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三十章 难言滋味(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三十章 难言滋味(第三更,求红票)

    “好!”魏索也没有任何废话的点了点头,身影一动,直接掠到了祁紫雨的面前,直接将他外面那件方才绿色冷火四散,现在却已经灵光尽失,还看不出具体品阶的绿色法袍扒了下来。

    魏索如此轻车熟路的样子,让华为庸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一寒。

    “华前辈,你们‘蛰气船’上的模拟那盘古巨蛰气息的‘蛰灵’法阵,激发一次,能够维持多久的时间?”魏索却是只当没有看到,面色如常的问道。

    华为庸道:“我们这‘蛰灵’法阵激发一次,大约能维持两炷香的时间。”

    魏索点了点头,道:“两炷香的时间足够救治我的同伴了。无论我救治同伴成功与否,两炷香的时间过后,我都会离开此船。只是我希望这两炷香的时间内,除非是阴尸宗的人到来,你们的人不要进入到我这间静室之中,影响我的施法。”

    “好!”看到魏索一副不想自己留在此地看着的样子,华为庸也马上转身,朝着船舱外走了出去。

    “华前辈,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若是华前辈能够帮忙,在下也当是欠下你们华家一个人情。”但是魏索微微沉吟了一下,却是突然又对他说道,“华前辈看上去不止一次出入这蛰气海,而在下对这片海域可以说是一无所知,除了海图之外,不知华前辈是否还能将自己对这片海域的所知尽可能详细的记录下来,一并给我。”

    “此事我马上去办,只要季道友心中不怪罪我们华家就可以了,又岂敢让季兄弟承情。”华为庸苦笑了一下之后,也不停留,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船舱的转弯口。

    此时魏索的手中却已经多了两件东西,一片紫黑色的木符和一个黄色的纳宝囊。

    这两件东西是从祁紫雨的身上搜出的。

    而此刻魏索却是没有马上查看这两件东西,却是飞快的取出了食血法刀,十分狠辣的插入了祁紫雨的心口部位。

    接着他才看起搜出的这两件东西起来。

    只见紫黑色的木符十分的沉重,上面闪着一层浓厚的油光,有些难闻的腥臭味,两面却都有一个狰狞鬼脸般的符纹,十分的诡异,看不出有什么用途。

    祁紫雨的纳宝囊中,有一个灵石袋,其中的灵石数量和天玄大陆的同级别修士相比不多,只有折合三千颗下品灵石左右的灵石。

    除了这个灵石袋之外,祁紫雨这个纳宝囊里面的东西也不多,只有一株血红色,如同珊瑚一般外形,但是长有根须,却明显是植物的东西,一面黑色的长幡,一柄白色的骨剑,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符箓和丹药等看上去品阶也不高的零碎东西了。

    那株血红色珊瑚一般的植株,应该就是祁紫雨从这船上拿到的“血珊瑚”,看上去湿答答的,好像刚从水里采出不久,而且看上去十分的脆嫩,应该很容易就能捣成汁液的样子。只是这种植株,就连姬雅和绿袍老头也都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黑色长幡上倒是黑气沉沉,看上去应该是一件攻防一体品阶不弱的法宝。而白色骨剑上布满火焰状的花纹,看上去应该是一件攻击型的法宝。

    因为马上就要到对韩薇薇施法的时间了,魏索也没有时间试一下这两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品阶,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两件的东西上应该没有什么禁制之后,魏索便将这两件东西先收入了纳宝囊中。

    再检查了一下其余的零散东西之后,魏索就越发确定了自己之前听到的一个传闻和确定了华为庸的推断。

    之前魏索就听说云灵大陆的擅长炼器的修士很少,而厉害的术法和功法却比天玄大陆多。所以云灵大陆和天玄大陆相比,一个是术法厉害,法宝匮乏,而另外一个是法宝、法器较多,但高品阶的术法和功法相比较弱。

    现在看来,还是的确如此,因为方才那华为庸和青衫文士轰击‘紫魔婴’之时,用的也都是术法,而不是法器。

    阴尸宗五名金丹期大修士,这种大宗门,就是连天玄大陆南部十五城中最强的凌云剑宗都根本无法与之相比,但是这名很显然是阴尸宗精英弟子身上的法器法宝数量,比起月华宗的精英弟子都大有不如,更不要说和法宝堆起来的东瑶胜地少主董青衣相比了。

    而眼下这些东西之中并没有可以指示方位的法器和地图等物,这就只能说明一点,祁紫雨肯定不是单独一人进入蛰气海的,而且说不定身上就有什么东西能和其余阴尸宗的人联系。

    如此一来,魏索更加不敢轻易去试这人身上的东西了。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确定搜出的这些东西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禁制之后,魏索依旧将这些东西全部收入了祁紫雨的纳宝囊中。

    之后,他才将食血法刀从祁紫雨的身上拔了出来。

    看到食血法刀之中隐隐有红光透出,很明显成功吸取到了祁紫雨的气血和真元之后,魏索化出了一股先天真火,将祁紫雨的尸身直接燃成了灰烬。

    随后魏索将掉在地上,血腥难闻的紫魔婴也收入了纳宝囊中,马上返回了静室之中,站到了韩薇薇的面前。

    韩薇薇此刻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好像冰雕一般,生死不知。

    只见魏索脸色阴晴不定的变换了一阵,连续深吸了数口气之后,才下定了决心的样子,猛的一咬牙,伸出了手。

    一股股紫色的真元在他的指尖飞快的流出,随着他手上法诀的变化,这一股股的紫色真元在他的手上凝成了一颗黄豆般大小的紫色光团,被魏索抖手打入了韩薇薇的眉心。

    之后,魏索片刻不停,不停的凝出这样一颗颗的紫色光团,不停的打入韩薇薇身体的各个窍位之中。

    整个静室之中,紫光灿烂。

    随着一百多颗这样的紫色光团打入到韩薇薇周身的窍位之中,魏索的头顶也已经是紫气腾腾,汗水汩汩而落。

    而韩薇薇体内被彻底冻结住的气血和真元,在这些紫色光团的推动之下,似乎是像硬挤一般,被硬挤着在韩薇薇的体内流动了一圈。

    蓦的,已经停下了施为的魏索,眼中出现了惊喜至极的神色。

    此刻韩薇薇看上去虽然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整个原本泛出冰寒光泽的体内,却是隐隐的泛出了一层紫色光华。

    那一百多颗紫色光团,在硬挤着她体内被彻底冻结住的气血和真元流动了一圈之后,也并没有消失,而是给人一种在她体内变成了一百多股小小的紫色灵泉般的感觉,不停的流淌出紫色灵气,浸润着她的身体。

    看到魏索眼中闪现出的惊喜至极的神色,姬雅的身体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美丽的嘴唇颤抖着,却是一种不敢出口相问的样子。

    “成了么?”

    此时浑身已经被湿透,更是有种心力交瘁般感觉的魏索,也是心情极其紧张,不敢下决断的发出了一声轻呼。

    “你的运气足够好,这小美女的也足够命大,居然是成了。”这个时候绿袍老头喟叹了一声,“本来我是怕你太过紧张,出了什么岔子,所以才告诉你有五成的成功率的,可实际上我觉得是只有四成不到的成功率的。想不到只有四成不到的成功率,居然还是让你弄成了。”

    “死老头!”

    魏索顿时忍不住叫骂出声!

    “魏索!”姬雅面色一变,身体晃了一晃,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成了,成功了!”看到姬雅的样子,魏索就知道她肯定是会错了意,以为自己失败了。马上飞快的说道,“我只是咒骂一下李绍华那个死老头,手段竟然这么卑鄙。”

    “呸!话倒是转得快,其实还不是骂我。还不是有我,不然你连救这个小美女都救不了。到时候看你不知道要躲到哪里去哭去。”绿袍老头这个时候在魏索的耳中很是鄙视的哼了一声。

    “哭你个头啊。”魏索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但是却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有些凉凉的。

    “先别得意,接下来还要每天按此法施为一次,否则只要断了一天,她还是会马上生机断绝,救不过来的。”绿袍老头又是哼了一声。

    姬雅呆呆的站着,眼前却已经是一片模糊。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但是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很是寻常的男人,却是帮她硬生生的撑起了她的世界。

    之前,她都是一个人拼命的撑着,而现在,站在他的身后,她却似乎根本不用去撑什么,似乎只用做一个普通至极的女修而已。

    “太煽情了。奶奶的,这滋味太不好受了。李绍华,你差点弄死我不说,还让我这么不好受,改日我一定让你也要好好尝尝这样的味道。”看着泪眼朦胧的呆呆站着的姬雅,不知道姬雅此刻内心所想的魏索又是在心里这么嘀咕了一句之后,便马上对姬雅点了点头,道:“走吧,我们出去再说。”

    “恩”,姬雅点了点头。

    魏索愣了愣,怎么觉得姬雅和以前好像有点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