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三十六章 那个人(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三十六章 那个人(第三更,求红票)

    只见一团黑焰从白色灵雾之中显出了身影,正是赤翼炎魔。

    一蓬蓬液体一般的黑色火焰从其口中狂涌而出,朝着乱发修士席卷而去。

    “恩?”

    眼见这样的景象,乱发修士面色微微的一变,马上探手往身下的那头扁脸“龙鸢”的脑袋上一拍。

    这头五官好像挤在一起的扁平脸妖兽顿时也是大嘴一张,从中喷出了一团团深紫色的粘稠液体出来。

    这一团团深紫色的粘稠液体马上和赤翼炎魔喷出的黑色火焰冲撞在了一起,竟一时间呈现僵持之势,威能相当的样子。

    此时魏索已经将六阳神火叉激发完成,随着六团烈日般的火光在白色灵雾中升腾而起,一条金色火光直射向“龙鸢”上方的乱发修士。

    与此同时,此名乱发修士侧后方的白色雾气之中,也涌出了数十道青光,正是青罡扇凝出的罡风青剑。

    姬雅也出手了!

    处于前后夹击的乱发修士脸色又是微微的一变,“原来还不是一个人,不过难道你们觉得就凭你们两人,会是我的对手么?”但随后,这位分念境四重修为的修士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手上出现了一座黄色小山般外形的奇形法宝。

    随着其真元的关注,这座只有一尺多高的黄色小山上竟然是喷涌出和魏索的金门巨石阵类似的黄气,在他和身下的“龙鸢”身外,形成了一个土黄色的巨茧。

    “噗噗噗!”一阵爆响,金色火光和那一条条青光激射在这个土黄色巨茧上,竟然是打不进去。而这个土黄色巨茧,居然是对其身下的“龙鸢”喷出的深紫色黏液也没有一点的阻碍,那一团团口水一样的紫色黏液依旧接连不断的从土黄色巨茧之中吐出,抵住了赤翼炎魔喷出的黑火。

    紧接着,土黄色巨茧之中一道道蓝光透了出来,赫然是一片片蓝色月牙状的光刃。

    一见此情景,魏索的心里顿时一凉。

    也不管有用没用,一股神识冲击也朝着土黄色巨茧中扎了进去。

    “哼!”

    一声不屑的冷笑。一大片的蓝色光刃毫无停留的从土黄色巨茧之中涌了出来,只是一闪,就全部消失了。

    “啪啪啪!”

    几乎同时,魏索和姬雅所在的方位,就都传出了一阵爆豆般的爆响声。

    魏索的神识冲击,果然对此名分念境四重的强大修士,没有丝毫的影响。

    “鬼鬼祟祟,给我出来再说!”

    紧接着,随着此名修士的不屑的冷笑,无数颗拳头大小的红色火团凭空密密麻麻的浮现出来,竟然是将周围六七十丈范围之内的白色雾气都驱散一空,使得周围的景物全部清晰可见起来。

    只见脸色煞白的姬雅就站在那个临时洞府的洞口位置,身前那面才刚刚得到不久的海青蟹法盾上,至少布满了五六条细细的裂纹。

    而另外的一侧,魏索却是已经收了迷神灯,处于四片黑水莲的包裹之中,正一脸阴沉的看着土黄色巨茧,其身上的玄阴宝衣上,也是浮现出了一片片的风刃。

    “看来我的运气倒真是不错。”乱发修士却似乎并不急着继续动手的样子,反而是将土黄色的巨茧撤了,抽了抽鼻子,好像是在品味魏索身上几乎闻不出的淡淡的血腥气一般。“不过你到底是真的不知道阴尸宗,还是真的胆子大到够胆杀阴尸宗的弟子了?”

    不过魏索却是根本不理此名乱发修士,而是自顾自的取出了一面黑气沉沉的黑色长幡。

    他可不相信这名乱发修士是真的想要和他聊天。

    赤翼炎魔喷出的黑火已经有种慢慢被那条龙鸢喷出的“口水”压了下来的架势,很明显,此名乱发修士之所以摆出一副要和魏索聊聊的样子,实际上只是在等着自己的龙鸢慢慢消耗掉赤翼炎魔的威能。

    现在此面黑色长幡是魏索从那名阴尸宗弟子祁紫雨身上得到的,看上去威能似乎十分不错,但他也还未试过,此刻反正事情暴露了,魏索也没有了顾忌,索性拿出来用着试试看再说。

    只见原本两尺来长的黑色长幡,在魏索的真元贯注之下,却是不停的变大,变成了一丈来长,竖立在魏索的前方。一条条阴气森森的黑风呼啸着从幡面上涌出,声势骇人至极。

    乱发修士面上又是出现不屑的神情,一副准备耗死了赤翼炎魔之后的悠然自得的样子,也不反击,只是再次激发了手中黄色小山一般的法宝,将自己裹在了土黄色的茧子里面。

    “噗噗噗!”

    呼啸弥漫,看上去声势骇人至极的黑风冲击到土黄色巨茧上,也是根本不能撼动分毫。

    魏索面无表情的马上收起了此面黑幡。

    此面黑幡的威能大概介于灵阶下品法宝和灵阶中品法宝之间,而且和他想象的不同,只是一件纯攻击型的法宝,并非是功防一体的法宝。

    收起了此面黑幡之后,魏索又毫无停顿的取出了那柄上面布有许多火焰状符纹的白色骨剑,激发了起来。

    “白骨冷火!”

    让魏索没有想到的是,这柄骨剑模样的法宝,在激发之后,竟然是反而骤然缩小,变成了一条蜡烛火苗般的苍白色火焰,没有丝毫热力不说,反而是会吸纳周围的热力一般,令周围的温度都瞬间降低了几度。

    正惊疑间,只听乱发修士冷笑道:“若是你能凑齐三十六条白骨冷火以上,我倒是会转头就跑了,这样一条白骨冷火也拿出来,简直是笑死人了。”

    “不过这名女修的姿色倒是我前所未见,等我杀了你之后,我倒是会怜香惜玉一些的。”

    紧接着,此名乱发修士又添了这么一句。看来姬雅的容颜的确是有些红颜祸水,到了正常男修见了都不免动心的地步。

    魏索的心中微微的一动。

    因为刚刚激发出此柄骨剑外形的“白骨冷火”之时,他就有种这“白骨冷火”有点介于他的成套法盾和金门巨石阵的阵旗之间的感觉。而听这乱发修士的语气,此种法宝,似乎的确是一种可以叠加,成套起来使用的法宝。

    此条“白骨冷火”的威能,虽然乱发修士不放在眼里,但是魏索肯定也有灵阶下品的。若是三十六条威能叠加起来,还附带些阵法威力的话,那威力会有多大?看来这阴尸宗的实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此时,“滋”的一声,好像一块冻猪油丢进了烧红的铁锅里一般,只见赤翼炎魔喷出的黑火被那“龙鸢”喷出的深紫色黏液彻底的压了下去,身体也被一团团深紫色的黏液浇中。

    那深紫色的黏液竟然是腐蚀力惊人,只是瞬息的时间,赤翼炎魔就被腐蚀得根本不成样子,变成了一个流着黑油的团团。

    “给我去死吧!”

    乱发修士此刻也似乎不耐烦魏索将他当成试验品一样,一件件试验法宝了。随着一声冰寒的冷喝,一片片的蓝色光刃不停的从土黄色茧子中闪出,一闪之下,密密麻麻的光刃不时在魏索的面前闪出。

    见此情景,姬雅脸色一片雪白,没有了丝毫血色,拼命的激发手中的青罡扇。

    她可是十分清楚这些蓝色光刃的威力的。

    但是乱发修士却根本就不管她,只是一心一意的朝着魏索不停的激发那些蓝色光刃。而她青罡扇激发出来的青色长剑,一时也根本攻不破那土黄色茧子。

    “啪!”“啪!”“啪!”

    一片片蓝色光刃冲击在魏索身外的四片黑色莲花瓣上,几乎在接触的一瞬间,这四片黑水莲花瓣就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一时魏索被打得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样子,一脸的惊惶!

    “啊!”

    一声惨叫从他的口中发了出来,只见一条蓝色光刃从两片莲花瓣之中的缝隙中激射进去,斩在了魏索的胸口,冲起了一蓬的血雾!

    “魏索!”

    姬雅的身体也猛的颤抖起来,失声惊叫。

    虽然魏索身外还有玄阴宝衣的一层防护,但是这片蓝色光刃,却还是割破了魏索身上的玄阴宝衣,旋入了魏索的体内,在他的胸口,破出了一条深达内腑的恐怖伤口。

    魏索没有了任何声息,从空中往下掉落下来。

    “嘿嘿!”

    乱发修士满意的一声阴笑。这种伤口,很明显就算现在不马上毙命,也是奄奄一息,不可能激发任何的术法和法宝,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了。

    看着魏索没有了声息,从空中掉落下去,此名修士索性连土黄色的茧子也撤了,转身看着姬雅,一脸邪笑道:“我说美人,你是自己投降呢,还是要我动手将你擒下?”

    姬雅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根本不能相信,那个面对金丹期修士和数名分念期修士都谈笑风生,安然逃脱的人,那个在传送法阵崩塌之时,都带着她安然逃脱的人,那个在她觉得万念俱灰之时,都救下了韩薇薇的人,在她的心中,就像是山一样可以挡在她面前,可以依靠的人,还有…看过她白璧无瑕的玉体的人,竟然就会这样死了。

    她不可置信。

    但是,更让她不可置信的捂住嘴,眼泪都要流出来的是,她看到,那名朝着自己邪笑的乱发修士的身后,原本已经“死了”,掉落下去的魏索,却是鬼魅般的停在了空中,发出了一柄黑色的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