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七十八章 个性飞剑(第二更,求红票)

第两百七十八章 个性飞剑(第二更,求红票)

    “不行,再大一点。”

    “还是不行,再大一点。”

    “靠!还是不行啊,看来还得再大一点再说了。”

    “…..。”

    接下来的日子里,绿袍老头有幸见识到了飞剑炼制史上,一柄飞剑剑胎不停的变大的过程。

    “这也算是柄飞剑么?”

    等到十来天之后,绿袍老头看着魏索最新炼制出来的剑胎时,都是彻底的无语了。而在一边参观的姬雅看到魏索最新的这柄飞剑剑胎,也是忍不住不停的捂着嘴偷笑。

    “谁说不是飞剑了?你看,这剑锋剑刃剑柄一应俱全嘛。”

    魏索看着这柄门板一样的飞剑剑胎,很是牛叉的说了这么一句的同时,自己也忍不住乐了。

    现在这柄暗银色的飞剑剑胎,已经是足足一人来宽,比魏索还高出一个头,说实话这柄飞剑的剑柄比起一般的飞剑来说虽然也不小了,但放在这么大的飞剑上,还真是不起眼。反正现在要是把这柄飞剑剑胎随便往外面一丢,路过的修士肯定不会觉得这是一柄飞剑的。

    这柄飞剑要是真炼制成了,那对敌的时候一用出来,就真的实在是太有个性了,说不定对方倒真是会目瞪口呆的叫一声“你妹哟”。

    ……

    门板一样的飞剑剑胎在天火炉的火焰中翻滚,因为这柄飞剑剑胎实在是有些大,所以天火炉的火焰和魏索激发出来的先天真火,也只能差不多正好将这柄飞剑剑胎包裹住。

    这近一个月的练习下来,魏索炼制飞剑起来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控制火力,将这柄飞剑剑胎保持在将融而不融的状态之后,魏索就马上开始在这柄剑身上纂刻法阵起来。

    只见一团先天真火在魏索的神识控制下,先是变成了无数细细的火线,往剑身上一拓,剑身上就出现了一条条极淡的玄奥符纹。

    随后魏索激发出的一条先天真火凝成了一根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火针,飞快的在剑身上游动起来。

    足足花了三炷香的时间,剑身的两面,包括剑柄上都布满了一条条深浅粗细不一的细密符纹。

    这一层符纹完成之后,一丝丝银色的华光在符纹中闪现了出来,看上去很笨重的剑身一下子多了几分灵气的样子。很明显这一层控制元磁精金的法阵是成功完成了。

    不过绿袍老头却依旧是鄙夷的撇了撇嘴。

    因为最难的是接下来的一层控制法阵的纂刻和这一个法阵的连接。

    接下来的控制法阵的繁琐程度比这个法阵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许多符纹都是在已有的这个法阵的符纹的间隙中游走,前几天魏索可都是成功的完成了第一道步骤,然后都在接下来这道步骤失手的。

    “成功了?”

    在绿袍老头看来,这次魏索依旧是不太可能成功的,虽然这小子看上去很有天赋的样子,但毕竟这种复合法阵实在是太复杂了,可是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魏索居然好像一点都没有出岔子,随着先天真火凝成的细针最后的一个提起,又是一层更加细密的符纹,覆盖在了剑身上,而一层层灵光,很明显的从这两层符纹中流散了出来。

    “成了?”

    满头大汗的魏索看着一层层灵光泛起的“门板飞剑”,也不由得有点发呆。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依法降低火力,不然就算成了,法阵也会被烧损!”绿袍老头看到魏索发呆的样子,顿时叫了起来。

    听到绿袍老头的这一声大叫,魏索这才反应过来,如梦初醒的慢慢降低火力,让剑身在没有丝毫变形的情况下,慢慢冷却下来。

    半个时辰之后,最后一股先天真火,也被魏索收了回来,整柄还在冒着丝丝热气的门板一样的飞剑,被魏索抓摄到了身前。

    魏索马上就忍不住按照剑诀试了一下。

    只见随着一条匹练似的紫色真元贯注到这柄飞剑之中,这柄飞剑马上银白色灵光大放,通体马上好像包裹在一层银白色的油光之中,瞬间变得没有什么份量一般,悬浮在了魏索的身前。

    “真的成了!”

    魏索见到这样的景象,顿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马上从纳宝囊里把那片测试法器威力的千炼银取了出来。

    竖起了千炼银之后,魏索按照金蕴剑诀伸手一划,只见悬浮在他身前的门板般飞剑一下子飞斩而出,在斩到千炼银上之前,陡然又浮起了一层黄光,骤然不知道沉重了多少倍的样子。

    “当”的一声巨响,飞剑斩在了千炼银上面。

    “不是吧?”

    不仅是魏索和绿袍老头,就连姬雅的眼睛都一下子瞪圆了。

    这普通的法宝打在千炼银上,要么就是斩出一条痕迹,要么就是打出一个深坑。可是这柄“门板飞剑”一斩上去,却是斩得千炼银像一块烂铁皮一样贴在了飞剑上。

    这算什么样的威能?

    魏索研究了好大一阵之后得出来一个结论,自己的这柄飞剑实在是太大太厚,太重了,在斩到这千炼银上的瞬间,就已经把这千炼银打弯,压得贴在了上面,用这一片千炼银倒是很难看得出这柄飞剑的具体威能了。

    “魏索,你要干什么?”

    姬雅看得也是直吐舌头,刚刚魏索的这柄门板一样的飞剑斩下去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可真像是一座小山压下去一样。可让她很是惊讶的是,魏索将千炼银从剑上取了下来之后,却是取出了不少品阶不高的精金,在天火炉上很快的熔炼了起来。

    “这千炼银相比较起来太轻太薄了。我来炼一块精金厚板出来,把这块千炼银敷上去,应该就能看出我这柄飞剑大概到达什么样的威能了。”魏索答道。

    绿袍老头撇了撇嘴,魏索的这种方法听上去虽然很是老土,但是却还算是十分实用的,最主要是这种一般的精金融炼起来很快,几乎不需要耗费多少手脚,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不到,魏索就将一些品阶比较低的,用不上的精金玄铁等物,炼成了一块一人多高,厚达两尺多的厚钢板。

    将千炼银压平敷在这块厚钢板的表面之后,魏索又觉得这天火炉房里面太小,有点施展不开,于是将门板一样的飞剑和这块厚钢板装入了纳宝囊中,带到了下面的大厅之中。

    将这块厚钢板在大厅中竖好之后,看着比自己还要大的飞剑,小汗了一下之后,魏索捏出了一个剑诀,“当”的一声爆响,只见一团银黄闪耀的剑光斩在了厚钢板上。

    一般的飞剑飞斩起来,那就是剑光一闪,就叫斩。可魏索这柄飞剑飞斩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壮”字,就好像一个大块头狠狠的撞上去一样。

    “不是吧?”

    让魏索的眼睛都差点鼓了起来的是,整块厚钢板居然被一下子撞得四分五裂,连着上面的千炼银一起,被斩得四分五裂!

    “我靠!”绿袍老头见状差点晕死过去。

    那么一大截辛天精金融炼进去,这柄飞剑的威力非凡那是肯定的,尤其魏索不停的重炼,也像是一遍遍的淬炼了,再怎么说,这柄飞剑由现在的魏索施展起来,达到道阶下品的法宝威力,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将这千炼银一划两截,也是在绿袍老头的预料之中,可眼下这一下子斩得四分五裂的景象,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你这哪里还叫飞剑啊,简直就真是一片门板。”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之后,绿袍老头无语的看着魏索道,“以后你可别跟人说这柄飞剑是我教你炼制的,我可丢不起这人。”

    “哈哈!”魏索可是一点都没有觉得丢人的样子,反而是越看这柄飞剑越高兴,“管它难不难看的,威力大就行了啊,这样的威力,至少超过道阶下品法宝的威力了吧?”

    看着两眼直冒金光的魏索,绿袍老头觉得以自己和他的品味实在是难以沟通,翻了翻白眼之后,也不想和魏索多说了。

    而魏索却是又兴致勃勃的耍起了这柄飞剑起来。

    只见这柄飞剑在魏索的御使下,在大厅里面飞来飞去。

    因为元磁精金和绿袍老头的法阵档次很高的关系,这柄飞剑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倒是反而远远超出了一般的飞剑。

    使用金蕴剑诀一下子重斩之时,飞剑的下方就是空气被压得猛得一暴,也不知道这柄飞剑到达重达多少斤,反正给人的感觉肯定不像是一柄飞剑,倒像是一件重型的碾压形法宝的。

    最为玄妙的是,施展剑诀控制着这柄飞剑之时,一股若有若无的金灵之气,会从剑身上流散出来,沁入到他的体内。看来海仙子的注解应该是真的,这门金蕴剑诀使用得久了,是极有可能蕴育得出一条金灵根的。

    十分满意的耍了一阵之后,魏索又收起了这柄飞剑,回到了天火炉房,使这柄已经算是完工了的飞剑变得更厉害一点,镀上湮法晶。

    这镀湮法晶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再加上轩辕老祖给他的湮法晶够大,在这柄飞剑上镀上两层也是足够的。

    “你妹哟!”看着魏索兴致勃勃的镀湮法晶,绿袍老头忍不住无语的叫了这么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