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二十九章 三年?(第二更,求红票)

第两百二十九章 三年?(第二更,求红票)

    青衫文士也是如梦初醒一般,面色发白的发出了一道青色的光焰,打向那道紫光。

    那道紫光,正是外形如同婴儿一般,浑身紫黑色的“紫魔婴”。

    只见这“紫魔婴”在空中猛的一顿,竟然是避开了华为庸和青衫文士发出的两道光华,朝着一侧的船舱壁撞去,似乎是想硬生生的撞破船舱壁撞出去。

    “快!快抓住这件阴元法宝啊!”

    在绿袍老头哇哇的大叫声中,魏索很是冷静的祭出了青索银法杖,同时施展出了“金蛇乱舞”。

    一大片挥洒而出,几乎毫无间隙的金色雷蛇罩中了快要撞到船舱壁上的“紫魔婴”。

    只见这“紫魔婴”在被电得浑身麻痹的同时,双眼很是人性化的往上连翻。

    一柄扇面上有着数根青竹般古朴符纹的青色玉扇随即出现在了魏索的手中,随着他朝着这“紫魔婴”一挥,一柄柄罡风凝成的青色长剑瞬间激射而出。

    “紫魔婴”似乎感到灭顶之灾一般,周身紫光大冒,竟然是在被电得浑身乱抖的情况下,瞬间避开了激射而至的青色长剑,再次朝着船舱壁撞去。

    “嗤!”

    但就在此时,一条冰寒至极的白光贴着船舱壁冲出,这“紫魔婴”一头撞到了这条白光上面,浑身顿时一僵,瞬间裹上了一层坚冰!

    这条白光,赫然是姬雅发出的一条白色的冰龙。

    魏索顿时毫不迟疑的再次激发了从董青衣手中得到的青罡扇,在“紫魔婴”浑身乱颤,将身外的坚冰挣裂的同时,两柄罡风凝成的青色长剑将此婴穿身而过。

    此婴身上顿时灵光大灭,从空中跌落下来。

    但与此同时,一蓬暗红色的血光,却是同时从此婴的口中喷出,射向了魏索。

    “啪”的一声爆响,只见这蓬暗红色的血光打在了魏索及时祭出的赤甲盾上。也不见这面已经伤痕累累的法盾上多出了什么伤痕,但是妖异的红光一闪之下,这面赤甲盾却是灵气全失的掉在了地上,寿终正寝了。

    数条人影从船舱口飞掠进来,正好见到“紫魔婴”喷出这条血光,然后“啪”的一声掉落在地,脸色顿时都是变得一片煞白。

    “季道友,你这下可是惹下大祸了。”根本没有动用多少真元的华为庸的胸口却是剧烈的起伏着,原本睿智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惊惶。

    “此人我杀都杀了,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不妙,还请华前辈彻底说个清楚。”魏索看了一眼祁紫雨兀自僵立在地的尸体,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只要让他好整以暇的偷袭,现在就算是周天境五重的修士,没有和董青衣那样可以神识冲击的宝物的话,面对他也基本上只有被秒杀的份。

    “方才我听你问我这位贤弟那句话,我就觉察了不妙,但是却来不及阻止你了。”华为庸看了一眼身边的青衫文士,语音轻颤的飞快说道:“他说的虽然不错,我们云灵大陆,也只有混元宗有一气元神灯可以让宗门知道在外弟子陨落的具体地点,但是这‘紫魔婴’,却也是一件可以让阴尸宗的厉害修士,发现杀死本门弟子的修士的东西。这‘紫魔婴’只有分念境三重以上的修士才能炼制得出,是阴尸宗门内长老炼制出来,奖赏给宗门内精英弟子的。此中法宝是血炼之物,有灵性,非但对敌之时可以帮主人御使一件阴元法宝,而且若是后来亡故,便会自动设法逃回炼制主人之处。”

    魏索皱了皱眉头:“既然如此,那这‘紫魔婴’不是已经被我们杀死,留了下来么?”

    “季道友你是有所不知。”华为庸苦着脸道:“那‘紫魔婴’本身还会喷出一口‘邪血箭’,便是方才那道暗红色的血光。因为阴尸宗‘紫魔婴’的炼制之法外人也根本不得而知,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道邪血箭到底是什么样的玄妙,但这道邪血箭却是有破坏对方法器的功效,而且还会令攻击之人的身上带上一股血腥气,经久不散。”

    魏索的脸色微微一变,因为他发觉自己的身上,果然带上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一般‘紫魔婴’在能够逃脱的情形下,都会死命的逃遁,因为它可以记住杀死它主人的修士气息,带炼制它的长老回来寻找这名修士,为它主人报仇。而在自觉彻底没办法逃脱对方的灭杀之时,它便会施展出此术,攻击杀死它主人的人,而阴尸宗的厉害修士,都可以感觉和追踪这种血腥气。”华为庸看着魏索,接着说道,“所以方才若是被这‘紫魔婴’逃脱出去,你是百分之百会被阴尸宗的厉害修士追踪到。而杀死这‘紫魔婴’,你的处境也只是略好。因为这血腥气是三年之内都不会散的,我们云灵大陆上击杀了拥有‘紫魔婴’的阴尸宗弟子,都很少有人能够逃脱出阴尸宗的追杀的。”

    一听到华为庸的此语,不仅是姬雅的脸色变得更加没有血色,就连一直叫嚣着要抢夺‘紫魔婴’的绿袍老头,也是惊叫了一声,“不是吧?”

    “此种血腥气三年都不散?”魏索问道,“就没有办法可以破解么?”

    “此血腥气诸法难解,不过不幸中万幸的事,你们现在是身处在蛰气海中。”

    “身处在这蛰气海中?”魏索目光一动,“华前辈此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华为庸飞快的解释道:“似乎阴尸宗的人虽然无法直接追踪这血腥气,但是只要逼近一定的范围之中,就会觉察到这血腥气。而阴尸宗弟子数量惊人,别说是在我们云灵大陆北部诸城之中,就是在外面寂灭海的海域之中,都到处可见,所以若是在别的地方杀了拥有‘紫魔婴’的弟子,沾染了这血腥气,恐怕马上就会遭受到阴尸宗的围杀。所幸这蛰气海中进入的修士不多,遇到阴尸宗弟子的概率很小,而且这蛰气海中的蛰气据说对这血腥气有一定的阻隔作用。我听说有一名杀死了阴尸宗精英弟子的修士,也是逃入到蛰气海中之后逃脱的。季道友只要能在这蛰气海中找一处地方躲上三年,等到这血腥气全部消散,便不会遭到灭顶之灾了。”

    魏索的眉头皱了起来,“华前辈,你的意思是说,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只能在这蛰气海之中躲上三年?”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横跨这寂灭海,到寂寒大陆去。但是寂灭海绝大部分海域都没有修士探过,连金丹期修士都根本不敢横渡。”华为庸苦笑道,“若是我,便只会选择在这寂灭海之中选一处躲上三年。”

    魏索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也不表态,却是接着问道,“你们方才所说的这蛰气,便是指这蛰气海中的白色灵雾么?”

    “不错。此片海域之所以名为蛰气海,是因为海下有一种名为盘古巨蛰的妖兽。这种白色蛰气便是由此种妖兽喷出,经久不散。此种妖兽位列七阶,体型无比巨大,是此片海域之中的霸主。蛰气海中五六级以上的妖兽众多,我们之所以胆敢进入,也是仗着我们这‘蛰气船’上的‘蛰灵’法阵,一日可激发两次模拟盘古巨蛰身上的气味,遇到对付不了的妖兽之时,可以凭此将妖兽惊走。”华为庸看着魏索,犹豫了一下,又咬牙道:“一般分念境两三重的修士,都不敢轻易进入此海,此名阴尸宗弟子只是周天境五重修为,在这蛰气海之中穿行,而且如此肆无忌惮,肯定是有比他修为高出很多的师长或者师兄弟一起结伴进入这蛰气海的。或许他们阴尸宗的人,距离此处不远也不一定。还请季兄马上离船。”

    “离船?”魏索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华为庸,冷道:“方才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是你们不敢有所阻拦,我无奈之下,才杀死了此人。现在我们对这片海域一无所知,离开之后,又能到哪里去?”

    “我知道我这请求也有些不合道义,但还请季兄谅解,我等虽不怕死,但若是阴尸宗迁怒到我们华家,我们华家肯定会被灭门的。”华为庸语气急促的说道,“我们船上指示方位的法器也只有船头那固定的星辰铜人,无法给予季兄指示方位的法器,但是这蛰气海的海图我们却可以给季兄一份。凭借此图,将来季兄也应该可以出得了此片海域的。只要季兄能够谅解我不得已的苦衷,我们华家必然会记住季兄今日之恩。”

    “好,既然如此,此人是我所杀,等下你们将海图给我,我就会离开此船。”只见魏索没有什么丝毫废话的点了点头,面色有些阴寒的说道,“但是接下来我马上要施术救治我那同伴,还要些许的时间,在船上停留片刻。而且我身上有些法器和丹药不够,等下还想请诸位和我交易一下,交易的方面,我保证也不会令你们吃亏的。”

    “好!”听到魏索此语,华为庸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的神色,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下来之后,马上对着身后的修士吩咐道:“先行驱船后退,同时激发‘蛰灵’法阵。”