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三十八章 天地皆春(第二更,求红票)

第两百三十八章 天地皆春(第二更,求红票)

    “阴阳龙虎丹,是昔日龙虎丹道宗的顶阶疗伤丹药,可以位列地阶上品。”

    姬雅取出了魏索所说的那个黄色的纳宝囊。这个纳宝囊里面的疗伤丹药,让她再度有些喜极而泣。里面除了一颗金色的,如假包换的阴阳龙虎丹之外,其余例如百草丹等疗伤丹药,也有好多。

    “你暂时封住伤势的秘术,是可随时解开,还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如果可以随时解开的话,那现在用这阴阳龙虎丹就可以了。”

    “这颗丹药这么厉害?”

    魏索傻傻的看着姬雅,但是看着姬雅要将阴阳龙虎丹塞进他的嘴里时,他却突然喊道:“等一等。”

    “怎么了?”姬雅吓了一跳,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弄痛到他了。

    “这颗丹药的药力怎么样?会不会昏迷啊什么的。”魏索看着姬雅道:“韩薇薇需要每日用我那法子贯注真元的,超过一天都不行。”

    看出了姬雅眼神中的犹豫,魏索接着说道,“反正我那法子和施放术法一样,你也能够施展,只要小心些,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要不我先把这门法子的施展之法先告诉你。”

    姬雅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神中又多了些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东西。

    魏索马上就说了起来,事实上他可是非常怕死的,别到时候说得慢了,还没来得及治,自己一口气接不上来,那就惨了。

    不过让他高兴的是,他只是完整说了一遍,姬雅就点了点头,然后将金色的丹药放入了他的嘴里。

    “唔”,魏索的嘴被堵住了,这颗“阴阳龙虎丹”不小,没办法动用真元的他用了好大了力气才吞了下去。

    “要是换了她,估计非得我帮她弄碎了才能吞得下去了。”看着姬雅柔和的樱桃小口,他的脑海里还浮出了这样的念头。

    很快,一股股暖烘烘的热气从他的腹中很快升腾而起,弥漫到了他的全身。

    姬雅蹙着眉头,比划了一下,然后才下定决心一样,握住了插在他胸口的那根绿色的尖刺,然后一咬牙,一下子拔了出来。

    “痛都不痛,这地阶上品丹药就是地阶上品丹药。”魏索非常高兴,因为拔出那么大一根,痛都不带痛一下的。但是一眼看到自己胸口冒出来,又很快止住了的鲜血,他的眼睛就鼓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会和那头飞天肥猪一样,是绿色的了?”

    “因为这件法器是带毒法器,是用绿母英炼制的。”姬雅看着魏索道:“阴阳龙虎丹的功效是止血生肌,让受伤的躯体快速愈合,但是却并没有驱除这种毒元的能力。”

    “怪不得我浑身发冷了。”魏索脸都绿了,惊呼了起来,“我身上没有什么解毒的丹药的。”

    “绿母英之毒,虽然毒性不烈,起效不快,但毒性绵延,一般的丹药却是根本无法救治的。除非是天阶的丹药,才有可能驱除。”姬雅看着魏索,脸上有一丝不寻常的绯红。

    “啊!”魏索顿时一声惨叫,“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姬雅深深的看着魏索,没有说话。

    “看来真是死定了。”魏索心如死灰,“我还是处男呢。”

    “在弥天谷里的,真的是你?”姬雅犹豫了一下,问道。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魏索老实的点了点头,“不过我真的是去采紫狐花,恰好路过的。”

    “你明明有机会可以不露行踪的走掉的,为什么要冒险救我?”姬雅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魏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长得太漂亮了吧。”魏索现在是没什么顾忌,胆子也大了。

    “我在你眼里,真的那么漂亮么?”姬雅看着魏索,如玉般白皙的脸上,绯红的颜色更浓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说这种废话。灵岳城那么多男修,哪一个不想和你结成双修道侣的。”魏索哭丧着脸说,“有工夫说这个,还不如亲我一下呢。说实话除了我老妈之外,还没有别的女修亲过我。”

    一种奇怪的神采让姬雅的眼波流转,如同波光粼粼的一池春水,她的脸上带着一丝从没有过的羞涩神情。“魏索,你是用了易容丹吧,解除这易容丹的效果的药水在哪里?我想看你本来的面目。”她柔若无骨的手指,滑过了魏索的脸庞。

    “手指碰这就叫亲了么?”魏索郁闷的说道:“就在另外的一个青色的纳宝囊里面,黄色的玉瓶里装着的就是。”

    “这是什么?”姬雅很快摸了了一个黄色的玉瓶,但又好奇的摸出了几卷画像。“是水灵儿的画像?”展开一看之下,姬雅就认了出来,“怎么,你喜欢水灵儿么?”

    “我都没见过,怎么谈得上喜欢不喜欢,就是觉得她漂亮吧,在见你之前,是一直把她当成梦中情人的,不过见过你之后,梦中情人很多时候就是你了。”现在人都快死了,魏索是什么都敢说了,“本来我都还想过索性追你的,可是又觉得好像有点配不上你,想着要修到金丹再说的。”

    姬雅的嘴角弯起了一个迷人的弧度,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升腾着薄薄的雾气。

    魏索看得呆住了。

    她的脸上,居然挂着一个前所未有的羞涩笑容。现在无论从哪个方位看,她都根本没有平时那种冰雪美人的样子,都是一个羞涩、迷人至极的美女。

    不过他也很快又郁闷的说了一句,“我都快死了,你还笑得出来,要不你就真的亲我一下吧。省得我连死都死不瞑目的。”

    但是姬雅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黄色玉瓶里的药液倒了些出来,然后轻抹在他的脸上,让他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好冷,看来我这次真的要死翘翘了。”

    魏索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但是他却马上又惊叫了起来,“姬雅,你干嘛?”

    因为姬雅的一双眉目凝视了他真正的面目片刻之后,没有亲他,却是反而脱起了他的衣服起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姬雅的眼波如水,俏脸红得像是秋天里的苹果。

    “啊?”魏索顿时傻眼,“你有办法救我?”

    姬雅没有再说话,她轻咬着嘴唇,将魏索拥到了自己的怀里,她的手落到了魏索的胸膛上,反而带起了她自己的一阵轻颤。

    魏索也没有说话,姬雅软软的手落到的地方,里面似乎都烧起了一团火焰,烧到了他的心里。

    很快,在姬雅的一双玉手的牵引下,他体内的火焰,全部朝着他下身涌了下去。

    姬雅身上如兰的幽香阵阵冲进魏索的鼻子里,一些如丝绸般柔美的发丝垂散在他的额头上,让他心神大乱。

    一股股真元在姬雅的体内澎湃流转,这种施为似乎也要不停的消耗她的大量真元,让她也十分吃力,发出了微微的喘息声。

    这种旖旎的喘息,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姬雅,你是在做什么?”这已经彻底的超出了魏索的想象范围。姬雅的双手,一路往下,已经握住了他那快要爆炸的地方,让他的整个脑袋都觉得嗡的一响。

    “这是乾坤回春术,这是我唯一能救你的术法。”

    姬雅羞涩的眼波水润得好像要滴出水来,她的手没有离开魏索那处最隐秘的地方,但是她轻轻颤抖着的微烫身躯,却是俯了下来,将脸害羞般的埋在了魏索的怀里。

    温玉在怀,这是魏索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但更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的是,姬雅有些濡.湿冰凉的唇,却是也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在他的身上游走。

    “蓬!”

    一条条更为猛烈的火焰,在魏索的体内燃烧了起来。

    一路往下。

    在奇异的吸吮和真元贯注下,魏索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所有火焰,甚至所有鲜血,全部聚集到了他那处快要爆炸的地方。

    真的要爆了。

    “嗷!”魏索发出了一声痛苦般的叫声。

    姬雅已经移动到了那处地方,快要爆炸的地方,被说不出的温暖和柔软包裹住了。

    他的整个背脊都处于了彻底的酥麻状态,一丝丝毒素和一阵阵火热的快意,不停的倾泻而出,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强烈的,快要晕厥过去的感觉。

    突然之间,紧绷着身体的魏索发现自己的手能动了。

    他的手控制不住的抚摸着姬雅如瀑如锦的秀发,捧着姬雅潮红的玉脸。

    “姬雅,这种施术能停么?我受不了了,感觉要晕过去了。”朦胧的看到姬雅躲闪而迷离的眼神,魏索又发出了一声痛苦般的叫声。

    “唔…。”但是姬雅却是只能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啊!”

    一阵阵强烈的晕厥感冲击在魏索的脑海之中,随着身体的猛的一颤,魏索终于支持不住,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晕死了过去。

    白色灵雾四合之中,还响着姬雅的旖旎喘息声。

    “魏索”,不知道过了多久,姬雅又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声音很迷离,充满着说不出的诱惑和柔情。

    ***

    (求红票!必须给红票!不然....此处省略一万五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