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三十七章 温玉软香在枕(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三十七章 温玉软香在枕(第一更,求红票)

    乱发修士脸上得意的神情骤然凝固了。

    那伤势明明就算不死也只有一口气了,怎么可能还能动手偷袭!

    怎么可能!

    乱发修士眼中惊怒至极的光芒一闪,伸手就重新激发手中黄色小山般法宝的威能。

    但土黄色的茧子还未成型,已经射到他身前不远处的黑芒的前端,却是又激射出了一道血光。

    此道血光瞬间让他的脸色变得煞白无比。

    若是换了普通的周天境修士,可能这一下,就已经被魏索的偷袭秒杀了。但他毕竟是修为达到了分念境第四重的强大修士!

    分念境四重的修士,一个像东瑶胜地那样的宗门,总共加起来也没有多少个的。

    乱发修士一下就感觉出了这道血光之中强大的威能,眼看这道血光就要打在他的身上,乱发修士猛的一咬牙,将身影猛的往上一提的样子。

    这动作,似乎是御使脚下“龙鸢”的手段,只见他的身影还没怎么动,脚下的飞天肥猪般的“龙鸢”的整个身体却是猛的竖了起来。

    “噗!”一团粘稠的绿色血液从“龙鸢”的腹部和背后同时涌出。

    这条可以和赤翼炎魔力敌的妖兽,被射了个对穿!

    从“龙鸢”体内射出的血光余势未止,赢得了一点时间的乱发修士虽然避开了心脉要害,但是左腹上,却是多出了一个三个指头大小的突突冒血的血洞出来。

    “啊!”

    乱发修士一声惨叫,痛得身体一弓,差点连手里托着的黄色小山般法宝也丢了出去。

    魏索看着乱发修士的眼光,就像当初第一次遇到韩薇薇时,看着那头石尾壁蜥一样的眼冒金光。

    他是故意硬拼着承受一记重击,用真魔封体术装死偷袭,当然不可能就只有这样的一击。

    此时他的手中是又挥起了六阳神火叉,但事实上,此刻已经有一件看不见的法器,已经飞射到乱发修士的额头前方。

    六阳神火叉只是用来吸引这名乱发修士的幌子,他的真正杀招,是那件用噬心虫长老的吸管尖刺炼制的隐形法器!

    眼看这件隐形的法器就要将这名分念境四重的乱发修士额头上开出一个血洞,但是让魏索的瞳孔瞬间收缩的是,乱发修士的眼中,却是闪现出了骇然的光芒。这名乱发修士,居然像是完全看见了这枚根本无形无声的隐形法器,猛的往下一低头。

    一溜的血光在他的头顶上滑过。

    他的头皮被犁田一样犁出了一条血沟。

    原本已经胜券在握的魏索顿时有点惊慌了起来。

    因为此名乱发修士手中的黄色小山般模样的法宝上,重新出现了一条条的黄气,与此同时,此名乱发修士的另外一只手中,出现了一根长约两尺,小手指般粗细的碧绿尖刺。

    一道黑光从他的手中飞射了出去,打向了乱发修士。

    现在的乱发修士也已经有些像惊弓之鸟了,眼看黑光打开,“噗”的一声,他却是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术,张口喷出了一条血箭,以惊人的速度,截住了那道黑光。

    黑光居然是一个小小的,瓶口用厚厚的蜡层封闭着的黑色小瓶。

    “啪”的一声,乱发修士才刚刚看清楚这道黑光的本体,此瓶就被他喷出的血箭击碎了。

    蓦的,此名分念境四重的修士脸色再次剧变,伸手一挥,居然是连手里的黄色小山都不要了,一下子丢了出去,同时卷起了一阵罡风,将碎成粉末的黑色小瓶远远的吹了出去。

    正在激发青罡扇的姬雅的身体一下子发软了。

    并非是因为心情太过激荡,而是此刻她发现,自己的真元一下子涣散,浑身酥软,连话都根本说不出来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眼睛的余光之中,她不可置信的看到,一道绿光从乱发修士的手中射出,打在了魏索的身上。而发出了这道绿光的乱发修士和魏索也是和她一样,软绵绵的往后倒了下去。

    “羽化散!”

    乱发修士软绵绵的声音,喊出了猛的浮现在她脑海中的一个名字。

    “好!很好!你居然有这么多的手段,是有可以暂时封住伤势的术法么?还有这羽化散!”

    软倒在地上的乱发修士咆哮了起来。

    听他的这些话,本来是应该杀气腾腾的,但是因为羽化散的缘故,却是软绵绵的,阴阳怪气,听上去十分的怪异。

    “想不到我堂堂分念境四重的修为,居然会伤在你这样一名只有周天境四重的修士手里!”

    “但是你用这么多阴谋诡计有用么!你还是要死!这羽化散被我卷走了大半,这剩余的药力,最多只能让我酥软半炷香的时间。”

    “而且你这种羽化散,对我的‘龙鸢’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乱发修士越喊,姬雅眼中的神色就越是绝望。

    她深深的看着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魏索,似乎要将他的样子刻入自己的神魂之中。

    但是,让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是,乱发修士软绵绵的咆哮声,却是突然停了。

    那头身上被开了一个对穿的血洞,本来在朝着魏索慢慢爬去的“龙鸢”,却是也猛的僵住,好像是要努力的喷出一口那种腐蚀性极强的深紫色黏液一般。

    但就在此时,一团透明的涟漪,却是在这条肥虫好像挤扁了一样的脑门上泛了开来。

    “啵!”

    这条肥虫的头上,又突然冒出了一团血光。

    之后,这条本来也已经重伤的肥虫抽搐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

    “啊!你敢杀我!我们龙蛊宗一定会灭你满门的!”眼见这一幕的乱发修士,惊恐至极的大叫了起来。

    “啵!”

    但又是一声轻响,他的头顶上,也马上冒出了一团血光。

    然后这名分念境四重的强大修士,也是眼睛一鼓,然后就再没有一丝的生气了。

    看到这样的景象,魏索的眼中,才终于现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

    “你有什么‘龙鸢’,难道我就没有噬心虫么?”,紧接着,一丝禁不住的得意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奶奶的,灭你个屁满门啊,要是你把我老爹老娘我给找出来了,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们龙蛊宗了。”魏索开始能说话了,但是终于能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抹苦笑却是也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现在他的胸口不仅有一条裂开的伤口,还插在一根碧绿色的尖刺。这根尖刺可是也差点穿身而过,将他钉在地上的。

    “魏索,你怎么样?”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姬雅的眼里滑落。

    这个时候姬雅的眼里完全没有乱发修士的尸首,没有“龙鸢“的尸首,她的眼睛里,只有魏索。

    “好像一时还死不了。”

    魏索抽了半天,想对姬雅笑一下的,可是因为羽化散的药力还没过去,咧了半天嘴,却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

    “魏索!”姬雅的视线一片模糊。这个时候她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似乎已经变得和韩薇薇一样重要,因为看着魏索,她的心和看着她以为怎么都救不了的韩薇薇时,一样的痛。

    “怎么,羽化散的药力已经过了么?我的修为要比你高出一重,为什么我还动不了。”

    一会,让魏索惊奇的是,他看到姬雅艰难的坐了起来,又站了起来,朝着他艰难的走来。

    “羽化散的药力是已经开始消散了,是我自己的伤太重了。”旋即,魏索自己苦笑着反应了过来。

    “姬雅!”而让他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呼吸都为之停顿的是,姬雅挪到他的身边之后,却是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抬起了胳膊,扶起了魏索的脸,枕在了她的腿上!

    这是什么感觉!

    倾国倾城的容颜,就在自己的眼前!一股股奇妙的幽香,直冲魏索的脑门。

    自己的头,居然枕在灵岳城第一美女的大腿上!真正的温玉软香在枕!

    昏了!魏索真的是要昏了。

    “魏索!”一滴滴晶莹的泪珠从姬雅的脸上滑了下来,滴落在了他的脸上。“你身上有什么疗伤丹药么?”

    “啊?”脸上冰冷的湿润让魏索回过了神来,有点傻眼的看着姬雅白皙而迷人的脖子,“我还有救么?我看你迟迟都不把我胸口上这根东西拔掉,我还以为我肯定没救了呢。”

    “你是有可以暂时封住伤势的秘术么?你另外一条伤口现在没事,但是你现在没办法再施展术法,要是不先让你服下有止血功效的疗伤丹药的话,这根东西一拔出来,你便会马上失血而死的。”姬雅看着魏索的眼睛。平时巨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珍宝阁掌柜,眼神却像是受了惊的小兔一般惊慌。她生怕魏索摇头,说身上没有什么好的疗伤丹药,甚至连可以快速止血的丹药都没有。

    “魏索!”但是让她眼睛骤然一亮,忍不住再次低低的喊了一遍魏索的名字的是,听到她那句话后,魏索却是吃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的那个黄色的纳宝囊里,有几颗不错的疗伤丹药的,你看看哪颗好用。我还在董妙真的手里讹了一颗阴阳龙虎丹的,也在里面,那阴阳龙虎丹到底有什么功效,有没有用的?”

    ***

    (红票,给我砸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