了一声,“要是我本身要在里面潜修,有他这样的阴尸宗修士来惹我的话,我也可能不会留情,不杀白不杀的。”

    “老大们,我可不是本身要在蛰气海中潜修的,只是我没你们知道得多,人家又想抢我的女人,我才杀了他的。”哭笑不得的魏索心里这么一阵叫,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装出了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李岛主,那后来有没有打听出,那片紫色木符般的法器,到底是有什么用处?”

    “这倒是没办法打探得出来。”李翼展摇了摇头,道:“阴尸宗的那几名老怪,也只是见了那处遗迹之中的一些东西,有了怀疑,才想研究一下那片紫色木符的。他们也还不知道那片木符和遗迹之中的某些东西到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我们自然更不可能知道那片紫色木符的作用了。”

    顿了顿之后,李翼展又补充了一句,“那片木符说不定就是那个上古宗门的独有之物,见识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就算得到那片木符的修士,估计也是要进到遗迹里面,才有可能会发现某些联系。”

    魏索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道:“晚辈之前对这阴尸宗所知实在不多,但是我听说阴尸宗的宗主可是惊人的金丹五重修为的,是云灵大陆修为可数的大修士了。诸位前辈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此点,是因为那人有什么事,是肯定不会在那处地方么?”

    “血灵老祖?”轩辕老祖根本好像不放在心上一样,摇了摇头,“那个老家伙修的功法阴气太重,只要一大量动用真元,肉身恐怕会立即衰竭而亡。从十年前开始,这个老家伙就已经在阴尸宗内闭门不出,根本不与人交手斗法。只等能够突破到神玄境之后,方才有可能改变此种尴尬境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