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三十九章 就先一次(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三十九章 就先一次(第三更,求红票)

    “啊!”

    魏索猛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他是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被阴尸宗的几个金丹期修士大卸了八块。

    惊出了一声冷汗之后,魏索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自己的临时洞府之中,躺在柔软的银丝草毯上,而美得令人有些惊艳的姬雅,正躺在他的身边。

    准确的说,这个灵岳城的第一美女,正枕在他的一条手臂上,依偎在他的怀里,睡熟了一般。

    她似乎是真元损耗得太过厉害了,神情好像有些虚弱,但是脸上却似乎带着一丝绯红,神态无比的诱人。

    而魏索眼光扫下,正好可以从她的衣领中看到一条雪白的深沟。

    “咳咳!”

    魏索的衣服有些散乱,和有些大门一样,只是虚掩着的。而一想到自己昏迷之前,姬雅和自己做过的事,他就顿时有些受不了了,某些地方顿时起了反应。

    姬雅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嘴里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嘤咛声,双眼依旧紧闭着,但是却侧了侧身,和魏索贴得更紧了。

    她的嘴唇正好印在了魏索的脖子上,软软的,有些痒。魏索顿时冲动得不行了,他的大手有些颤抖的搂住了姬雅,停顿了一会之后,很是猥琐的探进了姬雅的衣服里面,覆盖到了那一团雪白的高耸上。这一下,他顿时更加受不了了,另外一个手也伸了进去,在姬雅如丝般柔滑的肌肤上游走了起来。

    “魏索”,玉.峰被魏索一捏,姬雅睁开了眼睛,羞涩的微微挣扎了一下,吐气幽兰道:“薇薇..。”

    “韩薇薇!”这下魏索倒是猛的吃了一惊,一双大手停止了游走,看到了这个屋中一角,安静的躺着的韩薇薇,有些紧张的问道:“我昏迷了多久了?她现在怎么样?”

    “你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了,不过她没事,我已经按照你教我的术法施术成功了。”姬雅浑身有些发烫,白玉般的肌肤变得有些微微的粉红色,她的声音越说越低,“你的毒也已经清除了,没事了。”

    一听到姬雅的前一句话,魏索顿时心情一松,而接下来再听到姬雅的下一句话,再看到姬雅说话的神态,他就顿时受不了了。

    事实上,谁见到一个本身散发着冷若冰霜,冰山仙子一样的绝世美女,忸怩娇羞的样子,都会受不了的。

    于是魏索不再迟疑,低下了头,立即将嘴印在了她柔软的樱唇上。

    姬雅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羞涩的跳动着,本来低着头一副似乎要躲闪的样子,但是在魏索青涩的亲吻下,她的头却微微的仰了起来。

    魏索的呼吸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他的脑门有些发胀,浴火焚身。当他的一只手在姬雅的双峰上游走,另外一只手沿着姬雅柔滑至极的小腹往下滑去之时,姬雅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他这只手,不让他的手往下滑去。

    “魏索,不要…。”姬雅躲在魏索的怀里,羞得俏脸几乎要滴出水来,身体不停的轻颤着。“薇薇…不要在这里。”她的美目求饶般的睁开了,朝着这个房间之中的韩薇薇看了一眼。

    魏索本来僵住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一听到这一句话,他却像得了大赦一般,眼睛顿时放光了,当下就以野蛮的架势,直接将姬雅抱了起来,朝着旁边的一间房间走去,同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把自己衣服里面一个兜里揣着的黑色小罐也拿了出来,然后装进了一个纳宝囊里面。

    “魏索!我干你大爷啊!不让我看!”在放进纳宝囊的一瞬间,绿袍老头在魏索的耳中死命的叫骂着。

    ……

    “啊!”片刻之后,姬雅一声饮泣般的呻吟声响了起来。

    满室皆春!

    姬雅完美的玉.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她的十指紧紧的在魏索赤裸的背上抓着,任凭魏索在自己的身上翻云覆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可能是很久,也可能只是短短的片刻。

    随着魏索也一声分不清痛苦还是欢愉的叫声,两个人都停了下来,紧紧的绞缠在一起。

    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都深情的凝望着对方。

    此时无声胜有声。

    “魏索”,过了片刻,姬雅却是害羞了起来,捧着魏索的胳膊,似是要把自己的埋在里面。

    魏索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怜,他轻抚着姬雅光洁如玉的肩膀,突然之间他又有些得意了起来,“我现在总算是个男人了。”

    姬雅的脸又一下子变得通红,但她却是又是微微的抬起了头,眼中闪着有些自豪般的目光,“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真正的男人。”

    “是么?”魏索呵呵的一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当然。”姬雅带着点点骄傲的说,“哪一个周天境修士,能够把董青衣打成猪头,让东瑶胜境的顶尖修士全出,连金丹期修士都跑出来了,却都还是拿你没办法的。”

    “呵呵。”魏索得意的笑了一笑,却是有点严肃了起来,“那是运气好,我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了。灵级中阶的法宝虽然有几件,但以我现在的修为,对付分念境三重的修士都很难对付得了。”

    “我会全力帮你修炼的。”姬雅认真的看着魏索,“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就金丹,成为金丹期的大修士的。”

    “那我们这应该算是双修道侣了吧?”这个时候魏索问出了一个很傻很挫的问题。

    “你说呢?”姬雅涨红了脸,重重的在魏索的胳膊上咬了一口,“难道你想不要我么?”

    “怎么会,你要是出去喊一声,想要追你做你双修道侣的人,排起队来,恐怕要围着灵岳城绕上个十七八圈呢。我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不要。”魏索眼珠子一转,脸皮又厚了起来,低声的在姬雅耳边说道:“那我们再来次真正的双修吧?”

    “啊!”难道刚才那么激烈的,还不算双修么?姬雅都有点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但是羞涩过后,她却是认真了起来,有些严肃的看着魏索摇了摇头,“不行,魏索,沉迷于这种欢爱,对我们修士来说都是不利的,会大大影响我们的双方进境。”

    看着魏索有些苦着脸的样子,姬雅的俏脸又红了起来,低声道:“双修道侣,一般最多都是几天才一次…。”

    “可是为了修炼,提升实力的话,可是不能几天才一次。”可是魏索却是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说道,“只要有时间,最好是一天几次才行。”

    “魏索你说什么呢?”姬雅害羞的都快要捂住耳朵了。在魏索的面前,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对待别人时那种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我是说真的。”魏索苦笑着道:“我上次对付李绍华的那个侄子时,得到了一门天级术法,我看他施展过的,的确是威力非凡。”

    “天级术法?!”姬雅这下顿时震惊了。要知道天级术法,在整个天玄大陆一共都只有五十部不到,就连玄风门那种顶尖的大宗门的精英弟子,都未必能够修习得到。

    “而且还是天级中阶的术法。”魏索解释道:“只是这门功法是一门双修功法,而且,是要在…。”

    魏索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姬雅却已经听出了魏索这部分没说的话中的含意,害羞至极的低下了头去。

    “事不宜迟,我们开始吧。”魏索看着姬雅的这副样子,顿时又受不了了,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将玄煞大.法的口诀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姬雅。

    此法可是要两人那个之时,一起施展真元行功的。

    冰雪聪明的姬雅只是听了一遍,就已经全部记住,然后稍微的和魏索交流了两句,就已经差不多完全领悟了这门双修功法的行功之法。

    “魏索,你的伤势还被你封住,没有疗伤呢。要是再拖得久了,阴阳龙虎丹的药力消散得多了,可还是要有危险的。”但看到魏索马上就要接下来一步的动作之时,姬雅却是把他推了一推,有些冷静的提醒道。

    “一次,就先一次。应该不会要很长时间的。”魏索厚着脸皮搂住了姬雅,在她耳边说,“要不然我怕心魔难抑,到时候疗伤的时候都静不下心来,反而要出什么岔子。”

    姬雅扭动着身子,欲拒还迎,完美的胴.体勾魂夺魄。

    魏索顿时老实不客气的用嘴堵住了她的嘴,这样她想说什么都没办法说了。

    “等下别忘记施法行功啊。”姬雅的身子已经彻底的软了,融化在魏索的身体上了,但是让她更为害羞的是,魏索还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简陋的石室之中,再次满室皆春。

    一黑一白,两团光华,分别包裹着魏索和姬雅,流淌不息。

    “魏索,你会一直像现在这样对我,就算有比东瑶胜地强一百倍的,也不放开我么?”姬雅的声音响了起来。

    “当然!”魏索的声音很肯定的响了起来,“东瑶胜地,我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