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七十七章 乐极生悲(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七十七章 乐极生悲(第一更,求红票)

    “哇哈哈哈!果然可以融化得动辛天精金了!”

    魏索住所最顶层的天火炉房之中,七十二口天火朱雀炉火力全开,而全力激发先天真火的魏索更是得意的跟什么似的。

    只见一截银色短棍状的精金,在魏索激发的先天真火和天火炉的火焰双重灼烧下,色泽一点都不改变,但是表面却已经出现了融化的迹象。

    这截东西,就是从风老怪的手上得到的辛天精金了。

    说实话魏索想炼飞剑可是很久很久了。

    现在刘三炮的那柄含有太乙精金的大刀虽然不在手上,可是魏索手头上还有一柄飞剑精炼出来的墨绿小刀,一柄被阴磷砂烧过的乌金飞剑,刚刚魏索还用这柄乌金飞剑试炼了一下金蕴剑诀。还有鼠须老道的柳叶状飞刀,以及从金府库房里和后来修士的身上得到的一大堆可以用来炼制飞剑的精金,手头上好的材料是一直不缺的。

    不过要想炼制出一柄犀利无比的飞剑,还是要靠辛天精金和湮法晶。

    分别从轩辕老祖和风老怪手上得到的湮法晶和辛天精金可以说是完全免费而且量又足,辛天精金的作用是大大提高飞剑的坚韧锋利程度,黄豆大小的一颗就可以让一柄普通大小的三尺飞剑的锋利度足足提高一个品阶,可是魏索从风老怪的手上得到的辛天精金却是小短棍那么好大一截,这么多辛天精金熔炼下去,估计飞剑的品质也足够吓人一跳了。湮法晶的作用是飞剑在炼成之后,镀在飞剑表面,具有破法和防止阴磷砂此类法器灼烧的功效。轩辕老怪给魏索的是足足有成人头颅那么大一块,镀个十七八柄飞剑都足够了。

    可是这两种材料都是熔点极高,按照绿袍老头的说法,是至少要玄级高阶功法的分念境五重修士利用控火术法全力配合地火炉,才能将之彻底融化。

    现在湮法晶到手,而且魏索修为已经到了地级中阶的分念境四重修为,想想差不多应该够了,再加上融炼剑胎之法魏索又已经知道,不需要绿袍老头指导,魏索也可以操作,这天火炉的火力又完全不输高阶地火炉。这样一来,魏索当然是忍不住,马上就跑到天火炉房开炼了。

    现在自己果然已经可以炼融辛天精金,魏索得意无比的同时,顿时大受鼓舞的不停维持先天真火的激发。

    一个时辰之后,这一根辛天精金果然完全化了开来,变成了一个银色的液团。

    “嘿嘿!”

    魏索兴奋的将墨绿色小刀丢了进去,只是片刻的时间,墨绿色小刀就直接化了开来,融化在了这团辛天精金里头。

    之后魏索又将那柄被阴磷砂灼烧过的乌金飞剑也丢了进去。

    大概也只是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这柄乌金飞剑也彻底的融化在了精金液团里面。

    不过因为这柄乌金飞剑本身的材质不怎么样,没有经过精炼过,魏索便先将这团暗银色的精金液团精炼了一下。

    之后,魏索又将鼠须老道的那柄柳叶状飞刀也丢了进去。

    “真奢侈啊。好歹也是一件灵阶下品的法宝啊。”

    “不过这件法宝倒是精炼过嘛,没什么杂质。”

    将这柄柳叶状飞刀也丢进去,看着慢慢炼融在火焰中的精金液团里时,魏索还和自己调侃了两句。

    随后,魏索又取出了一块精金,也往里面一丢。

    因为一开始炼融辛天精金和之后精炼精金花费了许多时间,所以此时已经天色大暗,绿袍老头的身影,从他放在身边不远处的养鬼罐里冒了出来。

    一冒出来的绿袍老头是正好听到魏索这两句话,正好看到魏索将手里那块拳头大小的精金往精金液团里面一丢。

    “魏索,你这是在做什么!”一眼看到这样的景象,绿袍老头顿时眼睛一鼓,惊叫了起来。

    “老头你出来了啊,吓我一跳。”魏索一听顿时呵呵一笑,很是得意的一甩头,道:“还能干嘛啊,炼制飞剑剑胎啊。”说了这一句之后,魏索还从纳宝囊中掏出了轩辕老祖给他那块足足有成人头颅大小的湮法晶在绿袍老头的眼前晃了晃,“看到了没,轩辕老祖居然给我找到了这么大一块湮法晶,老头,你不是说过湮法晶最多能镀两层的么?别说是两层,十七八层都够啊。你说我们那么大一块辛天精加进去,再涂上这么两层湮法晶,这飞剑该多犀利。飞剑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你妹哟’,因为到时候我们这么犀利的飞剑一用出来,对方一见之下,肯定会忍不住一声惊叫‘你妹哟’的。”

    “你妹哟!”绿袍老头直接差点就双眼一黑昏死过去。

    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之后,绿袍老头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在火焰中翻滚的那一团精金,“你刚刚丢进去的是元磁精金?”

    “是元磁精金啊,怎么了?”魏索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绿袍老头,“这飞剑融炼之法可是你告诉我的,非常简单,有什么不对么?”

    “那是在正常的情形下。”绿袍老头一副恨不得掐死魏索的表情,“可你现在炼制这柄飞剑,是要赶着参加着海猎大会的。”

    “这有什么区别么?”魏索愣了愣。

    绿袍老头又是无语了好大一会之后,才忍住了要吐血的冲动,道:“区别就在于,不加元磁精金,这柄飞剑的法阵没有那么复杂,以你现在的炼器水准,估计试炼了大半个月下来,差不多也能成功炼制出一柄飞剑出来了。加了元磁精金之后,飞剑的法阵便是一个复合型法阵,胎身上要先布置一个控制元磁精金的法阵,然后再加上其余的法阵,复合型法阵比起寻常的法阵布置要难上十倍,以你的水准,估计两三个月都未必能炼制得出来吧。”

    “不是吧?”魏索的眼睛一下子鼓了出来,“那你也不早说。”

    “难道怪我?”绿袍老头翻了翻白眼,补充了一句,“而且剑胎里面混了元磁精金的话,不先加控制元磁精金的法阵,其余的法阵布置上去还是没用。”

    “不是吧?”魏索顿时一声惨叫,“老头,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就算不要这元磁精金的威能,也没办法将这团精金炼制成普通的飞剑了?”

    绿袍老头深沉的道:“你这个问题问得太晚了。”

    “看你这意思,那这元磁精金融在里头了,是不是不可能分得出来了。”魏索欲哭无泪的看着绿袍老头道。

    绿袍老头看着魏索点了点头,“你知道的太多了。”

    “……。”

    ……

    “不是吧?”

    接下来的每一天,魏索住所的天火炉房里,几乎都会响起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号声。

    “你还是别白费力气,白费时间了。我跟你说了,就算是我们那个时候,天玄大陆上最厉害的炼剑师北辰,在刚刚开始炼制飞剑的时候,都是不可能这么快炼制得成一柄纂刻复合型法阵的飞剑的。”

    足足十七天之后,七十二口天火朱雀炉前,满脸烟熏火燎神色的魏索,正哭丧着脸看着手里头一条三尺来长,银色废铁疙瘩般的“飞剑”。这柄“飞剑”,简直比一根抹了银汁的树叉叉还要难看。而此刻绿袍老头,正是一脸鄙夷的看着魏索。

    那日自作主张,不等绿袍老头指导,就将元磁精金熔炼在了里头之后,魏索当然不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毕竟有元磁精金威能的飞剑,用于配合金蕴剑诀才是最好不过的。

    所以接下来的这十七天里面,魏索每天都是会抽出时间来试炼数次飞剑。

    但是这十七天下来,结果却都是一样。

    这种复合型法阵实在是太过玄奥繁琐了,光是一层控制元磁精金的法阵还好,但是在这个法阵纂刻完成之后,还得在上面布置一层控制飞剑的法阵。

    这种要在剑身上布置法阵,本身就是要靠神识控火,将先天真火凝成极细的火线。而一个法阵又是上万道符纹,别说火线稍有偏差,切断了上一层法阵的符纹,就算是一点点控制失误,飞出了一个火星,溅到上一层的符纹之中,都有可能导致前功尽弃。

    “奶奶的”

    看着自己已经不知道重新融炼了多少次的银色剑胎,魏索郁闷的嘀咕了一声之后,却是突然又将这柄坑坑洼洼,比一根树叉叉还要难看的剑胎丢到了天火炉中,又重新熔炼了起来。

    “怎么,还不死心?”

    绿袍老头都有些不可置信了,但是让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的是,他看到魏索却是又拿出了一块块的各色精金,往着天火炉中丢了进去,先行熔炼了起来,然后直接朝着还未融化的银色剑胎裹了上去。“魏索,你这是什么意思?”绿袍老头呆了一呆之后,顿时叫了起来。

    “我刚刚不是问过你,你说这个法阵放大之后,效果也是一样的么?”魏索手脚不停的又取出了一块太玄精铁,丢了进去。

    “你的意思是…?”绿袍老头又是一下子呆了一呆。

    “这么小的剑身,这么复杂的法阵要聚在那一点点地方,看来在海猎大会之前是不管怎么练习,都炼不出来了。看来只有把剑身弄得大点,这样还有可能弄得出来。”魏索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